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團寵夫人翻上天了
離婚後,團寵夫人翻上天了 連載中

離婚後,團寵夫人翻上天了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墨湛麟 姜扶柔 霸道總裁

離婚前,她是地位卑微的家庭主婦,任勞任怨卻遭人嫌棄離婚後,她搖身一變,商業、權謀、設計樣樣精通再次遇到前夫,她高傲地抬起下巴,「想約我?麻煩排一下隊」展開

《離婚後,團寵夫人翻上天了》章節試讀:

第三章 再見,墨湛麟但他拒絕回想,睜開眼睛,轉着輪椅離開了病房,未自覺他的動作神色略顯慌亂。
一路上,與姜扶柔有關的記憶碎片在腦海里翻騰。
從姜扶柔的病房到他的病房不過半分鐘路程,回到病房,他竟冒了一身冷汗。
那些日子,姜扶柔或含蓄,或活潑,或當面,或背地裡,千方百計地逗他開心,陪着他,鼓勵他,從來沒向他要求過什麼。
六年前的那個夜晚,她跟他說陸輕初跟別的男人去了酒店,三人對質時,他相信了陸輕初,把她趕出了墨家。
從那天起,她再也沒有回過墨家,也再沒有主動出現在他的面前。
再也沒有。
想到這裡,墨湛麟不由自主地渾身抗拒,太陽穴生疼,腦子堵得慌,他煩躁地閉上了眼睛,揉了揉眉心。
末了,終於找到發泄的話語,哼,她不出現就放下了?
或許是默默積攢愛意,知道我結婚,她徹底沒了希望,便來個同歸於盡——」篤篤!
身後響起敲門聲,他回過神,一位中年紳士拎着電腦,身後跟着三個捧着文件的年輕男人,來到他的面前,恭敬地點了點頭。
少爺,老總裁讓我們把公司這三個月的項目表,財務表,人事報告以及一些等簽字的合作書送過來,說是希望您儘快瞭然於胸,好7天後上班更遊刃有餘。」
幾個年輕人,一邊擺放好文件,墨湛麟又閉上了眼睛,眉頭皺得更深,他這位爺爺還真是一點都不心疼他!
見他臉色為難,中年男人鼓勵道:少爺,您需要任何幫助,請隨時跟我說。」
墨湛麟無奈地輕哼一聲,騫叔,你先出去吧。」
騫叔聽他的語氣里雖然無奈,但也願意就此擔起責任,甚是欣慰。
墨湛麟轉着輪椅來到堆滿文件的臨時辦公桌前,才發現他已經失去了從前的工作熱情,內心毫無波動,理智促使他像個機械人作業一樣伸手拿過文件。
一看便看到了深夜,看過的,簽好的文件都放在地上,桌面上只剩一個沒有標題的文件袋。
他很意外短短90天,墨氏竟然虧損了528億,90%的業務停滯,已經到了破產的邊緣。
那個庇護他長大,由他起的更高的墨氏大樓癱瘓了。
他陷入了久久的沉默,涼如水的雙眼發紅。
很久很久以後,他決定接受這個現實,面對這個現實,撥通了騫叔的電話,通知,明天9點開股東大會,各部門總監原地待命。」
他放下手機,打開最後一個沒有標題的文件袋,扶柔基金會轉讓同意書」幾個大字撞入眼。
不但墨爸墨媽疼愛姜扶柔,老爺子也把她視為親孫女,甚至在她十4歲生日當天以她的名字成立了孤兒慈善基金會當生日禮物送給她。
基金會這些年發展得極好,是老爺子最得意的事業。
10億,老爺子打算賣了這個基金會周轉資金。
墨湛麟的臉漸漸又冷了下來,毫不猶豫在文件上籤了字。
要徹底與姜扶柔斷絕一切仇人之外的關係。
他剛簽完字,門外卻傳來一陣急促的往姜扶柔病房而去的腳步聲。
病人忽然大吐血,血壓降到了30……」馬上準備手術……」估計是內臟又大出血……」門外的每一句話都等於在宣告姜扶柔的死亡,他的筆尖停在柔字的終點,不自覺渾身僵滯,心有異樣。
又過三個小時,護士送來今天最後一次葯。
他吃完葯,護士扶他躺下睡覺。
他的喉嚨哽住,仍然生生地擠出兩個字,……她呢?」
