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論真酒被攻略的可能性
論真酒被攻略的可能性 連載中

論真酒被攻略的可能性

來源:google 作者:迷霧迷懵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林今紀 遊戲動漫 迷霧迷懵

作為一個生在陽光下,長在春風裡的社會主義好少女,剛剛獲得青少年網球比賽冠軍的林今紀,在去集訓的路上意外碰見落水兒童,挺身而出救人卻不幸身亡再睜開眼,發現自己從一個守法維紀的好學生變成了違法亂紀的一份子,身處的國家都改了林今紀——現皇冠威士忌本冠表示痛心疾首,立志待罪立功,爭取寬大處理就算身處黑暗,也要向陽而生展開

《論真酒被攻略的可能性》章節試讀:

被兩瓶假酒惦記的金色子彈此時正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股冷風襲來,林今紀不適的拉了拉她的外套拉鏈,帶上了口罩。

雖然已經初春了,但穿裙子還是有點冷,果然自己不能像日本妹子一樣一年四季穿裙子呢。

本來基安蒂原本打算直接把她送回來的,但林今紀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住處,所以就在一個看起來有點眼熟的路邊下了車,以至於她現在還背着一個大『琴包』走在路邊。

大致估算了一下這邊建築和位置,應該離自己家不遠,林今紀就走着回去了。

在路過一個現在還開門咖啡店時,聞到了裏麵食物的香味,一天都沒有好好吃飯的林今紀感覺肚子在咕咕叫喚。

順應它的想法,林今紀踏入了那家還開門的咖啡店。

「歡迎光臨波洛咖啡廳!」一位可愛的小姐姐站在門口微笑歡迎。

榎本梓站在門口歡迎新進來的小客人,「小妹妹,想吃什麼呀?」她溫和的問。

很少和陌生人說話的林今紀感到有點局促,手下意識的捏緊了背帶,「我想……我看見外面的牌子上有賣三明治,我想打包一份帶走。」 雖然不知道咖啡廳為什麼還賣三明治,但真的好香啊。

她在門口就聞見的香味就是從堂食客人點的三明治上飄出來的,這個三明治肯定好吃!林今紀肯定道。

「小妹妹,真幸運呢,還有最後一份了哦,等一下我打包給你」說完就指引林今紀到座位上等待,自己就到後廚去打包食物了。

還好安室先生請假前已經做好足量的三明治放到冰箱了,要不由我做的話可做不出那樣好吃,會讓客人失望的。榎本梓慶幸的想,安室先生真體貼呀。

林今紀現在不知道她想吃的三明治是她未見面的同事做的,乖巧的坐下來,在等待的過程中隨意的打量着這個店,雖然不算太大,但是整體裝修風格很溫馨,看着就很讓人舒適,現在已經快下班了,客人也不是很多,三三兩兩的分佈在咖啡館裏淺聲交談,不知為什麼,林今紀感覺挺喜歡這裡的氣氛的,而且服務員小姐姐也很友善……

「打擾了,客人。」把林今紀神遊的思緒拉了回來,「您的三明治好了哦。」榎本梓把手裡的袋子遞給這位小客人,雖然有點失禮,但她的眼睛真漂亮呀,自己還從沒見過那麼漂亮的顏色呢!

林今紀道了謝,付錢之後也沒有久留,徑直出了咖啡廳,聞着手裡三明治散發的香味,她不爭氣的咽了咽口水,離回家還有段路,還是先吃了吧。

撕開包裝咬了一口,林今紀頓時睜大眼睛,這是什麼神仙美味!

自己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三明治,決定了!

以後要常來吃,也不知道這家店提不提供外賣服務,改天去問問吧。

愉快的決定了這件事後,看着漆黑的天色,還是快點走吧。

回到家,她把包包和外套隨手掛在衣帽架上,換上毛茸茸的拖鞋和家居服後,徑直走向二樓,把狙擊槍放到專門的房間了上鎖後才回到自己的卧室,剛想躺床上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什麼,轉身進了洗漱間,直到把自己清理的乾乾淨淨才算,一雙手搓到泛起了紅。

大字攤開倒在床上,舒服的喟嘆了一聲,終於徹底放鬆了偽裝,一動也不動了,還是家裡暖和呀。

林今紀,現年15……14歲零9個月,黑衣組織代號幹部,皇冠威士忌,組織頭號狙擊手,金色子彈……

抬起手看了一會兒,手指潔白如玉,挺直修長,挺好看的。

但就是這樣的一雙手,就在剛剛結束了一個鮮活的生命,甚至之後還去吃了個飯。林今紀神色複雜,陷入了回憶。

沒想到自己竟然變成了這樣,就算是剛剛殺了人都沒有半點愧疚之心,自己都感覺到有點陌生。

要是以前的話……果然時間是最能改變人的東西啊!

