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美女在上
美女在上 連載中

美女在上

來源:google 作者:錦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杜亦菡 秦漠 都市小說

秦漠今年二十五,一個老爸三個媽據說他老爸能夠抱得三個美人歸,皆因年輕時誤打誤撞住進了美女公寓不僅蹭吃蹭喝還拐跑了三個房東因此秦漠從小便立志以後娶老婆一定要在數量和質量上超越老爸於是秦漠決定當房東,出租公寓非美女勿擾,非單身不租展開

《美女在上》章節試讀:

片刻後把葯都包好遞給了秦漠:「先生您的葯。」

「有銀針嗎?有的話,給我拿一盒。」秦漠接過葯問道。

「有的有的。」葯童隨手從抽屜里拿出一盒銀針。

秦漠接過來,一起付了錢,然後走出了國醫堂。

這裡距離他家不遠了,秦漠就打算步行回家,反正車也送修了,杜亦菡暫時用不到自己這個司機。

秦漠步履悠閑的穿過大街小巷,背着手走過兩條街之後拐進一條小巷子里,而後停下腳步說道:「你的跟蹤技術這麼差,我都說服不了自己裝作沒看見。」

話音落下後,半響無人出來。

秦漠呵笑一聲,手中一枚硬幣嗖的一聲飛了出去。

啪!

硬幣似乎打在了什麼東西上,只聽一聲悶哼從身後響起。

秦漠轉身看去,看着對方左臉上被硬幣擊中留下的印記搖頭:「哎,好久沒發暗器了,準頭不足啊,本來想打右臉來着。」

對方來人暗暗咬牙,自己剛才已經躲的夠快的了,但還是沒有躲過去,足見秦漠發暗器的手法有多高明了。

「說吧,誰派你來的,杜天明么?」秦漠開門見山的問道。

對方哼了聲:「既然知道自己得罪了杜老闆,就該清楚,有些事不該你管的,就不要插手。」

「原來他是讓你來警告我的啊。」秦漠語氣失望的搖頭。

「不然你以為呢。」

「我當然以為他是派你來收買我的,你們如此不按套路出牌,真是讓我措手不及。」秦漠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

對方抽了下嘴角,誰不按套路出牌了,正常情況,當然是來警告一番啊。

「既然你們不想收買我,那你回去告訴他,警告我收到了。不過我這個人只收錢不收警告,讓他以後不要做這麼無聊的事了。」既然沒錢賺,秦漠也不想浪費口舌,對他擺擺手說道。

對方聞言喝道:「小子猖狂。你以為自己打敗了我師弟,就能打敗我么。」

秦漠糊塗了,糾結的問道:「你到底是來警告我的,還是來替你師弟報仇的?」

「剛才是警告,現在是報仇。」對方說著疾步奔來,一眨眼就到了秦漠身前。

秦漠無奈嘆氣,一手提着中藥背在身後,一手亮出來與對方過招。

嘭嘭嘭……

剎那間兩人就過了五六招,對方心裏大吃一驚。自己的內勁可是金剛期二品啊,竟然還抵不過對方一隻手!

「金剛期二品的內勁還想找我報仇,回去再練個十年八年吧,少給你們長拳門丟人了。」秦漠聲音一沉,手臂如蛇一般纏上了對方的拳頭,然後微微用力一推。

轟!

一股強大的內勁灌入對方的手臂,只聽咔嚓一聲,對方手臂內側的骨頭直接斷裂了。整個人也被推出去三米之遠,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對方捂着手臂慘叫一聲,驚恐的看向秦漠:「你的內勁好強!你究竟是什麼人?」

「呵呵,你還不配知道。」秦漠轉身離開,語氣冷淡的說道:「念在你們是修武界的人,我饒你們一次,再有下次,絕不是斷一條手臂這麼簡單了。」

對方嚇的渾身一顫,他不敢懷疑秦漠的話。只是簡單的幾招,就足夠讓他知道,他和師弟兩人跟秦漠都不是一個檔次的。

修武界,弱肉強食。就算秦漠殺了他們,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不管是長拳門還是其他人,都不能說秦漠什麼,這是修武界不成文的規矩。

