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連載中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落網之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謙 奇幻玄幻 落網之愚

標籤:修仙,神醫,炎黃鐵衛,狐族公主,龍族少女,山海經,陰陽二氣訣,合歡宗,「老乞丐,我落榜了,明天跟着你一起要飯」「天玄九針可是天階功法!」「至陽為先,至陰為鬼,半陰半陽為人」「自古肉身成聖的人都在少數,小子,你這條路很難走啊」「築基一下皆為螻蟻!」「阿黑,那小子又不好好修鍊,交給你了」「阿白,臭小子的靈魂我可以每天抓起來練,不過這煅體的是還是得你來」「卧槽,白爺,你的後輩們正在被人干啊,要幫忙嗎?」「小子,讓出身體,我來出這口惡氣」「喂,黑爺,代練上一下號」「上號!」展開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試讀:

「吳公子,請吧。」

剛下飛機,羅家的汽車早就已經等了半天了。

來到羅家,在這京城寸土寸金的位置,能有如此規模的別墅山莊,確實不是一般商人能夠辦到的。

「吳公子,請」

羅野對待吳謙禮貌有加,而羅藝心裏則是盤算着怎麼才能攀上眼前這個人的關係。

畢竟他們羅家如果再沒有一位能夠坐鎮的修行者的話未來的空間會被進一步壓縮,這是羅藝身為當代羅家家主不願意接受的事實。

「老祖和老爺回來了!」

門口的保姆看到羅藝和羅野兩人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朝着內院喊了一聲。

頓時,羅家莊園裡很多門都打開了,走出來不少人,有男有女,年紀有老有少,但都無一例外的對羅野和羅藝兩人表示出了極度的尊敬。

「整個家族都在這裡生活?」

吳謙小聲問道。

「沒錯,十年前,羅家遭逢劫難,鎮守家族的修行者被殺,吾兒雙腿被廢,在父親的幫助下,我力排眾議將家族產業和人員收縮,這才保下來整個羅家。」

羅藝雖然說的很平靜,但是吳謙還是能從他的呼吸中感受到他的內心中的風起雲湧。

「殺人兇手巡捕不管的嗎?不是還有什麼炎黃鐵衛?」

在吳謙的認知中,**依法治國這麼多年了,雖然或多或少有些瑕疵,但是總體上還是不錯的,殺人者,必要懲處。

羅野搖搖頭,嘆了口氣。

「吳公子有所不知,在京城裡,修行之人有着自己的管理辦法,依託着修行者協會,但是這個協會裏面炎黃鐵衛只是顧問參與。」

「既然有人管,為什麼不管?」

吳謙繼續追問。

「這……」

羅野有些尷尬。

羅藝忍不住了。

「吳公子,實不相瞞,在京城裡每十年便重新洗牌一次,每一次洗牌,每個家族之間都可以互相挑戰,如果放棄挑戰,那麼就會減少未來十年相對應的資源,而且…」

「而且,這也是炎黃鐵衛們認可的…」

羅野最後的這句話,彷彿是認定了羅家的失敗。

「切,修行者的私鬥來決定未來的發展?這不是扯淡嗎?」

吳謙吐槽道。

「並非如此,若是一個家族支撐不起龐大的產業,損失往往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強有力的家族擴張往往更能抵抗風險,也會獲得更多的合作機會。」

