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萌寶天降:給媽咪找個總裁
萌寶天降:給媽咪找個總裁 連載中

萌寶天降:給媽咪找個總裁

來源:google 作者:南岸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甄睿棋 甄雪羽

甄雪羽一覺醒來有了一個五歲大的孩子,為了生計不得不帶着孩子走上直播做菜的老本行「就這種帶着孩子做噱頭撈錢的主播,能做出什麼好吃的飯菜!」冷心冷情的樓總毒舌評價然後吃着主播做的飯菜,樓總表示:「飯菜可以,孩子也很可愛,就是主播不大行」某天,見到甄雪羽真人的總裁,「現在就是後悔,非常後悔,當初為什麼要說那些沒腦子的話」斗完極品父母還處理過總裁爛桃花的甄雪羽一臉冷漠,牽着和總裁長得八分...展開

《萌寶天降:給媽咪找個總裁》章節試讀:

甄睿棋聽見這句話大大的眼睛裏面,透露出了一絲很好確認的複雜。
樓硯很快便捕捉到了這一絲不同,歪了歪腦袋有些好奇的繼續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甄睿棋今天穿了一件很可愛的背帶褲,他不喜歡這樣看起來笨笨傻傻的衣服。
走起來的時候總感覺自己和電視裏面,就是人與自然裏面走得蠢蠢傻傻的企鵝一樣。
他小胖手在背帶褲的扣子上面摳摳搜搜半天,才鼓起勇氣跟旁邊看起來很厲害的叔叔說沒有。
這些小動作落在樓硯眼裡,他就算是是再遲鈍也知道人家小孩子是害怕他了。
面上不顯心裏有些失落,怕小孩子緊張還把位置往邊上挪了挪。
昂貴的布料在廉價的塑料椅上摩擦出沙沙聲,沒事可做分外關注周邊的甄睿棋聽得格外的清楚。
甄睿棋覺得這個男人好像也不是很可怕,手指又不自覺的開始摳摳搜搜。
樓硯正在看公司那邊傳來的消息,今天飯菜的事情他是告訴了陳助理和妹妹是個誤會的。
但是機會難得,陳助理依舊在公司藉著這一件事情在公司排查。
還真的給他查出一些事情來,趙靈兒的本事也不算小。
男人嘴角輕輕掀起一絲涼薄,即便是還不知道涼薄是什麼意思,但甄睿棋也依舊感受到了。
他已經伸出去的手都有些顫抖,樓硯沒有想到旁邊的小傢伙竟然還願意搭理他。
眼裡露出一絲不可思議,畢竟不管是什麼年紀,他樓硯從來都沒有招小孩子喜歡過。
他一向是一個有自知之明的人,小孩子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小孩子。
所以樓硯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妥的,但是今天這個孩子是個意外。
樓硯不僅不覺得討厭,甚至還很喜歡,他從來沒想過他竟然也會有喜歡小孩子的一天。
甄睿棋原本還有一些害怕,但是男人明顯帶着一些溫和的眼神看過來,他就恢復了以往的膽大。
「你能不能幫我再把佩奇拿下來?」
小孩子的聲音一如既往的軟軟糯糯,很是好聽。
樓硯順着小孩子的眼光看過去,是哪個被他誤認為狗的小書包。
表情有些不自然地把小書包拿下來遞到孩子面前,沒想到他樓大總裁也有看走眼的一天。
甄睿棋拿到自己的小書包也沒有再關注旁邊的男人,拉開小書包在裏面摸到幾顆糖果。
那甜蜜蜜的滋味似乎已經在口腔裏面蔓延開來,忍不住咧開了嘴角眯起了眼睛。
樓硯在旁邊看得好笑,果然是個小孩子。
他不準備再多看,卻在移開眼睛之前被小孩子胖嘟嘟的一隻手攔住了。
甄睿棋其實還是有些害怕這個叔叔,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不想他難過。
這段時間被甄雪羽刻意嬌寵着,已經沒有了之前那種警惕心的棋哥,還不知道這種感覺叫做親切。
