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美女大小姐的神醫高手
美女大小姐的神醫高手 連載中

美女大小姐的神醫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醉酒望明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詹青璇 都市小說 陸陽

[神醫+相術+修仙+美女大小姐+單女主+廢物逆襲]妹妹患上絕症,陸陽因此放下尊嚴入贅宋家籌錢治病,兩年來被呼來喝去,遭受百般羞辱,活得比狗還狼狽名義上的妻子背叛,陸陽當場受辱,也因此得到了修行宗門鬼醫門的傳承,從此開啟了逆襲之路……展開

《美女大小姐的神醫高手》章節試讀:

以前想罵就罵,想打就打。

高興的一天陸陽日子相對好過,不高興的一天,他就是出氣筒。

今天倒好,這廢物竟敢忤逆她。

「你說什麼?」

鄭雨荷臉色一沉,「你將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陸陽直視着鄭雨荷,毫無懼色,「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你憑什麼讓我跪。」

「因為……」

「因為你是我岳母?」

陸陽一聲嘲諷,目光變得瑞利,「對不起,你,不配。」

俗話說得好,女婿也當半個兒,可這兩年沒有他沒有一天被當成人來看。

家務他包攬,這對母女想要怎麼樣就怎麼樣,不是呼來喝去就是各種羞辱。

岳母?

這兩個字對於陸陽而言,就是一個笑話。

「你!」

鄭雨荷被氣得臉色煞白,這廢物是吃錯藥了嗎?

欺負了女兒不說,還在外邊勾搭了狐狸精,更這麼公然的頂撞她。

豈有此理!

「我說錯了嗎?」

陸陽自嘲的笑了。

「廢物,你找死!」

鄭雨荷揚手就是一巴掌,以前要打就打,陸陽都不敢躲。

可這次,她這一巴掌抽空了。

整個人因為重心不穩,還摔倒在了地上,額頭撞在了茶几上。

「歲數大了要注意一點,小心摔成癱瘓就麻煩了。」

陸陽不僅沒有同情,反而還陰陽了一句。

「你……你你你……」

鄭雨荷指着陸陽,氣得胸口疼。

「媽!」

宋菲急忙扶着母親,怨恨的瞪着陸陽,「你夠了,馬上給我滾出去。」

「你當我願意在這裡待,滿屋子都是一股惡臭味,宋菲,看在咱們還沒離婚的份上提醒你一句。」

陸陽叼上了一支煙沒有點燃,「小心染上什麼病,那可不太好治,爛到了骨子就更不好辦了。」

可惡!

該死!

宋菲滿臉怒色,卻找不到話來反駁。

「以前我不相信,現在我相信,鄭女士可真是生了一個好女兒,也不知道外人知道了你女兒結了婚還在外邊鬼混,你這張老臉還保不保得住。」

「你給我住口!」

鄭雨荷氣得渾身顫抖,「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和馮澤相提並論,他是馮家少爺,比你強一萬倍。」

「是嗎?」

陸陽將煙給點上,深吸了一口,「你高興就好。」

就說宋菲這麼大的膽子,敢情有這位好母親在背後慫恿,那還真不用擔心什麼。

有這麼一位母親,他真不知道對宋菲是好事還是壞事。

說完,走人,懶得再搭理。

今天就是故意回來的,就是要噁心一下這對母女,先出一口惡氣。

「陸陽,你別得意得太早了,你打了阿澤,沒有你的好果子吃,我保證你會後悔。」

身後傳來宋菲的嘶吼。

後悔?