「那不是有個天人境的無敵修行者便可以搶佔所有資源?」

吳謙有些忿忿不平,羅藝看在眼裡記在心上,覺得可以利用吳謙這種心態拉攏他,說不定可以帶領羅家再次繁榮。

「非也,非也,強的到也要守得住才行啊,就算是天人境,也經不起車輪戰,到時候得不償失,不僅守不住搶來的,反而會丟掉自己的。」

羅野的心態就放的很平穩,畢竟這麼多年風風雨雨都過來了,羅家就算再差,在京城還是有一定的能力的,就算今年的一劫羅家認輸,大不了換個城市再發展罷了。

「哼,守業更比創業難是吧。」

「吳公子聰慧。」

羅野和吳謙兩人好似有默契一般笑了笑。

反而是羅藝這裡愁眉緊鎖。

「走吧,先看看令公子的傷吧。」

待三人進了正廳,吳謙說道。

「吳公子請稍等,我這就去喚耀祖前來。」

羅藝起身離開,正廳里就留下羅野和吳謙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

「你孫子應該不算修行者吧,為什麼那個人要傷害你孫子?你剛才的話里有bug,當著你兒子面不好說罷了,若是因為你孫子的事招惹到麻煩,我可不好說呀。」

吳謙這時沒了剛才的彬彬有禮,瞬間變得跟在江城窩棚里一樣,頓時升起一陣跋扈氣息來。

羅野吃驚的看着吳謙的樣子,許久,忍不住笑了。

「吳公子比我想像中的要謹慎。」

「人生地不熟,自然反應罷了。」

吳謙拿起冰鎮可樂,不假思索的打開就喝。

「你就不怕這可樂裏面下了毒?」

羅野玩味的看着吳謙。

「難說喲,不過我打賭你不敢拿羅家上下這麼多條命來賭,只要我進了羅家的門,你們最擔心的就是我的安全吧。」

吳謙這看似恬不知恥的一句話卻是硬生生在羅野心裏刺上了一刀。

「不錯!」

羅野不再辯解,畢竟羅家現在沒有修行者坐鎮,若是其他修行者來找茬,導致了眼前這個玩世不恭的小子有點什麼閃失,他實在是無法跟尹老交代。

「那不就得了。」

吳謙將可樂一飲而盡,隨即捏癟了瓶子。

爽爽的打了個飽嗝。

「嗯,對了,老東西說有什麼東西讓你們直接交給我,你去準備吧。」

吳謙再也不客氣,二郎腿一翹往沙發上一靠,頤指氣使的朝着羅野說道。

「吳公子請稍等。」

羅野看到吳謙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樣子,這才放心下來,確認吳謙便是修行者!

「賤不賤。」

吳謙心裏忍不住吐槽一聲。好好說話竟然還有心思,非要不當人才行…

整個正廳里就剩下吳謙一人,保姆在門口沒聽見吩咐也不會擅自進來,吳謙這才起身,在正廳里逛上一逛。

摸着各種各樣的裝飾品,看着擺放整齊的收藏品,吳謙不禁有些感嘆,就算是羅家說自己沒落了,竟然還有能力保持着這樣的奢侈,這京城裡果然藏龍卧虎啊。

吳謙看見一把古劍正想上手試試的時候,聽見身後傳來一聲暴喝!

「住手!」

一位美女快速走過來,把那把古劍收在懷裡。

「你是何人!竟敢擅動哥哥的寶劍!來人,把他趕出去!」

吳謙見此女眉宇間跟羅藝有幾分相似,心裏便明白此女的身份。

「你哥哥的寶劍?」

吳謙腦子裡快速的聯繫起來。

「不錯!這把劍便是我哥哥當年的佩劍,就算他現在不能舞劍了,但是也容不得別人染指!」

說罷眼前這個女人把古劍抱的更緊了。

懂了!兄控軟妹!

這一家有點意思。

「你哥哥不會就是那個斷了雙腿的吧?」

「不許你說我哥哥!」

明白了,明白了,老東西特意派自己來的目的吳謙現在徹底明白了,先前羅藝的臉色,還有羅野不停的掩飾,在這一刻完美解答。

在吳謙眼裡,甚至這個時候這個女人突然出現,都是經過刻意安排的。

「無趣。」

吳謙頓時感覺沒有意思,回到沙發上躺了下來。

「挺好奇的,你叫什麼名字。」

「羅佳妍」

「我還沒問你呢,你來我家幹什麼!」

沒等吳謙繼續開口,女人就說話了。

「哦,你爹和你爺爺請我來給你哥哥治腿。」

「胡扯,我哥哥的腿就連葯神山莊的人都沒有辦法,你一個小孩子能治?不會又是來騙吃騙喝的吧!」

女人極度不屑的眼神看着吳謙。

「對呀,我就是來騙吃騙喝的,你能怎麼辦呢?說不定待會我還騙個色,嘿嘿嘿。」

吳謙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流氓開擺!

