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滅絕師太獵郎記
滅絕師太獵郎記 連載中

滅絕師太獵郎記

來源:google 作者:金絲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家陽 現代言情 董書昀

高知、美貌但也強悍的一個老姑娘為解決終身大事,不惜動用坑蒙拐騙、威逼利誘的手段,終於擄的一個貌美如花的男人回家喜結良緣,只是待一切塵埃落定之時,忽然發現這郎君莫不是「扮豬吃老虎」?展開

《滅絕師太獵郎記》章節試讀:

楊老此時正歪躺在床上打着點滴,雖然他看起來身體仍有些虛弱,但因為做的是腹腔鏡微創手術,所以精神看起來還行。楊老的愛人陪伴在身邊,正有一句沒一句的陪着楊老說閑話。

楊老看到我們走進來,忙努力欠身,招呼着身邊的愛人招待我們。

李家陽見狀,忙上前去握住楊老的手,說道:「別動,楊老,注意傷口,我和書昀又不是外人,你和阿姨別這樣客氣了。」

我急忙也上前去拉住楊醫生愛人的手,對楊醫生夫妻二人說道:「是啊,楊老,阿姨,你們別忙乎,我和家陽都是你們的晚輩,別客氣,有啥事需要我們做的儘管吩咐我們就行。」

楊老聽我這樣說,忙說道:「小董啊,我還真有件事得拜託你。」

聽了楊老這話,我忽然就想到了那個妖孽男人,大概楊老惦記着這個患者吧,於是我接過楊老的話,說道:「哦,我知道,楊老,你是惦記着那個骨折患者吧。你放心,手術很順利,後期只要護理得當,他很快就會行走如飛。」

「這我知道,小董,你的本事幾年前我就認可了,你做手術,我放心。但我現在想說的是,能不能把這個患者轉到你的病區,你一就負責這個患者到他康復呀?」楊老商量着我。

我猶豫了一下,想了想,說道:「楊老,其實這本是小事一樁,只要您開口,在我這裡就是赴湯蹈火我也給您辦好。只是,我有個疑問,這個小腿骨折後期的治療其實也沒多大難度,您現在雖然病着,但您手下的任何一名醫生都可以接手過來繼續治療,您為什麼一定要大費周折得把他調到我們病區讓我負責治療呢?」

楊老搖了搖頭,笑着說道:「這個小夥子啊,來頭太大了,他的治療不能有一點閃失,所以啊,非你不可,放別人手裡治療,我不放心。」

我和李家陽一起疑惑着看向楊老。

楊老便不再賣關子,壓低聲音說道:「這個小夥子啊,是咱們高院長的公子!」

李家陽皺了皺眉,沒有言語。我吐了吐舌頭,暗驚道:「這妖孽跟彬彬有禮的高院長哪裡有相像之處?他怎麼能是我們醫院的太子爺?!」

楊老繼續說道:「咱們高院長為人低調,他公子住院的事兒,他不願意聲張,因為我年輕時和咱們高院長曾在一個「戰壕里」奮鬥過,私交不錯,所以他就私下拜託了我。誰想到,我突然得了這急病?這怎麼還能給他的公子繼續治療呢?」

「哦!」我低着頭應了一聲,心想:「看來這次是躲不過這妖孽了,唉,妖孽就是妖孽,兜兜轉轉最終還是要回來收了我。」

楊老似乎看出了我的為難,他疑惑的問道:「怎麼了,小董,有啥難處?」

我怕楊老擔心,急忙撥浪鼓一樣得搖頭道:「沒啥難處,保證完成任務。只是,這位公子哥好像……嘴巴很……欠!我的脾氣呢,楊老,你也是知道的。所以呢,把他調到我病區,骨折治療上那是肯定沒問題的,但如果患者的情緒方面因為種種原因,出了問題,我就不敢保證了。」

一聽我這樣說,楊老一時沒憋得住,捂着傷口,一顫一顫得笑了起來,他愛人和李家陽急忙上前按住他,怕他扯開了傷口。

好一會兒,楊老穩定了情緒,說道:「小董,你眼睛很毒啊。咱們這位太子爺是個有個性的主兒。我給你說件事吧,當初上大學那會兒,咱們的太子爺讀的也是醫科大,和你一個專業——骨科。只是馬上要臨近畢業之時,他忽然就自作主張地退學下來,要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創業——開健身房了。說是與其天天面對着一群唉聲嘆氣的病患者,不如面對着一群朝氣蓬勃的健身者來得快樂。這件事把咱們高院長氣得差點吐血,但咱們的愛兒如命的院長夫人卻偷偷支持他兒子的想法,聽說背地裡從娘家拿來1000萬給他的兒子做創業啟動基金。這小子還算有點能耐,聽說現在做的不錯,健身房已經開到第100家分店了。」

