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最高序列進行時
末日最高序列進行時 連載中

末日最高序列進行時

來源:google 作者:易者使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譯 易煜

公元21世紀中期,憑藉著長期以來的和平發展人類終於將生存範圍邁出了藍星,出現了人類歷史上難得一見的盛世,但仇恨與爭鬥卻正在慢慢重新增生,大自然的美貌竟也開始重新褪色,這個星球上所有生命的願望【和平】似乎正在緩慢離去,潛藏着的危機也在伺機而生展開

《末日最高序列進行時》章節試讀:

在這一切之前,同樣在S市郊區的另一處出租屋內,一個少年躺在床上猛地掙開了眼。他似乎做了一個夢一個十分真實的夢,他夢見自己居然坐在一個巨大的座椅之上聆聽着眼前一群人說話......隨後的記憶便消失了,似乎僅僅只是一場白日夢。努力回想未果的少年,只好選擇一甩困意強行起床,並且開始收拾起了自己的房間。

「我叫易煜,S市人,18歲,S市第一高等中學高二學生,無父無母,之前還有個監護人老爹,不過幾年前卻突然消失了,但銀行賬戶里每月也會打來一筆錢,我也就沒太在意他的存在,不過我一直有個疑問,或許是我失憶過吧,我一直沒有十歲以前的記憶,我猜測我一直以來夢中的內容或許就是我潛意識中曾經的記憶吧。」

整理好屋中環境的易煜便開始準備起了早餐,或許是因為家中太過冷清的原因,易煜打開了前兩天從二手市場淘來的老舊收音機,開始收聽起了早間新聞,新聞中正在報道着「今日的星際聯盟會內全世界各國的掌權者將齊聚一堂重啟全球,讓藍星開始全面使用早已在熒惑基地以及太陰基地試點使用過的新型能源『星辰能量』,藍星開始走向一個全新的時代」聽到着的易煜不禁感嘆起自己還在用上上個時代的收音機,時代的腳步竟又向前邁了一步,真是發展迅速。還沒感嘆完收音機中就是傳出一陣尖銳的噪聲,易煜聽到後趕緊捂着耳朵關掉了收音機,然後端起做好的早餐到一邊後,檢修起了收音機,終於在易煜的檢修下收音機傳來了斷斷續續的「隕石群和大變化」的聲音後,傳出一陣爆鳴聲,徹底壞掉了,易煜差點當場抱頭痛哭了起來,最後他還是忍住了對「錢打水漂」的傷痛說了一句「機爺一路走好!」

吃完飯的易煜收拾完後就打算將收音機放到儲物櫃里珍藏,當他打開已經布滿蛛絲的儲物櫃時,一把黑色的短劍掉了出來,正中他的頭部,一下把他砸暈了過去。

醒來後的易煜看着落到一旁的黑色短劍,回想起那是那個收養他的老爹的東西,他放手中的收音機,好奇地打量起了眼前的長劍,這把劍十分精緻但卻是沒有劍鞘,劍身處還有着一團古樸且奇特的銘文就好像影視劇中的寶劍一般,造型奇特,打量完後的易煜開始嘗試去撫摸這把劍,摸至劍尖處時,易煜的手指被刺破了,並且流出的血都被這把劍吸收了。隨後易煜的腦海中傳出一陣聲音「契約成立」,他剛想說一句:「什麼契約?」隨後眨眼間,易煜就出現在了熒惑星與木星間的一個偽裝成隕石的房間內,而由於房間內引力模擬裝置的原因,他並沒有察覺到此時的自己正身處宇宙空間。

當易煜還在疑問於自己為什麼突然出現在這個房間里時,一陣冰冷的機械聲從耳邊傳出:「注射準備中」,隨後易煜就被一支機械手抓起舉到半空中,一支機械手先是舉着針頭在他眼睛前面晃了晃,看到這副情景的易煜全身的汗毛直接豎了起來,接着身後另一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針頭扎入易煜的後脖頸內,並將針頭內的液體全部注射,隨後的易煜便陷入昏睡之中,而待在一旁的機器也是傳出一陣冰冷的「注射成功」的機械聲。

易煜被泡在營養液內,就好像回到了母胎一般全身散發著暖意,大腦正在飛速運轉,無數畫面飛速閃過,他似乎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中的他一直在做着奇特的動作,就好像一個個招式一般,隨後易煜便明白了,這些都是他曾經的記憶,是真正的武功以及術法,但他卻依舊不知道他的身世。漸漸的他的所有記憶開始在他的腦海中匯聚到一起,變成一個光球,裏面赫然是一座金色的精神圖書館,而他的所有記憶都成為了其中的圖書被收錄了進去,而令他感到怪異的是其中有幾本黑色的圖書被鏈條給鎖住放在書架上,而當他所化作的精神小人觸碰到這幾本書時,便會感到巨大的痛苦。」

意識到是時候該醒的易煜猛地睜開了眼,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個玻璃缸內,原本缸內的營養液,早已被他吸收乾淨,旁邊的手術儀還傳出:「手術成功,檢測結果一階中期」的機械聲,聽到後的易煜先是小聲嘀咕說道:「一階中期嗎。」隨後便想要抓着玻璃缸爬出去卻沒想到自己竟直接把玻璃給捏碎了,並且玻璃屑連他的皮都沒能劃破。

出來後的易煜開始仔細打量起了眼前的房間,整個房間除了那一台智能手術儀以及一系列的藥瓶外似乎就只有一些電腦文件值得注意了,所有文檔幾乎都丟失了,但好像是有人故意為之一般所有文件都只留下了落款人「卡爾艾文」這個名字,而令易煜最在意的便是「這個人與自己那個監護人老爹有着怎樣的聯繫」,「老爹當年為什麼突然消失了」這兩個問題,而解決辦法似乎只有找到當事人老爹這一個辦法了。

穿戴衣物完畢後的易煜便準備,找到回去的路,但當他準備打開門離開時,一旁的手術儀卻是提醒他,他此時正在太空中漂浮着離自己家的距離說是十萬八千里都算少,且這個房間內沒有任何的動力推進裝置,易煜的表情瞬間凝固了。

易煜又是試探性地問了一句:「真——的,真的一點動力推進裝置都沒有嗎?」手術儀再次給出了肯定的回答,聽到這的易煜此刻停止了思考。

過了一會,易煜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問道:「剛才傳送我的辦法還能再用一次嗎?」手術儀回答道:「剛才傳送你的是你那把劍上的傳送陣。經檢測,可以再次使用但以其目前的能量來說只能使你傳送到藍星的大氣層外,且目前艙內的氧氣僅夠使你存活一個小時左右。」易煜再次問道:「那我能通過修鍊的靈力來為傳送陣提供能量嗎?」手術儀似乎是嘲笑易煜一般地再次回答:「以你目前一階中期的實力就算提升至二階都是無法做到為這個傳送陣提供能量滴。」聽到這的易煜忍不住吐槽道:「你直接告訴我做不到就好了,還有話說你怎麼這麼了解這把劍啊!」手術儀這次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易煜剛看到希望,希望的火苗卻是被再次熄滅了。因為就算是在大氣層外,以他的實力在大氣層外同樣無法生存。絕望的易煜憤怒地轟擊起了地面,地面瞬間炸裂開來,「好像有什麼東西」,裡邊似乎還有一塊狹小的空間,發現到這一點的易煜趕緊將周圍的地板碎片清理乾淨並把手伸進去摸索,沒想到裏面竟是一身宇航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