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良辰詎可待
良辰詎可待 連載中

良辰詎可待

來源:google 作者:風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劍宗 葉靖

女扮男裝入山學武,被冷御帥氣的師傅發現……展開

《良辰詎可待》章節試讀:

  聽到這聲音。
  沈殊和柳煙兒臉色都是一變。
  柳煙兒速度極快的沖了出去,攔在了沈司玥面前,「沈……妹妹,你哥哥正在會客,不要這麼冒失。」
  「會什麼客,我哥他最重要的客人不就是你么~」沈司玥臉上透着笑意。
  她迫不及待的展示着哥哥給她準備的白色長裙,她拉着裙子轉了個圈,開心的詢問道:「柳姐姐,你看好看么?」
  沈司玥本就生的嬌俏。
  梳了頭髮,換上了白色長裙,美的似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
  怎麼會不好看呢。
  可問題是,這裏面還有她宗主在啊!
  「妹妹!你先回房。」柳煙兒說道。
  沈司玥不理解的看向她,他們許久沒見了,怎麼柳姐姐對她如此冷淡?
  兩人正在僵持中,伺候出來了,他本想勸勸,結果看到了如同仙女一般的沈司玥當場震驚到結巴了。
  「沈,沈,沈師弟!」
  伺候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美人,膚白貌美,一席白色長裙宛如仙子降臨。
  可就這麼一個美人卻嚇得他心臟都快要停了。
  當然,沈司玥的驚嚇程度也不低。
  葉靖淮身邊的僕人怎麼會到這裡來!
  她從來沒跟他說過她的住處啊!
  不過很快,沈司玥就整理好情緒,她躲在柳煙兒身後,一幅受了驚的女兒模樣:「柳姐姐我衣服沒穿好,我先回房了。」
  柳煙兒見沈司玥逃似的離開,這才鬆了口氣,她轉頭看向伺候笑着說道:「女孩子家都怕羞。」
  「這是沈殊的妹妹,他們是龍鳳胎,妹妹很少見外人,臉皮子薄。沒嚇到大人吧?」柳煙兒落落大方的說道。
  伺候回過神來,拍着胸脯:「龍鳳胎啊,我就說……我還以為真是沈師弟呢。畢竟我們宗門可從不收女人。」
  柳煙兒尷尬的笑了兩聲。
  外面是一番熱鬧,裏面倒是一片寂靜。
  葉靖淮盯着眼前的人,哪裡還有其他心思。
  一雙眼死死的落在沈殊身上,「又讓你受委屈了。」
  沈殊現在是緊張極了,生怕外面妹妹身份曝光,對於葉靖淮的話一時間也沒注意。
  見沈殊沒有回答,葉靖淮嘆息一聲說道:「你還是怨我了。倒是我衝動了,沒有控制住……你放心,斷不會有以後了。」
  沈殊聽到外面的動靜小了,這才鬆了口氣。
  他有些不解葉靖淮的話。
  葉靖淮藏於袖中的手不由緊握成拳,他一直注視着沈殊,就是想要看她是如何反應。
  可他看到的卻是她聽到自己話後的如釋重負。
  一時間,葉靖淮情緒低落到了極點。
  他也不知道自己這麼著急來,是為了什麼了。
  「你先處理自己的事吧,我給你多些時間,想回來了再回來。」葉靖淮說道。
  「謝過師尊。」沈殊跪在地上,行着弟子的禮儀。
  所有禮儀他學的都很到位。
  可葉靖淮看在眼中盡數都是她的冷漠疏離。
  他怕她受了委屈,所以着急趕來,卻不想迎來的是她冷臉相對。
  他說不會有以後,她如釋重負。他讓她多留幾日,她也只是行弟子之禮,渾身上下充滿了冷漠疏離。
  可他什麼都不能做。
  葉靖淮張了張嘴,最終什麼也沒說。
  他這一走,沈殊柳煙兒心底的石頭才落下。
  沈殊擔心的詢問道:「剛剛沒被發現吧?」
  沈司玥微微搖頭,「師尊沒見到,應當沒事。」
  「葉宗主到底是為了什麼來?他怎麼會打聽你的住處?妹妹,你是不是還有事瞞着我?」沈殊詢問道。
  畢竟,葉劍宗這位宗主那是出了名的冷漠薄情。
  哪裡是會為了一個弟子親自下山的人,更何況,來了半天也沒什麼重要事交代。
  沈司玥低着頭沒有說話。
  沈殊嘆息一聲說道:「妹妹,你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剛剛葉宗主會說,讓你放心,斷不會有以後了?」
  「你們……莫非他知道了你女兒身?」沈殊不安的詢問道。
  沈司玥急忙搖頭:「不,不是的,哥!」
  她有些難以啟齒,腦海中那一幕幕讓她也有些迷亂。
  她沒打算和沈殊說這些,哪曾想哥哥這麼人精,她無奈的說道:「葉劍宗都是男人,也只收男人……師尊不知道我是女人,他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斷袖,好男人。」
  沈司玥低垂着頭說完,沈殊愣了,一旁的柳煙兒更是瞪大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