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滿級甜誘!在傅爺的懷裡聲色撩人
滿級甜誘!在傅爺的懷裡聲色撩人 連載中

滿級甜誘!在傅爺的懷裡聲色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奶糖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聞深 姜予漾 現代言情

【互撩蘇欲高甜!】被譽為人間尤物的頂級神顏姜予漾,人美、腰細、身軟為取消聯姻,她使出渾身解數去撩惹聯姻對象萬萬沒想到撩錯人了!傳聞傅家掌權人傅聞深禁慾自持,不近女色,殊不知他人前衣冠楚楚,人後衣冠禽獸——CV圈獲粉無數的神秘大佬,聲音蘇撩,連呼吸都帶着欲姜予漾每次聽到就心口發軟,臉頰發燙後來,掉馬後的傅爺將她抵在牆邊:「寶貝……聽了這麼久的晚安,我是不是該討一點利息了?」展開

《滿級甜誘!在傅爺的懷裡聲色撩人》章節試讀:

陸景衍剛回到包廂,就收到了很多人的『注視禮』

當然,其中也包括傅聞深,就他眼神最凶,帶着點質問。

那意思好像是,如果陸景衍敢做出什麼不規矩的事,絕對不會輕饒了他。

「那麼凶幹嘛!我就是去傳個話!」說完,陸景衍就直接大步流星的去到了傅聞深身側坐下,倒了杯酒,一飲而盡。

即便如此,還是沒能平復心底的震撼。

陸景衍感慨着說,「厲害還是傅爺厲害,小女朋友長得跟天仙一樣,卧槽,絕了!」

今日來的雖說都是在帝都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但也是傅聞深的多年摯友,所以聊起天來沒什麼顧忌。

「萬年鐵樹開花了?」

「小……女朋友?什麼時候有的???」

許靳更是差點被嗆到,「這才剛回國沒多久吧,你這麼快?!」

聽到這番話,傅聞深雲淡風輕的睨了一眼。

許靳:「……你不快你不快你最慢了!」

其他人憋着笑,但還是好奇追問,「小嫂子呢,怎麼不叫來這兒一起玩玩?」

陸景衍輕嘖了一聲,「我把話放這兒,放眼滿帝都,找不出比姜……」

「陸景衍。」

傅聞深語氣平淡,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說了別嚇到她,暫時還沒什麼關係。」

其他好友也是很詫異,但個個眼底都透着笑意。

難得看傅聞深這麼護着一個人,寵的呦~

暫時還沒關係,那以後肯定就有關係了~

陸景衍把空了的酒杯放在桌上,把其他聽八卦的好友都趕去一旁喝酒了,這才跟傅聞深說:

「沒嚇到她,就是去打了個招呼,程寅兩個月前就想跟陸氏合作了,想必沒有這個膽子敢為難姜小姐。」

「姜小姐是娛樂圈的?以你的能力,她想要什麼資源沒有,幹嘛還要這麼委屈去應酬?」

傅聞深低笑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我倒是想。」

想收入囊中,歸屬他所有。

陸景衍看到他唇角浮現出的笑意,頓時瞭然於心,「懂了,還沒得到姜小姐的心,所以故意欲擒故縱溫水煮青蛙,騷還是傅爺騷。」

正說著,傅聞深放在桌上的手機屏幕亮了下。

陸景衍也是不經意間看了一眼,頭像好像是個女孩,備註是一串英文。

沒等他看清,傅聞深便很快把手機拿了起來。

看到發送內容的時候,傅聞深眼神霎時變得銳利凌厲,直接站起了身子往外走。

「哎,傅爺。」

「去哪兒啊?還沒聊完呢!」

傅聞深把包廂門打開,停下腳步,冷冷睨了一眼陸景衍,「別讓我知道她出事和程家有關。」

陸景衍也一臉懵,「程家?」

「我跟你一起去,等我一下!」

陸景衍也不敢耽擱,直接跟了上去。

夜笙每一層,甚至包廂內都有單獨的衛生間。

單單憑藉這條信息,很難斷定究竟是在哪一個洗手間。

陸景衍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到底出什麼事了?按理說,他們不敢對姜小姐動手的。」

傅聞深並未應聲,反倒是在聊天界面撥通了姜予漾的語音通話。

響了很久,一直到語音自動掛斷都無人接通。

傅聞深沉聲吩咐,「安排人在夜笙洗手間排查,程寅包廂的所有人不許放走一個。」

聽到這話,陸景衍也大概明白了,「我知道了,這就去讓底下人排查。」

他媽的,說了丟大西洋里喂鯊魚,程寅那個傻逼還真的是不怕死!

「陸總,您怎麼在這兒?」

陸景衍剛準備打電話給夜笙的主管負責人,迎面就撞見一個熟悉的面孔。

這不是,剛剛包廂里,跟在程寅身邊的狗腿子嗎?

程寅身邊的助理一直跟着姜予漾進了洗手間,藥效很快,等了很久人都沒出來,不知道是不是暈過去了。

他這才準備回去跟程總說一聲,問問看怎麼辦。

沒想到這麼巧就碰見了陸總,這可是邀功的大好機會。

「陸總,我們程總給陸總準備了一個大驚喜,不知道陸總現在方不方便?是把人送到陸總房間,還是現在就……?」

助理笑的很燦爛,語氣也有些意味深長。

陸景衍心裏總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什麼驚喜?送誰去房間?」

助理笑着說,「姜小姐啊,程總說給陸總一個驚喜,所以特意準備……」

話音剛落,傅聞深便直接朝他狠狠揮了一拳,下了死手!

許久沒有見過傅聞深動手了,陸景衍心一沉,連忙上前去拉,「別打死了,現在救人要緊!」

傅聞深的身手他是再清楚不過了,但凡他出手,不死也要半殘廢。

陸景衍語氣有些冷,看着這個狗腿子,「人現在在哪兒?」

助理被打到嘴巴直接吐了血,還不清楚到底怎麼得罪了他們。

「在……在對面洗手間……」

傅聞深拽着他的衣領,把人直接扔在了一側,渾身都散發著冰冷氣息。

陸景衍走之前還踢了一腳,「傻逼!」

一邊走一邊發信息,讓人拿鑰匙過來。

門是緊閉着的。

嘗試着擰了兩下,打不開。

「應該是從裏面鎖住了,我已經聯繫人過來開——」

砰地一聲。

傅聞深直接把門給踹開了。

陸景衍握着手機,還愣在原地,「開……門……」

好在裏面並沒有其他人在,如果有別的客人,洗手間門也不會一直鎖着了。

但這可是女洗手間啊!!

傅爺就這麼進去了??

陸景衍站在門口猶豫了一下,不管怎樣他進去都不太方便,既然姜小姐在裏面,那就交給傅聞深了。

陸景衍直接聯繫了安保部門,讓人去把程寅這個傻逼的包廂給鎖了,等會兒再處置。

傅聞深進去後,不少隔間的門都是直接開着或者虛掩着的。

很快,就找到了姜予漾所在的掛上鎖扣的隔間。

姜予漾癱坐着靠在門邊,手機和包包都散落一地,臉頰有些不太自然的緋紅,緊皺着眉心,似乎很不舒服。

傅聞深不敢貿然把門給踹開,她的裙子露出來了一角,就在門後。

這樣會傷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