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總求名分
陸總求名分 連載中

陸總求名分

來源:google 作者:易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易窈 現代言情 陸之州

五年前,她被同父異母的妹妹設計,親眼看親人慘死,九死一生潛逃出國五年後,易窈攜寶歸來,為生死未卜的生母展開復仇大計,誓要將曾經欺辱她的人踩在腳下陰差陽錯嫁入陸家,卻發現那位陸總手裡牽着個與她兒子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兒!欺辱過她的白蓮花,通通踩扁!害他家破人亡的渣滓,通通狗帶!她再不妥協低頭,可一切塵埃落定,她飛往國外,傳說中冷麵無情的陸總一手一個孩子堵在門口易北北鼓搗手裡的電腦,頭也不抬,「媽咪,我已經黑進了機場網絡」陸莯霖人小氣勢大,「媽咪,我給你定好了回家的飛機」而陸之州緩緩逼近,讓她無路可逃,「夫人,是不是該給我個名分?」展開

《陸總求名分》章節試讀:

五年後,京郊墓園。
穿着一身黑的易窈站在外婆墓前,她伸手摘下墨鏡,抹去眼角的淚水,啞聲道:「外婆,我回來了……」
想起當年的事情,易窈的雙手不由得緊攢在了一起,滿是淚痕的眼底閃過一抹恨意。
如果不是沈曼,她的外婆就不會死!
如今那個老妖婆竟然還敢威脅她,讓她替她賣命……
「媽咪……」突然,一隻肉乎乎的小手輕扯住了她的衣角。
易窈回頭,就看到滿臉肉嘟嘟的小男孩兒,兩隻葡萄般的大眼正擔心的看着自己,糯糯的聲音帶着幾分關心,「媽咪,你怎麼哭了?」
她擦乾淚水,抱起了身後的小傢伙,唇角微微上揚,柔聲道:「風大,不是叫你在車裡等媽咪?」
小傢伙抬手蹭了蹭她眼角的淚水,「北北見媽咪一直沒回來,所以……」
話沒說完,易窈心疼的箍緊了手,她沖外婆深深鞠了一躬,匆匆上了車。
當年,易窈在聽說一個孩子生下來就夭折後,便偷偷去看了他。
好在是去了,不然這個呼吸微弱的孩子就要被當成死嬰處理了。
為了不讓沈家知道,她連夜帶着這個孩子逃走。
雖然命保住了,可最後還是落下了病根,導致他從小到大,一直在吃藥。
這五年,她處處小心,但沒有想到沈老婆子早已在她當年逃走的時候就知道了一切。
難怪,她逃的這麼容易,原來這不過都是沈老婆子給自己留的後手!
想到老妖婆在信息中提到的她母親,易窈眼神暗了暗。
她一直以為她媽已經死了,沒想到是被那個老女人囚禁了起來!
叮鈴——
手機突然響起,打斷了易窈的思緒。
「什麼事?」
「窈姐,目標在索菲特28樓的總統套房,只要拿到對方的原始數據就好。」
「知道。」易窈掛斷電話,抬眼看向後視鏡,易北北正在搗鼓着他的可達鴨飛行器。
雖然他從小身體不好,可卻比同齡的孩子聰明許多,所以在平常任務中,他幫了自己不少。
幹完這一單,拿到的錢足夠買葯讓北北的身體再支撐一段時間,她也能去尋找國內一個頂級的醫學專家。
但想到今晚的目標是陸之州,易窈的細眉微微擰了起來,眼底涌動起一抹複雜的情緒。
腦海里不覺想到了另一個孩子……
車子開到酒店時,天色已晚,易窈換了一身行頭潛進了28樓,看着飛在不遠處的可達鴨,她輕輕揮手比了個耶。
只見可達鴨順時針轉了三圈。
沒人的信號。
易窈大方走到房間門口,利用手腕上的微型計算機篡改了房門密碼。
她迅速走進去,一眼便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電腦。
這天價的大單似乎比她想像的更簡單些。
紅唇輕扯,點開了微型計算機上的藍牙,就在準備傳輸數據的時候,身後驀然響起一聲,「你是誰!」
易窈動作微頓,就在她轉身想要解釋的剎那,卻楞在了原地。
易窈的腦海中不覺閃過陸之州的影子……
是個小孩,長得跟……陸之洲一模一樣,尤其是這個小傢伙自身散發著生人勿擾的冷漠氣息,還有那雙毫無溫度的睿眸。
易窈突然想起自己另外一個孩子,內心一震。
難道說,他就是自己的另一個兒子?!
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兒,易窈的眼睛不由得濕潤起來,她下意識上前,柔聲問道:「小朋友,你爸爸是誰?」
聽到她這麼說,陸莯霖眼中划過一抹嘲諷。
原來又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想要爬上爹地床的女人。
「你的演技還能不能再浮誇一些?」陸莯霖邁着小腿兒爬上椅子,挺直腰板居高臨下得睨着易窈,小手往門口一指,嫌棄道:「趁我還不想找人來抓你,馬上離開,否則……」
話沒說完,門外響起了「嗡嗡」的聲音。
易窈看着陸莯霖柔情的雙眼瞬間警惕起來。
這是來人的信號!
易窈緊緊抿唇,忽地動了起來,她的動作如同一隻靈動的貓,她沖向陸莯霖,一手將從地上抄起來攬入懷中。
短暫而不舍的相擁之後,陸莯霖已然被她用被子裹住,動彈不得,易窈趁着這會兒功夫,將電腦中的數據全部傳到了自己的計算機中。
被子隔絕了陸莯霖的呼喊,她匆忙離開,卻不曾開門的一瞬,撞進了一個結實的懷中。
緊接着,她的手腕便被對方有力的大掌生生擒住。
她下意識掙脫,可是人卻被猛地甩在了門上,後背撞的生疼,她倒吸一口涼氣,抬起了頭,只見那雙嗜着冷意的寒眸讓她脊背泛涼。
「誰?!」男人聲音冷如寒冰,目光如鋒緊緊逼仄在易窈的臉上,當他看到在被子中掙扎的陸莯霖時,手指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說,誰派你來的!」
易窈被掐的呼吸困難,臉色也漸漸泛白,她艱難開口,「我……」
「陸爺,我在樓下看到少爺,他不是在房間里……」門外突然響起了管家的聲音。
陸之州驀然一怔,那被子里的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