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少,你家小撩精又在裝可憐了
陸少,你家小撩精又在裝可憐了 連載中

陸少,你家小撩精又在裝可憐了

來源:google 作者:九尾銀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司霆 顧夕顏

青州人人知道陸司霆身患怪病,活不過幾年,自從他撿回來一個小乞丐之後,他的病就好了於是整個青州的名媛就等陸少病好後一腳將小乞丐踢了,卻得知小乞丐不但沒被踢,還被陸少寵上天「陸少,你家小乞丐把夏家小姐推進泳池了」「淹死沒,沒淹死讓保鏢去幫忙」「陸少,你家小乞丐打了喬家小姐」「讓喬家公司三天內破產,打疼了我媳婦的手!」「陸少,你家小乞丐和一個男人私奔了!」陸爺冷眸一沉,「封鎖機場,我看哪個不要命的敢帶走小乞丐!小乞丐只能是我的!」展開

《陸少,你家小撩精又在裝可憐了》章節試讀:

雖然他的聲音很小,顧夕顏卻是清楚的聽到了。

漂亮的小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肩膀上的錢一甩,放到一邊。

走近陸司霆,看着他,「真的?奶奶在哪?她現在還好嗎?」

一聽到有奶奶的消息,顧夕顏激動的不行。

她的靠近,身上那股淡淡的馨香,像是能夠安定他的心魂般。

這味道似有若無的在他的鼻息間襲來,使得陸司霆有些煩躁。

「羅休。」

「是,少爺!」

羅休上前,他將文件遞給顧夕顏,「這是目前查到的資料。」

他家少爺還真是奇怪,昨晚還說不要讓小乞丐知道,今天倒是主動給了。

顧夕顏一把拿過文件,打開。

文件剛找開,立即掉出一張奶奶的照片來。

奶奶穿着名牌的衣服,打扮得十分的得體,坐在凳子上威嚴無比。

若不是顧夕顏與她相處了半年多,恐怕都認不出他來。

果然人靠衣妝,一點都沒錯。

看完照片,顧夕顏打開文件開始閱覽了起來。

當她看完文件里的內容,整個人都震驚了。

原來,奶奶是慕家的當家主母,她掌管着整個慕家的命脈。

怪不得奶奶的言行舉止大方,人情世故懂得也多,一點都不像是平常的老奶奶。

顧夕顏雖然失憶,可這個慕家她是知道的,在京城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但凡聽到慕家兩個字幾乎是聞風喪膽,令人瑟瑟發抖。

「陸司霆,你該不會是隨便找個人糊弄我的吧?」

緩了許久的神,顧夕顏才從震驚中恍過神來。

她出聲詢問。

「沒必要。」

這是第一個懷疑他的人。

顧夕顏,「那我怎麼知道你沒有騙我?」

為了讓她留下來,都在協議里動手腳,這種人哪來的可信度?