她記憶里上一世還是一位在社會主義的熏陶下長大的好少女,認認真真的活了15年,沒想到因為救一個落水小孩導致自己掉入了水裡,眼一閉一睜就到了這裡。

『哎』,林今紀無聲的嘆了口氣,想想還真是和做夢一樣呢!

也不知道那個小孩救上來沒有,林今紀看着自己的手,漫無目的的瞎想着,自己報了警,好像跌進水裡時聽見警笛聲來……

從床頭拽了個布偶靠枕過來蒙住了臉,林今紀頓時就陷入一片溫暖的黑暗中,放空思想,不再去想這些問題。

這些年她也不是沒有調查過以前的消息,只是什麼都沒有查見,自己記着的人和物都是一片空白。

要不是前世的記憶過於深刻,而且自己的中文水平特好,否則都懷疑這是一場黃粱夢了。

林今紀打了個哈欠,下意識打開手機一看,已經10:30分了,今天一下子完成了兩個任務,超額完成得去和琴酒要獎勵,就獎勵她一個月不出任務吧~

林今紀迷迷糊糊的想着,該睡覺了,明天還得去上課呢……

———

就算是組織成員,也不是天天有任務的。代號成員就更不用說了。

有任務去集合就好,沒任務的時間都隨自己支配,自由度好,薪資高,忽略其性質的話,堪稱良心企業。

自從林今紀成為代號幹部後除了執行BOSS和琴酒強制給她派的任務,其餘的一概不管。

她的等級高,也沒有誰敢給她安排任務,所以林今紀也是代號成員里最清閑的一個,堪稱組織鹹魚。

就是現在雖然掛着一個組織頭號狙擊手的名頭,但見過她面的人少之又少,基安蒂都在組織里待了好幾年,但昨天任務也是第一次見面。

大部分酒廠幹部都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林今紀現在基本上不回組織了,而是在外面買了一個公寓方便她上下學,對,她現年15歲不到,該上國中二年級了……

站着鏡子前,林今紀漠然的看着裏面的少女。微卷的短髮,精緻的五官,纖細的四肢,身型修長,整個一清冷美少女嘛~

唯一有所不足的就是她身上的菜綠色的校服,林今紀拽了拽裙擺,燦金色的眼睛充滿了嫌棄。

『太丑了』!!!

不過好在也不是常穿,社團活動時就可以穿運動服了。

簡單吃了點早餐,臨出門的時候還不忘把門口的網球包拿上,她上一世可是全國青少年網球比賽冠軍,小小的網球一直以來都是她追逐的目標,自己對其熱愛和經驗都還在,所以她也沒有落下。

