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輪迴鏡像
輪迴鏡像 連載中

輪迴鏡像

來源:google 作者:非黑非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撒加 水墨 現代言情

水墨是「大道之初」司命書中首席「修正者」,在和大道之初宿敵桫欏一戰勝利後,從大道之初隱退某一天她遭到不明攻擊,為了查明真相和保護家人朋友,她的靈魂隻身進入鏡像的世界她的愛人發現妻子靈魂走失,為了找回妻子,他毅然跟隨至鏡像的世界而到了那裡才發現,鏡像竟然也是輪迴的一種,藏着惡毒的陰謀展開

《輪迴鏡像》章節試讀:

清晨,撒加吻了吻妻子和懷裡的女兒愛莎,放下還在向他撒嬌的小丫頭,揉了揉兒子阿墨的頭髮,整理了一下外袍準備去聖域辦公了。

水墨拿來他的教皇三重冠和青銅面具,微微踮腳幫他戴上,撒加接過她手裡的青銅面具輕笑:「這個東西,在你們面前我不想戴。晚上吃什麼?」

水墨漂亮的大眼笑的彎起:「今天你生日,晚上給你準備豐盛的大餐,早點回來。」

撒加眼裡暖意更甚:「嗯。」

道別完後,撒加撕開空間,從月桂小鎮前往聖域的教皇殿。

將阿墨和愛莎分別送去學校後,水墨心裏默念着晚飯的食材,正準備出門,突然黛眉蹙起,墨黑色的眼瞳剎那變為透明,額間浮現黑紅相間的圖騰,一柄劍身透明的長劍自她的掌心升起,低喝道:「既然出現了,何不大方點?!」

「呵呵,真不愧是修正者蒼藍,即使隔着層層空間也能找到我。」嬌媚的聲音自虛空響起,「既然被發現,那我也不好再躲着了。」

水墨懶得廢話,一劍劈進虛空里,嬌聲變為驚呼:「可惡!」

婆娑沒想到即使她躲在自己的世界也能被攻擊到,整個左臂斷裂開,黑紫色的血液自創口湧出。

「蒼藍!主人說如果有一天她死了,那麼也一定會讓你陪葬。她早就為你準備好了葬身之所,就等你進來!」婆娑激活鏡像世界的力量,以蒼藍曾經的靈魂碎片作為媒介,開啟通道。

水墨的本體靈魂和曾經破碎的靈魂碎片產生共鳴,她下意識握緊手裡的虛空劍,眼中閃過訝然。想不到桫欏竟然利用小千世界的虛無夾層做出了那樣一個世界,以她現在所處的本體世界為投影,複製出無數個鏡像世界,無數個鏡像世界又層層疊加,既獨立又互相影響。連接着鏡像世界的通道里,放着她的靈魂碎片鎮壓恐怖的黑暗之力!

曾經她在本體世界擊敗桫欏,桫欏的身體破碎,無數世界之力自桫欏靈魂傾瀉出來,讓撒加所在的世界直接從小千世界升級成中千世界,當時水墨還有些疑惑,那些世界之力十分乾淨純粹,可是哪一個世界不是光明力量與黑暗力量相輔相成的,那麼黑暗的世界之力去了哪裡?

現在通過靈魂共鳴她知道了,桫欏竟然把黑暗的世界之力放在鏡像世界裏。脆弱的鏡像世界怎麼能撐起那麼可怕的力量?!一旦通道坍塌,鏡像世界的黑暗之力爆發,連着本體世界都會灰飛煙滅。這是撒加拼盡全力守護的世界啊,這裡有她的愛人,她的親人朋友,怎能讓他們遇到危險!就算是桫欏針對她的陷阱她也非去不可!

心裏劇痛,她不捨得離開撒加和孩子們,鏡像世界的通道靠她的靈魂碎片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她別無選擇。

水墨閉起眼睛,額間的圖騰上光暈流轉,靈魂浮起,順着婆娑開啟的通道,進入鏡像世界中。

婆娑發現蒼藍曾經破碎的靈魂已經完整,就算她這裡有蒼藍曾經的靈魂碎片也無法掌控她的行蹤和命運。即使自己將蒼藍誘入鏡像世界,也拿她毫無辦法,甚至連她究竟去了哪裡都找不出來!

