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獵戶夫君甜心妻
獵戶夫君甜心妻 連載中

獵戶夫君甜心妻

來源:google 作者:七色假面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琬 木致遠 穿越重生

穿越過來,被無良爹娘給賣了就算了,還在被賣之前被鞭笞了一頓;一身鞭傷還要嫁給傳說展開

《獵戶夫君甜心妻》章節試讀:

木致遠冷冷的看着雲老太太,身上的肅殺之氣惹的這一屋子的人連連的打寒顫,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雲老太太平時囂張跋扈的架勢此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面色更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乾癟的唇嚅喏了半天硬是沒蹦出一個字來。
雲婉這時已經徹底知道這滿身戾氣給人濃重的壓迫感的男人是誰了,這人定是那個花十五兩銀子買她的人,她日後的主人亦或是夫君。
她獃獃的望着木致遠出神,卻不想一不小心正對上木致遠深如潭水的眼睛,心神一慌,迅速的把頭低了下去,心裏的鼓像是被無數個人同時敲動一般,心跳聲快要大的整個屋子的人都能聽見似的。
「這男人好可怕……!」
雲婉捂住心口,任愁緒慢慢湧上,這木致遠是隔壁村牛家村人,名聲可是響亮的整個牛家鎮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當年整個鎮參軍的人去了大把,卻只有木致遠一人歸來,沉默寡言,一身戾氣的他,是無人敢惹敢靠近的,人都道他滿手鮮血,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
「行了行了,時候也不早了,接上人咱就走吧!」
王媒婆見大家都像是被凍住了一般,有些不耐的催促了一下,一是不想再看雲家這出鬧劇,二是想趕緊拿了木致遠的賞錢走人。
木致遠上前將雲婉攔腰橫抱了起來,一言不發跨起大步就往外走,雲婉任由木致遠抱着,只覺得一雙鐵臂箍的她生疼,可她愣是不敢掙扎一下,只是無助的看向自己的娘親,澄澈靈動的眸子里,盈盈的流光一點點的暗淡了下去,最後終變成了一汪死水。
「哎?

快看,木致遠接媳婦回來了!」
「噓,小點聲,別被人家聽見了!
不過你說這姑娘臉色蠟黃蠟黃的,這麼羸弱也值十五兩銀子?」
「呦,你這是替木致遠打抱不平呢?
那你咋不把你家二春賣給木致遠呢,有了十五兩銀子,你家狗娃還能上學堂呢,沒準日後能考個狀元!」
「呸!
我好人家的姑娘怎麼能嫁他!
只有那些勾搭漢子壞了名聲嫁不出去爛貨才……」 「行了行了,我還不知道你,要不是木致遠太駭人,你怕有錢沒命花,早就蹦高兒的把二春給送過去了。
哎,到底是賣來的,連個蓋頭都沒有呢」 「是賣又不是娶,要什麼蓋頭,沒讓她自己走來就不錯了!」
坐在牛車上的雲婉恨不得把腦袋埋在胸脯里,不想讓人看見她的窘迫之色,她沒有勾引金家大公子,她在金員外家做活有大半年,卻從沒見過那個所謂對的金大公子,怎麼會有勾引之說,只是也不知為何那些平時和她關係極好的嬤嬤和姐妹全都一口咬定她有那齷蹉的心思,也行了齷蹉之事…… 那金夫人對金大公子寄予厚望,自是不能饒過她,當著金府所有下人的面用藤鞭打掉了她半條命去,方才解恨,然後「大發慈悲」的給了二兩銀子命人將她抬回雲家老宅。
雲老太太樂呵呵的收了銀子之後轉臉就用馬鞭又把她打了一頓,這都不算什麼,還趁着她爹出去做活不在家時找來了人牙子,要將她賣到勾欄里去,似是要喝乾她的最後一滴血。
雲婉輕嘆一聲望着正趕着牛車的木致遠的背影,心裏五味雜陳,還好他買了她,不然……只是不知這是她幸福的開始,還是更加不幸得開端?
 

《獵戶夫君甜心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