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危機之絕地求生
末日危機之絕地求生 連載中

末日危機之絕地求生

來源:google 作者:肥肥的耳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成 肥肥的耳墜

【末日+進化+畸形異變+無女主+無聖母+無系統】末日來臨,人類的進化之路被打開無數喪屍開始畸變成各種各樣的畸形被父母丟在家裡的姜成,被迫加入了這場進化從此,姜成踏入了進化尋親之路展開

《末日危機之絕地求生》章節試讀:

「喝!!!」

一柄長矛精準扎在一個擺放在陽台扶手的易拉罐上。這是姜成練了一個星期的成果。

雖然姜成不能保證百分之百命中,但百分之七八十還是有的。姜成這一個星期做了很多事。

他在陽台建了一個小灶,解決了自己吃飯的問題。然後清理了一遍房間,找出了很多有用的東西,然後一一梳理了一遍。

接着就將自己無處釋放的精力,用來鍛煉自己的身體。這一個星期他整整瘦了七斤。

「呼,今天就先練到這裡吧,先去洗個澡。然後弄些好吃的犒勞一下自己。」姜成擦了一下頭上的汗水。欣喜的自語道。

姜成拖着精疲力竭的身體回到房間。一樓的屍體已經嚴重腐爛了,屍臭已經飄到二樓來了。姜成只好所有物資搬到三樓。

這幾天,姜成看到很多街坊鄰居因為食物的短缺,不得不出門尋找食物。然而他看見的都葬身在喪屍口中。

姜成不得不為自己以後擔憂,因為救援人員到現在都沒有出現。他現在的食物也沒有多少了。

而且鮮肉都還有好多沒吃完,就已經腐爛了。姜成只能忍痛丟掉。

吃飽喝足的姜成躺在床上。開始思考自己以後該怎麼辦。

「救援隊到現在都沒有來,說不定已經出了什麼事,或者直接來不了,所以暫時指望不上了,看來只能靠自救了。」

「而且,這些天用水太大,桶裝水只剩下2桶半了。雖然還有不少,但多收集一些肯定沒錯。」

「周圍的樓層應該也有些食物,我可以先去兩邊的房子搜索看看。」姜成分析着現狀,漸漸的睡了過去。

「啊!救命啊!!!」

姜成被這一聲尖叫驚醒。立馬跑到窗邊查看外面的情況。只見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孩,尖叫着跑到隔壁房屋躲了起來。女孩的尖叫聲吸引了大量的喪屍向這邊靠近,姜成看着密密麻麻的喪屍,不禁頭皮發麻。