婆娑心裏升起不妙的預感,總覺得她有可能引狼入室了。

水墨(蒼藍)的靈魂在鏡像世界轉世,成為一個普通的小女孩。

水墨從15歲那年起,開始做一個長長的夢。

那是一個有些奇幻的世界,守護大地的女神雅典娜和一群保護她的少年戰士,為了保衛大地的和平與邪惡勢力殊死搏鬥。她在裏面與其中一個少年相愛,參與了他跌宕起伏的一生,夢裏面的愛情如此完美,讓她沉浸在其中無法清醒。那個少年有一頭湛藍色的長髮,湛藍色的眼睛就像泛着細碎陽光的愛琴海,擁有着強大的力量。

他的名字,叫做——撒加。

開學第一天報名,水墨發現,她竟然迷路了....這是一所坐落於市郊的高中學府,有着悠久的歷史,學校佔地廣闊,設施齊全,教學樓、宿舍和實驗樓之間相隔甚遠。因為綠植環繞,初來乍到的學生如果沒有老師帶領很容易迷路,而水墨很不幸地成了那個找不到教室的倒霉鬼,此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學校的哪個旮旯里。

正在她東張西望試圖從周邊建築群里找到一些線索時,一個溫和的聲音自身後響起:「這位同學,需要幫忙嗎?」水墨轉身,當場驚呆在原地,湛藍色的發眼,俊美的五官,熟悉至極。

撒加?!!想不到現實的世界裏,他真的存在?!!心不受控制開始狂跳起來,水墨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難以置信,這是在做夢嗎??她的夢延續到現實里了??

「撒加,你在幹嘛呀?」這時候一個嬌嗔的女聲不滿地傳來,然後一雙白皙的手臂圈住撒加的胳膊,只見一個金色長髮,長得十分美麗的女孩出現在撒加身邊。她看了水墨一眼,碧藍的眼睛閃過不屑的神采,冷哼一聲抬起臉對撒加嬌聲說:「她是誰?」

如同七月天的一桶冰水,將水墨從頭到腳淋了個徹底,她感到自己的心一瞬間痛到麻木,整個腦袋一片空白,明明是陽光燦爛的天氣,卻有種噩夢纏身的感覺,呼吸困難!

撒加看向身邊的女孩溫聲說:「應該是新生,我看她在這裡兜圈子,大約是迷路了。」

迷路??哼,是想藉機搭訕撒加吧?!剛剛她看撒加看的眼都不眨。女孩心裏很不高興,她挽着撒加的胳膊有點任性的開口:「不用管她啦,朱迪老師還在等我們呢,我們快點走吧!」

「可是....」撒加剛想說點什麼,那個女孩已經不由分說的把撒加拖走,撒加看向水墨用手指了一個方向:「向那裡走有一個石台,上面畫著這個學校的地圖。你看得懂地圖吧?」可惜,他等不到水墨回應已經被金髮少女拉走,兩人的背影越來越遠,最終消失在拐角處。

「別看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把水墨從怔忪里拉了出來,但是很快又將她打進更黑暗的深淵中,「撒加已經有女朋友了,你喜歡他也沒用啦。」

水墨僵硬地看向說話的人,海藍色的長髮,海藍色的眼睛,和撒加一模一樣的五官,臉上帶着一抹戲謔的笑容。陽光照在他的頭髮上,顯得他十分生動。

水墨眨了眨眼睛,這個男孩,她在夢裡見過,應該叫,加隆。撒加的雙生子弟弟。

看到水墨的正面,加隆怔了一下,這是一個長相秀雅的小姑娘,黑髮墨瞳,只是那雙美麗的大眼裡滿是死寂讓人看得心驚。喜歡撒加的女孩子是很多,但是能一見鍾情到這麼誇張的,加隆也是生平僅見。莫名有點同情她,加隆難能可貴開口安慰:「額,你也不用這麼難過啦,那個...哦...我還沒有女朋友,你可以來喜歡我...」說完,加隆自己都黑線了,他這也算安慰啊!

不料他這句話卻收到了意外的喜劇效果,那雙墨黑的眼瞳浮現出一絲生氣,水墨笑了起來:「謝謝,不過我現在不需要男朋友。」

啊咧?!加隆瞪大眼睛,雖然話說完他就後悔了,但是這丫頭也拒絕的太乾脆了吧!他和撒加長的一模一樣,為什麼她的態度截然不同?!

算了,就當日行一善吧,雖然是第一次見這個小姑娘,但莫名就感覺好親切。加隆不再多想對水墨說:「好啦,你也不用去看什麼地圖,你是一年級幾班,我送你過去!」提到地圖,之前的疼痛再次席捲她的心臟,水墨的眼睛又暗淡下來。加隆見狀直接伸出手臂環住她的肩膀,大剌剌的說:「不要這麼死心眼,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撒加一個男人。再好的男人只要有了女朋友就是被買走的包包,沒有價值了!」

噗,哪有這麼形容人的!哎,這個加隆和她夢裡那個加隆個性真像!水墨瞄了一眼肩膀上的大手,加隆立刻收回胳膊,忍不住撓撓頭髮有點困惑,他是怎麼了?怎麼看到這個小女孩就莫名的自來熟?總覺得就應該這樣相處一樣,真奇怪。

