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萌喵重生:專治病嬌反派
萌喵重生:專治病嬌反派 連載中

萌喵重生:專治病嬌反派

來源:google 作者:白無善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亦綿 蓮晟

【古早味仙俠風+正文無CP+不是傻白甜+微虐火葬場】前世,為天下蒼生,白亦綿與冥帝共赴黃泉;今生,她選擇躺平,卻再次被捲入命運漩渦先是深陷詭譎宮斗,再被捲入正邪之爭一路結緣,傲嬌狐狸阿蓮,痞帥師父雲悠,病嬌太子冬凜,恐女師叔畫樓雲,美人兄長臨莫言怎料,朵朵桃花爭相綻放之時,只嘆恩怨情仇造化弄人此生,她與命中宿敵的那個他,註定了要先相愛後相殺七月完結,入坑不虧本書土狗套路整理:(劇透慎入)1:談戀愛非得要糾纏個三生三世2:男主不近女色(還真有個師叔被女生拉個手都能吐幾天)3:不是身份高貴就是有馬甲(你真相了)4:女主每次都要男主救(女鵝救了某人N次)5:男主總是為了天下蒼生(某人表示蒼生如螻蟻)6:反派女配必不可少(本文感情路上無惡毒女配)7:男主標配仙氣飄飄白衣服(那是凌霜國御用顏色)8:有誤會憋着不說非要等到矛盾爆發才澄清(誤會解開全靠腦補)9:男主必被女主捅刀(不,女鵝狠起來自己都捅了)10:男女主最終都會引發正邪大戰(愛與和平解決不了的問題)11:女主失憶梗(虐)12:女主帶球跑(正文真么有)13:男二意難平(笑到最後的是誰呢?)展開

《萌喵重生:專治病嬌反派》章節試讀:

業火蔓延,無聲無息。

幽藍漆黑的詭異火光鋪天蓋襲來的時候,猶如夜幕降臨一般直接籠罩了整片空間。

子夜熟睡的人們自然不會知曉,死亡正在無聲地逐漸逼近他們。

可悲的是,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掙脫那似乎能浸透人骨髓一般透徹的黑。

它安靜無聲,如深夜暗流一般緩緩淌過地上溝壑,在它燃燒周遭所有有生命的物件時,又近乎瘋狂的榨取着身邊每一條生命的魂靈。

「滋——」一聲輕微到一般人都無法察覺的聲響,是喧鬧的蟬化為飛灰之前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掙扎。

「啊!!!」起夜的僕人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尖叫,就被那悄無聲息流淌着的火焰抓住了他的衣袖,來自本能的直覺讓他對這漆黑一片但卻流淌着的幽火產生極致的恐懼。

縱使他想盡辦法扭動身體、試圖甩掉這詭異的業火,卻無法擺脫自己被火焰吞噬、化為灰燼的命運。他不甘絕望的嘶吼回蕩在院落中,卻竟然沒能掀起一絲波瀾。

這火焰,甚至連聲音都能燃燒……是絕望的味道!

