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落墨繁華
落墨繁華 連載中

落墨繁華

來源:google 作者:凌奕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奕然 現代言情 趙元

墨輓歌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愛上的那個人會往死里折磨自己,既然不愛,那也沒有必要再呆在一起可惜愛上的那人如今貴為太子,普天之下,她又能逃到哪裡去?展開

《落墨繁華》章節試讀:

見墨輓歌遲遲不接,林氏直接將盒子放進墨輓歌手裡頭, ”你娘親的嫁妝理所應當是留給你的,你回來了便交給你自己打理,我可不願管! ”

墨輓歌忍不住笑了。思索了好一會兒,她才道: ”那我也不跟母親你推辭了,還得多謝母親這麼多年打理這些東西。 ”

”我自己也有好多要管,還要打理姐姐這麼多東西,我真是怕了。 ”林氏扁嘴,繼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轉過頭問道: ”你這些年在南方怎麼樣?當時事發突然,我都還沒能知道個大概,你竟就去南方了,也沒能給你準備些盤纏傍身。不過好在你父親說給你準備了不少銀兩,你的外祖又是真心疼愛你的,我才稍稍安心。 ”

”外祖他們待我很好,而外祖母幾乎以給我買東西為樂。好在外祖手上的鋪子都很賺錢…… ”想起往事,墨輓歌臉上的笑容變得無奈,把手上的盒子交給淺夏, ”當真是事發突然,娘親忽然離去,當時年小不經事,只知道我永遠失去了那個最愛我的人,正害怕着,但是父親卻直接讓我去南方,連給母親守孝的機會都無。我在那邊給母親葬了一個衣冠冢,披麻戴孝一月,食素一年,勉強算給母親守孝了,可到底是未盡人子應盡之孝,心中難安。 ”

”不必自責,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林氏寬慰道。

當年的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謝婉兒突然離世,墨輓歌彷彿罪人一般被送走。而她當時才九歲,過的日子一向富貴安穩,突遭變故,又怎能不怕?相對而言,墨輓歌還不忘為母守孝,實屬不易。

墨輓歌搖頭不語。自己終究虧欠了娘親許多,娘親那麼疼愛自己,自己卻連禮數都未能做全。

墨汐媛邁着小腿跑出來,白皙的臉上掛着令人為之喜悅的笑容,獻寶似的從背後攤出兩隻小手:左手是一串寶藍色珊瑚間銀珠子手釧,右手是金鑲玉步搖簪。小丫頭笑着將兩樣東西都遞到墨輓歌面前, ”大姐姐,這是給你的。 ”

墨輓歌受寵若驚地眨了眨眼睛,推辭道: ”姐姐還沒給你見面禮,又怎麼能拿你的東西呢?小媛兒乖,這兩樣你自己留着吧。 ”

墨汐媛慢慢嘟起嘴,一副被拒絕了很是傷心的模樣,惹人憐惜,使得墨輓歌忍不住回想了自己方才說的哪句話可會惹這小丫頭傷心。

林氏見此笑道: ”你便拿着吧!這金鑲玉步搖簪是我母親給我的,這丫頭瞧着好看向我討要了去,不想今日倒是捨得給你了。你看那手釧,是她自己串的,且還是她串出的第一條這般成功的手釧,倒是還不錯。 ”

墨輓歌看了林氏一眼,為難道: ”既然是小媛兒喜歡的,我又怎麼能夠奪人所好呢?不然,我收下媛兒自己做的手釧,這步搖簪媛兒自己留着可好? ”

”不好! ”墨汐媛把手釧和步搖簪都塞進墨輓歌手裡, ”這個步搖好看,可是我又用不着,給大姐姐用最合適了。 ”

林氏無奈苦笑,沒成想在這個小丫頭眼裡,自己這個做娘親的竟還要排在墨輓歌後頭,這會子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墨輓歌看着手裡的東西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看着林氏也是一臉為難。

林氏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收下,又看着方才女兒的話太過傷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她: ”媛兒,你從娘親我這兒拿了這個步搖簪去,說這個步搖簪適合你大姐姐。你自己說,莫不是你大姐姐戴得這步搖簪,我便戴不得了? ”

墨汐媛聽得一愣,瞬間露出討好的笑容,兩隻小腿踏出,直撲到林氏身上, ”咯咯 ”笑個不停。

把手上的兩樣飾物一併遞給身邊的淺夏,墨輓歌從左手手腕上褪下一個銀手鐲。手鐲還帶着她的體溫,鐲子上鑲嵌着一顆紅寶石, ”媛兒,姐姐收了你的禮物,那這個給你。 ”

手鐲上鑲着一顆琢成圓形的紅寶石,寶石兩邊分別是兩條栩栩如生的鯉魚。手鐲很乾凈,看得出平時佩戴之人愛惜。

墨汐媛 ”哇 ”了一聲,看向林氏, ”娘親,我可以收下嗎? ”

