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富婆馬甲藏不住了
離婚後富婆馬甲藏不住了 連載中

離婚後富婆馬甲藏不住了

來源:google 作者:笙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封御年 笙歌 霸道總裁

為了愛情,笙歌拋下一切,卑微的當了三年全職太太可到頭來才知道,她所做的努力依然不及白月光的一次回眸笙歌心灰意冷,毅然決然遞上離婚不好意思,老娘不裝了,攤牌了!緊接着,全網炸裂!某億萬身價的超級富婆,疑似已經離婚?!於是,各家小鮮肉大總裁爭先恐後獻殷勤屏幕前的封御年忍無可忍,第二天就召開記者會,美其名曰:跪求老婆回家!展開

《離婚後富婆馬甲藏不住了》章節試讀:

笙歌在網上找到了angle集團的地址,直接帶着行李,打個車就過去了。
既然答應接下這個公司,那就早點來了解情況,趕緊辦完交接。
到了公司樓下,笙歌上前招呼前台,「通知你們現任總裁,我要見他。」
前台的表情當場凝住,將笙歌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見她雖然臉蛋長得挺漂亮,穿着卻不超過兩百塊錢,忍不住鄙夷:「有預約嗎?」
笙歌搖頭,「沒有。」
前台小姐姐一聽,差點笑出了聲,「沒有預約你還敢來angle撒野?什麼山雞貨色都上趕着往前湊,也不看看自己算什麼東西!」
刺耳又難聽的話讓笙歌皺起眉,「你平時就是這樣接待客人的?」
「憑你也算客人?開口就要見總裁,知不知道我們angle的總裁身價上億,是你這種野山雞能傍上的?」
被人叫「野山雞」的笙歌簡直要氣笑了。
憑她的身價,恐怕夠甩這angle公司總裁百條街了,真就狗眼看人低。
對於這種辣雞員工,笙歌也懶得跟她廢話,表情嚴肅,「你給上頭連個線,就說我來了,如果上頭不見,由我承擔一切後果。」
前台還想繼續懟她,話剛到嘴邊就被笙歌冷冽到骨子裡的鋒利目光嚇得縮了回去。
「這可是你說的!後果自負!」
前台哼了一聲,將事情添油加醋跟上頭說了一遍,看向笙歌的嘴臉越發囂張。
她已經等不及想看笙歌被保安直接扔出去的樣子了。
然而……
她的笑逐漸凝固在臉上,看向笙歌時,帶着難以置信的驚愕。
笙歌看她的表情,大概猜到電話里會說些什麼。
冷笑着,問,「幾樓?」
「頂層2…27……」
得到準確數字,笙歌推着行李箱,頭也不回的坐電梯上樓。
前台盯着她的背影,整個人都傻了。
這女人什麼來頭?
居然能讓總裁特助花雲先生說話格外恭敬?
難道是……總裁的小情人?
不行,她得迅速將這驚天大瓜,八卦到群里!
……
到了頂層,笙歌一路暢通。
推開總裁辦公室的大門,坐在會客沙發上的男人起身走向她。
男人一身湛藍色西裝,矜貴渾然,看向笙歌時,眉眼的笑意燦如星月。
「丫頭,好久不見,恭喜離婚。」
他開口,是寵溺的低音炮。
「三哥?」
笙歌瞬間眼眶通紅,整個人被驚喜填滿,沒想到angle集團的現任總裁竟然是自家三哥哥鹿驊!
她幾乎是一瞬就扔了行李,衝上去抱住鹿驊。
「三哥……你有沒有想我?」
她將頭埋進鹿驊的胸膛里。
算起來,他們已經有六年沒見,她依然是原來那個愛撒嬌的小女孩。
鹿驊笑着揉了揉她的頭髮,恨不得將最好的東西全都給她。
「這回離了也好,我鹿氏的掌上明珠,哥哥們的小公主,憑什麼任由他封家欺負!」
眼看他臉色冷峻下來,笙歌趕緊轉移話題。
「三哥,我跟爸爸簽了協議,他要我在一年內讓angle比往年上升五個點!你可得幫我啊。」
她手指比着五,誇張的伸到鹿驊眼跟前晃動。
鹿驊帶她到沙發坐下,才張唇:「五個點對你來說,是有些小難度,但爸爸也給我下了命令,不准我幫你作弊,我只能幫你打打下手,決策權只能你自己做主。」
笙歌小臉瞬間垮了下去。
她三哥是誰?掌握大半個娛樂圈生死的男人,勾勾手指就能讓娛樂圈抖三抖,名下娛樂企業的業務更是延展海外。
他只需要一通電話,就能讓angle這個造星公司立刻增長十個點。
爸爸竟然連她會作弊都算到了!
這是不給活路啊!
鹿驊見她一張苦瓜臉,笑着捏了捏她臉蛋軟肉,「傻丫頭,多歷練歷練也好。既然你過來了,我這個臨時調任的總裁也該卸擔子了。」
「你先別急着卸任。」笙歌阻止他。
鹿驊疑惑,「怎麼?」
笙歌摸了摸下巴,調皮地朝鹿驊一記wink,「我有個很棒的提議,三哥不如聽聽?」
鹿驊盯着她狐狸一般狡黠的小表情,看迷了。
一個小時後,兩人達成共識。
不過五分鐘,angle公司上下全體員工迅速收到了一則緊急通知。
內容是公司即將新任一位神秘的經紀總監!
整棟樓炸開了鍋!
前台小玉剛到群里說接待了一位疑似鹿總小情人的女人,公司就空降經紀總監!
眾人紛紛猜測,這位經紀總監會不會和鹿總的小情人是同一人?
然而,她們都不知道,自家其實都換老闆了。
但笙歌將這事美其名曰:微服私訪。
一方面是因為她從沒經手過娛樂圈幕後,對業務流程並不清楚,她需要鹿驊幫她走走明面上的過場。
二來,她對公司人員也不了解,悄悄潛伏員工內部,成為眾人的同事,方便她更快了解人員情況,以後來個員工大清掃!
……
就在眾人猜忌不斷時,angle底樓服務台前的小玉,正看着朝自己走過來的特助花雲犯花痴。
天啊,花雲好帥啊,他竟然在對自己笑?
小玉強壓下內心的激動,攏了攏耳後的髮絲,仰起一抹自認為很美的笑。
「花特助,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小玉心頭提到嗓子眼裡,花雲看她的表情好、深情啊,他這是要約她嗎?
下一秒,花雲冷下臉,聲音不帶一絲感情;「你被解僱了,收拾東西滾蛋!」
「啊?」
小玉原本還在天堂的心瞬間被打入地獄。
完了,她的飯碗丟了!她究竟是惹了誰啊?
像是想到什麼,小玉布滿淚痕的臉瞬間僵住。
難道是剛剛那個女人?
她臉上轉瞬變得陰狠和不甘,迅速撥通一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