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明末:穿成朱由崧,大明富二代
明末:穿成朱由崧,大明富二代 連載中

明末:穿成朱由崧,大明富二代

來源:google 作者:我們當中出了叛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由崧 李贇

【明末+種田+爭霸+爽文】崇禎十三年,李自成還沒有帶領着農民軍攻破洛陽著名的漢奸洪承疇也還沒有前往寧遠與後金決戰這是決定歷史的前一年,也是這一年,李贇魂穿朱由崧,成為了整個明末最有錢的富二代也因為這個身份,導致了受過純正社會主義基礎教育的他無法投身農民軍,為了不被農民軍宰了祭旗,也為了不想在崇禎十四年被屠城——他開始了種田展開

《明末:穿成朱由崧,大明富二代》章節試讀:

福王饒有興緻的打量着手上的硬紙片,這個叫什麼名片的,上邊是描了一些黑邊,然後就是寫上了一個姓名,還有招商辦字樣。

「鍾東三,這名字倒是……沒甚特點。」

上邊還有個聯繫方式,說來也是夠奇特。

聯繫方式是這樣的:在庄內任何一家酒館客棧尋找店小二,說尋鍾東三即可,或者街上看到任何掛着紅袖的督查人員也可說鍾東三,都可以找到本人。

「這樣的聯繫方式也忒麻煩。」

旁邊有客商也注意到了名片上的畫。

結果話出口,也不知道哪裡竄出來的一個穿着西裝,沒有離開的招商辦竄了出來。

「不麻煩,不麻煩,倘若是在客棧尋我等,在每個房間都有兩條吊繩,其中有一條青色的,只需輕輕一拉,我等便會得知貴客要尋,會馬上去見貴客的。」

西裝男微笑着說道。

「哦哦……」那客商似乎被忽然出現的招商辦嚇一跳,連連應下。

「很高興幫助您,祝您旅途愉快。」

說完,西裝男便微笑着昂首離開客棧,經過人群時,還微笑着對人群點頭打招呼。

「爺,要不,咱們先上樓去房間休息休息?」李總管小聲詢問福王。「世子爺應該知道消息會趕來的。」

福王看了眼周圍,那些浙商都紛紛上樓找房間了。

「不用了,沒必要上去看房間,想必再新奇,都比不上世子府新奇,其他人也用不着跟着,這兒是福八的地盤,安全的很。」

福王說著,一揮衣袖,在李總管的攙扶下先走出了客棧。

大街上,人來人往。

商販叫賣聲絡繹不絕。

這咋一看,哪裡還是農莊模樣?周圍民房全都是水泥結構,和世子府那些紅磚房差不多,沿街都空餘出了偌大的鋪面,中間一條路更是寬敞的不得了,比洛陽城中的大街還要寬,在這條路的中間竟有着六條鐵制軌道,能同時行使六輛軌道馬車。

最為驚人的是,有一輛馬車掛着一個「公車」的牌牌。

上邊還寫着「東湖至高湖」。

這輛馬車非常大,單是拉車的馬,都配備了三匹,沿街緩慢而行,到了每個路邊的站台還特地停下,然後便有不少農夫農婦攜帶着三三兩兩的小孩上下馬車。

福王看的驚嘆不已,有種夢如桃花源的感覺,如若不是才從馬車上下來,他都想上去看看這大馬車到底裝下了多少人。

「這位小哥,問一下,這軌道是什麼人都能用嗎?為何這裡的農夫農婦都能買得起馬車?」

這時候旁邊同樣驚嘆於馬車竟然為普通人而用的浙商們則攔下了一個路過的人。

福王頓足,也豎起耳朵聽起來。

「什麼啊,這軌道車啊,想上,那得提前去交通局提交申請,說什麼時候什麼點要用,批下來了才能用,不然人人都用,那不得塞車啊。你們說的那個叫公交車,是世子爺的惠民車,每日往返高湖東湖,為兩個王莊的人們通勤所用,通勤知道啥意思不?不知道了吧?土老帽。」

「得了得了,不就是昨晚你上夜課學到個新詞嗎?何至於到處顯擺,諸位老爺對不住了,對不住了。」路人的朋友打了路人一下,旋即對着其他人告罪,便要拉着路人先走。

商人卻趕緊攔住他們:「不是,這公交車又是什麼?做的如此大,通勤又是什麼?還希望二位不吝下告……」

「哪裡……哪裡……」兩個路人被商人這麼鄭重的請教,也是一時有些慌亂。

尤其是先前出言不遜的那個人,也心生悔意,暗罵自己口太快。

他們本就是農戶之家,儘管高湖改革試點已經一段時間,也見過不少達官貴族經過,但是這被人如此請教,還真的是頭一番。

要知道,往日里見着這種錦衣老爺們都是得作揖告拜的,哪裡見過這些老爺們反過來?