年幼的女童被這一聲夾雜着恐懼的哀鳴驚醒,她從周邊的氣息察覺到了一股難言的熟悉。住在院落最裏面的她,甚至顧不得穿上鞋襪,便赤着藕節一般地小腳急匆匆的沖了出去。

「喵!」長居在院落的小貓咪們前赴後繼、不畏死亡地撲向火焰來拖延幽火的蔓延,為他們的主人爭取逃生的時間。

原本玉樹瓊花的院落甚至都稱不上是一片焦土,眼前黑的讓人都看不見一絲光亮。

父母的房間只余斷壁殘垣;精緻的院落此刻化為遍地焦土;丫鬟的繡鞋也只剩了一隻……

她熟悉、她珍愛的一切,都在這幽冥之火的侵襲下徹底消弭,眼前比墨水還要濃的漆黑火焰還想要侵襲更多地方。

這火舌肆虐、悄無聲息的便收割了無數生命的樣子,與女童記憶最深處束縛着她的模樣重疊在一起。

「**!」青暉國的女帝叫聲慘烈,雙目泣血,滿目血紅。昔日尊貴的女帝顯然已經雙目失明,可她卻摸索着爬上了同樣是傷痕纍纍、與自己一體同生的鳳凰之靈的背上。

一聲長嘯後,鳳凰燃盡生命的火光在黑得瞧不見五指的天幕上,如流星一般划出一道刺目弧線……

忽然視線天旋地轉,叫聲哭聲不絕於耳,隨後一片黑火蔓延,竟然直接燒到了一個盛大的宴會之上。

火焰如同沉靜的水一般流淌,可當它悄然染上眾人的衣擺時,卻能給所有人都帶來一般剜心的痛苦。

那些平日裡衣冠楚楚、舉止大方的王公貴族們,無一不面容扭曲。即使他們想盡辦法想甩掉這來路不明的黑色火焰,卻也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被旁人牽連。

壯士斷腕,勇者棄足。能夠從那已經化為灰燼的宮殿中逃出來的,鮮少有人再有健全的身體。而平日里各懷心機的人們,此時眼中不約而同浮現的是,濃的幾乎要溢出來的恨……

畫面陡轉。

眾多女孩被堆砌成一個由人組成的邪異祭壇,她們的身上被貼滿了由鮮血繪製的符咒,那是業火燃燒起來的最好的燃料。

這一次,業火向上燃燒的速度比以往每一次都要快。

那些或是明艷或是嬌柔的面容在火焰中化作飛灰:她們的身體被吞沒時的哀鳴在女孩兒的腦海中尖銳鳴響;她們的靈力被迫被獻祭時,那衝天火光點亮了幽深冥界的無盡夜空……

「冥司——你必將萬劫不復、永墮塵劫!」

「永墮塵劫——!」這次站在祭壇上竭力嘶鳴的,正是前世的她。

榨乾靈力的痛楚讓她痛得清醒,痛得發狂。在那人譏笑的神情中,她經脈中的最後一絲靈力也被壓榨出來。

轟然引動的陣法一瞬間就將其餘人都剔除在外。

「你瘋了!」

「沒錯,我已是罪無可恕……但你也別想再繼續為禍世間。冥司,你我今日便同歸於盡!」

……

「嘶……」這突然閃現的混亂記憶,讓她從頭到腳、五臟六腑都痛得錯位了。

她雖然已經記不清記憶深處那人的模樣,但卻清楚此刻害的她家破人亡的究竟是誰。

那人,她就算輪迴千遭也不會忘記!

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直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鮮血滴落之處靈力澎湃涌動,不需要任何驅使便有山呼海嘯之勢。

她的一雙眼睛更是不似人族的妖艷紫羅蘭色,**甚至帶着些烈焰般的殷紅。

她眼前閃過前生的最後一幕 —— 那個與她共赴黃泉的冥司,他的眼眸如同深淵,彷彿能將人誘惑吸附其中卻失足跌入深淵死無葬身之地。

此時此刻,女孩就站在那能焚盡一切的業火之前,任由靈力從她的身體里翻湧而出,將它擋在自己身前三寸左右的地方。

「冥司 —— 我此生定與你不死不休!給我滾開!!!」女童的眼睛裏有着絲絲血紅,她懊惱不已,卻又對已經發生的事情無可奈何,她好恨自己……清淚滾落時,一聲嬌嫩但卻堅韌的嘶吼衝破墨色光幕,來勢洶洶的業火頓時如消退的潮水一般緩緩褪去。

女童顯然已經精疲力竭了,淚水與重新出現在天邊的雨一同滾落在地。

她圓潤的小臉上淚痕難辨,帶着哭腔呢喃着:「爹……娘……對不起。對不起……」

在女童因體力不支而跌倒在地時,一線天光自東方斜射而出,溫柔的包裹着女童柔軟的身體,如降甘霖濡潤着她的每一寸經絡。

霞光中,一道若有若無的身影踱步而出,一雙生的極為好看的手輕輕拂過了女孩的面頰。他的食指點在女孩兒的眉心,光暈流轉時,女孩兒緊皺着的眉也緩緩鬆開了。

「安心睡吧,待你醒來,自有歸途。」

隨後,天光乍破彩霞去,雨墜雲消在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