「混蛋!來人啊,來人啊!把這個臭流氓給我趕出去!」

吳謙假裝運勢要撲過去,結果半天沒反應,心裏就更加確定羅家在做局了。

「不用趕,我自己走!」

吳謙突然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讓女人也愣了一下。

在暗處捏了一把汗的羅藝和羅野兩人差點沒被氣吐血來。

「再等等。」

羅野按着羅藝的肩膀,示意他忍住。

羅藝腦子裡曾幻想過無數個辦法,被迫無奈只能讓自己疼愛的女兒做餌留住吳謙,若是吳謙真的當場對妍妍施暴,他確實不知道如何自處。

吳謙才不管你這麼多,徑直往門外走去,大門已經從外面鎖住了,當然,這是羅家為了防止妍妍跑掉而已…

吳謙稍微一用力,門鎖就被破壞了,心裏想着,若是告訴眼前這位美人家裡人拿她做籌碼,甚至用上鎖門這種套路,她會不會心理崩潰。

不過,吳謙也懶得管別人的家事,因為他知道,只要他一隻腳踏出這個大門,羅野和羅藝必定會出現。

「吳公子留步!」

果然不出所料。

吳謙轉過身,奸笑着看着羅野。

「終於肯露面了?我剛才還在想如果我真把你孫女辦了,你會不會阻止我。」

羅野臉色很難看,沒想到吳謙會當面這樣講,畢竟他們只是拿妍妍做餌,並沒有徵求過她的意見。

一旁的羅佳妍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的爺爺。

「看來你們對修行者的忌憚挺深的啊,就連親孫女受到傷害都不會阻止。」

「是怕打擾到我會激怒我嗎?」

「那你們就不怕我事後賴賬?」

吳謙一連串直擊靈魂的拷問讓羅野面色鐵青。

「爺爺,這不是真的…」

羅佳妍不停的搖頭,拉着羅野的手都在顫抖。

「不錯!這是羅家的賭局,羅家的賭注就是我最疼愛的女兒!」

羅藝再也忍不住,推着我在輪椅上的羅耀祖走了出來。

「哥哥!」

羅佳妍連忙跑到羅耀祖身邊。

「妍妍,父親也是剛跟我說這個計劃,我是萬萬不同意的,但是父親和爺爺都認為羅家想復興,必須要有一位修行者才行,就算我的傷能夠治好,錯過的十年也無法彌補,妹妹你不要怪父親和爺爺,他們都是為了這個家……」

蹲在一邊的羅佳妍拉着羅耀祖的手,靜靜地聽着最疼自己的親哥哥告訴自己最疼自己的父親和爺爺拿她做交易,她只是低着頭不做聲。

這十年,她從受人矚目到普普通通,雖然家族的財力尚可,但是面對地位的下降,原來親近她的那些人紛紛走遠,也讓她的心裏有了巨大的落差感。

羅佳妍現在掌管着家族裡的一個女性內衣公司,每天的應酬,應付那些對自己不懷好意的人已經讓她疲憊了,這個家算是她最後的港灣,她面對着家族的決定,她一個弱女子一丁點兒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羅佳妍擦乾了淚水,低着頭緩緩起身,走到吳謙面前。