秦漠走出巷子後,心想自己一次性替杜亦菡解決了兩個生命威脅。短時間杜天明是不可能找到更厲害的人過來。足夠撐到一周後,舉行最後一次招標了吧。

「哎,五千塊錢一個月,真是虧大發了。也就自己這種好心人願意吃這個虧了。」秦漠一邊走一邊唉聲嘆氣,越來越覺得自己是華夏好房東。

……

華燈初上的時候,杜亦菡拖着疲憊的身體回來了。平常她都會加班到很晚才回家,今天之所以回來這麼早,實在是因為肚子疼的難以忍受,不得不結束加班回來喝葯。

「回來了,飯早就做好了。你去洗手吧,我去把菜端出來。」正在看電視的秦漠見杜亦菡進來說道。

杜亦菡換鞋的動作微微一頓,她沒有想到秦漠已經做好了晚飯,而且一直在等自己回來吃飯。她十幾歲的時候就出國留學了,在外國也是獨居,每次回家別說做好的晚飯了,就連一盞燈都沒人為她打開。

心裏莫名的升起了一絲感動,讓她覺得這偌大的別墅雖然只住了他們兩個人,但卻很溫暖。這個僅僅跟自己認識一天的男人,帶給她的感動遠遠超過了杜家所有人。

「怎麼還不去洗手?」秦漠端齊了飯菜後,催促了一聲還愣在門口的杜亦菡。

「來了。」杜亦菡冷酷的臉頰上浮現出笑意,換好鞋子洗了手才在餐桌前坐下。

秦漠拿起筷子道:「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隨便做了點。」

「嗯,我不挑。」杜亦菡搖搖頭,秦漠能把白粥都煮那麼好喝,做其他菜肯定不用說了。

事實證明杜亦菡所料不錯,晚飯的四菜一湯都做的十分美味。杜亦菡難得胃口大開的吃了滿滿一碗米飯外加一碗排骨山藥湯。

杜亦菡放下筷子的時候,秦漠還在吃,口齒不清的說道:「你的葯在微波爐里,趁熱喝了吧。」

一提這事,杜亦菡就忍不住臉紅了。心裏再次埋怨起梁茜來,這種葯怎麼能讓秦漠去拿,自己多不好意思。

紅着臉進了廚房,杜亦菡從微波爐里端出一小碗中藥,一聞到中藥味,她的眉頭就皺了起來。這葯她已經連續喝了兩個月了,不僅苦的難以下咽,成效還不大。如果不是疼的厲害,她一口也不想喝。

「哎……」杜亦菡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捏着鼻子,仰頭一口氣喝了乾淨。

最後一口咽下去後,她條件反射的就要去漱口,不過手還沒有碰到水龍頭就發現不對了。嘴裏的苦味並不濃烈,跟上個月喝的藥味有明顯的不同。

杜亦菡明明記得她是按照上個月開的藥方熬的葯,怎麼味道卻變了呢?思及此,杜亦菡立刻問道:「秦漠,你是不是拿錯葯了?這個味道好像不對。」

「嗯,你那副藥方根本治不了你的病,我就給你換了一個。」秦漠正在扒拉最後一口米飯,頭也不回的說道。

「你換的!」杜亦菡略微驚訝的問道:「你不是說自己不是中醫么?」

秦漠嗯啊一聲:「不過看點小病,開個方子還是會的。」

杜亦菡驚奇了,這短短一天的時間,秦漠就分別展露了自己的三項技能,功夫、電腦、醫術。這讓她越來越看不懂他了,也越來越好奇他還會些什麼了。

「別愣着了,去客廳歇着吧。等我收拾完碗筷再給你施針。」秦漠吃飽了後開始收拾碗筷。

「還要施針?」杜亦菡愣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