「天啊,原來這妖孽不但是個官二代,還是個富二代啊。這下,我更難伺候好他了。」我苦着一張臉,內心裏哀嚎道。

「不過呢,小董,你也別有太大的壓力,橫豎不過半個多月,他就出院了。在這段時間裏呢,他說啥,你也都別跟他一般見識。你不搭理他,他自然就沒趣,不會找你麻煩了。」

楊老停了停,又接著說道:「如果你實在為難,後繼的康復理療,取鋼釘的手術我繼續來負責好了,你只管負責好這半個多月的治療就行了。」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我再磨磨唧唧就是我不對了,於是,我說道:「行,楊老,你放心好了,明天我上班就讓住院部把他轉到我們一病區。時間也不早了,楊老,你休息吧,我和家陽回去了,過幾天再來看你。對了,你不準偷吃我們給 你買的好吃的,必須等到能正常飲食了,才准吃哦。」

「小兔崽子,人小管事倒不少,行了,我知道了,趕緊回去吧。」楊老一臉疼愛得說著我。

於是,我和李家陽起身告辭,出了病房大樓。

站在病房大樓門口,李家陽若有所思地問我道:「書昀,這看來是個難伺候的主兒,你確定你能應付得來?」

這句話一下子把我的鬥志給點燃了,我拍了拍李家陽的肩膀,說道:「李家陽,你就這麼不信任你老大?從小到大,什麼大風大浪,你老大我沒經歷過?你也不是沒看見過你老大的能耐,管他是天皇老子還是潑皮賴猴,只要我想收拾他,保管能讓他服服帖帖的。好了,你趕緊去食堂吃點飯,下午好有體力繼續做你的手術。我回家休息了。」

說完,我揮了揮手,瀟洒的離開。

李家陽卻仍站在原地,憂心忡忡得看着我的背影,不知道心裏在想着什麼,唉,這「豆腐水」就是心思重。

回到家裡,老爸老媽已經做好了午飯,但誰也沒有吃,一直等着我回來才開飯。我邊往嘴裏塞着菜,邊說道:「爸,媽,跟你們說多少遍了,吃飯的時候不用再等我,你們先吃就好了。」

老爸心疼的看着我,說道:「你平時工作這麼忙,難得在家和我們一起吃頓飯,當然一定要等着你。我和你媽吃飯有啥早晚的,啥時候都行。」

我聽了,心裏有點內疚,於是說道:「老爸、老媽,以後我一定會常回家看看,只要有時間,我一定排除萬難回來陪吃,陪睡,陪玩兒,讓你們二老盡享天倫之樂!」

老媽聽了,給我夾了一塊肉 ,放到我碗里,嘆了口氣,說道:「少貧嘴,其實你回不回來,陪不陪我們吃飯不是有那麼重要,如果你身邊能有個知冷知熱的好男人和你一起吃飯,那你就是一個周不回來陪我們吃飯,我們心裏都是高興的。」

「老媽,看你說的,好像我現在陪你吃飯,你很不高興似的。」我委屈的抗議道。

「高興,怎麼會不高興呢!但如果你董書昀能領個男人回來陪我們吃飯,我們會更高興。」老媽笑着擠兌我。

「對呀,對呀,哪怕你和你的男人不回來吃飯,生個寶寶扔給我們,陪我們吃飯,那我們就更更更高興了。」老爸急忙在旁邊敲邊鼓。

唉,這頓飯又要吃不好了。真是頓頓不離男人,三句不離寶寶啊。我以後的每頓家庭聚餐的名字就改為「逼婚生子大餐」好了。

為了能讓我自己耳根清凈的吃頓飯,於是我說道:「老爸,老媽,別急,不是跟你們說了嘛 , 三個月,就三個月,我一定給你們弄個男人回來。現在,讓我安安靜靜吃個飯,如何?」

於是,老爸老媽閉了嘴不再嘮叨,而我的心裏卻犯了愁:「唉,這緩兵之計,救得了一時救不了一世啊。我還是得趕緊想辦法弄個男人回來交差才好。該死的李家陽竟然不幫我,唉,這再到哪裡去弄個男人。」

忽然,那個妖孽的臉竟出現在我的腦海里。也許,大概,可能擄個妖孽回來向二老交差,也是可以的?

我被自己的這個天方夜譚的想法嚇得一激靈:「董書昀,你想擄男人回來向二老交差,想瘋了嗎?竟然敢盤算起院長大人的公子哥兒?你這不僅是自毀前途,甚至還有可能小命不保。官二代,富二代的背景, 隨便哪個拎出來,都能像捏死一隻螞蟻那樣的輕鬆弄死你。」

此時,我甚至似乎看到了那個妖孽高彬吃完我連骨頭渣都不吐的樣子。

寒意從我背後升起 ,我趕忙把剛才生出的歹意消滅在我的鋼鐵胃裡,甚至連帶着中午在李家陽面前所表露出來的豪情壯志都發生了動搖。

現在社會,生存不易啊,為了保住我的飯碗,我的小命,我這半個多月還是「忍辱負重」的好,先前手術室里那樣肆無忌憚地和他「針鋒相對」,還是我膚淺了,畢竟「好女不跟男斗」「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