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賣到柳家做男僕
賣到柳家做男僕 連載中

賣到柳家做男僕

來源:google 作者:覆水的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婉 齊洛

「爹,你這是要帶我到哪兒去?」「到柳家,我把你賣給柳家大小姐當男僕了」「爹,你把孩兒推上絕路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了生活」「......」趙二絕望地跳下山崖,卻意外地落在了一個神秘人的身上「少年,你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都沒事,定是天賦異稟我應順由天意,將這道語託付給你」「不是你在空中把我接住的嗎?」「我為人誠懇實在,希望你識點抬舉」「我識我識,你別把我給舉到懸崖邊上啊喂!」……「成功還原,正在轉移至新的『冤種』,『宿主』」「冤什麼?」「冤宿主」一個高冷的御姐聲音在趙二的腦海里回道展開

《賣到柳家做男僕》章節試讀:

噼啪噼啪——

噼啪噼啪——

瓊崖鎮今日處處都張燈結綵,紅燈籠都快在鎮里掛不下了,整個街上都快站滿了人,好不熱鬧。

鎮上的人個個都喜笑顏開的,除了每年的元節日以外,還沒有讓鎮上的人都這樣開心過。

小鎮所有的人都沒有勞作忙活,都聚在鎮里嬉笑攀談着。

柳家今日大婚,鎮上的那條街道都是坐滿了人。

擺張桌子,附上幾個碗筷和板凳,就是一個席桌…….

