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貓咪少女的修鍊指南
貓咪少女的修鍊指南 連載中

貓咪少女的修鍊指南

來源:google 作者:如月熊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忻 李愷忻 現代言情

她——玲瓏,來自長毛國的三花小可愛,留在人類世界修鍊,活潑主動惹人喜愛他——李愷忻,來自人類世界的悶騷小直男,秀氣俊俏,熱心善良可愛的貓咪少女玲瓏,意外闖入李愷忻的生活,帶來不少奇異趣事,一人一貓,性格天差地別卻又相互扶持,在溫馨的咖啡店裡共同過着只甜不虐的溫暖小日子,這是一個輕鬆有趣的故事展開

《貓咪少女的修鍊指南》章節試讀:

入秋後的晚上微風涼涼,淡淡的月光灑在窗台上。

李愷忻懶散地蜷坐在沙發上拚命地吸貓,身形略顯瘦削、五官清秀的他,此刻像極了抱着女兒的老父親。

「大花,乖。」

李愷忻溫柔地撫摸着大花的頭,大花蹲在他懷裡呼嚕呼嚕的,正表示着此刻的滿足。

大花是他剛撿回來一周的流浪貓,是一隻三花色小可愛,左前爪靠近肩膀的位置上,有一個硬幣般大小的心型圖案,由橘色的毛髮組成。

小腦袋圓圓的,乖巧可愛也十分粘人,飯量更是大得驚人,巧合的是,大花的毛色和紋路都像極了李愷忻小時候養過的三花貓,因此他對大花格外寵愛。

「有點味道了,洗澡去吧!」

李愷忻親了親大花的額頭,大力地吸上一口,便抱起大花跑向浴室。

大花聽到洗澡兩個字,彷彿通了靈性,像發瘋似的極力掙扎,口中喵嗚喵嗚的念念有詞,全身大寫的拒絕。

可惜直男的思維總是那麼簡單,大花越是掙扎,李愷忻笑嘻嘻的抱得越緊。

「水溫剛好,一起泡澡吧!」

關上了浴室的門,大花無處可逃,瞪大了雙眼,可憐兮兮的樣子,兩隻小前爪不停地撓着門,做着無用的掙扎。

李愷忻迅速脫去衣服,像孩子般興奮,準備跳進浴缸和愛貓共浴。

他一把捧起大花坐到浴缸里,用溫水輕拍着大花。

忽然白光一閃,眼前的大花變成了一位長發少女,和李愷忻一起坐在浴缸裏面。

「啊——」浴室內的驚叫聲震耳欲聾。

李愷忻被突如其來的詭異一幕驚嚇到,迅速鬆開抱着大花的手,身體儘可能的往後緊縮,緊閉着雙眼,表情已徹底僵住,身體顫動得厲害。

「不對,我是誰?我在哪?發生了什麼!?」

停止了凄厲的叫喊,李愷忻瞟了一眼,想確認此情此景是不是幻覺。

空氣像被凝固,此刻的浴室里,氣氛相當尷尬……

畏縮在李愷忻對面的是一位長發少女,大概十八九歲,膚白如玉,略帶嬰兒肥的小臉,小嘴粉嘟嘟的,像犯錯的小孩般摸着自己的耳朵,小眼神可憐巴巴地看着他,舉動惹人憐愛。

「不對,這是個夢,是噩夢,我要醒來!」

仍然無法相信眼前一幕的李愷忻按着自己的人中,閉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詞。

念叨了一會後再次睜開眼睛,祈求噩夢結束,然而情況卻沒有變化。

此刻依舊在浴室裏面,不想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眼前的所見是真實存在。

李愷忻儘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不敢直視依偎在浴缸的少女。

他咽了一下口水,心裏滿是疑惑,「你是誰?究竟是人還是鬼?」

少女遲疑了片刻,委屈巴巴的道:「不是誰,我是大花,你的大花。」

李愷忻當然不會相信,貓咪又怎會大變活人?

少女見他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低聲再道:「我只是和你們這裡的貓咪有點不一樣。」

「哪有這麼『修長』的貓咪,我信你個大頭鬼。」李愷忻心裏暗暗嘀咕。

少女低垂着腦袋,不敢直視李愷忻,「小忻,你是不是很害怕?」

李愷忻臉色一沉,嘆了口氣,「......」

少女用水靈靈的大眼睛盯着他,解釋道:「其實我叫玲瓏,來自長毛國,第一次到人間修鍊,意外被小忻你帶了回來,要不是怕水剛才也不會突然變成人形。」

玲瓏撓了撓腮,看他沒有反應,接着道:「確實和你們的貓咪有一點點不同而已,就一點點。」

「......」

李愷忻忽然回想起之前發生過的奇怪事情,前晚半夜醒來,睡眼惺忪地走去洗手間,打開洗手間的燈後,竟然看到一位長發少女蹲在馬桶前。

只見少女雙手環抱着馬桶,頭鑽進了裏面,傳來微弱的唧唧聲響,還沒來得及反應,少女突然抬起頭仰視着他,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他被嚇得臉色慘白,愣在原地不敢作聲。

面對如此詭異的狀況,李愷忻當時睜大了雙眼,下意識屏住呼吸,頓覺一股涼氣順着後背直衝腦殼,雙腿一軟便暈了過去。

早上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剛睜開眼睛的他,用力去回想昨晚的經歷,腦里卻一片漿糊記憶模糊。

當下環顧四周,發現並無異樣,憨笑着以為是做噩夢,當時覺得只是自己太過敏感,便沒有再多想。

李愷忻尋思,原來那天晚上發生的不是夢。

聽完玲瓏的一番解釋後李愷忻心裏面忐忑,她好像確實沒有惡意,兩人泡在浴缸里解決不了問題,水溫越來越冷。

李愷忻先開口:「我先出去整理一下,給你準備衣服更換,有什麼事情等下再說。」

玲瓏抬頭望向李愷忻,沒有說話,點了點頭回應。

不一會,兩人整理好,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面面相覷,氣氛再度陷入尷尬。

玲瓏搔了搔頭,主動靠前,「小忻你真的不害怕我了嗎?還會給我摸摸嗎?還會給我貓糧嗎?」

說著,雙手抱着李愷忻的手臂,用臉蹭了蹭。

母胎單身的李愷忻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有碰過,連自己母親也開始擔心他的取向問題,如今被一位妙齡少女用柔軟嬌嫩的雙手抱着自己,立刻緊張得心跳加速,臉頰唰的紅了。

李愷忻覺得相當尷尬,迅速抽離,「不會不會不會!摸摸摸!給給給!」

玲瓏相信了他的說話,臉上立刻增添了笑意,身體也更放鬆,小嘴嘟嘟,「小忻最好了!」

淡淡的白光一閃,玲瓏變回貓咪,跳上了李愷忻的懷裡,熟練地用身體蹭啊蹭,兩隻小前爪在他柔軟的大腿上歡快地踩來踩去。

為了摸摸為了貓糧,滿滿的求生欲。

李愷忻回想到剛才浴室里的一幕,還有這幾天對玲瓏的貼貼和摸摸,臉頰更紅了。

他的心裏還是滿是疑惑,但他是個靦腆又心善的人,聽完玲瓏的解釋後稍微有點心軟,唯有暫時收留這位「少女」。

李愷忻藉著去拿貓糧的機會逃離現場,再從睡房裡拿出備用被褥,讓玲瓏以貓咪形態在大廳里安睡。

母貓也是女的,男女授受不親,非禮勿視非禮勿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