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命定妖夫:陰緣非淺
命定妖夫:陰緣非淺 連載中

命定妖夫:陰緣非淺

來源:google 作者:隨緣公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夜玖冥 懸疑驚悚 李瑤兒

在一個小村莊,一個面帶紫紅色蛇紋胎記的女童出生了,名瑤兒傳說面帶這種胎記的女娃娃,活不過25歲村裡人避而遠之,視其為不詳,村莊連連發生怪事,村裡的阿婆說這是被怨氣極大的死去的妖怪選定的標誌,25歲之後要去冥界與其成婚瑤兒夢中常常出現一個俊俏的男子,喊她「娘子」,為了搞清楚真相併且活下去……展開

《命定妖夫:陰緣非淺》章節試讀:

隨着薛星月事件的妥善處理後,當天晚上我的胎記便開始發熱,玖冥告訴我,我的胎記可通過不斷累積善行,逐漸消失,直至內化,遇到危險的時候便會迸發出巨大能量,保護我。

下人來報,薛少爺從外地做生意回來,張姨娘喜出望外,兒子終於回來了。聽說絲綢大賣,晚上要為其舉辦慶功宴。我們家作為外親,在慶功宴上也不得不出席。姑姑貼心的為我準備了新衣服和一些首飾,表姐也送給我了一些她新買的胭脂。晚上我便只得盛裝出席,不喜熱鬧的我,坐在不起眼的角落,薛城宇還是注意到了我,一直用眼神打量着我,還問道這位妹妹是?姑姑便替我回答道是你的表妹,我哥哥的孩子,瑤兒,你可要承擔起當哥哥的責任,以後可要好好照顧着。薛城宇笑道這妹妹生的好生漂亮,自然是要好生照顧着。

之後我因為身體不適便提前從酒席上下來了,回到房間後,我便對丫鬟道想吃酒釀圓子,丫鬟便去膳房幫我做了,等了一刻鐘後,甜甜的酒釀丸子終於吃到嘴裏了,真是幸福。吃完整整一碗後,我開始覺得身體有些熱,臉頰通紅,像是發燒了,又有點暈乎乎,我便讓下人喊了大夫過來,期間我問躺在床下的小靈,這是怎麼回事?小靈道你這像是醉酒的癥狀。「什麼,我以為我聽錯了,我就喝了一碗酒釀圓子我就醉酒了?我這也太無語了吧!」小靈說「你先前還好好的,但是吃了酒釀圓子這類帶酒的食物,你就開始變熱了,也只能是醉了。」我道「那怎麼辦,我又熱又暈。」小靈說它去找主人幫忙,說罷一閃身就不見了。

留我一個人在房間裏面,熱的我最外層衣服趕緊先脫了下來,我又命人準備了洗澡水,正當有人敲門時,我以為是來送洗澡水的丫鬟來了,結果是薛城宇,我問道表哥有什麼事嗎?薛城宇道「瑤兒,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嗎?表哥我就是過來看看你,瞧你這小臉紅的,肯定是發燒了。」薛城宇又道「大夫等等就來了,不如我先來照顧你?」我道「不用不用。」薛城宇堅持道「大夫還要過一會才能到,表哥在你身邊守着,你也安心一點,是不?」我找不到理由拒絕便隨他去了,玖冥突然打開房門,看到薛城宇後便用術法將其弄暈丟出了門外,對着小靈道,把他帶回自己房間。

此時我燒得有些神智不清了,就是覺得好熱,玖冥過來把我抱回床上,並喂我吃了一顆藥丸。我感覺他身上涼涼的,忍不住貼了上去,手不停的亂動,想要抱住這塊冰塊降溫。玖冥道「瑤兒,你別亂動。」這時我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就覺得他好涼快,恨不得整個人掛在他身上降溫,玖冥抓住我亂摸的手,吻住我的唇,就是一個深吻。玖冥道「瑤兒,這是你自找的。」一夜**過後。

早上醒來時,感覺身體酸痛,像是扛了幾千斤東西似的。再一看,發現床單上有一塊血跡,大腦突然當機,我失貞了?仔細回想,原來是昨晚我發燒之後發生的事情,好羞澀呀,這下可怎麼辦,萬一他來找我,好尷尬呀。這時小靈在房間裏面舔着毛,說道主人有點事回去了,叮囑我,照顧好你,他晚上會過來。我恢復了精神以後,正準備梳妝,發現自己脖子上好幾個印子,便用粉抹了抹,發現沒什麼痕迹後,便去用早膳了。

用膳時並沒有看到薛城宇的影子,暗暗欣喜,不然不知道怎麼面對這個男人。正在回房的路上,便聽到下人說起薛城宇還未起床,聽說他房間熱鬧了一夜,薛少爺是出了名的花心和風流,也不知道是哪個狐媚子,爬上了薛少爺的床。我還困惑着,他昨天不是暈了嗎?還有力氣禍害別的女子?

回到房間後,一直發獃,我娘喊我,我都沒反應過來,一直到晚上,我都在想對玖冥是什麼感情,我感覺我好像喜歡上他了,時不時會想起他,遇到困難的時候也會想起他,也不排斥和他親昵,甚至還有些小歡喜。我就坐在那傻笑,一時也沒發現有人進來了,直到玖冥喊我,我才發現剛剛自己一直在傻笑。玖冥道瑤兒這是想為夫了?我瞬間小臉通紅。玖冥笑道那現在清醒着,不如為夫幫瑤兒再回憶回憶,清醒清醒,嗯哼?玖冥貼上來,在我額頭親了一下,又貼着我的耳朵蹭蹭,道我的瑤兒就是可愛,恨不得藏起來,不讓別人看見,那個薛城宇居然覬覦你,不過我看他印堂發黑,估計他的好日子也要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