樓硯看着胖手上面的三顆糖果,終於忍不住露出了許久未見的笑容,「這是給我的嗎?」
甄睿棋點點頭,「就是給你的呀」
樓硯點點頭接過來沒有問為什麼,倒是甄睿棋自己忍不住了。
「你收了我的糖果,為什麼不問我為什麼要給你,你不怕我是壞人嗎?」
不怪甄睿棋疑惑,在家的時候媽咪就是這樣教導自己的。
在外面不能隨便接別人的東西,就怕遇見壞人,但是面前這個叔叔好像並不懂的樣子。
在前台守着的小姑娘接到客人的電話,走進來看了看裏面唯一的一個可愛小男孩。
給電話那頭的客戶報了平安。
甄雪羽原本是買完衣服就準備回去找棋棋的,但是回到一半想起該給孩子買幾本啟蒙的書。
一般五歲左右的孩子應該已經上了兩年的幼兒園了,她和吳子怡商量了一番。
覺得送孩子去幼兒園明顯已經不合適了,就想着自己在家裡教孩子一些。
等過完年後讓孩子直接上小學去,甄睿棋是個極聰明的孩子。
這些天在家裡已經會背唐詩,會寫自己的名字和認一些簡單的字了。
掛了電話確認了棋棋安全後,甄雪羽轉而奔向了上一層的書店去了。
卻說這頭的甄睿棋已經開始和樓叔叔進行親切的會談了,「我媽媽做飯很好吃的,超級厲害!」
樓硯卻在心裏吐槽,孩子五歲了都不送去學校,要是做飯再難吃一點確實沒有什麼值得孩子崇拜了。
雖然吐槽但是樓硯並沒有在孩子面前表露出來,他笑着問道:「那你爸爸呢?
也會做飯嗎?」
他原本只是想拉近一下小孩子的距離,卻沒想到甄睿棋渾不在意的回道:「我沒有爸爸。」
一向在生意場上伶牙俐齒且毒舌的樓總,難得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甄睿棋見樓叔叔一臉的為難,便善解人意的繼續說道。
「我一出生就沒有見過我的爸爸,沒關係的,又不是每一個人都需要爸爸,我只有媽咪也活得很好啊,要是我爸爸像是電視劇裏面的那些酒鬼,或者是會打人的暴力狂那不是更可憐,反正我和我貌美如花的媽咪生活得可好了。」
一番談話下來樓硯算是知道了,甄睿棋對他媽咪那是喜歡得不得了,每說幾句話就必然要讚美一下。
要是這孩子也能這麼誇獎我,那一定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這樣的想法轉瞬即逝,樓硯自己都沒有察覺到。
兩人沒聊多久陳助理就打電話來了,樓硯捏了捏甄睿棋的小胖臉。
把一張名片塞進他的小胖手裡,說道:「叔叔要去工作了,棋棋乖乖的在這裡等你媽咪回來,有困難就給叔叔打電話好不好?」
甄睿棋也很喜歡這個看起來凶凶的,但是其實說話很溫柔又高大的樓叔叔。
鄭重的點點頭,保證道:「樓叔叔是我的朋友,我一定會經常打電話給你的!」
可惜這個保證在見到自己媽咪的時候,隨着他激動跑起的小旋風,名片就被無情的刮到角落裏面,並且無人尋找了。
這還是甄雪羽穿過來以後第一次,和甄睿棋分開這麼長的時間。
接上孩子親親熱熱的抱了一番,才帶着孩子高高興興的去吃垃圾食品去了。
樓硯回到公司簡單的處理了一下事情,安慰了依然在為他的飲食安全着急的妹妹。
想到今天遇見的甄睿棋心情還不錯,叭叭大半天不見哥哥有什麼反應的樓西語有些好奇。
「哥,你今天的心情還挺好的。」
沒想到這麼明顯就被妹妹看出來了,兩人相依為命多年,樓硯也不掩飾。
回道:「嗯,今天遇見了一個很可愛的小朋友。」
樓西語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別人不知道她可是清楚得很,她哥最是厭煩小朋友的,要不是她是親妹妹估計小時候也要被嫌棄。
她瞬間就好奇心滿點,追問道:「誰啊?
哪家的?
我認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