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魔法尋情
魔法尋情 連載中

魔法尋情

來源:google 作者:黃茵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霍古亞 黃茵儀

這是一個由魔法打造的世界,神,便是這世界上的一切人類,沉醉於信仰之中,並且由此誕生魔法師她,一個天賦傑出之人,更是得到了傳承,以」衍王」的名號而受到所有人的尊重他,出身於一個優秀的家族之中,冷漠,無情而其強大的號召力鑄造其無上的地位兩個人,原本是敵對的關係,從水火不容到彼此相識正當兩人漸漸走到一起的時候,人類與魔族的對抗一觸即發世界動亂,皇位的爭奪,這一切阻礙這兩人而最後的結果,他與她又能否走到一起展開

《魔法尋情》章節試讀:

從黃初席那裡離開時已經是黃昏,西下的夕陽把天空映照出一片深沉的紅色,看上去很壓抑的紅色,讓人感覺到不詳的紅色。

依舊順着來時的路慢慢地走,向著固定的有着通向禁區的公交車站牌走去,在這壓抑不詳的紅色夕陽下他們都很沉默,像是正在醞釀著一場大戰的那種寂靜的沉默。

然後,大戰爆發。

先是無數的箭雨向著走在最前面的黃茵儀直直地射過來,每一支箭都是鐵質的帶有倒刺的箭,那些箭帶着劃破空氣地尖銳嘶鳴聲直撲而來,在這麼密集的箭雨中,憑藉她現在的水平逃生的幾率根本完全為零!

但是,她的身後跟着上將,幾乎在箭雨剛射出來的同時,上將就用極快的速度抱起黃茵儀,帶着她迅速地躲開了這一蓬箭雨。

「喂喂喂,這裡是都市區唉,街上好歹還住着無關的局外者呢,就這麼毫無顧忌地發動攻擊不怕傷到那些無關的局外者嗎?」
黃茵儀一邊緊緊地抓住上將的衣領以平衡自己的身體,一邊皺着眉抱怨般地低聲說,「或者他們壓根就不在乎這些無關局外者的生命嗎?」

上將帶着她一路奔逃,本來上將想帶着她直接跑回禁區的天地城堡的,但是他發現追着他們的不只是一兩個人這麼簡單,而且個個速度很快,緊緊地咬着他們不放,於是上將帶着黃茵儀穿過繁華的街道向著偏僻的地方跑去,直到找到一座偏僻的公園才停下,這裡好歹算是沒有人了,於是兩邊的人都能夠放開手腳進攻和防守了。

上將把黃茵儀帶到一片樹木密集的地方,放下她讓她躲進樹木當中,黃茵儀扯着上將的袖子,先是從口袋裏面掏出幾個奇怪的東西扔向樹木外的空地上,接着開口說。

「別讓自己受傷,劃傷也不可以,也不需要在意我的安全,我這邊有替身,他們這些人是不太可能傷得了我的,你只需要找到能夠掐住他們的脖子的方法,找到他們的把柄就行了,還有既然他們那麼不在乎無關局外者的性命那就說明那些人不是什麼好人,「黃茵儀淺褐色的眼睛微微加深,「我給予你可以把他們全部殺掉的權力,後果我來負責。」

上將那一向平靜無波的眼睛裏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他微微點了點頭,把自己肩膀上的青檸和蘋果放到黃茵儀的懷裡,然後無比迅速地掠了出去。

接下來,武器互相撞擊的聲音響起,金屬與金屬在這片越來越壓抑不詳的黃昏中奏出一曲嗜血的交響。

黃茵儀安靜冷靜地站在這片密集的和樹木中,她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綉銀綠色藤蔓的長袍外套,這件外套給她披上了另一層絕佳的保護色,黃茵儀的雙手插在口袋裡,青檸和蘋果爬上了靠近她的兩顆樹木,伏低身子蹲坐在樹榦上向下俯視這片區域,暗沉的樹影完全掩蓋了她們的身形,再加上她之前扔出去的那幾個奇怪的東西,這是某種奇門遁甲類的障眼法,能夠讓樹木外圍的人完全看不到她的存在,而且這些東西同樣是一個陷阱,一旦有人邁過,那麼那個人就進入了她的攻擊範圍內,而且再也無法逃出去了。

