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魅惑喬總的火熱嬌妻
魅惑喬總的火熱嬌妻 連載中

魅惑喬總的火熱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留留姐的美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霆嵐 現代言情 許諾

誰能告訴一下自己,是前世結仇么,還是八字相剋,這麼個堂堂上市集團老總,怎麼就對自己橫豎看不順看,處處針對自己,每次冷眼旁觀,看自己出盡洋相可誰又知道喝醉酒後的喬大總裁竟然一改往常的冷血冰霜,捧着自己深情親吻,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上蒼呀,你快來救救我吧,這一冷一熱,小女子心臟受不了哇!展開

《魅惑喬總的火熱嬌妻》章節試讀:

周五快下班的時候,許諾接到閨蜜李辛茹的電話,剛升任前拓集團銷售總監的李辛茹出差一周,就拿下一筆3000萬的訂單,凱旋歸來,情緒十分高漲,在京市有名的會所紅月樓訂了包間,急call許諾過去慶祝。

李辛茹是許諾小學同學,兩人從小廝混在一起,感情深厚,是一件好看的衣服可以輪流穿,一個冰激淋一起添着吃的交情。

辛茹性格開朗豪放,精明果敢,有衝勁,三寸不爛之舌能把死人說活,黑的描成白的,一畢業就應聘了前拓集團的銷售,每天跟打了興奮劑一樣到蹦躂拉單,這幾年談成好幾個大客戶,快速地升到公司銷售總監的位置,薪水也是水漲船高,平時在花錢上很是慷慨。

點了好幾道紅月樓的招牌菜,兩人大朵快頤了一番,又品嘗了幾杯有年份的昂貴紅酒,微熏,白皙水潤的臉蛋上都暈染了淡淡的粉色,忍不住一起往廁所跑。

回來的路上,卻被幾個醉漢堵在了過道里。

「美女,長得這麼漂亮,陪大爺玩一玩唄!保證讓你們爽到嗨」

許諾瞟了眼抓在自己胳膊上肥膩膩的爪子,再掀瞼看一眼後面圍上來的4-5個男人,一個個碩大的啤酒肚跟6個月的孕婦一般大,臉上的橫肉油乎乎。

TM的,這要進了包廂,都不知道會被強多少遍,她兩這小身板不給折了才怪,不會爽死,只會**死!

兩人目光交匯,一秒間心領神會,脫了鞋朝對方頭上一陣亂敲,現場殺豬般的哀嚎聲立即響起,趁對方放開手去抱頭,許諾和辛茹立即撒丫子狂奔。

只是終究是女人,跑了一會,眼看着快被那幾個流氓追上,情急之下兩人闖進一包廂。

只是沒想到包廂里的客人玩得正嗨,一群男女,被打斷後,大家一臉好奇地望着後背抵在門上,一臉驚魂未定的兩人。

包廂內總共7個人,角落一沙發上靠着兩男人,西裝革履,矜貴優雅,各手上端着一杯紅酒淺飲輕酌,眼皮子都沒抬一下,一看就是在聊正事。

這邊包廂門正對着的沙發上2男3女,正在划拳喝酒,看桌子上二三十個空酒杯,就知道氣氛正濃。

「不好意思,打擾大家雅興了,我們兩女生喝了點酒,迷路走錯了包廂。」辛茹雙手合併作揖賠禮,

「不過嘛……反正我們也就兩女生,沒什麼好玩的,遇到就是緣分,介不介意我們加入你們呀?」

只要自己不覺得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果真現場尷尬得一片寂靜。

「這不是諾諾嘛?」突然門正對着的沙發上有個女生大聲叫起來,甜糯糯的聲音。

許諾抬眸望去,一臉懵逼。

這女生立即跑過來,拽着許諾的胳膊,開心地叫道,「真是諾諾呀,我是喬欣怡,你不記得了么,小時候老追在你屁股後面叫你胖胖妞的!」

一聲胖胖妞,門正對着沙發上的幾個人兒頓時發出幾聲爆笑,寂靜尷尬的氛圍也瞬間被打破。

許諾滿頭黑線,臉色爆紅,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都快被自己忘記的黑歷史,竟然在大庭廣眾下被挖出來,雖然現在自己身材苗條均稱,**,但小學的時候確實是個小胖妞,最可氣的是班裡有個富人家的女孩子整天追在自己屁股後面喊胖胖妞,搞得全校師生廣為傳頌這個綽號,多虧後面這女孩子轉走了,聽說是去國外留學了。

