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名門寵婚:厲少求放過
名門寵婚:厲少求放過 連載中

名門寵婚:厲少求放過

來源:google 作者:厲擎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灡 厲擎天 現代言情

十年的暗戀換來撕心裂肺的痛,她毅然選擇逃離,再見時,她身邊多了兩個小包子「厲先生,請自重,孩子跟你無關」展開

《名門寵婚:厲少求放過》章節試讀:

第七章 當年的真相

南逸見顧繁星回答不上,站起身來,利落的走到一旁端起兩杯雞尾酒,一顆白色的東西悄無聲息的沒入深不見底的酒杯中。

「五年未見了,顧小姐還請賞臉。」南逸將酒杯隨意的舉到顧繁星面前,表現紳士。

顧繁星舉止不動,南逸見狀笑道:「還請不要急着拒絕,先喝一杯,我們慢慢談合作。」

顧繁星見狀,接了酒杯與南逸碰杯,她很有警惕心,只輕輕的抿了一口。

但南逸可不是這麼好糊弄的,他不給顧繁星拒絕的機會,一飲而盡,「顧小姐請。」

顧繁星抿了抿唇,最終還是一飲而盡,「還請南少給顧氏一次機會。」

「好說,好說,不知顧小姐現在是否有時間,我們談談合同續約的問題。」南逸見顧繁星上鉤,心悅大好,送上門的獵物,勢必要嘗嘗什麼味道。

「這個……」顧繁星有些猶豫。

「放心,只要顧小姐願意談,那麼利源開發一定會給顧氏一個續約的機會。」南逸不停的拋出魚餌,一步一步的引誘顧繁星上鉤。

「好。」顧繁星見南逸如此篤定,鄭重的答應道,再怎麼說顧氏集團也有她母親的心血在裏面。

「這裡太吵了,我們換個地方談。」說著便轉身離開宴會廳。

顧繁星見狀放下酒杯大步跟了上去。

坐上電梯,顧繁星忽然感覺頭昏腦熱,心中說不出的不適感,她緊蹙着秀眉,望着前方,電梯緩緩上行。

只是一杯雞尾酒,後勁不該這麼大,她頓時對南逸提高了警惕。

電梯在二十一樓停下,她走出電梯,逼迫自己保持理智,周圍安靜得可怕,彷彿只聽得到兩人行走的腳步聲。

南逸刷卡開門,邀請顧繁星進去,「請進。」

顧繁星不由得倒退兩步,對他保持警覺,她依舊記得五年前也有同樣的經歷,「抱歉,我們去大廳談吧。」她的直覺告訴自己,不能進去。

因為顧繁星的拒絕,南逸頓時露出了自己真實的嘴臉,上前利落的拉住她的手臂,用力的將她一甩直接丟進了房間中。

「不進也得進!你既然找上了門,那我就不客氣了!」此時的南逸早就不是顧繁星以前認識的他了。

顧繁星因為外力的作用下狠狠的跌倒在地,她令自己保持冷靜,毫不示弱的盯着南逸看,「你不可以這樣,我們是……」

「你想說我們是朋友?誰跟你是朋友,早在凌灡之後,我就再也將你當成朋友看待過,五年前要不是因為意外,你我早就得手了!」南逸冷笑一聲道。

顧繁星頓時心中錯愕,五年前,難道五年前顧瑤設計她的對象就是南逸!

當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被設計的她趁着空隙跌跌撞撞逃離狼窩,根本沒有想到顧瑤竟然跟南逸一同設計好的。

好狠毒的心吶!

得知當年真相的顧繁星此時內心不單單只有憤怒,更多的是再次逃離這裡,她不能在同一個地方栽倒兩次!

「所以那次也是你跟顧瑤設計好的?」顧繁星想要拖延時間,穩住身形站起來,此時她渾身燥熱難耐,跟被火燒一樣。

「呵……你真心將她當成妹妹,她可沒這麼想。」南逸毫不留情的道。

當然,顧繁星也一直沒將顧瑤當做自己的妹妹,只是沒想到會這麼惡毒的對待她。

她保持理智,不停的跟南逸周璇,一定要找到機會逃出去,顧安安還在醫院等着她呢,一想到顧安安,她狠下心咬破自己的舌尖,讓疼痛喚醒自己。

「只要你跟了我,別說續約與顧氏的合作,就算你要我再投資個五百萬都成。」南逸脫去外套扯開領結,一步一步的朝着顧繁星靠近。

此時南逸邪惡的舉動令顧繁星噁心。

顧繁星目光一定,見南逸對她毫無防備,伸出腳便是一腿,用盡吃奶的勁狠狠的踢中他致命的位置,頓時南逸捂住自己,痛苦的嚎了一聲倒在地上。

顧繁星拎起包狠狠的砸到南逸的頭上,「呸!你想得美!」說完,她腳步踉蹌倉皇逃離房間。

「顧繁星!我要讓你生不如死!」她慌亂的按着電梯卻遲遲不來,已經聽到南逸狠辣的聲音,眼看他追了出來,她轉身便往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倉惶之中,她無意間闖入一個半掩的房間,迅速反手鎖門。

顧繁星腳下一軟,順着牆壁滑落在地,渾身的燥熱彷彿要將她燒穿一般,房間里很暗,她強撐着站起身來,一步一步的往房間里摸索。

她只想找到能讓自己保持理智的東西。

忽地一陣天旋地轉,顧繁星雙手被擒,死死的壓倒在席夢思上,這突如其來的一切令她措不及防。

「你是誰?」

醇厚的嗓音冰涼得可怕,迎面佛來的沐浴香攛掇着她的鼻尖,顧繁星渾身一征。

即便只是一句簡短涼薄的話,她已然認出了來人,未曾想到,兩人五年後的首次相遇,竟然會在這戲劇的情況下。

黑暗中,她別開了自己的臉,心跳加快,渾身顫抖得厲害,將自己的嗓音壓到最低,「對不起,我走錯房間了,這就離開。」

她掙扎,但是厲擎天並未打算放過她。

「走錯了房間,呵……」厲擎天冷笑一聲,隨之放開了她。

顧繁星得到片刻機會,立刻爬起身來,毫不猶豫離開,她不能讓厲擎天認出她來,絕對不能。

就在她剛走了沒幾步後,房間里的燈剎那間亮起來,剛適應了黑暗的她忽然被這燈光刺了眼。

「站住!轉過身來!」

厲擎天凌厲的聲音不容置許,他穿着浴袍站在顧繁星身後,深邃的精芒注視着她瘦弱的背影。

顧繁星雙手緊捏着自己的手包背對着他,幾秒後才吐出一句故作從容的話,「抱歉,我走錯房間了,這就離開。」

「顧繁星,你這是在欲擒故縱么?」忽地一聲嘲諷再次將顧繁星拉入深淵!

「什麼?!」顧繁星睜大了那雙驚愕的雙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