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前妻美翻了
離婚後前妻美翻了 連載中

離婚後前妻美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維維豆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景赫 現代言情 言筱

言筱離婚了,她終於放棄了堅持已久的婚姻和季景赫;曾經她以為這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展開

《離婚後前妻美翻了》章節試讀:

「是嗎,再丑也丑不過上趕着破壞別人婚姻的小三吧。」
言筱輕飄飄的一句話讓舒思微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當即氣的白了臉,揚起手就想打下去。
言筱截住她的手腕,毫不猶豫的給了她一個清脆的巴掌:「我之前沒有跟你計較,是因為你能懷上季景赫的孩子是你的本事,但這不代表着你能拿着懷孕這件事三番四次的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怎麼,當小三還給你當出優越感了嗎?」
因為言筱的這一巴掌,引來了季圍許多人的目光。
舒思微臉瞬間又白又紅,想要把手抽回來,卻敵不過言筱的力氣,她大聲道:「你別血口噴人,我才不是小三,是你死不要臉佔著季太太的位置不放,景赫噁心死你了!」
「你不覺得你這話說得邏輯有問題嗎,不管我要不要臉,我現在都還是季景赫法律上名正言順的妻子。
說起來我還要謝謝你,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婚內出軌的證據,你信不信我去起訴你們,一告一個準?
保證告的他凈身出戶。
你要試試嗎?」
舒思微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你敢……」 「試試。」
明明是七八月,正值酷暑,身後傳來的男聲卻如同被深冬里的寒川所浸染過,冷的讓人後背汗毛直立。
言筱微怔,握着舒思微的那隻手慢慢鬆開。
舒思微馬上跑到季景赫身邊,手捂着被打的那邊臉,眼淚不停的從眼睛裏滾出來,哭得傷心極了。
季景赫視線落在她身上,又抬頭看向言筱,目光冷冽,吐出的話沒有絲毫溫度:「需要我給你介紹律師嗎。」
言筱牽了牽唇角:「不用了。」
開什麼玩笑,她哪有錢去請律師打這種不僅耗時耗力還會把自己搭進去的官司。
不過是嚇唬舒思微而已。
季景赫朝她走了一步,微微偏頭,用只有兩個人聽見的聲音道:「原來你離婚協議書上說的凈身出戶,指的是這個。」
言筱抬頭,看見他黑眸里不加掩飾的冷嘲,當即明白他的意思,張嘴想要介紹:「不是的,我……」 「只要錢是滿足不了你的野心了,你想要的,是整個季氏。
是嗎?」
不等言筱回答,他便繼續:「不然你這次大費季章的演了這出離婚的戲,又是為了什麼。」
為了早點成全你們這對狗男女。
「言筱,你是不是太高估你自己了?
如果我真簽了字,你豈不是得不償失。」
求求你,像個男人一樣爽快,快點給我一個解脫,不要只打嘴炮。
言筱對上他諷刺的目光,笑了一下:「那就麻煩季總儘快簽字,我們民政局見。」
季景赫嗓音涼薄:「等我簽了字,你又有什麼打算?
拿着離婚協議書當做證據去起訴我么。」
言筱繼續保持着笑容:「季總你真的想多了,我們能不能直接給對方一個痛快?
如果你實在不放心的話,我可以給你寫一個保證書,保證離婚以後,不會以任何目的,任何名義,去敲詐你一分錢,再按上手印,具有法律效應的那種保證,可以嗎?」
季景赫大概是沒料到她會說的這麼絕對,像是急於要擺脫他一般,他眉頭不着痕迹的動了一下,削薄的唇微抿。
舒思微見他們說的時間太久了,趕緊上前:「季總……我們走吧,我有點不舒服。」
言筱再次看向舒思微,好心的提醒了句:「舒小姐,你以後最好不要穿這麼高的高跟鞋,化這麼艷的妝,噴這麼濃的香水。
你把自己打扮成這樣,便宜的只是那些**熏心的臭男人。
受苦的卻是你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季景赫:「……」 她這是在內涵誰呢?
說完後,言筱瀟洒的收回視線,先他們一步離開。
言筱一走,之前一直看戲的舒思微的朋友們紛紛上前拍着馬屁:「微微,季總可真維護你啊,剛才那個女人的臉色簡直是太精彩了。」
「就是就是,季總也太帥了,真羨慕微微,有一個這麼為你出頭的男朋友。」
「要我說啊,微微說的沒錯,那個女人也是真的不要臉,微微都懷孕了,還不想離婚……」 季景赫緩緩收回目光,掃了眼面前的幾個人,薄唇微啟:「你們,是不是腦子有什麼毛病?」
他就算再討厭言筱,也不至於真做出婚內出軌的醜事。
在場的幾個人,包括舒思微都一驚,不知道是哪句話得罪到他了。
季景赫又道:「懷孕的事,給我個解釋。」
這句話,是對舒思微說的。
舒思微雙手緊張的抓住裙子,半晌才結結巴巴的道:「我……我是聽說季總一直很討厭那個女人,我就……就找了一個借口,想要讓她和你離……」 季景赫打斷她,臉色微寒:「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主意,用這種理由逼婚的有言筱一個就夠了。
下次再讓我聽到這樣的傳言,你知道後果是什麼。」
舒思微咬緊了唇瓣,不敢說話。
等季景赫走了,她周圍的朋友才鬆了一口大氣,又問道:「微微,季總不是你男朋友嗎?
他怎麼對你這樣說話?」
舒思微一張臉慘白慘白的,這段時間季景赫帶着她參加了不少宴會,外界有傳他們關係的謠言他也沒有制止,她就理所當然的認為她是他身邊的女人了。
所以才會找上門讓言筱識趣的給她讓位置,並且還偽造了孕檢報告。
不過聽季景赫剛剛的意思…… 當晚,舒思微好不容易才打聽到一點關於季景赫和言筱結婚的事。
當初言筱父親欠下高利貸,債主把她賣到暮色,她逃出來後遇到了季景赫,求季景赫救她。
沒想到的是,兩個月後言筱拿着孕檢報告上門,季家是名門望族,極其重視顏面,不想把這件事鬧大傳出去惹出不好的名聲,又加上她懷了孕,就讓季景赫和言筱結了婚。
婚後不到兩個月,孩子突然就沒了。
這從始至終就是言筱演的一齣戲,她在暮色被人下藥,遇見季景赫,假懷孕逼婚,為的就是嫁進季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