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厲詭復蘇:我的體內有隻鬼
厲詭復蘇:我的體內有隻鬼 連載中

厲詭復蘇:我的體內有隻鬼

來源:google 作者:我吃煮雞蛋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我吃煮雞蛋 王騰

「鬼無法被殺死,能夠對付鬼的只有鬼」王騰遇到了一個可以預測未來的詭異相機,卻遭受到了未知的詛咒被捲入了一件靈異事件……厲鬼在復蘇,人間如地獄,即使世界毀滅,鬼也依舊會存在……展開

《厲詭復蘇:我的體內有隻鬼》章節試讀:

「**。」劇烈的敲門聲像是一個信號,打破了整個樓道的死寂。

「砰砰砰。」在劉洋不遠處的一個房間也響起了劇烈的砸門聲。

劉洋的臉色十分難看。

「張君,救我。」他整個人都癱軟在了地上,沒有了力氣。

樓道內幾乎所有的房間都響起了拍門與砸門的聲音,十分的熱鬧。

木製的門甚至發出了不堪重負的聲音,似乎下一秒就要被砸開。

「對了,校長室有個瓶子!拿到瓶子沒準我就可以活着出去。」劉洋似乎想到了什麼。

那個張君恐怕是不會來救自己了。

想到這,劉洋鼓起了勇氣,他站起身來。

校長室就在距離自己不到十米的地方。

他開始奔跑,無視了砸門的聲音……

「他想幹什麼?」張君看到劉洋帶有目的性的逃亡,不由疑惑的問道。

王騰大概已經猜出了劉洋的目的,應該是校長室的瓶子。

只是幾步,劉洋已經來到了校長室門口,不顧裏面拍門的聲音,他抓住了門把手迅速的擰開,用力一推。

自己也迅速的向里衝去。

在他開門的同時,所有的門全部應聲而破。

數十道身影站在了樓道中。

男女老少什麼人都有,他們揮舞着自己的手臂向劉洋撲去。

詭異手電筒的照射下,一隻只蒼白的手掌投下了詭異的黑影,乍一看去像是雜亂的草叢被風吹動一般。

劉洋還沒有衝進校長室,便被擠了出來。

陰冷的身軀擠壓在他的臉上,蒼白的手掌抓住了他的脖子,手臂,後背。

像是一個個爬山虎,他整個身體都密密麻麻的布滿了蒼白的手掌。

「草,怎麼有這麼多的鬼奴!」

張君的臉色一變。

「快撤!」

現在他只能選擇遠離這個地方,即使身體內種下了一隻鬼,對付這麼多的鬼奴,恐怕自己也會當場復蘇。

王騰還未動身,卻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有東西來了。」

張君轉身一看,對上了一隻慘白的眼珠。

「校長?」王騰驚呼一聲。

此刻的校長全身上下都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屍斑,像是死了很久,渾身上下乾枯的像是枯萎的樹枝。

整個臉上都呈現出一種青白色,像是電影陰陽路中厲鬼臉上青色的光暈……

它的嘴邊還殘留着一截慘白的骨頭,像是剛咀嚼完什麼似的。

它正瞪着一雙慘白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張君。

「這隻鬼奴比剛才的都要恐怖!」張君立馬下了定論。

身後傳來了劉洋的慘叫聲。

「不能動用厲鬼的力量了,我的人皮幹掉他需要時間,但是身後的幾十隻鬼奴可不會給我時間。」

「只能動用那個東西了嗎?本來我是想留給源頭鬼的,現在只能讓你嘗嘗它的厲害了。」

張君說道。

他從褲子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個用金色手絹包裹的東西。

王騰不由瞳孔一縮。

用黃金關押的,莫非是鬼?

張君冷冷的打開了手中的手絹,露出了裏面的東西。

空氣中的溫度更加的低了,王騰只感覺再這樣下去自己恐怕會被活活的凍死。

那是一根充滿淤青的斷指,指尖的位置還塗抹着血紅的指甲油。

拿在手上,張君感受着手中傳來的細膩的觸感,讓他不由的恐懼了起來。

就像在撫摸一隻厲鬼一樣。

王騰的臉色也一變,身後突然傳來了密密麻麻的腳步聲。

鬼奴現在沖他們來了。

張君自然也聽到了。

「跑!」

他發號施令,自己衝著校長衝去,手中的斷指如同鋒利的小刀一般,刺到了校長的身體中……

校長彷彿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徵兆,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來不及拔下來了!」張君聽着身後的腳步聲。

這是一件靈異物品,被它插中的鬼,會被限制住……

但是一旦拔下來,鬼就會再次蘇醒,這也是他這次關押源頭鬼的底牌……

現在卻用到了一隻鬼奴身上……

這裡的鬼奴實在太多了!

丟掉了斷指的張君,此時已經失去了跟厲鬼接觸交鋒的資格。

「這個事件,根本就不是一名種鬼者能解決得了的,鬼奴的數量太多了。」張君咬牙想道。

「不可以,我不能就這樣灰溜溜的出去,我的鬼馬上就要復蘇了,出去也是死路一條,只有解決了這起靈異事件,將限制住的鬼送往總部才可以獲得種下第二隻鬼的機會……」

他一邊奔跑着一邊想着。

王騰與王剛此刻已經與張君跑散。

沒有了詭異的手電筒的張君此刻也在這漆黑的鬼域中迷失了方向。

「還好我在那個小子身上下了印記,沒有那個手電筒,我可是也會迷路的。」張君說道。

此刻的王騰與王剛已經跑遠。

「張君在你身上下了印記,他肯定能夠找到我們的,而且剛剛他似乎丟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王騰不緊不慢的分析道。

「他肯定會來找我們的,我們就是下一個劉洋。」

「趁着他沒有找到我們,我們現在有兩個任務。」

「第一,不被鬼殺死。」王騰豎起了第二根手指說道。「發現那個照相機的秘密,並且讓我駕馭他。」

王騰早就有了一個詭異而又大膽的想法。

那就是駕馭一隻鬼,然後逃出這個詭異的地方。

既然張君是有關部門的負責人,他怎麼會允許有人知道他濫殺無辜人類的行為?所以王騰與王剛之所以能活到現在,那是因為他們還有利用的價值,還有當炮灰的價值。

不成為種鬼者,他不是被鬼殺死,就是最後被張君清算。

在體內種下一隻鬼的方法,王騰也一概不知怎麼去做。

不過首先,他要先知道這個相機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才行。

他拿起了那個詭異的手電筒,從王剛手中接過了那個老舊的相機。

「用鬼的眼睛,能否看清楚你的偽裝呢?」王騰說道。

要不是張君一直在他身邊,他早就想這麼做了。

在青灰色眼珠的照射下,那詭異的相機也漸漸發生了變化……

只見那似乎染着血紅染料的鏡頭下,漸漸出現了一隻猩紅色的眼珠。

「原來這就是你的真面目。」王騰臉色陰狠的說道,他擰開了鏡頭蓋,直接用手抓住了那隻猩紅的眼球……

如何種下鬼,他對此一無所知,甚至這個相機能不能被他駕馭,他也一概不知道……

賭了,可能會死,不賭,必然會死。

既然是豪賭,就讓我賭的更瘋狂一些吧!

王騰脫下了衣服,塞進了自己的嘴裏。

猩紅的眼球被他的右手抓住,十分的陰冷與粘稠。

他一咬牙,左手狠狠扣向了自己的右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