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冷麵CEO的新婚棄婦
冷麵CEO的新婚棄婦 連載中

冷麵CEO的新婚棄婦

來源:google 作者:欣彤(作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皓楓 夏筱纖 現代言情

為了商場上的利益,夏筱纖被父親迫嫁給一個放蕩不羈,女人成群的邪魅總裁冷皓楓!婚之夜,新房裡卻莫名出現了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從此她的命運再一次推向了另一個極端,「妓女」的稱號更是深深罩在了她的頭上幾個月後,她懷上了他的孩子,卻被他認為那是她跟別的男人「交易」時不小心懷上的野種!強行打掉之後,再將她趕出了家門!本來以為只要離開了冷家,自己就可以脫離惡夢了可沒有想到,那隻不過是另外一個故事的開始展開

《冷麵CEO的新婚棄婦》章節試讀:

就在這個時候,謝思語突然一陣狂咳了起來:「咳……咳咳……」

「媽媽,你怎麼樣了?」

謝思語得的是肺癌,現在已經是晚期了,每當她一咳嗽的時候,夏筱纖的心就會揪起來般痛。

「咳咳……咳咳……」謝思語剛想說沒事,突然一把捂住嘴,狂吐了起來。

「媽媽……媽媽……」夏筱纖嚇得束手無策,謝思語把手攤開,發現掌心一片鮮紅。「啊?血?媽媽,你怎麼樣了?」

謝思語看着掌心的血,也愣了起來,看來,自己接下來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夏筱纖忍着淚水,急忙把謝思語駝到背上,媽媽太輕了,摸上去骨感猙猙,瘦弱得就像一陣風也能把她吹走一樣。

心,就像被這炎熱的太陽烤焦般痛。

背着媽媽,夏筱纖一路狂奔向醫院,腳上的痛已經沒有知覺了,她用最快的速度奔跑着。就像在與死亡做比賽一樣!

然而,從手術室里出來的醫生告訴她,病人的病情已經不能再拖了,必須得儘快動手術,不然的話就算大羅神仙下凡也不可能會救得了她。

聽到這個消息,夏筱纖如同晴天霹靂起來。她久久站在手術室門口一動不動的,如果她們有錢的話,早就已經做了,可是……雖然五年前找到了夏明彬,可是他除了供她們吃住外,對於謝思語病情一事一直視而不見。加上,夏家的錢都是握在了史麗冬的手裡,這個女人視財如命,又怎麼可能會拿出來花在自己最討厭的人身上呢?

怎麼辦?如果現在自己回去求他們的話,他們一定不會拿錢出來的,可是……不求他們的話,還能有誰可以求助呢。

走出了醫院,夏筱纖再一次像沒有靈魂的軀殼一樣遊走在大街上,滿腦子播放的,都是媽媽咯血的樣子。

今天的雨一直都沒有停過,還越下越大起來,把她整個人都淋得像個落湯雞一樣。當她再次抬起頭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又來到了夏家的大門前。

難道,連上天都覺得自己應該來跟爸爸要錢嗎?可前幾個鍾前夏明彬還跟自己說過不準自己再踏進夏家一步的,現在即使自己去求他,很有可能,到頭來得不到他的一分錢,而且還要落得一番奚落。

顧不了那麼多了,哪怕只有零點零零一的機會,自己都要嘗試。媽媽曾經也跟他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他一定不會見死不救的。想到這裡,她走進了夏家的鐵門,來到大廳門口。

「哎呀,我見鬼了嗎?怎麼會有個這樣的瘋子出現在我們家面前?」史麗冬見了夏筱纖一眼後,故作驚訝地道,但是笑完之後,臉上卻掛滿了嘲諷。

「大媽,爸爸哪裡去了?我有事找他?」夏筱纖的聲音有些瑟索,也許是因為冷,又或者是因為太過提心而致導的。屋子裡不見夏明彬的影子,估計是打牌去了。

「你爸爸?你找他幹嘛?」史麗冬把她從頭打量到腳,嘴角勾起的冷笑更讓夏筱纖不寒而慄起來:「你該不會是想來要錢吧?哼!別指望了,滾了出去還想回來撈我們一筆!」史麗冬極度厭惡地道。

夏筱纖一聽,急了:「大媽,我媽媽現在住院了,醫生說了必須得馬上動手術,現在我真的很需要錢!」

「需要錢?這個世界上,有誰不需要錢?我還要錢買名牌服飾呢,我還要錢環遊世界呢!我給你錢那誰來給我錢啊?」史麗冬扭曲着面孔,顯得猙獰極了。

夏筱纖看着她咬着嘴唇,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滾,給我滾出去!明彬之前說過了,從此以後,你們兩母女不準踏進夏家半步的。還不快點滾,你以為死皮賴臉得賴在這裡,我就會給你錢嗎?別做夢了。」說完,史麗冬一把將夏筱纖從門口裡推了出去,任瓢潑大雨任酒在自己的身上。

「大媽,我求你了。你給我一點錢吧,再不拿錢出來的話,我媽媽真的會死的。」夏筱纖說著忽然「撲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長那麼大,她今天是第一次這麼沒有尊嚴得活着,但是,為了媽媽,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一般的人看到這個情景,都會忍不住軟下心腸來,夏筱纖也是這麼認為的,然而,她想得實在是太天真了,像史麗冬這樣的女人,永遠都不會懂得「同情」兩個字怎麼寫。反而,看到夏筱纖越是落魄的樣子,她越是得意起來:「你以為你跪下來求我我就會答應你嗎?哈哈哈,那好,跪吧,我隨你怎麼跪。」說完,她轉過身子就大搖大擺得朝大廳里走去。

「大媽……大媽……」夏筱纖急了,一把抓住了她的右腳:「大媽,我從來就沒有求過你任何事情,這輩子就求你這麼一次,一次就夠了。」

看到夏筱纖還是不死心,史麗冬腦海里突然閃過一絲惡作劇,她的語氣變得柔和了起來,笑着看向夏筱纖道:「是不是只要我給了你錢,你就以後也不會糾纏我?」

終於看到一絲希望了,夏筱纖感恩涕零得連連點頭,熟料,史麗冬在身上左掏右掏,好不容易,才掏出了一塊錢遞到了夏筱纖的面前道:「拿去吧!」

看着那張皺巴巴的一塊錢,夏筱纖整個人都傻眼了,原本以為,她至少也會給自己十萬或八萬的,可是沒有想到……像她這種擺慣了高貴身份的女人,竟然能掏得出這麼小的錢來,說來也真是奇怪!

「怎麼?嫌少?」史麗冬臉上划過一絲冷笑,又從另一個口袋掏出了五毛錢:「加上這個,可以滾了吧!」

一共一塊五,把自己當成乞丐打發了嗎?就算真的是個乞丐,這般跪在你面前,乞求,也不只這個數吧!夏筱纖咬了咬嘴唇,從來就沒有感到像現在這般羞辱過,知道再跪下去,也不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她站了起來,兩隻眼睛怒得都可以噴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