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裂動天河
裂動天河 連載中

裂動天河

來源:google 作者:夏日蟬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怡 高志

在這片以武為尊的大陸上,只有至強者才能制定這個世界的規則;在這片大陸上,有一個從展開

《裂動天河》章節試讀:

道羅大陸,一處以實力為尊的強者世界。
強,登臨巔峰,掌握世間生殺大權。
弱,淪為砧板魚肉,生死不由己。
洛風鎮,帝龍王朝偏遠地區的一處小鎮。
「啪!」
一座破敗的小院內,一根皮鞭狠狠的落下抽在了一個年齡只在十歲左右的孩童身上,打的衣衫裂開,有血花飛出。
孩童渾身髒兮兮,衣衫很普通,已經被洗的發白。
小臉上更是滿是污垢,此刻卻老老實實的低着頭,儘管被打的厲害,卻也不發出一聲痛呼聲,甚至被一鞭打的一個趔趄,卻又連忙站直身軀。
「啪啪!」
揮鞭的是一個女子,年齡也不過二十歲上下,相貌頗為清秀,算不上絕美,卻也很是俏麗,此刻貝齒緊咬紅唇用力抽打。
足足打了近五十鞭的時候,女子這才停了下來。
「小志,你知錯了嗎?」
女子語氣略顯顫抖,神情卻很是兇狠,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姐姐,對不起,小志知錯了。」
孩童老實的低着頭,不敢抬頭看女子。
「你錯在哪裡了?」
女子又問。
「小志不該去和猴兒他們玩耍。」
孩童依舊不敢抬頭,低聲道。
「啪!」
皮鞭再度落下,打的孩童一個趔趄。
「還有呢!」
女子聲色俱厲。
「我沒有好好修鍊。」
孩童渾身一顫,連忙道。
背部露出的皮膚青一塊紫一塊,很多地方都已經開始滲出鮮血。
「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
女子深吸一口氣,眼神深邃,藏有太多的秘密。
「……小志不知……」孩童含糊的回了一句。
「因為你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他們可以戲耍,他們可以一直玩,他們可以不學無術,可以一直平庸,渾渾噩噩的度過一生。
可是你,你不行!」
女子說到最後,聲音不斷提高,厲聲道:「你與別的孩子不一樣,你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你這一輩子不會有朋友,你也不會有愛情。
你活下來唯一的價值就是復仇,就是復仇。
你懂嗎?
!」
「……小志……知道了。」
孩童呆了一呆,心底卻有太多疑問。
復仇?
復什麼仇?
我也就是個小孩,為什麼我就不能去玩?
為什麼我就與他們不一樣?
玩耍的時候,我也和猴兒、狗兒他們一樣的開心啊。
孩童很想問出這些話,可他知道,一旦他問出來,他的姐姐肯定又會繼續打他。
「現在,還不去修鍊!」
女子厲聲喝道,手中皮鞭抖動了一下,嚇的孩童一個激靈,連身上的傷勢都不處理,就連忙跑到一旁,認認真真的盤坐在一塊石磨上。
隨着孩童的坐下,他背後的空間竟然出現了一陣波紋狀,其中有模糊的奇異紋理出現,看起來非常的怪異。
見狀,女子神情這才緩和了一些。
說起來,小志與他的姐姐並非是洛風鎮的人。
他們是六年前流落到在這裡的,女子並不是他的親姐姐,自小志記事以來,兩人便生活在一起,並姐弟相稱。
女子叫柳怡,小志全名叫高志。
小志曾經問過他的父母,而女子也只告訴他父母在很遠的地方,等他長大後就可以見到了。
或許是問多了,高志便不再詢問了,這個事情也就慢慢的忘記。
如今天的這種情況,柳怡偶然會說出『復仇』這種話,可卻也並沒有解釋過。
由於忌憚柳怡的皮鞭,小志也不敢多問。
入夜,小志呼呼大睡,睡的很沉。
房間內燈光悄然亮起,柳怡不帶起一絲聲響的出現在了小志的床側,輕輕解開小志的衣服,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些散發出清香的藥膏輕輕的塗抹在小志的身上。
身體傳來的一陣陣舒適的涼意頓時讓高志**出聲,翻了個身又繼續大睡。
「對不起,小志,不是姐姐心狠。
不管你以後能不能夠復仇,我都希望你有自保之力,好好的活下去。」
柳怡輕抿紅唇,眸光閃爍,有晶瑩的淚水滑下。
「咳!」
柳怡忽地嬌軀劇烈的顫抖起來,惟恐驚醒睡眠中的高志,連忙用玉手緊緊的捂住小口。
一個閃身離開了卧室,動作輕盈飛快,比那靈巧的鳥兒都不逞多讓。
卧室外,稍顯昏暗的燈光下,柳怡潔白如玉的手心中,一攤黑血怵目驚心。
「時間不多了嗎?」
柳怡喃喃自語,神色越發的黯然。
側頭看了一眼高志熟睡的卧室,眼神很是柔和,更多的卻是擔憂。
「再去求他一次吧,如果他肯出手,就算小志報不了仇,也起碼可以安穩的度過此生。」
柳怡輕語,眸光隨即變的冷厲。
「嗖!」
柳怡整個人化為一縷輕煙出現在了庭院內,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中。