「原來是欣怡!」尷尬到渾身僵直的許諾被辛茹狠狠掐了把腰上的軟肉,才回神過來回應道。

然後就被欣怡拉着坐到沙發上,辛茹也趁機跟着過去,門外幾個流氓一定還守着堵她們,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想辦法賴在裡頭不出去。

見欣怡一直扒着許諾說話,唐子城假裝嗔怒道:「欣怡,今天大夥是來給你接風洗塵的,你可不能偏心只陪你這小姐妹,要不叫她們和我們一起玩吧。」

欣怡抬起頭,狡黠的眼神剜了一眼對面的唐子城。

然後拉着許諾的手:「諾諾,我今天剛回國,這是我的朋友們,你和你朋友要不和我們一起玩吧。你們要不想玩,我叫我哥和風琪哥哥陪你們。」

說著還朝角落那邊大聲喊道:「陸風琪哥哥,你和大哥有完沒完,今天不是來給我接風洗塵的么? "

剛才還在低聲交談的兩男人應聲抬眸朝這邊望過來。兩人眼神突然一頓,滿臉訝異,但一瞬間又恢復如常。

陸風琪:「胖胖妞,要不過來我們這邊吧,剛好我和霆嵐也聊完了!」

許諾剛恢復正常的臉又一下子紅成豬肝,心裏強烈抗議,你才胖,你全家都胖。

「我和你們一起玩吧。」許諾慌忙傾身湊到划拳喝酒的這夥人中間,大家很自然地往旁邊挪了挪,騰出些空間,辛茹順其自然地挨着許諾坐下來。

陸風琪一臉興味地笑着,直直地盯着許諾緋紅的臉,突然伸長脖子,臉湊近喬霆嵐耳邊,「你有沒有發現胖胖妞很像一個人?」

喬霆嵐嫌惡地朝旁邊退了退,與他拉開距離,修長好看的手指從煙盒裡掏出一支,放在鼻子上聞了聞,斜叼在嘴吧上,並未點燃,雙眸微眯,一瞬不瞬地看着正和大家玩得起勁的許諾,眼底晦暗不明的情緒涌動。

許諾和辛茹本來是為了能賴在包廂里才加入到他們的遊戲中,一看大家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是些富家子弟,本來以為是些虛有其表的花花公子小姐,誰知道把划拳竟然玩得這麼溜,特別是這唐子城,一看就是經常混跡**所的的老油條,幾圈下來,兩人各喝了不少酒,不敢再輕敵,全身心地投入遊戲中。

唐子城和其他幾個人開始還有些不習慣,畢竟和這兩個中途闖進來的女人不熟悉,但後面看人家一點也不扭捏,豪爽大氣,遊戲玩得棒,還願賭服輸,該喝的酒一點也不推脫,合他們的脾氣,也就很放得開,氣氛越來越濃烈。

最後的結局就是除了唐子城這老油條因為總贏,沒喝幾杯,其他的人都灌了不少酒,面紅耳赤,趴在沙發上喘着粗氣。

唐子城按慣例安排司機把其他人一一送回家,喬欣怡叮囑完陸風琪和喬霆嵐一定要親自把許諾和辛茹送回家後,就跟唐子城坐喬家的車回喬家老宅那邊去了,喬家和唐家老宅挨在一起,他、喬霆嵐和唐子城年紀相仿,是從穿開檔褲玩到大的交情。