所以這倆年輕的路人農戶也是誠惶間,心間也是露出了自豪之色。

這一切,可都得歸功於世子爺,當初王莊劃給世子爺時,大家還擔心世子爺難伺候呢。

「是這樣的……」兩個路人開始解釋起來。

……

福王緩緩逛着王莊,心思卻瘋狂翻湧出來。

方才聽了一陣那兩個農戶的講解,這才明白福八給這莊子帶來了何等恐怖的變化。

別看此時王莊只有兩條街,一條商業街,一條工業街,但是這小小王莊蘊含的東西,簡直難以估量。

一就單拿這商業街來看,一個小小的王莊,看上去竟比大城還繁華。

福王臉上浮上了几絲自得,自己這好兒子,還以為他沉迷奇技淫巧,倒是沒想到還有點經世之才的樣子。

但旋即,福王又陷入了憂愁當中。

因為很簡單,他是藩王,藩王的兒子怎麼能有經世之才?這不就是遭禍之相嗎?

李總管瞧着王爺表情時喜時憂,便小聲詢問道:「王爺可還是在為世子爺支取的五十萬煩惱?」

「五十萬?」

福王旋即什麼憂慮都沒了,憂慮?那是以後的事情!

但是五十萬,是現在的事情,福王一臉嚴肅,他一抹臉:「娘的,五十萬不花都花了,孤倒要看看他這五十萬到底值不值。」

「看前面挺熱鬧的,走,我也很久沒有逛過了,今兒就要好好逛上一逛,哼,這裡也確實有意思,街道都鋪石磚,比洛陽城都乾淨。」

……

……

東湖農莊不遠。

李贇從高湖來到東湖,繞着中心湖不到一盞茶的功法。

便到了東湖王莊。

「這一片就是試驗區了對吧?生長狀況怎麼樣?」

來到了試驗區,李贇看着眼前的大片良田詢問道。

這一大片田裡種着的都是他從系統中獲得的種子,大體有三類,紅薯,玉米以及馬鈴薯。

這都是救世的良藥。

而且已經是他盡最大努力從系統里兌換出來的最高數額了,這也得益於前期系統頒佈了大量簡單任務,讓他的獎勵和積分獲得的十分容易。

但是隨着時間推移,系統的任務已經開始變少,而且都是一些成長性任務,獎勵未知的那種。

這也導致他想要通過系統穩定換取種子的計劃破產。

「回稟小王爺,是的,這片試……試驗區種植的乃是小王爺所給予的番邦種子,目前來看,生長的非常好……」

回話的人叫許大寶,是東湖王莊的保長,暫時由他負責了農業。

「在山坡那邊,也按着小王爺吩咐種上了紅薯,現在都出苗了,這還多虧了小王爺製作了水車,能引來水。」

李贇點點頭,正要走到一邊看看田中農作物的生長情況。

結果就在這時候,忽然聽到旁邊圍觀的村民引發騷動。

李贇看過去,恰好看到一個光着膀子的壯漢正被人攔着。

「別攔俺……俺憋不住了,俺要小王爺說……」

「哎呀,老八,你糊塗!喝了幾兩馬尿就找不着北了是嗎!」

徐大寶見到是此人,也是頭疼不已,連忙過去阻攔。

「保長,你也別攔俺了,大家心裏怎麼想的,你還不清楚嗎!你看看,這多好的良田吶,凈種這些玩意,這多糟蹋!」

被叫做老八的壯漢梗着紅脖子嚷道。

聽到這話李贇眯起眼,看了眼周圍村民聽到此話的神色,心裏便明白了七八分,看來時代的隔閡還是存在,即便是之前自己大力推行高東二湖王莊合併,結果還是有不少人對種植新農作物有意見。

「胡鬧!」徐大寶沉聲罵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你也配來說這話?你是瞎子嗎?小王爺會害咱們嗎?你看,這東高二湖改革以來,發展成啥樣你沒眼睛看還是咋地?」

老八偌大個漢子眼睛瞧着李贇方向,也不掙扎了,說道:

「俺當然有眼睛,俺也瞧到了小王爺是真心對俺們好,但是俺就見不得這麼多的良田種這些玩意,現在老天爺發脾氣,多少會兒沒下過雨了?今兒又是個旱年,還不種麥子……」

「你管得着嗎!種什麼輪得到你在這兒叫喚了,每月缺了你的工錢?還是缺了給你的糧?咱莊上小王爺給囤的糧食你是沒見着嗎?能餓得着你嗎?」

徐大寶怒斥着叫道。

《明末:穿成朱由崧,大明富二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