林今紀所讀的學校是青春學院,是個網球強校,位於東京。

雖然她比較想去神奈川立海大的,網球霸主呀,但BOSS不允許她出東京,所以只能在東京挑學校,好在青學也不差。

林今紀插班進了國中二年級A班,憑藉自己留學生的身份,精緻漂亮的容貌和生人勿近的氣勢迅速成為了校園高冷女神,人氣一直居高不下,已經能和男子網球部正選相媲美了。

剛剛走進學校門口,就看見一堆男生擠在一塊,不知道在騷動什麼。看見她後激動的叫喊了幾聲,把中間一個相貌清秀的男生推了出來。

林今紀無聲的嘆了口氣,又來了,又要體會一次被人圍觀的尷尬,自從她來到這個學校後,隔三差五總有這麼一出,要不是自己故意冷着臉不說話,否則要更加瘋狂。

國中生的精力真是旺盛呀,林今紀發出了來這個學校的第17次感嘆。

這才剛開學沒兩個月,這已經是第17次當面和她告白了……

『肯定是因為他們作業不夠多』,林今紀一邊走一邊腹誹,臉上面無表情,完全看不出她內心其實很尷尬,只有腳步加快了幾分,想要逃離此地。

由於他們堵在了去往教室的必經之路上,林今紀也只能硬着頭皮往前走,雖然她很尷尬,但從組織長期培訓出來的表情還是具有迷惑性的。

所以表面看她還是那個高冷轉校生。

目不斜視的從走廊上穿過,表面雖然看起來很有女神范,熟不知她心裏再反覆祈禱不要和我說話不要和我說話……

「林同學,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吧!」

林今紀看着擋在自己面前的少年,麻了,我只想過正常的校園生活,請你離我遠一點。

少年舉着告白信,臉害羞的通紅,低着頭,今紀彷彿看見了從他腦門上升起的熱意。

真是,自己害羞就不要來告白呀,現在多尷尬,林今紀在腦內抱怨。

就算不看周圍,旁邊同學的眼神已經讓她芒刺在背,本來她就不善與人打交道,上一世除了上學就是在打網球,好友也就是那麼兩三個,這一世就更不用說了,在非法組織長大周圍沒有一個同齡人,養成了一個孤僻的性子,貝爾摩德是且僅有可以說上話的同姓了。

作為皇冠自己可以完美的完成組織派下來的任務,但林今紀不行,她也不想。

正常情況下她也就是一個普通女孩兒,眼前這個男生她根本就沒有見過,當眾表白不是把自己當成猴看了嘛。

想到這兒,林今紀看着少年的眼神愈發冰冷,聽着周圍的起鬨聲只想趕緊離開這兒,少年人還得給點打擊才行,要不就一直的煩自己。

「不好意思,現在我的精力主要放在學習上,不想談戀愛。」

被拒絕了!周圍圍觀的同學感嘆道,紛紛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林同學甚至連拒絕的借口都不變,不愧是高冷女神呀!

在拒絕了少年後,沒看他的表情。林今紀也不再停留,尋着人群的空隙直接走開了。

沒有熱鬧看的學生也慢慢散開了,只留中間一個失魂落魄的男生。

『自己以後還是遲點來吧!』林今紀邊走邊想,想要過一個平靜的校園生活真難呀。

上課鈴聲響起,老師進入教室,林今紀一隻手撐着頭看着窗外,一隻手藏在課桌里玩起了手機。

林今紀不是一個上課記筆記的好學生,但她是憑藉優異的成績考過來的,所以老師對她這種上課公然開小差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成績不掉就行。

手機上琴酒給的,專門給組織成員的聯絡工具,早在她完成第一個任務的時候,他就將手機給了她,說是BOSS的授意。

當然除了這個她還有自己私人的手機,只不過通訊錄里沒一個人。

現在她專用於組織聯絡的手機上面也是寥寥無幾,只有三個人,貝爾摩德,琴酒和BOSS。畢竟能讓她出任務的只有BOSS和琴酒嘛,其他人她都不用去管的。

連貝爾摩德的手機號都是她本人存的。

別的不說,手機性能超級優秀,日本的手機聲音都關不了,而組織給的根本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所以她用來在上課玩一次也沒有被抓到過。

她很滿意這個手機,所以她在上面玩起了俄羅斯方塊。

在她把方塊堆出遊戲框外面的時候,下課鈴聲也響了。

下節是體育課,由於網球地方賽馬上要開始了,林今紀作為青學女子網球部的主力早早的就為她請了假,比賽這段時間她的體育課都去社團。

在更衣室把綠油油的校服換成舒適的運動服,今紀的表情明顯就放鬆了許多,這樣的穿衣風格才是她所熟悉的。背好網球包,腳步雀躍的向球場走去。

「今紀,這次東京地區的比賽全靠你了,我們的王牌大人!」女子網球部的隊長早川林子雙眼飽含期盼,緊緊抓住今紀的手拜託到。

剛到球場就被這隊長囑咐到。

其他網球部球員也熱切的注視着她。

今紀看着這樣一群熱愛網球的女孩子,眼神溫柔了幾分,從她們身上看見了自己從前的影子,不是現在身處黑暗的林今紀,而是當初善良,單純的熱愛着網球的林今紀。

不過當時自己打的是單人網球,沒有打過團體賽,不過感覺這樣也不錯。

畢竟和她們在一起很輕鬆呢,相處愉快呢!

