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流落神秘島
流落神秘島 連載中

流落神秘島

來源:google 作者:南飛雁老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杜美麗 程一男

飛機失事,幸免於難的兩個人,歷經艱辛、一次次的生與死的考驗,使二人更加珍惜生命,從此開始了在神秘島的經歷展開

《流落神秘島》章節試讀:

等杜美麗再次叫到一男,這個男人才回頭看了看美麗。

「我們走吧,你看好的那個山洞還好吧,是不是這就搬進去啊」

「還好,起碼我感覺暫時還好」

「暫時好是什麼意思啊」杜美麗瞪大眼睛看着一男問到。

「哦,是這樣的,那個山洞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是有點深,我也沒使勁往裡走,具體裏面怎麼樣還不知道。」

「這樣啊,那就暫時進去吧,總不能再在外面風餐露宿的,沒個家的樣子。」

剛說到這裡,杜美麗好像感覺說錯了什麼,又趕快把話題移開!

一男這時明白美麗的意思,是啊,總不能在救援隊到來之前,一直風吹雨淋的,總要有個窩。想到這裡和美麗一起收拾了晾曬好的衣物向那片草地走去。

拿了行李箱,收拾好東西他們向山洞方向慢慢的行進!

一路上倒是沒有出現什麼情況,只有幾隻野兔在草叢裡竄來竄去,把杜美麗嚇了一跳!

一男開玩笑的說:「一個醫生,死人都不怕,幾隻兔子倒是把你嚇得夠嗆,美麗,你的膽子到底是大還是小啊!」

「就是嚇到我了嘛,你還笑,在學醫的時候,解剖過死人,見得多了也就習慣了,但是、但是我就是怕老鼠。」

呵呵呵,一男一路調侃着美麗,也因為沒有別人說話,美麗也不覺得尷尬,也因為只有一男,還是那句話,生死都壓在這個男人身上了,還有什麼可怕的!

有半個多小時的光景,他們來到了這個山洞跟前,杜美麗顧不得看一眼山洞,一屁股坐在山洞口的大石頭上大口喘着氣,身上的襯衣早已貼在身上,一男轉身看她時,愣在那裡,杜美麗早已發現他的目光,雙手抱胸怒吼道。

「看什麼看,轉過去。」

「凶什麼凶,我什麼也沒看到好吧。」

杜美麗這個時候都想哭了,衝著一男的背影叫到。

「你欺負人,不要臉!」

「好好好,我不要臉,我欺負人,不要哭好不好,我就看不了女人哭。」

一男儘力勸着杜美麗不要哭,因為在這個荒郊野外哭又能解決多少問題呢?

「不許回頭,我要換衣服,再敢欺負我我就哭給你看。」

我的天,這句話說出口,沒等一男開口,她先噗嗤一聲笑出聲來,這叫什麼威脅啊,簡直就是無賴嘛!

「哎呀,都讓你把我搞亂套了。」

杜美麗半哭半笑,唯有女人的那種撒着嬌的說著。

一男現在心裏想的不是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剛才杜美麗語無倫次的笑料過後,他又看着遠方沉思了下來,飛機失事,救援什麼時候到?

也可能他們認為沒有生還者已經放棄了?這個地方根本沒有航線?包括飛機、輪船?這個島適不適合他們生存下來,海邊出現的巨型鴨腳印到底是什麼情況?如果是什麼怪獸對我們又沒有威脅……。

一連串的問題把他搞得頭暈腦脹。

「好了,轉過身來吧,」

杜美麗這時換上了先前穿的黑色長裙,噘着嘴一邊收拾衣服,一邊衝著一男自言自語的嘟囔着。

「再要是欺負我,我就去死,留下你一個人讓你在這裡孤獨終老。」

「對不起美麗,剛才我不是故意的,好了,現在讓我們言歸正傳,我們進洞里收拾一下吧。」

「好吧,聽你的嘍!」

女人就是這樣,危險的時候想到的就是有一個男人可以依靠,安全的時候也想着找一個男人出出心裏的怨氣。

他們撩開洞口的藤蔓,走進洞里,大致看了一下洞里的情況,一男開始收拾起來,因為胳膊上的傷還在做疼,所以搬起石頭也很吃力,杜美麗也幫着把洞里的石頭鋪平。

程一男到洞外撿了些干樹枝和藤條,還有一些乾草,拿進洞里,他把洞口到裏面五米處,用石頭堵死,防止洞的深處有什麼不測,這樣看起來就真像一間房子。

然後前後用石頭鋪了兩張床,說是床,其實就是石頭炕,他在離洞口近點兒的位置,杜美麗在靠裏面的位置,兩床之間上方用藤條固定,藤條上掛了一條毯子,就當是屏風了,也是男女之間的分界線!

一男和杜美麗把乾草鋪在床上,然後在上面鋪上一條毯子,兩張溫暖的床就鋪好了。

程一男還在床的一頭,毯子的下面放了一塊長方形的石頭,上面墊了些乾草,一看就像個枕頭。

杜美麗卻把一些衣物放在毯子底下當枕頭,女人總比男人心細一些,做事也靠點譜,總比男人大大咧咧的要溫柔一些,還在旁邊的石頭牆壁上插上了一些自己采來的野花,女人就是女人,不管在什麼時候,想的都是美。

好在有好幾條毯子,鋪的、蓋的都有了!

一男用放大鏡在洞外取了火種,在洞里燃起了一堆篝火,他想把蚊蟲熏一下,也去去濕氣和晦氣!畢竟今晚就住在這裡了,能和一位美女住在一起,心裏也是有點小激動的。

他一直提醒自己,要對杜美麗好點,大家都是天涯淪落人,趁人之危不是人乾的事!更何況人家還給自己治傷,洗衣服,在救援隊找到他們之前,一定要保護好她!

杜美麗不知從哪裡弄來了幾個像水果一樣的果子,紅紅的,拿進洞里給一男看。

「這些野果能吃嗎?外面的樹上還有。」

一男看了一眼,也不認識是什麼果子,拿起一個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估計沒什麼事。

他對美麗說:「一會兒你再吃!」

「為什麼?」

「看我一會兒如果沒事,你再吃,萬一有毒呢?」

杜美麗這時好感動!感覺一男真的不是個壞人,剛才真的是錯怪他了,想到這裡真有點不好意思!

她獃獃的坐在洞里床對面的石頭上,看着一男吃果子,當一男吃到第三個的時候,她突然反應過來,上前搶了一個果子也開始吃了起來。

「你不怕有毒啊」

「再這樣等下去,果子都讓你吃完了,毒不死也要餓死了!」

哈哈哈,兩個人開心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