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氣復蘇:養劍十年今日斬神魔
靈氣復蘇:養劍十年今日斬神魔 連載中

靈氣復蘇:養劍十年今日斬神魔

來源:google 作者:大夏說書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夏說書人 奇幻玄幻 段無道

大禹九鼎鎮大夏氣運,是否真是鎮大夏氣運,三皇五帝消失在大夏之上,又去了哪裡?一切皆是謎團!靈氣復蘇再次開始,神魔降世,養劍十年,劍成之時,劍斬元始天魔,開劍鋒!萬族因這一劍而恐慌,因這一劍而顫慄!願我大夏英魂永不滅,佑大夏蒼生,人人如龍!大夏長城之下無冤魂,犯我人族者皆埋葬於此!大夏男兒無退者,當以碧血染青天!這註定是一場傳奇熱血的修行之路!展開

《靈氣復蘇:養劍十年今日斬神魔》章節試讀:

李子牧將丹藥放入段無道口中,隨後便入口即化,化作一團金黃的細流進入了段無道口中,甚為神奇。

過了不過一兩分鐘,段無道便醒轉過來,看着葉清寒和李子牧苦笑一聲。

「這件事你要引起重視,當初建立學院,人才稀少,只能招入像李煊赫這樣的,所以導致導師參差不齊,所有學院或多或少都有這些弊端。」李子牧嘆了口氣道。

「而且如今我大夏,乃至人族都處於內憂外患,外有萬族伺機而動,內有無數妖獸暴起作亂,若真有他李煊赫該死的一天,我讓他死在戰場上吧。」李子牧繼續道。

「這個我當然知道,靈氣復蘇也就十八年,萬族入侵也就十八年,哪裡有那麼多強者當導師,我理解。」段無道苦笑道。

「我會重視的,但是李煊赫不好動,我希望你能理解,唉,希望日後會越來越好吧,你好好養着,我先離開了。」李子牧說罷便離開了。

「這老頭你叫來的吧!」段無道扭頭看向葉清寒道。

「是我叫的,人家好歹救了你,你叫人家老頭不合適吧。」葉清寒有些無語道。

「哎,不說他了,這次還是要謝謝你。」段無道誠懇道。

見段無道如此認真,實屬罕見,葉清寒反而有些不適應了。

「沒事,你我是同學,應該的,畢竟我們還是同桌嘛。」葉清寒輕笑道。

葉清寒隨後按照段無道的吩咐找來了姜涵,之後和葉清寒告別後,段無道便被姜涵扶着回了宿舍。

「我說你這是怎麼回事?」姜涵看着段無道的慘樣有些好笑道。

「跟李煊赫打了一架,這狗東西!」段無道怒罵道。

「李煊赫,他確實不是個東西,當年他剋扣我的修鍊資源,被我告到了院長那,直接罰了他三個月俸祿,給他氣瘋了,哈哈哈。」姜涵說到這裡笑了起來。

段無道如今已經知道了這李煊赫不止剋扣學生修鍊資源,而且還貪圖學生寶物,更是意欲殺人滅口,簡直枉為人師!

「呵呵,這下他可不好受了,罰了兩年俸祿,而且估計他現在氣瘋了。」段無道笑了起來,有些陰險。

李煊赫如今不僅禁閉三月,罰俸三年,他還被自己的長生劍吸走了十年壽元,如今反饋成能量給了自己。

如今他融道境一重直接跳到了融道境三重,這可不怪他,這是李煊赫自討苦吃,怪不得他。

按理說吸了李煊赫十年壽元才不可能增進這麼多實力,主要還是李煊赫的實力高,這次他估計是有跌落境界的危險。

偷雞不成蝕把米,如今李煊赫估計已經氣哭在了廁所里。

想到這裡段無道心中便好受的多了,如今自己馬上就要突破到融道境四重,怎麼一個爽字了得。

長生劍吸人壽元,以增加自己實力,此法雖好,但有違天地人和,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之時段無道一般不會用。

今天也是無意中用了出來,自己也是沒有想到會如此。

不過長生劍能斬人壽元的秘密估計也被李煊赫發現了,自己有必要要快點除掉他了。

想到這裡段無道又開心不起來了,李煊赫乃是離識境,離識境可御空飛行,比起自己融道境的虛空踏步強上不知多少。

不止如此離識境可自成一方領域,領域之中實力能增加許多,而且領域還分強弱,不知道李煊赫這條老狗的領域是什麼。

且不說自己打不過他,就是打過了他一個御空飛行直接逃跑,自己也追不上他。

不過自己慘,他更慘,這一回合雖未分勝負,但自己吃了大虧,險些身死道消,這筆賬慢慢算。

王八蛋,先放你一把,老東西我們來日方長。

由於段無道的傷實在太重了,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去找自己的導師上課了,連大堂課都聽不了,只能待在宿舍里養傷。

就這樣又過了一日,新生試煉今日就要開始了,這一屆的新生試煉據說情況十分嚴峻,稍不注意就會喪命試煉秘境之中。

本來以段無道的情況是不用參加的,但是他還是讓葉清寒幫他報了名。

「你為什麼要參加,怎麼,想要拿新生試煉第一的獎勵?」姜涵打趣道。

「第一?那也未必,只不過想湊湊熱鬧,我這人安靜不下來而已,這也休息了一天,傷勢好的差不多了。」段無道輕笑道。

「哎,對了,我看今天來的那個女孩是對你有意思吧。」姜涵突然又說道,聊起了葉清寒。

「放屁,我們只是同學同桌,說起來最多只能是朋友關係!」段無道瞥了姜涵一眼,有些無語,這傢伙這麼八卦。

「前一天來找我把你帶回來,今天又來找你又幫你報名,還給你送新衣服,我看八成是有的。」姜涵說道。

「去去去,一邊我去。」

「哎,你看你看你臉紅了,八成是對的,你倆之間有曖昧啊,你是不是對人家也有意思,男歡女愛本就是情理之中,你不敢承認什麼。」姜涵哈哈哈大笑起來。

「滾蛋!」段無道懶得理他,翻了個白眼。

「說實話,你倆蠻配的,你看啊,我們說不定哪天就戰死在大夏長城了,你找個老婆,如果是葉清寒的話,說不定你倆一起死在大夏長城,這豈不是一段佳話。」姜涵道。

「你在說什麼?一邊玩去。」段無道一把拽過枕頭朝着姜涵扔去。

段無道整理了一下,將一些需要帶的東西全部放入空間腰帶之中。

這東西可是稀罕貨,整個大夏境內沒有多少人有空間類儲物裝備,畢竟這東西需要至強者撕裂空間之後,再切割空間封在容器之中才能做成。

而大夏缺少這樣的強者,製作又麻煩,稍不注意還會有生命危險,所以也沒幾個強者願意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活。

大夏如今的儲物裝備都是從萬族那裡或者從秘境中得來的,稀少無比,許多強者都沒有。

段無道又將腰帶束在腰上,將衣袍放下直接擋住了,畢竟這東西太惹眼,他也不敢就這麼大張旗鼓地戴出去。

弄好之後,段無道和姜涵告了別,這一去沒有十天半個月基本是結束不了試煉的。

出了門段無道便朝着廣場而去,所有人先會先在廣場集合然後再去試煉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