「嘿,今天那個柳家的大小姐終於結婚了,再也不用聽柳家的姥爺嘮叨了。」

「聽說新郎是那個齊酒鬼的兒子,論長相的話也算是天生一對,就是以後苦了那個少年郎咯。」

「別瞎說,要是傳到柳家大小姐的耳朵里,指不定哪天也把你尿都打出來。」

「呸呸呸,當我沒說,來來來,喝酒喝酒。」

「就是,反正今天柳姥爺全包了,大家今日都喝個痛快。」

鎮上的人都滿心歡喜地在街道上暢飲大吃着,個個就像鬧了饑荒的災民一般,好不痛快。

「新郎來嘍~!」

眾人抬首望去,只見齊洛身着紅色喜服,滿懷欣喜地給席桌上的人一一敬着手中的酒碗。

臉上的紅暈絲毫沒有影響到他的喜悅。

「誒誒,傻兒子,別喝多了。」

「就是,一會兒還要洞房呢,別一時興起給耽誤了好事。」

「我家閨女還在等着你呢,量力而行啊。」

齊洛的父親和柳家姥爺和劉掌柜對齊洛督促了起來。

街道上的眾人怎能就這樣放過齊洛,開始一擁而上對齊洛猛灌起來。

「大家,讓我們一起再最後跟新郎官互喝三碗!!!」

「喝~!!!」

鎮上的眾人全部起身,開始對着齊洛的方向,一起連喝了三大碗。

「誒,新郎官要倒了。」

「哈哈哈哈!」

鎮上的眾人開始對着齊洛嬉笑了起來。

最後齊洛在兩位丫鬟的攙扶下,像挾持罪犯一般灰溜溜地進了柳家大院……

「喝不過還要硬撐,現在好了,一會兒大小姐可有你好受的。」

「就是就是,一會兒把你打得三天下不了床,哭爹喊娘的。」

「哈哈哈。」

兩位丫鬟對着齊洛噗笑道。

但早已不省人事的齊洛哪聽得見她倆在說什麼,早就喝昏過去了。

兩位丫鬟將齊洛扶進了柳婉的閨房,把他放在了椅子上便出去了。

她倆可不想打擾兩位佳人的**時刻,外面的酒菜還沒吃夠呢。

此時屋內就只剩齊洛跟柳婉二人,靜得都能隱約聽見外面街道的嬉笑聲。

柳婉此時正跪坐在早已打理好的紅色大床上,身着艷麗的喜氣紅裝,一個大紅布將她的腦袋蓋得嚴嚴實實的。

她的俏臉經過一番精心打扮之後,本該沉魚落雁的容顏,現在讓男人感到更加的望眼欲穿。

她沒有喝酒的臉上也早已布滿了殷紅。

那對海納的胸懷猛烈地高低起伏着。

她有一絲絲的惶恐,更多的是對齊洛一會兒行房的期待。

她在等待齊洛掀開自己的紅蓋頭。

等待他對自己迫切的愛意。

但過了許久,齊洛還是沒有走上前來。

「可能是太過緊張了吧,畢竟這都是我倆的第一次,反正今日還有大把的春欲時光,也不等這一時。」

柳婉心裏想着,重重地吐了一口氣,越想一會兒的事情小心臟就跳動得越快。

但過了一會兒齊洛還是沒有什麼動靜,彷彿這屋內就只有柳婉一人似的。

柳婉:「???」

又過了一會兒……

齊洛:「哈~呼~」

柳婉:「!!!」

她猛然掀起自己的紅蓋頭,只見齊洛正仰躺在椅子上。

大聲打起了呼嚕。

氣得柳婉臉都要綠了,她從床上站起,光着自己白皙的玉腿,上前一手將齊洛提得老高。

給重重砸到了紅床上,把齊洛給原地彈起了一尺之高。

【叮!宿主獲得物理抗性+1】

一個慵懶的御姐音在齊洛腦內迴響起來。

齊洛:「唔~」

「什麼情況……」

齊洛迷迷糊糊地睜開了自己的雙眼,半撐着自己的身體開始觀望四周。

「什麼情況?」

柳婉一步躍到紅床上,騎在了齊洛的腰間。

「你忘了現在該幹嘛了是不是,你把我一個人晾在一邊自己睡起了大覺?」

啪——

柳婉用自己的玉手直接給齊洛來了個大比兜。

但沒有用力,省着力氣一會兒辦正事還要用。

「現在知道該幹什麼了沒。」

「嗯,知道了。」

齊洛對着柳婉重重地點了一下頭。

柳婉這才滿意地翻身倒在一邊的床上,閉上自己的桃花眼,期待着齊洛翻身上來。

但又過了片刻…

齊洛:「哈~呼~」

柳婉:「!!!」

「你他娘的!」

柳婉怒目起身又坐在齊洛的身上。

啪——

啪——

【叮!宿主獲得物理抗性+1】

【叮!宿主獲得物理抗性+1】

【物理抗性+1】

【唉~,+1】

……

【+1~】

那個御姐聲開始不耐煩了起來。

「我柳婉怎麼這麼命苦啊…」

「難道**一刻還要自己來不成,從古至今還沒有這種事例。」

「嗚嗚嗚嗚~」

柳婉眼角湧出大量的淚珠,滴落在齊洛的衣服上。

把紅色的喜服都給打**一大片…

齊洛被胸口處潮濕的感覺弄得有些不舒服了。

齊洛:「唔~,水~。」

柳婉見狀憤怒地用自己玉手將齊洛的嘴巴拉開。

「哈~吐~。」

柳婉將自己的瓊漿玉液灌入齊洛的嘴裏。

齊洛吧唧了兩口又被柳婉拉開了嘴。

「哈~~~忒!」

柳婉含淚又給了齊洛一大口,這次似乎更多了一些。

齊洛:「嗯~」

給一口吞進了肚子里。

啪——

此時的柳婉哪裡還管齊洛腮幫子的紅腫,又是給他來了個大比兜。

【+1~,煩死了…】

齊洛:「???」

「我感覺自己好難受啊。」

齊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這次他是終於醒了。

「嗯?你哭什麼。」

齊洛一臉懵神地看着柳婉。

「嗚嗚嗚嗚~」

「你忘了我們現在要幹什麼了嗎?」

「我都這樣等了你快大半天了都。」

「嗚嗚嗚嗚~」

柳婉那本該快要枯竭的眼淚,又像開閘的大壩一般止不住了。

早把剛才給齊洛猛灌的十幾口瓊漿給拋在腦後……

「額,對不起,我現在就來。」

齊洛說完就半起身抱住柳婉嬌柔的身子,輕輕放在紅床上。

柳婉這才關上眼淚的閘門,微啟紅唇顯出白齒,輕仰頭顱露出享受的表情來。

但**焚身的她又等了齊洛半天,就感覺他才解了自己兩個扣子。

「啊!!!」

「你給姑奶奶我躺着別動!」

柳婉翻過身來,開始熟練地解開自己的扣子…

「先等一等。」

柳婉想到了什麼,停住了自己手上的動作。

齊洛:「怎麼了?」

「先要親親,慢慢來。」

「我感覺自己現在太急着要了…」

柳婉又開始扭捏地害羞起來,自己差點被齊洛氣得忘了行程步驟了。

齊洛笑了起來,撐起身體跟坐在自己身上的柳婉慢慢吻了起來。

……

就在兩位佳人要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時。

外面的街道開始出現的大量的驚叫聲…

「快逃啊,殺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