哭腔還未完全褪去。

「公子若是不嫌棄,妍妍願意……」

還沒等羅佳妍說完。

吳謙一轉身,又靠倒在沙發上。

「我可沒空看你家裡的表演,把老東西要的東西拿來,驗完貨以後我再給你那倒霉兒子看腿。」

吳謙的語氣不容羅家拒絕,羅野知道今天被破了局,自然不好意思再要求什麼。

「妍妍你先回屋,一會爺爺和你爸爸會跟你說明白的。」

隨後又喚來個丫頭,跟着羅佳妍。

想必是讓那個丫頭好生看着自己的孫女,怕她做傻事吧。

「這老東西果然不一般。」

吳謙心裏嘀咕着。

「吳公子,請…」

羅野這時候拍了拍手,下人們一個一個拿着大小不一的盒子進入到正廳里,每一個走到吳謙面前的時候都躬身蹲下,羅野再親手打開盒子。

待每一個盒子吳謙都經過吳謙過目點頭過後,關上蓋子放在一邊。

最後端上來的盒子與眾不同,看起來盒子都應該值不少錢。

「吳公子,這一株便是千年雪蓮,請過目。」

剛打開盒子,千年雪蓮獨有的寒氣就撲面而來,吳謙二話不說趕緊關上了蓋子。

「給我準備個大木桶,一間房,我要在這裡待幾天,期間不允許任何人打擾我,飯菜不用送。」

吳謙果斷吩咐着羅野,聽着吳謙這樣說,羅野斷定自己這三分之一的家產花的值。

吳謙緩步走到羅藝和羅耀祖面前。

「當年你出手了?」

「是,冬叔當年對我有入門授業之恩,我不忍看他受辱而死…」

當看到羅佳妍死死抱住那把古劍的時候吳謙就猜到了,再加上羅野對於吳謙的問題含糊其辭的情況來講,很顯然,當年就是眼前這位公子爺作了死。

被吳謙看穿之後,羅藝的臉色並不好看,就算能治好自己的兒子,羅藝從心底里也不願意自己的兒子去應對修行之人的挑戰!

吳謙蹲下來,右手食指無名指放在羅耀祖手腕上。

「身體不錯,沒有其他毛病。」

再把手放到羅耀祖天靈蓋上。

「難怪…出事之前你也有點本事,但是根基不實。」

最後吳謙才把手放在羅耀祖的腿上仔細查看起來。

這一次並沒有像前兩次檢查那麼快速。

反而吳謙不停的皺眉頭。

「難怪…」

吳謙收回手,呼出一口氣,羅藝一臉緊張的看着吳謙。

「別用那樣的眼神看着我,能治,痊癒的那種,恢復期得看他自己。」

迎着羅藝期待的眼神,吳謙給了他一個令他欣喜若狂的答案。

「這麼多年,你恢復的**挺強的,腿部的肌肉沒有任何萎縮和退化,平時很疼吧。」

吳謙轉頭望着羅耀祖。

羅耀祖只是苦笑,任何一個人體驗過修行帶來的質變之後都無法抗拒那種力量的吸引。

吳謙除外。

「吳公子,不,吳大師,請問什麼時候可以開始給我兒子治療。」

羅藝關切無比的問道。

這麼多年來,他跑遍全球各地,用了無數的辦法,花了天價的錢財,遍訪名醫,最後都無計可施,米國的科技,天竺的普渡,他甚至想過找越國的巫師。

只不過後來他父親羅野看不下去他抓狂的樣子終於想起來了當年刀皇留下的紙條,花費近三年時間,這才收集齊所有的藥材,現在的吳謙是他兒子唯一的希望。

「我才不是什麼大師,聽剛才那個女人說你們找過什麼葯神山莊,他們應該跟你們講過你兒子腿部還殘留着部分凌亂而且霸道的劍氣,這才是導致你兒子無法醫治的原因。」

吳謙簡單的這麼一說羅藝卻是受到了無比的震撼。

當年葯神山莊確實因為這道劍氣沒有辦法,這也是讓羅藝不得不抱緊刀皇這最後一根稻草的原因。

「三天之後,按照我說的,給我找個房間,這三天不要打擾我。」

羅藝剛想再說些什麼,羅野攔住了他。

「一切都會按照吳公子的要求來辦。」

這麼多年都等了,不在乎多這麼三天。

「還有,我餓了,多弄點吃的,牛肉,雞肉最好,不要可樂了,送房間去就行。」

「吳公子請隨我來,待會我就讓廚師做好給您送去。」

羅野笑着親自帶吳謙去了客房。

「父親不用擔心,爺爺心裏有數。」

羅耀祖寬慰自己的父親說道。

「我只是擔心,這些名貴的藥材,最後……」

羅藝的擔心不無道理,吳謙消化掉這些藥材之後萬一翻臉不認人,羅家也拿他沒有辦法。

「父親,爺爺其實心裏更希望他不治我……這樣對羅家更好一些。」

羅耀祖對這些事心知肚明,雖然腿不能用了,但是整個家族還是他在背後運作。

這也是羅野願意用自己孫女押寶吳謙的理由之一。

吳謙到房間之後,開始進行調息,腦子裡不斷回憶着老乞丐當年跟自己講過的葯淬之術,自己九年前老乞丐就用藥淬之術把自己泡在葯桶里三天三夜。

如今這批藥材老乞丐轉經羅家人的手交到吳謙手上,吳謙只能自己動手了。

「父親……」

「藝兒,莫要多說,這個小子不簡單,更何況還有刀皇前輩做背景,我們萬萬惹不起,一切順着他的意思來辦。」

羅野滿懷惆悵的看着窗外,羅家的希望,就賭在這麼一朝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