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命運歧途
命運歧途 連載中

命運歧途

來源:google 作者:貌壓潘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揚 貌壓潘安 都市小說

我叫張揚,是個穿越者,喜歡低調就想做個低調的富二代,可總有刁民想謀害朕,我只好被動天下無敵我叫顧秋濯,喜歡低調的張揚沒想過天下無敵,可張揚總是打不過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強調一次,慢節奏的文章,想看快節奏的爽文出門右轉,我文筆不夠,寫不出來展開

《命運歧途》章節試讀:

翌日

張揚起床洗漱完畢後就直接去他父親的辦公室,秘書對於張大少顯然是認識的,見狀也並未阻攔,張揚就直接開門進去。

屋內低頭正處理文件中年男人就是張揚的父親張修,聽到聲音,抬頭看了一眼,表情有些詫異。

他兒子雖然是寶氣商行的繼承人,但對寶氣商行的經營不怎麼感興趣,就連他的辦公室都沒來過幾次,所以也難怪張修看到兒子滿臉詫異。

「我家的張大少爺今兒怎麼有空來看望你的老父親?」張修打趣的問道。

張揚一臉無語,看來自從自己做主搬出寶氣商行,老父親對自己的埋怨愈漸加深啊。

「老頭子,今天我是來和你說正事的,正經點行不?」

「你不用說我都知道是為了禁足的事吧。老頭子們也是為了你的安全,你爹我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

「那對方刺殺我一輩子,我也不可能一輩子就在寶氣商行一輩子吧。我來找您不是簡單的為了放我出去,而是想和您討論一下如何破解眼前的困局。」張揚解釋道。

張修看了一眼兒子,還是和以前一樣堅定的眼神。他知道兒子從小就是一個有主見的人,既然他提出來了,就表示他已經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張修放下手中的鋼筆,

「說說你的想法」

張揚見父親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便知道這是他認真聽取別人意見的習慣。緊接着張揚理了理頭緒,開口道:

「金蟬脫殼。」張揚頓了頓,「我打算假死從所有人的視線中消失,從今開始世上便再也沒有張揚。」

張修有些震驚,但聽著兒子決絕的語氣,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但他知道這件事的困難程度。

張修早在得知張揚遭遇刺殺時,便開始調查什麼人敢動他張修的兒子,只要他查出是誰,天王老子都要讓他償命。

可越查越心驚,順着這個神秘組織這次暴露的冰山一角,查到整個大夏的軍政商各個角落都彷彿有一個神秘的黑手,甚至他推測每千年一次的規則之亂都有這個組織的身影。

最可怕的是到目前為止,他都沒查出這個組織有多龐大,叫什麼名字。正是鑒於此,張修才將查到的情況報上去,這才有了張揚的禁足令。

原來是來自老父親的背刺。

所以張揚提出的假死,在不能保證萬無一失的情況下,別說上面的老頭子們,張修也不會同意的。

「這次的敵人超出你想像,稍有一個不注意,假死就可能變真死。寶氣商行也不一定能保住你」隨即張修將調查的的情況和張揚說了一遍。

聽完後張揚覺得自己想的簡單了,以為自己僅僅是觸動了某個霸主級勢力的秘密。可現在看來,對方隱藏的如此之深,布局如此之久,遠超自己的想像。自己的假死計劃不一定能騙過對方的眼睛。

但張揚並不想放棄,他一定要跳出這個圈子。

對此,張揚在腦海中反覆對自己的計劃查缺補漏,以對方的角度看這個計劃哪裡會引起懷疑,但無論怎麼查怎麼補,張揚發現有一個致命的問題。

那就是自己身為寶氣商行繼承人,怎麼偏偏就在該死的時候就輕易的死了。

這麼明顯的問題,自己一眼都能覺察到,何況對方還可能是一個在暗中布局上千年的老陰逼。

如何才能讓對方相信自己真死了,這個原本張揚眼中的小問題,卻成了這個計劃實行最大的阻礙。

這時張修突然開口:

「假死不行,就真死。」

聽到這話,張揚直勾勾的看着他爸,他懷疑自己可能聽錯了,你可真是我親爹。

難道真就大號廢了,開小號?