姜成認識那個女孩,她的父母是賣死人用品的。什麼鞭炮啊,黃紙啊這些的。她的父親還是個風水先生。專門給各種人看地。有富人的豪宅,死人的墓地等等。

……

黃莉莉很後悔,自己為什麼腦袋一熱就跑出來食物。雖然家裡沒有吃的了,但是總比死了強吧。而且還被這些醜陋的怪物咬死吃掉,想想都害怕。

「都怪那兩個老不死的,到死了都不給我好過。」黃莉莉想起自己的父母就恨的牙痒痒。

不就是自己愛美拿了幾萬塊錢嗎。到現在都像防賊一樣防着自己,活該你們死的早。黃莉莉心想到。

她在初中畢業就開始在社會上鬼混。跟着社會上的小混混出入各種酒吧,經常夜不歸宿。黃父早就拿她沒辦法了。

而且她還偷偷的拿走黃父存了好久的幾萬塊錢。這可是他們辛辛苦苦掙了幾年的收入啊,就這樣被黃莉莉給偷走,拿起跟別人鬼混去了。

所以,黃父一直都放在黃莉莉。連她母親也一樣防着她。喪屍攻擊行人的那一天,黃父剛好帶着妻子去超市採購。

黃莉莉在家中睡大覺。被行人的尖叫聲吵醒。然後在窗邊,看着鄰居家的大爺被人活活咬死。嚇的她感覺下樓將大門鎖的死死的。還將家裡的桌子椅子搬到門前死死抵住。

黃父帶着妻子回到家門口。他們用鑰匙開門,無論怎麼用力都打不開大門。急的他們喊黃莉莉下來開門。

黃莉莉被剛才的那一幕嚇到了。無論父母怎麼呼喊她都紋絲不動。直到父母的慘叫聲,才把她驚醒。

她趴在窗邊看着父母被喪屍撲倒在地上。喪屍一口咬住黃父的脖子,狠狠的撕下一塊肉來。鮮血像不要錢一樣噴洒出來。

很快他們就被一群喪屍淹沒了。黃莉莉看到這裡,又是開心又是難過。

開心是,父母終於死了,這個家輪到她做主了。難過是,到現在她都不知道家裡的銀行密碼。她知道父母這些年存了很多錢。怎麼都夠她大手大腳的花好些年了。

「要是父母還在的話,他們一定會來救自己吧。」黃莉莉這樣想道。

現在的困境,讓她突然想念自己的父母了。父母雖然像防賊一樣防着自己,但只要自己受了委屈,他們都會站在自己這邊。還會帶她去飯店吃一頓大餐,來安慰自己。

……

「她怎麼一個人出來找食物。」姜成看着下方圍堵的屍群思索着說道。

「算了,不想了。反正也要去搜索旁邊的房屋。看看她還有沒有救吧。畢竟小時候關係還不錯。」

姜成不慌不忙的清理了個人衛生,畢竟急也沒用啊,誰知道黃莉莉現在是死是活。死了嘛過去也是白搭,活着吧,現在肯定很安全。如果不準備妥當,那救人就是一句空話。

姜成煮了一碗面,簡單的吃了早餐後,就開始整理這次要帶那些裝備了。

「護手護膝要帶上,口罩也不能少。冬天的羽絨服穿一件就可以了。為了防止抓傷,長褲必須穿上。鞋子穿球鞋吧,輕便好提腳。」

「武器就帶長矛和鐵鎚,長矛用來殺喪屍,鐵鎚用來砸門。」

姜成穿好裝備,背着旅行包,想了一下自己有沒有漏掉那些東西,然後拿着長矛。開始了自己今天的計劃。

姜成今天首要任務是搜尋食物和水,其次才是救人。畢竟自己的命,可比別人精貴。難道你會捨己為人?這不是白痴嗎。

姜成從四樓陽台翻到旁邊的陽台上。由於周圍的房屋都差不多,樓層也相差不遠。這基本是小鎮的標配。

「噫,這門上鎖了。」姜成用力的推了一下。木質門紋絲不動。

姜成拿出身上的鐵鎚說道。「陳叔不會怪我砸了他家門吧。」

然後用力的砸向木門的鎖扣處。

「咚!」「咚!」「咚!」的聲音不斷響起。樓下的喪屍也跟着吼叫起來。

姜成砸了幾分鐘,總算把鎖扣砸爛了。推開門,姜成先在五樓梯口往看了一下。

發現下面有幾隻喪屍在樓梯口徘徊。二樓還站着一隻喪屍。那分明是陳叔的老婆。

「哎,看來陳叔家沒有活人了。」姜成感慨的說道。

小心翼翼的往四樓走去。陳叔家沒有做什麼生意,早年在外地打工,掙了一些錢修了這套房子。除了二樓留給自己住外,三樓四樓都租出去了。

陳叔家有兩個孩子,大兒子在外地工作。二兒子在讀初中。既然陳阿姨已經被感染了。那麼陳強應該也沒有逃過吧。姜成心想。

四樓出租給了一個農村的老婆婆,因為兒女都出去工作了,老家的房子也是破破爛爛的,再加上年老體衰,身體有很多病,就一直住在鎮子上,好看病。

姜成來到四樓,卧室的房間門緊閉着。姜成敲了下房門,房間里傳來沙啞的嘶吼聲。

「這位老婆婆也感染了。」姜成用力的推了一下門,房門居然打開了。

姜成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就被撲倒了在地上。喪屍抬起頭就要咬向姜成。

「卧槽。」

姜成嚇的爆出一句國粹。用手抓住喪屍的頭髮,向右一扯,然後翻身騎在喪屍身上。拿起鐵鎚就砸了上去。

鐵鎚砸爛了喪屍的頭顱。看着已經不再掙扎的喪屍。姜成癱坐在地上。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真是危險啊,差一點就涼涼了。下次不能這麼冒失了。」姜成站起來,提醒自己道。

姜成在老婆婆家裡只有半袋米和半桶水。最主要的是,老婆婆是用煤氣罐做飯。這可讓姜成笑慘了。

「喂,樓上有人嗎?」

姜成剛把煤氣罐搬到樓梯,就聽見二樓傳來一聲男孩的呼叫聲。

男孩的聲音吸引了喪屍的注意。尤其是二樓的陳母,不斷的用力砸向房門。一樓的喪屍也開始匯聚在樓梯口。

姜成想都沒想,直接往二樓跑了下去。不為別的,陳強的大哥跟姜成是死黨。從小就玩在一起。陳強的父母也跟姜成他們常來往。並且他們每年都會互相串門。

陳強小時候經常跟着自己的屁股後面。姜成早就把他當做自己的親弟弟看待。

姜成來到二樓,一腳踢開陳母,陳母被一腳踢下樓梯掙扎着嘶吼。

姜成看到一樓已經有喪屍在爬樓梯了,急的他趕忙大吼道。

「強子,我是你成哥,快開門,跟我離開這裡。」

「是姜成哥嗎?你還活着。」 陳強透着貓眼看向外面。

只見姜成拿着自製長矛,一下刺中喪屍的眼窩。然後**,刺向另外一頭。

看見如此厲害的姜成,陳強震驚了。自從去年回來後,姜成很少到外面走動。陳強有時候也會到姜成家玩。卻看見日漸頹廢而逐漸發胖的姜成。陳強心裏很難受。

他知道,曾經那個陽光帥氣的姜成哥已經變了。變得不再是以前那個自信的他了。陳強感覺自己人生已經失去了目標,他很傷心,因為他一直把姜成當做自己榜樣。而現在,他好像看見了從前的姜成哥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