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帥贅婿
龍帥贅婿 連載中

龍帥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柳下一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強 都市小說 韓心月

各大勢力為爭奪北溟通天圖,將葉家滿門活埋奇蹟生還的葉凌楓改名葉強,入贅韓家報恩,當兵入伍成為北境戰神葉強在敵人的陰謀中,報仇報恩,江湖動蕩,血雨腥風,只為一張北溟通天圖嗎?展開

《龍帥贅婿》章節試讀:

肖興國一家一籌莫展時,肖鐵龍從公司回來了。

肖鐵龍是肖氏集團的執行董事,聽說了金玉門要他們賠償二十億的事後,也很氣憤。

他說,這耿金彪就是仗着金玉門的勢力,不把他們打壓一下,他們就不知天高地厚。

可金玉門如今是通州最大勢力,要怎麼對付他們呢?

他忽然想起了他才聽別人傳的消息。

他說:「我剛聽說北境戰神回到通州,他是三年前被不明勢力滿門活埋的葉家後人。聽說他擁有北溟通天圖,而且他暗地裡在追查當年的滅門仇人。聽說五省商會會長周正龍被殺,周家別墅被燒也與他有關。」

肖興國想起了三年前四大豪門之首的葉家。

不禁感嘆道:「葉家因此圖而發跡,也因此圖而滅亡。如果北境戰神真是葉家後人,那通州又不會太平了。」

他知道,江湖各大勢力、豪門不會放棄北溟通天圖。

「爸,我們可以借北境戰神的手來對付金玉門。」肖鐵龍說道。

「你是想借刀殺人?」

「是的,爸。」

「我們早就想過,北境戰神,大龍國主帥,不是我們輕易能巴結上的。」

「爸,不用我們出面,只要我們放出話去,說當年葉家慘案是金玉門所為,然後葉氏集團大部分產業落入了金玉門之手。」

「嗯,是個好辦法。」肖興國點了點頭。

「爺爺,那耿金彪那咋辦?他要二十億,不給我就完了。」

「是啊,爸,現在最要緊的是二十億賠償,不然昊東就完了。」肖鐵軍說道。

肖興國也重重嘆了口氣,問肖鐵龍,「現在公司能周轉二十億現金嗎?」

肖鐵龍皺起了眉頭,二十億可不是小數目。

「爸,還能有其它辦法嗎?,公司錢是有,可支出這麼大一筆錢後,公司以後會面臨很多困難,有可能幾年就緩不過來。」

肖興國沉思了一會兒說:「從公司支取吧,先解決了眼前困難再說。」

然後他狠狠地看着肖昊東罵道:「你這個不爭氣的東西,讓肖家蒙受這麼大的損失,以後你好自為之。再不吸取教訓,我就把你逐出肖家。」

肖昊東無地自容地說:「爺爺,我知道錯了。」

他又向肖興國說:「我這次衝動地去砸玉器店都是被韓家的上門女婿害的。」

然後他把自己看上韓心月,買玉佛給韓滄秋祝壽,與葉強打賭,被侯宗林說是假玉,給葉強嚇跪的事完完整整講了一遍。

肖鐵軍聽了,氣不打一處來。

罵道:「你這個不爭氣的東西,那麼多豪門世家的女子排着隊想嫁進肖家,你卻看上一個二流家族結了婚的女人,還惹出這麼大的事。」說著狠狠地扇了肖昊東一耳光。

肖昊東委屈地就要哭了,他說:「韓心月和她的上門女婿根本就沒同房。」

肖興國嘆了口氣說:「既然這逆子鐵了心要娶韓家的女子,我們就成全他。韓家那個上門女婿也確實可惡,應該好好地教訓一下。」

肖昊東一聽,馬上轉悲為喜,說:「謝謝爺爺爺,我以後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壯大肖家,為家族爭光。」

韓星月從韓滄秋的壽宴回到家裡後,一直坐立不安,在屋裡不停地走動着。

看着她一臉焦急的樣子,范秀美忍不住問道:「星月,你給媽說老實話,你在周正龍臨死前見過他嗎?」

韓心月一怔,剛想說實話,又想起葉強的話,不讓爸媽擔心,她搖了搖頭。

「我真不認識什麼周正龍,也沒見過他。」

「那你焦急啥,為那個廢物擔心值得嗎?他死了才好呢。」

正說著,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韓心月連忙去開門,看到毫髮無損的葉強,她高興地差點一把抱住他。

她激動又有些吃驚地看着葉強,「你沒事吧?」

葉強淡淡地說:「沒事啊!能有什麼事?」

范秀美看到葉強,先是吃驚,然後是厭惡、氣憤。

「你這個廢物,逞什麼能不好,偏要逞周正龍是你殺的,周家別墅是你燒的,你能活着從周家回來,是周家不跟你這口出狂言的人計較,人家當真了,你這命早就沒了。」

「媽,你就不要怪葉強了,他也是為了救我才故意那樣說的。」

范秀美又何嘗不能想到這點,因此她抱怨了一下也就沒再說了。

肖興國讓肖鐵龍準備了一份厚重的禮物去韓家提親。

888萬元錢,花園山居別墅一套,林肯車一輛。

肖鐵龍和肖昊東帶着厚禮來到韓家,韓滄秋看到肖氏集團的執行董事親自上門,送厚禮來詫異道:「肖董事,你這是做什麼?」

肖鐵龍道:「我是來向我侄兒肖昊東提親。」

韓滄秋一下子明白了,肖昊東在他的生日宴會上提起過此事。

看到肖家送來如此厚禮,韓家的人都高興而震驚。

韓振東一家人更是高興,現在韓家只有韓心蘭沒結婚。

而韓心蘭更是一臉幸福、羞澀地看向肖昊東,馬上就要嫁入豪門了,而且還是她一直喜歡的人,這幸福來的太突然了。

肖昊東在韓家眾人中尋找着韓心月,發現韓心月沒在,就對韓滄秋說:「韓心月在哪裡?我提親的對象是韓心月。」

韓振東一家人如潑了一盆涼水,韓心月氣得俏臉微紅,原來是自己自作多情。

韓滄秋為難地說:「肖公子看上我孫女韓心月,這是心月天大的福氣。可心月已經結婚了,我也做不了主。韓家還有沒結婚的女子,肖公子是否重新考慮一下。」

肖昊東堅定地說:「我只看上韓心月,我不計較她已結婚,只要她現在離婚,我就立即娶她。」

「好好好,肖董事,肖公子請先坐一會兒,我立即讓韓心月一家人過來。」

韓滄秋給韓心月打電話,讓她同范秀美、韓振華速到韓家別墅來。

韓心月聽電話里韓滄秋很急的口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她給范秀美說爺爺有急事讓他們立即過去。

葉強說:「那我也去吧。」

范秀美着急地說:「還磨蹭什麼,都趕快走吧。」

一家人急急忙忙往韓家別墅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