陸陽連頭也沒有回,也許吧。

沒有底氣,那隻能低頭做人。

當有了足夠的底氣,馮澤又能如何。

「氣死我了,這狗東西。」

鄭雨荷捋着胸口,連呼吸都變得不順暢了。

畢竟一個逆來順受的廢物開始頂撞,她哪裡接受得了這種反差。

「媽,您別生氣,阿澤不會放過他,已經聯繫了猛哥,那該死的廢物會跪在地上求我們。」

「菲菲,你是說那個王猛?」

鄭雨荷心中一驚。

不是一個圈子,平時很少接觸,不過王猛這個人,她多少有些耳聞。

北河市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王猛可是道上的名人,手段狠辣,幾乎沒人敢惹。

就連北河幾個家族,都要給幾分面子。

「對,就是他。」

宋菲冷哼,「他高興不了多久,廢物就是廢物,鹹魚翻了身也是鹹魚。」

「可菲菲,阿澤現在是什麼態度,那廢物怎麼說都算我們宋家的人,媽擔心……」

「媽,您就放心吧,打阿澤的是那個廢物,和我們宋家有什麼關係,阿澤的為人你還不知道嗎?」

聞言,鄭雨荷點點頭。

想來也對,馮澤對女兒一直有心意,應該不至於遷怒到宋家。

至於陸陽會怎麼樣,她一點也不關心,死了都不會眨一下眼睛。

換一個角度,今天的事未必是壞事。

宋家不會有麻煩,也要製造有麻煩的假象,老婆子知道陸陽給宋家惹了麻煩。

那麼,這婚就離定了。

「菲菲,你奶奶那邊你去吹吹風,怎麼說不用我教你了吧。」

「媽,我知道怎麼做,對了,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宋菲臉上終於掛上了笑容,「我聽說京城詹家來了北河。」

「詹家?」

鄭雨荷一愣。

「對,京城詹家,那才是真正的豪門家族,媽,你覺得詹家來北河做什麼?」

雖說現在還不能確定,可劉航等人都說了,詹家來北河大概率是生意上。

誰能得到詹家的提攜,這輩子將平步青雲。

「菲菲,你這……」

鄭雨荷也被女兒的表情嚇了一跳。

難道女兒將主意打到詹家身上了?

可女兒已經結婚了,詹家是什麼家族,會接受一個結婚了的女人嗎?

「媽,你想什麼呢。」

宋菲臉上微微一紅。

她想嫁入豪門不假,還沒有傻到沒有分寸。

別說結過婚,就算沒有結婚,要想進入詹家的法眼,根本不可能。

那種好事就不用想了。

「那你的意思?」鄭雨荷不解。

宋菲拉住她的手,「媽,你想要,詹家來北河肯定是為了生意,而北河上得了檯面的就那麼些人,馮家無疑是最有可能取得合作的對象。」

對啊。

按照女兒的思路,鄭雨荷臉上逐漸浮現了笑意。

懂了,她徹底懂了。

詹家太遙遠,根本不現實。

只要女兒抱住馮家,那就未來可期。

「菲菲,阿澤那邊你要更努力才行,馮家取得了合作,咱們宋家也會跟着沾光。」

等女兒和那廢物離了婚,再和馮澤結婚,那兩家就算徹底的綁在了一起。

「對了,你沒讓那廢物得逞吧。」

聽到這話,宋菲臉上又是一紅。

「媽,你說什麼呢,那怎麼可能,我才不會便宜那廢物,我……我只有阿澤一個。」

「好,好好,這就好。」

鄭雨荷大喜望外,「菲菲,你現在就去,趁着阿澤被打心情不好,不能離開他身邊。」

「知道了,我馬上就去。」

「等等。」

鄭雨荷又拉住了女兒,「菲菲啊,這男人都得一個德行,咱們做女人的要想拴住一個男人,必須……」

說著,鄭雨荷伏在女兒耳邊開始出謀劃策,聽得宋菲臉上滿是紅霜。

「嗯,我知道。」

男人嘛,最在乎的就是那事兒。

為了宋家,為了自己的未來,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反正早就是馮澤的人了。

綁住了馮澤,等於就綁住了馮家。

等馮家和詹家達成了合作,到時候……

此刻的母女倆,雙雙做着美夢,憧憬着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