陸司霆,「……」

清冷出聲,「這上面有她的聯繫方式。。」

顧夕顏一愣。

上面的確有聯繫方式,想想這陸司霆應該沒有必要騙她。

她一雙美麗的眼眸掃向陸司霆,出聲道,「既然奶奶已經回家了,那我也該走了。」

陸司霆還真有兩下子,不過兩天不到的時間就找到了奶奶。

聞言,陸司霆眉頭緊鎖,「怎麼?過河拆橋?」

就知道他要這樣說,顧夕顏上下打量着他,「是你不仁在先,胡亂改協議。」

「是你沒看清楚,還亂咬人?」面對顧夕顏的回答,陸司霆顯得很冷靜。

「呵呵!」顧夕顏一點都不客氣,「狗改了。」

陸司霆,「……」

羅休,「……」此刻的他一頭黑線。

這顧夕顏還真是大膽,竟敢這樣罵少爺。

看她是活膩了。

「盧克斯。」陸司霆喊道。

他的話音剛落,立馬就看到盧克斯搖着尾巴從外面進來,它還吐着舌頭。

陸司霆伸手摸了摸盧克斯的腦袋。

顧夕顏看到這龐大的狗,沒了先前的那般恐懼。

她想着,這陸司霆又要幹嘛。

下一秒,她就聽到了陸司霆那渾厚好聽的聲音,「盧克斯,剛才有人說你改了協議,是你嗎?」

「汪汪……」盧克斯聽後,叫了兩聲,搖着尾巴,似是在說:主人,我沒有改,這個鍋我不背。

接下來,陸司霆抬頭。

深眸看着顧夕顏,清冷道,「盧克斯說,它不背這個鍋。」

顧夕顏,「……」

此刻,她的嘴角都抽搐了。

這人,還能跟狗溝通,真是人才。

顧夕顏直接丟了一個白眼給陸司霆,沒好氣的說,「我又不是說它。」

「這裡只有盧克斯一條狗。」

「陸司霆,我不跟你廢話,總之協議我不會承認。」

說完,顧夕顏邁步就要走。

見他要走,陸司霆並不急,他淡淡出聲,「盧克斯。」

「汪汪……」

盧克斯叫了兩聲,竄了出去,直接站在顧夕顏的面前。

高大的盧克斯站在自己的跟前,顧夕顏不由的向後退了兩步。

與其保持着距離,扭頭看向陸司霆,「你別太過分!」

「你還沒治好我的病。」

目前只有她能治他這個病,不能讓她離開。

顧夕顏雖然對盧克斯沒了先前的那般恐懼,可畢竟它聽命於陸司霆。

若是強行離開,恐怕為盧克斯會是她的阻礙。

沒有辦法,她只暫時選擇妥協,「你現在又沒有發病,大不了等你發病的時候我回來給你治療。」

說完這句,顧夕顏背着錢就要離開。

「不行!我隨時都有可能發病。」陸司霆見她要走。

起身,長臂一伸拉住顧夕顏的手。

由於顧夕顏根本沒有想到陸司霆會拉她,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向後倒去。

「砰!」的一聲響,顧夕顏的腦袋剛好撞到了茶几上。

鮮血瞬間涌了出來,觸目驚心。

「小乞丐。」

陸司霆瞳孔一震,沒有多作思考,直接攔腰將她抱了起來,「羅休,去開車。」

「是,少爺!」

羅休開着車一路疾馳在路上。

二十分鐘後,車子在陸家私人醫院停下。

陸司霆把顧夕顏送到急救室。

羅休見他一身的血,「少爺,您的衣服。」

「不要緊。」

向來有潔癖的陸司霆似乎並沒有厭惡身上顧夕顏的血。

她的這個血,似乎有些淡淡的香氣飄進他的鼻間,彷彿就是能夠緩解他體內的煩躁的情緒。

「小乞丐只是撞到了,沒事的,您先去忙。她醒來,我第一時間通知您。」

羅休知道他家少爺有潔癖,這渾身是血肯定難受。

「嗯。」陸司霆點頭,闊步離開。

很快,急救室的門打開,顧夕顏被推了出來。

「怎麼樣?人沒事吧?」

這要是摔壞腦袋,再來個失憶,那就完蛋了。

他家少爺可指望着這小乞丐治病呢。

醫生,「沒事,只是出了一點,昏了過去,等醒來就可以出院了。」

聽到醫生這麼說,羅休這才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

顧夕顏被送進了病房。

羅休則是在門外候着,打電話給陸司霆彙報着這邊的情況。

凌晨三點,顧夕顏猛一下睜開眼睛,腦海里湧上一連串的記憶。

她想起來了。

原來,她是京城顧家大小姐。

半年前,她開車出診的路上,遭遇了追殺,車子被撞飛到山涯,她從車裡彈了出去。

待她醒來的時候,什麼都想不起來,腦袋一片空白。

為了活下去,她到處撿垃圾吃,遇到了奶奶。

顧夕顏騰的一下坐起,藉著昏暗的光線,她掃視着四周。

聞到藥水味,她第一想法,這裡是醫院。

陸司霆那貨弄摔她,陰差陽錯中,竟讓她恢復了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