但是她仍舊小心翼翼地站着不動,靜靜地融合在這片暗沉的樹木里,一動不動地抱着青檸蘋果耐心地等待,就在這個時候一絲細微的異動響起,這聲異動很是細微,飛速地閃過她的耳邊又飛速地融合在夜風的聲音中了,但是黃茵儀依舊捕捉到了這聲異動的來源,她的手慢慢地從口袋裡伸了出來,右手拿着她的沙漠之鷹,左手則拿着一隻軟綿綿的毛絨玩偶。

在她所隱藏的樹木旁邊有幾個黑色的身影在小心地圍着這片密集尋找着她,因為這片樹木的面積不小,所以這些黑影分散得很開,彼此不能互相看到,雖然這並不表示他們沒有別的聯絡方式,但是這給黃茵儀帶來了絕佳的機會。

黃茵儀微微眯起淺褐色的眼睛,眼睛裏面透出一種冰冷的神色,她冰冷地看着其中的一個黑色身影慢慢地接近她所隱藏的地方,看着那個黑色身影慢慢地貼近她,慢慢地看着那個黑色的身影邁過她所扔下的那幾個東西,她看着那個黑色的身影,慢慢地舉起自己的雙手,把左手中的毛絨玩偶墊在了槍口上,然後扣動扳機。

毛絨玩偶阻隔了開槍時產生的巨大聲響,而遺留下來的細微聲音則被外面那激烈的戰鬥交響所掩蓋了兩種火焰組成的子彈在瞬間噴射而出,那個接近她的黑色身影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一聲就被燃燒殆盡,黃茵儀的嘴角勾起諷刺的笑意。

「大概是王宮政權的人。」
黃茵儀壓低聲音對青檸蘋果說,「執神機關的人可不會那麼不耐燒的。」

接着她用同樣的方法迅速地解決了好幾個搜尋着她的黑影,在火焰貫穿最後一個黑色身影的身體時,這個黑色身影並沒有向之前的幾個那樣迅速地成為灰燼,而是痛苦地在地上翻滾着,並且發出了尖銳的慘叫聲。

黃茵儀勾起嘴角微笑,用毛絨玩偶阻隔聲音是為了能夠在無聲無息之中多除掉幾個對手而已,但是她並不覺得這個有可能暴露她藏身地點的慘叫會給她帶來麻煩,相反,她覺得這個慘叫會分散攻擊上將的那些人的注意力,給上將創造了很好的達到目的的機會,既然暴露了,現在的她直接放棄了用毛絨玩偶阻擋槍聲的手段,毫無顧忌地直接扣動扳機。
當然,來到這邊尋找她的人也增多了一些,於是她開始又一輪的」暗殺」。

「既然你們是來暗殺我的,那麼就讓你們也嘗嘗被人暗殺的滋味吧。」
黃茵儀冰冷地笑着,甚至還有時間給躺在地上打滾慘叫的人補上一槍。

不過這估計也是最後一批人了,這算是對她進行的第一次暗殺,不可能派出數量驚人的殺手來對付她的,這一次總體也只是算是在試探。

就在這一批黑色身影再次解決到只剩下一個的時候,地上打滾慘叫的人增加到了三個,黃茵儀冰冷地看着最後剩下的那個人,看着仍在環顧四周尋找她的那個最後的黑影,她慢慢地扣動扳機,槍聲響起,那個人迅速地倒下了,沒有被燒成灰燼也沒有慘叫,黃茵儀蹲下身體去看那個人,發現他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根本就是死了。

黃茵儀深深地皺起眉,迅速地站了起來,在下一秒她感覺到身後有人向她逼近,黃茵儀猛地側過頭,看到自己身後的黑暗中站着一個人,這個人的身上散發著她很熟悉的氣息,臉上還帶着對她來說很熟悉的笑臉。

面對着這熟悉的氣息和熟悉的笑臉,一瞬間,她只感覺到熱血上涌,腦袋一片空白。

那個人是東離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