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少,請矜持
陸少,請矜持 連載中

陸少,請矜持

來源:google 作者:我彤小祖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文靜 現代言情 白晨熙

傅文靜的心,像被重鎚錘擊着,一遍又一遍我究竟做錯了什麼!白晨熙,你竟然狠心到要這樣對我!好痛!好恨!展開

《陸少,請矜持》章節試讀:

為什麼要和她作對?
她有哪裡得罪過這個男人嗎?
哪怕是和他發生過***,也不是她一個人的錯呀!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只是成家人之間的一場普通遊戲而已。
結束了,應該做的就是不要再打擾對方。
連這一點規則,陸念沉都不知道嗎?
傅文靜生氣的站了起來。
直接走向了廁所,她不想承認,但是此刻,眼睛卻酸澀的難受。
躲進廁所,眼淚就奪眶而出,她不能在醫院裏面哭,不能當著爸爸媽媽的面哭。
所有的事情她都必須堅強起來,勇敢的去扛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
突然委屈感,眼淚就抑制不住。
傅文靜不知道的是,她起身離開的時候,陸念沉直接就跟了過來。
她走進廁所,陸念沉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進來。
陸念沉進了廁所,直接反鎖了廁所的門,看向了傅文靜。
傅文靜聽到有人來,趕緊擦了她的眼淚。
回過頭,看到是陸念沉,怒目而視。
「陸少,我沒記錯的話,這裡應該是女廁所吧!
我倒是沒有想到,陸少竟然還會有這樣的癖好。」
看着傅文靜劍拔弩張的樣子。
可是這紅腫的眼睛,明明哭了,還故作堅強,讓陸念沉也覺得有些生氣。
這個女人,為什麼要把所有的事情就放在自己的心裏呢!
陸念沉想着,還是沉得住氣,笑了一下。
說道:
「傅大小姐記錯了吧!
其實這邊是男廁所。」
傅文靜臉色一變,她剛才感覺到心情不好。
就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還真的不敢確定,這邊就是女廁所。
「那我現在就出去,再說了,該看的,不該看的我們也都已經互相看完了。
陸少沒有必要在我面前這麼矯情吧。」
傅文靜說著拿起她的包包,就要往門口走去。
陸念沉一把拉住傅文靜,直接把她逼到了鏡子前。
傅文靜的腰抵在了洗手台上,面對着陸念沉。
這一刻,她敢確定,自己沒有走錯廁所。
怒目看着陸念沉危險的眸子。
很沒有底氣的問道:「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陸念沉只是玩味一笑,看着傅文靜這幅強裝倔強的樣子。
「想要看看你什麼時候破相。」
傅文靜更加倔強起來,對陸念沉只有蔑視,「破相?
那恐怕要讓陸少失望了吧!」
陸念沉一手固定着傅文靜的手,一手攬着傅文靜的腰。
「我有沒有給你說過,我最討厭的就是女人假裝這樣冷冰冰的樣子?」
傅文靜突然有一點不理解陸念沉了。
她冷不冷冰冰,假不假裝,關他陸念沉什麼事情?
家住太平洋的,管這麼寬。
而且他們兩個到現在為止,應該說起來還是陌生人吧!
「至於我是什麼樣子,就不勞陸少操心了。
放開我,我要出去了。」
陸念沉看着傅文靜腥紅的眼睛,這個女人還真的是讓人感覺到生氣,什麼事情都想着自己去抗。
哪怕是有人可以幫助她,她不相信的人,也還會拒人於千里之外。
陸念沉突然心生怒火,這個女人,到底為誰而哭。
「你哭了。
到底為了什麼?
白晨熙嗎?」
傅文靜不知道陸念沉的腦洞到底是怎麼開的?
她會為了白晨熙傷心嗎?
可能以前會,但是以後都不會了。
不過這也算是觸碰到了傅文靜的底線。
「陸少還有其他的事情嗎?
沒有請放我走,我沒有那麼多的閑時間來陪陸少聊天。
不放開,我就喊人了。」
陸念沉已經拿捏住了傅文靜的軟肋,當然不害怕傅文靜去喊人了。
「我都無所謂,要喊着你就大聲一點,這樣剛好,讓人破門而入,讓那個白晨熙也親眼看一看,我們又在廁所裏面***了。」
「你……」傅文靜見過不要臉的男人,還沒有見過臉皮這麼厚的。
「你到底想要怎樣?」
陸念沉沒有回答她,而是直接堵住了傅文靜的唇。
傅文靜掙扎着,陸念沉卻更加的狂風暴雨了起來。
陸念沉此刻特別的生氣,為什麼一提到這個白晨熙的時候,傅文靜就變得這麼抗拒。
傅文靜的心裏到底還是有白晨熙的,這就是陸念沉的猜想了。
不過這一次,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手的,哪怕不擇手段。
他已經尋找了傅文靜兩年了,沒有理由再去放手了。
傅文靜掙扎的時候,直接狠狠地咬在了陸念沉的唇。
一股血腥味兒在兩人的口中蔓延。
陸念沉吃痛,直接放開了傅文靜「沒有想到你還真是一隻小野貓呢?
養都養不熟,不過我喜歡。」
傅文靜直接做起了眉頭,沒有想到陸念沉竟然還有這麼不要臉的一面。
抬起腳,就要去踢陸念沉的下肢,陸念沉趕緊向後躲了一下。
幸虧及時,否則非得給廢了不可。
傅文靜抬起了她的頭。
高傲的說道:「那也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小野貓的威力。」
陸念沉看着傅文靜此刻驕傲的神情,看來她不喜歡小野貓這個稱呼。
不過,超級有個性,不愧是他喜歡的女人,不管遇到了什麼樣的場合,什麼樣的局面。
都能夠這麼的自信,高傲,絕不卑微。
「雖然是下手狠了點,但是太危險!
不過我喜歡!
還有就是,別輕易的打這個地方,為了你自己的幸福着想。」
陸念沉又恢復了一幅嬉皮笑臉的樣子。
最起碼他確定了,傅文靜心中已經沒有了白晨熙,別問怎麼確定的,男人的第六直覺。
剛才的那一吻說明一切,陸念沉想着,就高興了起來。
傅文靜可是氣的臉都變得通紅。
可能也與剛才的接吻有關。
看着臉色一片緋紅的傅文靜,陸念沉的心情更加好了起來。
傅文靜看着陸念沉的笑臉,怒火中燒,這個男人,總是輕易就會讓她生氣。
「怎樣才可以放過我,我們兩個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陸念沉沒有想到傅文靜會這麼說。
放過?
他找了兩年的人,日思夜想了兩年,怎麼可能說放過就放過呢?
「怎樣才能讓你接受我,我沒有壞心的。」
這一刻,陸念沉變得認真了起來。
看着陸念沉認真的眼眸。
傅文靜不知道哪一刻的陸念沉,才是真正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