好似感受到了張揚異樣的目光,為了家庭和諧,張爸清了清嗓子,連忙解釋道:

「這個真死也不是真死,就是你爺爺私人有一件特殊一次性規則富集物,能短時間複製一個一樣的複製體,你受到的傷害在兩天內會全部轉移到複製體上,即使是針對靈魂攻擊的手段也能轉移,唯一的缺點就是你所受的疼痛不能轉移。」

聽到這張揚吸了一口氣,這簡直就是多了一條命,同時張揚也明白這件東西有多珍貴,爺爺作為寶氣商行的戰力天花板,有了這件規則富集物,寶氣商行在眾多霸主級勢力里就會多一分主動權。

為了自己的一個想法,一家人竟能為他做到這一步,張揚鼻子一酸,眼眶也微微發紅。

看着張揚發紅的眼眶,張修只是微微一笑,並未說什麼,在他的想法里,老子幫兒子不是天經地義的嘛。隨後繼續道:

「以你的性格,我與你爺爺早就知曉你會做此決定,我們猜測你要不了多久可能就會下定決心,但沒想到會是第二天。遇刺的路線,事後的處理與報復行動到送你離開洛陽的所有事,在昨天董事會後我與你爺爺就為你安排好了,就在等你自己提出來。」

「那我萬一沒有來找你,也沒有假死脫身的想法,你們會不會很失望?」張揚突然問道。

聽到張揚的話,張修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

「你現在太年輕了,不懂父親兩個字的重量,世間沒有哪一位父親願意自己的孩子用生命去換成就。所謂的望子成龍,也不過只是期望,不是必須。作為父親,如果你提了,我就為你鋪路;你沒有提,那自有我為你擋下這欲來的漫天風雨。」

張修話音落下,辦公室內陷入一陣沉默,但張揚的心卻是波濤洶湧。

十八年來,張揚一直以穿越者自居,始終都感覺自己靈魂不屬於這個世界,感覺自己與這個世界有一道無形的牆。張揚選擇在規則覺醒後自作主張的搬出寶氣商行也正因為此。

原來所謂的穿越者不過是自己為自己畫的牢籠罷了。

原來在長輩眼中,自己僅僅就只是張揚而已。

並沒有其他身份。

此刻,張揚只想做張揚,而不是穿越者張揚。

狠狠的吸了一口氣,稍稍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問道:

「那計劃從什麼時候開始實施?」

「從你踏進辦公室的那一刻。」

聽完張揚瞬間明白了,自己下定決心的時候就是計劃開始之時。

這時張修手中憑空出現一個黑色的人偶,對張揚道:

「這便是那件規則富集物『替身』,你只需將你的血液與規則之力留在其上即可。」

張揚聽後便咬破手指,將一滴血滴在黑色人偶上。

忽然張揚感覺到自己與面前的黑色人偶之間有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繫,不知是眼看花了還是怎的,張揚竟有那麼一瞬間覺得人偶與自己長得有些神似。

隨後再運用精神力催動命運之力作用其上。

剎那間,張揚面部變得猙獰,牙齒死死地咬住嘴唇,鮮血從口中流出,浸**張揚的雪白的半袖,硬是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腦海傳來一陣接一陣的劇痛,靈魂像被用刀子割裂了一次又一次一般,好似有什麼東西要從身體里剝離。

但張揚知道現在才是開始,第一道坎都過不去,談何脫身。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張揚感覺意識快要模糊的時候,疼痛感忽然消失了,或是自己已經感覺不到疼痛感了,張揚睜開了雙眼。

就在剛剛,張揚發現自己腦海中多了一條無形的「線」,連接着自己與黑色人偶,彷彿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共享生命一樣,並非父親所說的只是我的替身。

張揚知道父親與爺爺不會害他,畢竟他們也沒用過,但張揚在心中還是默默的留意了一下。

張修看着張揚睜開雙眼後也鬆了一口氣,剛才他自己着實被張揚瞬間的猙獰嚇了一跳,但規則富集物的使用過程中最忌諱的就是外力干預。

輕則精神崩潰,重則當場斃命。

「現在隨後一項準備工作也就緒了,但我也不知道此刻寶氣商行里有多少眼睛盯着你,你自己注意應對就是了。接下來幾天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好,行了走吧」

說完,張修又拿起鋼筆低頭開始處理文件了。

「爸,保重。」

張揚調整一下情緒,正欲轉身開門,聽見身後傳來父親的聲音:

「走前去看看你媽。」

「好。」

拉開門把手,張燕臉上已經換上了來時的笑容,大步向外走去。

……..

辦公室內

聽到關門聲,張修才抬起頭,盯着門口看了一會,一人喃喃自語:

「這次你假死之後,世間便再無張揚這個人,寶氣商行與你同行的路到此為止。你一個人的路可以走得更遠,但也更崎嶇,小心點,父母會擔心。」

隨即目露凶光,敢動我張修的兒子,不管你是誰,我都不會讓你好過。

《命運歧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