最後包廂里就剩下陸風琪、喬霆嵐、許諾和辛茹。

許諾和辛茹知道今天要喝點小酒,所以沒開車出來,本來是打算兩人完事後一起打車回自己在公司旁邊的公寓,反正她兩經常睡一張床蓋一床被子。

只恨自己爭強好勝,一下子沒把持住,喝過量了,看着旁邊已經醉得七昏八素的辛茹,嘴巴里還一直叫着再來,再來,許諾臉上又一陣爆紅,深更半夜,她可不敢自己帶着辛茹這個醉鬼,而且還超級美麗性感的醉鬼打車回去。

許諾:「陸先生,能麻煩你們把我們送回玉華南苑么!」

「走吧!」陸風琪抻了抻修長的雙腿,拿起車鑰匙扶上辛茹就朝門口奔去,許諾扶着沙發,撐起身子站起來,一個踉蹌差點摔個狗啃屎,多虧抓住了旁邊的桌角。

抬起被醉意染紅的眸子睨去,欣怡嘴裏那個叫霆嵐的哥哥卻一臉淡漠,巋然不動,絲毫沒有上前攙扶的意思。這TM還是個男人么,一點紳士風度也沒有。你姐姐我這樣,你不知道過來扶一把么。

許諾貝齒咬緊下唇,扶着牆壁慢慢往外挪動,渾身虛軟無力,兩條腿像踩在棉花上一樣,好不容易挪到電梯里,背靠在電梯牆壁上拚命喘粗氣,額頭已經沁出一層薄汗。卻見陸霆嵐修長筆直的腿慢悠悠地跨進來,一個優美轉身,四目相對。

這個男人長得真是好看,狹長的丹鳳眼,高挺鼻樑,性感薄唇斜叼根香煙,高定西服熨帖筆挺,渾身上下散發著醇厚的男人氣息。

但這麼沒有風度的男人,許諾已經在心裏問候了他祖宗好幾遍,眼底全是蔑視。

電梯下到車庫,一陣強光掃過來,陸風琪坐在駕駛室里抬眸朝他們示意。

許諾用最後僅存的力氣撐着疲乏的身子走過去,一把拉開後車門,把自己甩在后座上,卻發現喬霆嵐慵懶地靠在后座上,辛茹那貨靠在副駕駛位上,已經昏睡過去,身上蓋着男人灰色西裝,胸脯起起伏伏,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咬碎銀牙,許諾還要端坐硬撐,生怕不小心碰到旁邊這個男人,但是酒精後勁慢慢襲來,車開出不遠,她就眼皮直打架,昏睡了過去。

等到玉華庭苑時,許諾整個人已經趴在喬霆嵐腿上,身上蓋着剛才還套在男人身上的黑色西服。

他狹眸微眯,怔怔地盯着這張精緻美艷的臉,與記憶深處的那張臉慢慢重合,眉眼五官都很像,但是她們絕對不可能是同一個人,因為當初那個女人是在自己懷裡慢慢變涼的,他抱着她身子的手明顯感覺他體溫慢慢地流逝,這種感覺至今還深深地刻在他的感官里。

陸風琪點燃香煙,猛吸一口,慢慢吐出煙圈,晦暗不明的眼眸盯着手指上明明暗暗的火星。

喬霆嵐閉着雙眼,一動不動,彷彿睡著了,只有那擰緊的眉心證明他是清醒的。

當東邊露出魚肚白,早晨的街道慢慢熱鬧起來的時候,許諾醒來,她睜開眼睛,渾身酸痛,男人俊朗的面容映入眼瞼,猛地一驚,一個鯉魚打挺驚坐起來,一下子撞到喬霆嵐的下巴,頭頂疼得直冒煙。

男人俊眸微睜,面上毫無表情,淡淡地說道:「醒來了就下車吧!」

許諾氣得一口老血卡在喉嚨里,這貨拽得不行,睜開眼就趕自己下車,好像誰多稀罕呆在這車裡似的。

她連滾帶爬從車裡出來,扯醒還在睡夢中的辛茹,辛茹睜開睡眼惺忪的眸子,整個人都是蒙的,被許諾拖拽着木然地回公寓。

看着她們倆的背影消失在小區門口,陸風琪一腳油門竄得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