想不通就算了,加隆搖搖頭,把疑慮扔到九霄雲外,帶着水墨七拐八拐很快就把她送達目的地。臨別時,加隆突然想起這一路他都忘記自我介紹,於是向水墨揮揮手說:「喂,小傢伙,我叫加隆。歡迎成為我的學妹,以後說不定還有很多碰面的機會呢。」水墨點點頭,向加隆再次道謝之後揮揮手,轉身跑進教室。加隆摸着下巴想,哎,糟糕!忘了問她叫什麼了。

加隆站在高一新生的樓下,路過的女生有偷偷看他的,也有光明正大一直盯着看的....加隆內心點點頭,嗯嗯,他還是和平時一樣很受歡迎,水墨一路魂不守舍讓他差點要懷疑起自己的存在感。哎,說起來撒加也真是的,這麼早戀愛幹什麼!多享受一下被大家喜愛的感覺不好嗎?搞不懂他!

寬敞明亮的教室,笑語盈盈的同學們,處處洋溢着勃勃的生命力,宛若初升的太陽。水墨托着臉看着窗外高大茂密的樹木發愣,進入新學校所有的欣喜被喘不上氣來的陰鬱取代,和周圍的同學不一樣,她那裡的氣氛特別低落。有熱心的同學去問她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她帶着微笑說她沒事。既然她不想說,大家彼此也不熟,自然沒有人再追着問。之後班主任進來交代一些事宜,班主任走後,有幾個班幹部過來對水墨說了什麼,但是魂都不在身上的水墨,就只會微笑着用反射弧回應了。

不知道這一天是怎麼過來的,甚至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家的,滿腦子都是撒加和他的女友站在自己面前的影像。水墨知道她這樣不行,沒有人會把夢境當真的,她必須要快一點從這樣的狀態里出來!未來那麼長,她不想讓自己沉浸在這樣的障礙里,忘了自己的夢想和該走的路!

可理智是一回事,情感是另一回事,她沒辦法克制自己的傷心欲絕,沒辦法控制自己不去心碎神傷,如果沒有做過那個夢就好了,如果那個夢不要那麼清晰就好了....水墨把自己悶在被子里,眼淚很快就浸透了被褥和床單。她知道她今天回來讓父母很擔心,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她對父母感到抱歉,無力安撫他們,她現在光是說服自己就已經精疲力盡了。

不知不覺睡著了,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一片綠草茵茵。草地上放着畫架,上面畫著湛藍的天空和溫暖的陽光,一個清俊的身影在畫布里,已經勾勒出大概的輪廓。水墨突然大怒,用力揮手把畫架掀翻,不要再騙她了!這種虛假的夢境,虛假的愛情,她不要!!

「怎麼了?」清爽好聽的聲音在水墨身邊響起,湛藍頭髮的少年走過來把傾倒在地上的畫架扶起,然後走到水墨面前,露出溫暖的微笑:「誰惹你了?」

看着這張無辜又熟悉的臉,水墨的眼淚滑落下來,她用力推開面前的少年大聲說:「你離我遠一點,走開!」少年紋絲不動,他蹙起好看的濃眉,一手攬緊她的腰,以強勢的力道壓下她的反抗,另一隻手抬起,手指無比輕柔擦拭她的眼淚,沉聲道:「別哭。」可是,水墨的眼淚掉的更急,她拚命的想要推開面前的人,可少年卻用力將她擁緊,任她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

直到水墨力氣耗盡,安靜下來,少年鬆開手臂一眨不眨盯着她的眼睛,固執地問:「你怎麼了?」

「你是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你在現實里已經有了戀人,不要再到夢境里來騙我了!」掙不開少年的擁抱,水墨索性豁出去,不管不顧的開口說出真相。如果只是夢境,那麼真相揭穿後夢境就會消失吧?她在這場夢境里走的太遠,可夢境終究不是現實,她不想要一份虛幻的感情!

「胡說!」少年非常難得地動怒了,「水墨,你真的能分清真實和夢境嗎?!我撒加怎麼可能會愛上別人!」

水墨被撒加毫不掩飾的怒吼嚇到,怔怔看着他。少年湛藍色的眼睛眯起,風暴乍現,顯然對於水墨說的夢境,虛幻還有移情別戀感到異常暴怒。

看到水墨驚惶的眼神,撒加知道自己嚇到她了,他忍不住耙過額前的碎發,低嘆一聲,聲音放柔:「水墨,你看着我,告訴我,我是誰?」水墨沉默了一會兒,低聲回答:「撒加。」不料撒加搖搖頭,抬起她的臉,非常專註的看着她,認真的說:「我是愛你的人,別認錯了,水墨。」

湛藍色的眼睛,裏面的情感如此真實,落在他眼裡細碎的陽光宛如夜晚璀璨的星河....面前的影像慢慢模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