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黎明書院
黎明書院 連載中

黎明書院

來源:google 作者:騷老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雲 風萬里

一次意外,風萬里穿越至異世界這個世界,讀書寫字,是不簡單的事情可風萬里卻與他人不同別人看書需要消耗精與神,他卻能夠獲得某種神秘的力量在名為「學城」內,書山的角落裡,風萬里找到了屬於他的修行之路展開

《黎明書院》章節試讀:

這第一堂課,是工學。

只見拿着一根木棍,還有一塊小墊木,一本冊子的黑袍藍邊學者,走到了講台上。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新的學年開始了,我見到今天來了很多新面孔,我再次自我介紹一下:鄙人**恪,忝為你們本學年的工學導師。」

說完他依次向四個方向,鞠躬致意,學士們回報以熱烈的掌聲。

「好了,今天我們要講的是,一個生活中常見,看似很簡單,但實際上很有深意的理論——基米斯原理。」

開場白後,**恪直接開始授課內容,他講的很詳細,從原理的發現,到發現者基米斯通過它解決的問題,一一詳述,最後,還利用手中的木棍與墊木展示了原理的特點。

聽着聽着,風萬里覺得不對勁了。

「這。。。這不就是槓桿定理嘛。。。」

只不過在這個世界,發現者從阿基米德變為了基米斯而已。

(槓桿定理:二重物平衡時,它們離支點的距離與重量成反比。)

看來學院教授給學士的知識,沒有想像中那麼「異類」。

風萬里對自己完成學業的信心大增。

授課整整花了一個時辰,**恪在最後,給學士們出了一道題:

「為了鞏固今天講述的基米斯原理,我問大家一個問題:南邊海岸,漁民們捕獲了一頭鯨魚,卻只有一桿滿載五十公斤的秤,鯨魚的體重大大超出五十公斤,請問,如何在不增加任何秤,但是別的工具材料不限的情況下,得出這頭鯨魚的體重?」

「請有想法的學士,舉手起立回答。」

話音剛落,風萬里笑了。

好傢夥,這個世界沒有一個叫曹沖的稱過象,但是,即將有我風萬里稱鯨!

十項大考的最終成績結算時,學士的平時表現也會佔一定的比例,風萬里想要給老師留下好的印象,於是打算舉手回答。

「黃教習,在下斗膽一試!」

這時,有一名學士先舉手了。

「好,你先自我介紹一下。」

只見一名有着一頭柔順金髮,皮膚白皙,五官精緻,眼神深邃的男子站了起來。

「學士6班,梅長空,來自南方離雷島。」

他緩緩開口,氣質空靈淡雅,好一個翩翩君子的形象。

「哦?離雷島?」

黃教習聽到這個地方,略微有點吃驚,不過他沒有發問,示意梅長空繼續。

「回答黃教習,根據今天所講的基米斯原理,理論上,我可以取一塊重量均勻的長木板,將支點設置在長度1比200的位置,將鯨魚放在短的一側,另外一邊放上適量的石塊,當木板達到平衡時,用秤量出石塊的重量,然後乘以200,便是鯨魚的重量。」

梅長空回答的很清晰,而且想到的辦法正是來自於今天的授課內容。

「嗯,很好!」

**恪拍手,他出題的目的達到了,正當他打算順着回答再講一些內容時,風萬里舉手了。

「黃教習,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嗯?請起立。」

**恪笑着抬手,他上課時,最喜歡門生提供更多更廣闊的思路。

「教習,方才梅長空學長,所說的辦法雖然理論上可行,但實際操作起來,會有不少難以解決的問題,比如,鯨魚是有體積的,放置在木板上,體重作用的受力點無法精準計算,所以通過石塊重量計算鯨魚體重時,比例不一定是200,只能對鯨魚的體重進行一個估算。」

風萬裡邊說,邊對剛才回答的梅長空示意,對方絲毫沒有惱羞的情緒,很是欣賞的回以微笑。

「說得好!看來你對基米斯原理的理解很深刻!請自我介紹一下。」

「在下風萬里,學士8班,來自特拉半島河溪鎮。」

「風萬里?你可是寫出那首『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詩句的風萬里?!」

「回答教習,正是。」

看來風萬里在出師宴上,寫下的驚艷詩句,已經流傳至了學城。

「好!好一個風萬里!初見這首詩時,學院好些個文學老饕,激動的要去找你,鄙人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能寫出如此大氣蓬勃的詩,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恪雙眼冒精光,毫不吝嗇對萬里的欣賞之意。

「多謝教員誇獎。」

風萬里撓頭,前世很少受到老師當眾表揚的他,有點不適應。

「呵呵,你看我,說跑題了,萬里你繼續,說你的想法。」

「回答教習,在下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將鯨魚放置在水中的大船上,在船體上記錄下水面的位置,也就是吃水深度,然後將鯨魚取出,船上其它東西不變,放入若干個小於五十公斤的石塊,直到船體吃水深度到達記錄的位置,用秤將石塊一個一個的稱出重量,最後相加,便能得到鯨魚的重量。」

風萬里說出曹沖稱象的辦法。

此話一出,全場陷入了安靜,學士們思考着這種方法的可行性,忍不住的連連點頭。

梅長空雙手抱拳,隔空對着風萬里作揖,以示受教。

「哈哈哈!很好!萬里所說的方法,雖然不是基米斯原理的應用,但也涉及到這一學年後面會講授到的『浮力』。」

「在鄙人的課堂上,希望各位的思想不要受制於眼前的知識,鄙人更希望各位放開思維,暢所欲言!」

**恪就着風萬里的答案,展開的說了許多。

其實兩種辦法,只不過是考慮問題出發點不同而已,在理論研究上並沒有孰優孰劣,重點是對工學諸多理論的掌握與應用。

直到鐘聲響起,**恪才意猶未盡的結束這一堂課。

下午則是小範圍的授課,風萬里來到師祖維克托的教室,與其它師兄師姐一同接受文學與法學的入門課程。

晚上,風萬里再次來到燈塔,書山下,孜孜不倦的暢遊書海。

這是風萬里進入學院,正式接受教導的第一天,也基本上是他後續的日常,一成不變。

夏去冬來,窗外飄起了終日不停的大雪。

這天傍晚時分,風萬里坐在書牆前的火爐旁,看着手中的一本法學書籍。

「萬里,萬里!」

維克托來到身邊,身上掛着雪花,表情有些喜悅的喚着他。

「師祖請講。」

風萬里放下書本,恭敬的看着維克托。

「好消息,楊雲能聯繫上了。」

《黎明書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