這是一處普普通通的宅院,可柳怡卻知道,這裡邊到底住了一個什麼樣的人。
院外,柳怡停頓了一下,當下直接走了進去。
「你,又來了。」
一道不耐煩的聲音不等柳怡進入便響了起來。
「前輩,我再次懇求你看在老爺、夫人昔日的情分上,能夠教導他們唯一的子嗣。」
柳怡站在門外,恭恭敬敬的道。
「哼,你到底要老夫說多少次你才明白?
我若教了那小子,到時候他真正明白一切之後,豈不是會為老夫引禍?
這種吃苦不討好的事情,就算是白痴也不會做。」
房間內的聲音越發的不耐煩,忽地冷厲起來。
「老爺夫人當年也算救了你一命,雖然說以前輩你的實力很少有人能夠傷到你。
可那個時候,你的確落難過。」
柳怡不卑不亢,挺直嬌軀。
聞言,房間內一陣沉默,良久傳出一陣冷笑一聲,「那是他們多管閑事,老夫可沒有讓他們救。」
「你真的如此不念舊情?」
柳怡雙眼微眯,語氣也冷了下來。
「管好你自己吧,以你現在的情況,最多也就活個一年半載。」
房內的人依舊不為所動,同時指出柳怡自己的狀態。
「呵呵,真是好笑,你這樣的人竟然會受到大陸人們的敬仰。
天雲道尊?
我看都不過是浪得虛名罷了。」
柳怡冷笑一聲,此話一出,算是撕破臉了。
「小丫頭,你這是在找死嗎?」
一名乾瘦的老者徑直出現在了柳怡面前不足一丈出,老者形象一般,看起來就如一個農家老者一樣,只是一雙眼睛深邃如淵,眸光如電。
「你只是區區一個霸道境界的修士,也敢如此和老夫這樣說話?
換做當年我早就一掌將你打成灰燼。」
天雲道尊語氣森然,盛氣凌人的冷視柳怡。
「你若想殺我,大可動手就是,何必惺惺作態?」
柳怡冷笑一聲,絲毫不懼。
雙方的實力相差甚大,如雲泥之別。
話落,轉身就走,看都不想再看對方一眼。
「你等等。」
天雲道尊面色變幻了數次,見柳怡轉過身來,思索了片刻,淡淡的道:「小丫頭你說的沒錯,當年那對夫婦的確算是救過我的命。
於情於理,老夫是應該報答一些。」
頓了一頓,又道:「你可知『道果雨花』?」
「道果雨花為世間奇珍,世人皆知。
其效用可為剛修鍊的修士打好基礎,使『蘊道』這一層次無比的穩固,日後修鍊必定事半功倍。」
柳怡緩緩開口,「以後『道圖』呈現,威力也絕非一般人可比。」
「價值如何?」
「無價。」
柳怡微顯疑惑的看向天雲道尊,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說這個話題。
因為這種『道果雨花』雖然只對剛修鍊的人有用,可因為其功效和稀有程度,在整個道羅大陸都非常的珍貴,因為這完全可以鑄就一名真正的強者,很有可能問鼎『道尊』之位。
「那你可知道如何使用?」
天雲道尊嘴角微翹,有着一絲戲謔蘊含其中。
「使用者必須請到一位實力至少在霸道境界以上的修士將這道果雨花碾碎,提取精華,灌入使用者的身體,方可使用,那霸道修士也會因此而實力大降,需要三五年的時間才能夠恢復。」
柳怡對答如流,她來自一個大勢力,對這些事情自然熟知。
「如果沒有呢?」
天雲道尊不厭其煩的繼續問道。
「那麼使用者有一定幾率會身死。」
柳怡秀眉微皺,依舊回答了這個問題。
「不錯,你知道的很清楚。」
天雲道尊忽地笑了起來,翻手拿出一個白色的玉盒,玉盒有一尺長,兩寸寬。
隨着他的打開,一支羽白色的鮮花靜靜的躺在其中。
由於被封存的很好,這支花看起來簡直像是剛摘下來的一樣。
「道果雨花!」
柳怡吃驚,嬌軀下意識的向老者靠攏了一些。
「這幾年來,你口口聲聲說老夫欠下過恩情。
今天,老夫便以此花相贈,從此之後我們互相之間再無相欠。
你們是生是死都與老夫無關,以後,也休要再打擾老夫的清靜。」
天雲道尊直接將無價的『道果雨花』連帶玉盒扔給柳怡,後者連忙接在手中。
「哦,是了,你也沒有機會再打擾老夫了。」
天雲道尊輕笑一聲,眼中儘是戲謔和嘲弄。
柳怡眸中光芒閃爍,良久看了天雲道尊一眼,又看了手中的『道果雨花』一眼。
隨後鄭而重之的將『道果雨花』收了起來,並躬身向天雲道尊行了一個大禮,「多謝前輩厚賜。」
「不用感謝老夫,我現在只想看看,你一個實力剛剛達到霸道的修士,到底該如何使用這隻有霸道層次以上的修士才可以使用的『道果雨花』。」
天雲道尊直接一擺手,根本不接受柳怡的感激。
「多活一年和少活一年又有什麼區別呢?」
柳怡俏臉上有着一絲笑意綻放,步履輕盈的離開這個普通的院落。
「世人誰不怕死?
何人能夠例外?
你難道不想治好自己的暗傷?」
天雲道尊待柳怡離開後冷笑一聲,語氣低沉:「這『道果雨花』雖說可為剛修鍊的人鞏固基礎,強化『蘊道』的過程,憑空造就一個擁有無限潛能的強者。
可那另外的效果,你豈能不知?
若是擁有一定實力的修道之人自己服用,可治百毒,徹底治癒暗傷,甚至可以生死人肉白骨。
而且,就算你現在只是霸道層次,都有可能會讓你觸摸到破道境界的邊際。」
「生還是死?
就讓老夫來看看你會如何選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