轉瞬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在詢問姜一個殺人兇手的狀況,他連忙又說:出去吧。」
一直冷冰冰的墨家大少,忽然開口說話,竟然如此紳士禮貌,護士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對他說:姜小姐的情況已經穩定了,度過危險期的希望很大,您放寬心。」
墨湛麟閉上了眼睛,臉上不露悲喜。
睡了不知多久,他被涼風冷醒,他睜眼,卻見穿紅色長裙的姜扶柔拿着一個果籃活蹦亂跳地來到他的面前。
吶,你的被子都被你推到下面了,我幫你蓋好。」
她把果籃放到床頭櫃,幫他蓋好被子,笑容乾淨溫暖得像個太陽。
你活過來了?」
她明明一身傷,現在卻像個剛剛逛完街的樣子。
絕不可能!
墨湛麟不可思議地看着她的臉,心中的恨意毫無預兆地消了大半。
姜扶柔沒有回答他的話,說:爺爺說要賣掉基金會,那就賣掉吧,解決公司的困難是最重要的……」她竟然真的活過來了?
墨湛麟任由姜扶柔嘰嘰喳喳說著話伸手過去,想要確定是不是在做夢,手卻被姜扶柔跟熟人玩鬧似地打開。
你想幹什麼?
別掐我脖子了,我上次差點就被你掐死……」她嬌哼一聲,白了他一眼才說,我再說一遍,初初真不是我撞的……」那會是誰?」
他終究是把他媽媽的話聽了進去,語氣透出一絲愧疚。
我哪裡知道……」不過,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氣了,真的錯怪我了!」
姜扶柔的語調甜甜的柔柔的,笑容明媚而討好,眼裡沒有一絲的隔閡。
彷彿她仍把他當成昔日好友。
墨湛麟的心重重一頓。
但是你喜歡我!」
墨湛麟對質道,試圖從她接下來的話里找出一絲殺人兇手偽裝真誠的蛛絲馬跡。
嘻嘻……」姜扶柔害羞地掩面笑了一陣,才說:其實,我讀五年級那年暑假,你聽墨阿姨的話騎着單車載着我去逛花市,我那個時候就偷偷喜歡你了……」臉香甜的像個正熟的蘋果。
不過後來,我高三的時候,你說初初是你女朋友了,而且是要堅定走一輩子的,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慢慢控制自己了……」說到這裡姜扶柔無奈地白了不太聰明的男人一眼,完全是好朋友的語氣。
到你跟初初結婚的時候,我真的完全放下你了,只是感恩墨阿姨墨叔叔墨爺爺的照顧,才請婚慶公司送結婚過去,我本人根本沒打算出席,沒想到卻發生了這麼嚴重的車禍……」姜扶柔觀察了一下墨湛麟的臉色,握着他的手安慰:不過話說回來,你好好活着,以後一定會遇見特別特別好的人,你們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初初也會很開心的。」
哼。」
姜扶柔真誠得叫人找不到破綻,墨湛麟很失望地哼了一聲,不願意再看姜扶柔的臉,閉上了眼睛最重要的是,你以後不要記恨我了,知道嗎?
我走啦。」
她說罷已起身擺手。
告別來得毫無預兆,男人反應過來,很意外她已經走到了門口。
姜扶柔!」
他喊道,你最好祈禱我查到兇手另有其人,否則,我會更加恨你。」
好,你好好查,記住你說的話,我走啦,墨湛麟,再見。」
姜扶柔笑着擺了擺手,轉身離開。
墨湛麟聽着門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久久未有停止。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離婚後,團寵夫人翻上天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