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滿目星河不及你
滿目星河不及你 連載中

滿目星河不及你

來源:google 作者:葉一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書容 王子鳶 現代言情

作為盛唐集團唯一的女高管,圍繞在江書容身上的流言從未少過所有人都只看到了她的美貌,卻無視了她的才華所有人都只看到了她頻繁晉陞,卻無視她為此付出的努力直到他出現他看到了她繁華錦簇中的寂寞與孤獨,堅守與困頓,他願意化身為螢火,為她點亮,願意化作涓涓細流,滋潤她枯燥乾涸的生命流言蜚蜚中,他堅定對她的心意小心呵護中,她成就他的志向報負都市職場=32歲外冷內熱女高管×25歲聰明強大小甜豆非標準意義上的女強男弱,或女弱男強,全文小溫馨,無打臉爽點男主前期有女友女主非潔不喜勿噴,出門右轉展開

《滿目星河不及你》章節試讀:

「大哥,你倒是走快點呀,還不知道咱們今晚要加班到幾點呢,你還不急不忙的。」

半夜十二點的便利店。

雖然燈火通明,卻難免冷清。

先推門進來的人縮着脖子,哈氣搓手,將身上單薄的西裝裹得更緊一些。

「今年秋天可真冷。」

「嗯。」

跟在他身後,又進來了一位。

和他相比,後頭這個明顯體面了很多。

他個頭高高的,面色雪白,平湖般泛着潺潺水光的眸子在空寂的店裡一掃,最後落在了收銀台上正緊盯着他,雙眼放光的售貨員身上。

美女熱情的注視,沒有讓他的表情改變半分。

他轉身,朝展示櫃的方向走去。

「子鳶,你去哪兒?」

「你不是想吃關東煮嗎?」

王子鳶腳步沒停。

「不想吃了。」

趙博洋目光在王子鳶和美女售貨員身上轉了兩圈,立刻就明白了。

他免不了心中嘆息。

王子鳶長的好,無論到什麼地方,都是人群中的焦點。

只可惜,英年早戀,家裡養的那朵花是又嬌又美,還乖巧不黏人,有這樣的女朋友在身邊,他自然不會把別人看在眼裡了。

趙博洋看着美女售貨員失望的表情。

弔兒郎當:「人都走遠了,美女,你就別想了,你惦記的那個,早就名草有主了。」

售貨員臉一紅,面上露出一絲尷尬。

手慌腳亂的給兩人結賬。

趙博洋湊上來的時候,王子鳶正抱着一盒蔬菜沙拉啃的正香。

白皙麵皮,身材瘦而不槁,舉手投足間展露出若隱若現的荷爾蒙張力,靈動的眼珠子掃過來的時候,帶着若有似無的冷。

難怪這麼招女孩子喜歡。

長的確實不賴。

「明明長的這麼帥,連便利店的小姐姐都能對着你的臉犯花痴,江書容那個女魔頭怎麼就捨得辣手摧草呢?」

「話說,俯身甘為那什麼牛,我們這些金融民工,可比牛要慘的多,人家牛吃進去的是草,擠出來的是奶;我們,吃進去的是草,擠出來的是血。」

「不過咱們書容總就不一樣了,我聽說,她可是港城總部的Colin總一手**出來的,當年關於他們兩戀情的緋聞,可是傳遍了整個盛唐大樓,盛唐禁止辦公室戀情,Colin總為愛走港城,他走的時候肯定沒想到,婊子無情戲子無義,他這一去,不但丟了前程,還連美人都一起丟了。」

「正正好的,就給我們書容總騰開了位置了。」

王子鳶叉着一根草,還沒送進嘴裏,又扔回盒子里。

便利店對面,就是魔都白領人人稱羨的頂級金融公司,盛唐集團。

此時,即便是深夜十二點,依然燈光璀璨。

不止盛唐,金融街上的所有公司,窗口都映着星星點點的燈光。

星星點點中,藏着無數個如螞蟻一樣,嘔心瀝血,輸送能量的金融人。

趙博洋還在繼續。

「這世界上,所有公司都喊着朝九晚五的口號,可每個老闆,都恨不得員工能當零零七,哥們我熬了三天,真的要油盡燈枯了,要不吃完了東西,我們就走吧,先回家好好睡一覺,管他明天會不會世界末日呢。」

王子鳶數着燈光,找到他們所在樓層。

盯着看了許久。

「走不了。」

「我出來之前剛剛把項目資料的報告發上流程,算算時間,現在差不多流轉到書容總手裡了,我得回去等等,看她有沒有修改意見。」

趙博洋激動的從椅子上蹦起來。

「不是吧大哥,你是不是腦子有泡呀,這大半夜的,你發什麼流程,你信不信,要不了半小時,江書容那個女魔頭就能把修改意見給你整理出來,她那雞蛋裡挑骨頭的功力,你又不是沒見識過,你今天晚上又準備通宵嗎?」

趙博洋嗓音很高。

霎時就傳到了便利店的每個角落。

王子鳶眼球上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敢這麼編排上司,信不信我給你錄下來,發到公司大群里?」

趙博洋嬉皮笑臉:「開玩笑,哥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

他話音未落。

兩人口袋裡的手機先後傳來接收郵件的叮咚聲。

一封屬於部門的公開郵件,寥寥數語。

【所有同事辛苦,今天可以下班了,明早十點到司即可。】

趙博洋又激動的跳起來。

「女魔頭還不算喪盡天良,子鳶,我們可以光明正大的下班了,快快快,收拾東西,回家。」

「要不然,一會兒她反悔了,按照正常項目進度,我們得搞到三四點才能走。」

兩人推推搡搡出門。

還能聽到趙博洋的聲音。

「我看,長得帥還是有好處的,你就坐在女魔頭旁邊,女魔頭一抬頭就能看到你,她肯定是可憐你這麼俊的帥哥被折磨的小臉寡白,才良心發現,讓我們提早下班的。」

便利店又重新安靜下來。

許久許久,一個人影從一排排貨架後走了出來。

聲音柔柔的,和風暢暢:「結賬。」

王子鳶一個人站在離便利店不遠的街角,正在打車。

本來是和趙博洋一起的。

可女朋友打來電話,趙博洋就極有眼色的先溜了。

「我騙你幹什麼,我真的剛下班。」

「沒有應酬,就在公司寫項目報告,我現站在大街上,黑燈瞎火的,怎麼跟你視頻呀?」

王子鳶漂亮的眉頭微蹙,盯着腳下鋪設整齊的地磚。

「買,就買你上次說喜歡的那個包,多少錢,我一會兒轉給你。」

「我知道三年了,之前不是已經說好了嗎,等抽出時間,就去見你爸媽,我這裡放假時間還沒有通知,但怎麼都要到最後一天了,十一也不知道呀,要是領導有安排,可能還要出差。」

他不太耐煩的扭頭。

看到從便利店走出來的人影,瞬間呆住。

「行了行了,先不和你說了,我好像看見我領導了,你早點睡,別熬夜了。」

「轉轉轉,掛了電話,我就給你轉賬。」

王子鳶揉了揉眼睛。

確認正在過馬路,一步步走進盛唐大樓的人影,就是江書容,她剛剛從便利店出來。

大樓門縫的燈光斜映下來,包裹她窈窕纖細的身影,竟有些寂寥落寞。

想起趙博洋在便利店裡說的那些話,他心裏一突,急忙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