「我會盡最大努力的!」今紀嘴角微微勾起,軟糯的聲音堅定的許下承諾。

「啊啊啊,奈奈,我果然很喜歡今紀呀,你看她現在多可愛!」首發隊員池田小衣手托着臉,雙眼冒心的看着今紀,「什麼高冷女神,都是瞎說,她明明是比較怕生吧!」

旁邊她的雙打搭檔佐藤奈奈子一臉無奈的看着自己的搭檔發花痴,「衣醬,好了,今紀是很可愛啦,不過等部活結束再聊這些吧」,督了一眼強壓火氣的教練,佐藤明智的拉起自己的雙打搭檔朝網球場走去「再不練習教練馬上就要發火了。」

旁邊的教練看她們圍着林今紀也不練習的時候,忍了幾分鐘,手腕上表的分針已經走了一小格了,而她們還不去練習且愈演愈烈的時候,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大家的精力很旺盛呢,不如沿着網球場跑10圈吧!』』頓時響起一片哀嚎,「再磨蹭的話加罰10圈哦。」

剛剛還聚在一起的人如鳥散一般去跑步了,畢竟教練平時很溫柔,但在訓練時是很嚴厲的,不聽她的話是會很慘的!

「今紀留下」,剛想跑步的今紀聽見教練叫她,頂着周圍隊員同情的眼神,摸了摸鼻子,朝着教練走去。

青學女子網球部的松下教練是一名30歲的女性,個子不高,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十分和藹可親,而且她做事嚴謹,對球員認真負責,為她們制定的訓練計劃也非常的科學合理,連隔壁男子網球部的龍崎教練都對她高度評價,男子正選的個人訓練表也是她擬訂的,不得不說其優秀。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今紀感覺教練看她的眼神有點奇怪,就莫名的感覺有點慈祥?趕緊打住腦海里的想法,走到她面前站定。

「今紀同學,你對這次比賽有信心嗎?」聽見教練這樣問,她難得的躊躇了幾下,抿了抿唇,心裏在掙扎着要怎麼說才好,最後還是決定實話實說「我覺得只能儘力而為。」

不是她潑冷水,而是現在隊員的水平實在是參差不齊。

隔壁男子網球社社員眾多,而且正選實力在全國都可以排的上號,尤其是男子網球部部長手冢國光和不二周助,更是在全國中學生里位於頂尖行列,更不用說今年剛加入進來的一年級生越前龍馬,蟬聯了四屆美國青少年網球公開賽的冠軍選手,可謂是實力最強的一屆了,今紀覺得他們都可以衝擊全國冠軍了。

反觀女子網球部,基本都是小貓兩三隻,除了隊長早川林子和一對雙打搭檔池田小衣和佐藤奈奈子有網球比賽的經驗外,其餘絕大部分社員連網球比賽的規則都是進了部活才了解的,真正能打比賽的人也就只能勉強湊出參加賽事的最低標準,雖然答應了大家會努力,但這是團體賽,她一個人也決定不了比賽結果,還是要看團體成績。

松下教練聽到這個回答後微微一笑,「我和你的想法一樣,早川私下也和我說了,雖然大家都想取得優勝,但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自我認知的,以往最好的成績就是打進關東大賽,近兩年的成績連地區賽都打的費勁,所以儘力而為就好,你也不要有太大壓力。」

今紀點了點頭,「知道了,教練,我會和大家一起努力的。」

「這樣就可以了,你的目標可不在這兒。」松下教練話鋒一轉,「日本青年女子網球公開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你的年紀剛好夠報名的最低標準,我相信以你的實力,完全可以參加這個比賽,畢竟你可是去年德國青少年網球公開賽的冠軍得主呀,今紀!」

眾所周知,德國是一個網球強國,現世界排名第一,出了許許多多的明星網球職業選手,在網球上有着非同一般的統治力。

由於競爭激烈,就如同祖國的乒乓球一般,有許多選手在小小年紀就展現出過人的天賦,在這樣一個強者如林的國家,能取得冠軍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偏偏今紀做到了。

當然了,畢竟我實際的網球球齡已經20多年了呀,今紀在心裏吐槽。想當年自己好歹也有點天賦嘛,要知道中國的網球水平也不弱,能拿冠軍足以證明她的實力。

不過,她來學校也有一段時間了,還從沒有人發現她這一身份呢,教練是什麼時候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