”是你大姐姐的一番好意,你便收下吧。 ”林氏點頭同意了。

墨汐媛這才歡快地接過銀鐲子, ”噔噔 ”地跑去她的閨房。

看着墨汐媛跑去,林氏讓安荷過去照看,又屏退了在屋子裡的人。墨輓歌見狀,讓淺夏也下去歇着了。

等到屋子裡只剩下她們二人了,林氏側過身正視着墨輓歌。墨輓歌見此,也是正襟危坐。

”我也不同你說那些虛的,只你今日回來,我便要同你說三件事。 ”林氏正色道。

”您說。 ”墨輓歌抿嘴。

”第一件事,我要說你行事不妥當:你才回府,即便是看出了我與你祖母之間態度奇怪,也不該急匆匆地讓人調查!你應先安頓好自己,慢慢調查。 ”林氏向她分析道, ”再有,這事你大可直接問我,不必調查。 ”

墨輓歌面露赫色,點點頭。

”第二,你得知道隱忍。 ”林氏從發上取下銀簪子放在小几上, ”這簪子是你娘親之前贈我的。你應當不知道,我父親以前寵妾滅妻,我母親以前過得還不如小妾,我身為嫡女卻不如庶出的女兒。你可知道我父親偏寵到各種程度? ”

看着林氏露出苦笑,墨輓歌心頭一緊,緩緩搖頭。

”庶妹不守婦道,與人私相授受被人發現。我父親為了守住她的名聲,竟要我嫁過去。你可知道,那時候我若嫁過去,私相授受的臭名聲就扣在我頭上了,更何況那人只是空有其表,不堪託付終身。 ”林氏冷笑,眼裡浮現恨意, ”我那時想尋死,一了百了,卻被我父親囚在府里。好容易借口購置出嫁的門面出府,我才有機會跑去找我表姐。 ”

”表姐與你娘親是閨中好友,那時你娘也在,聽我訴苦,你娘氣得不行。你娘出身高,僅是太后侄女兒就讓人敬着。 ”想到當時的模樣,林氏仍覺感激, ”你娘給了我這根太后賞的簪子,讓我在我表姐那兒等消息。那天夜裡,太后便以我娘賢良淑德賞了我娘一套門面,言道要給我指一門親事。 ”

墨輓歌聽明白了, ”所以,林大人便不能決定你的親事了。 ”

林氏點頭。

”可是,母親你這可不是隱忍,而是被欺負了。 ”墨輓歌轉了轉眼睛。

林氏搖頭,說了一句: ”我此生再無庶妹。 ”

”為何? ”墨輓歌疑惑。方才話里,惹了麻煩讓林氏收拾爛攤子的不正是她的庶妹嗎?

林氏低頭看着銀簪子, ”那個麻煩與我無關之後,那個妾開始鬧。她一鬧,我與我娘的日子便不好過了,我父親甚至讓我去跟那個妾學管家。 ”

”你去了? ”墨輓歌皺眉,嫡庶分明,這不成體統!

”我去了。 ”林氏脫口而出道, ”像她那樣不知好歹的女人,竟要我一個嫡女給她下跪。我在府里雖不得寵,但我還是嫡女。我便是用這簪子,戳瞎了她的眼。也是那日,庶妹在出去遊玩的路上摔下懸崖死了。 ”

乍一聽到,墨輓歌心跳的速度加快。

”若是當初我一心求死,我也沒有如今這麼好的日子過了。雖然仍有些不如意,但是我有了三個兒女,與你父親相敬如賓,這便夠了。 ”林氏說到最後是微笑着的, ”這是第三:若能活着,就不要死。 ”

”輓歌,再過幾個月你就及笄了。嫁到夫家,你得審時度勢、懂得隱忍。至於活不活的……就遠了,你回京來,好日子在後頭呢。 ”林氏笑得無害, ”你要知道,你父親是尚書郎,你親外祖是奉天府府尹,還有個外祖是宗人府府丞,還有太后娘娘。咱們不惹事,但我們也不怕事。 ”

墨輓歌的外祖如今是奉天府府尹,因為只墨輓歌一個孫輩在身邊,外祖二人這幾年將她疼到了心坎里去。

音落半晌,墨輓歌才點頭。

”你姑奶奶的夫君本是在宗人府里做事,一個多月前做了錯事,惹惱了上司。我父親是宗人府府丞,你祖母找到我這兒,我做了個保,讓他官復原職了。 ”林氏兩三句話就解開了墨輓歌不解了好一會兒的疑惑。

”原是如此。 ”墨輓歌一副瞭然模樣。

”姑奶奶的夫君也是個不中用的,本來子承父業也是個三品官,這才幾年就混成這個模樣。 ”林氏說著搖頭,心裏直說簡直是個扶不起的阿斗!捏了塊米酥吃着, ”這玩意兒的確好吃,我得再賞那個廚子。 ”

聞言,墨輓歌把那個碟子拉到自己面前, ”左右那廚子也是母親小廚房裡的,這幾塊就給我吃罷。 ”

”傻瓜,你吃着好吃我讓廚子做了送到你院子就是了,時時都吃得到。 ”林氏笑話道。

墨輓歌吃着點頭, ”所以這會子多吃點不就是我賺得了? ”

林氏失笑, ”此言甚是有理。 ”

”哈哈…… ”墨輓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