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聖靈者
末世聖靈者 連載中

末世聖靈者

來源:google 作者:莫愁一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哲宇 奇幻玄幻 秦風

貪婪,野心導致世界戰爭,戰爭中的釋放的感染病毒使得整個世界遭殃全人類需要靠一位少年拯救?少年無意間獲得系統死而復生,開始踏上拯救人類的道路在得知最後的真相後….他又會怎麼做?毀滅?拯救?人性值得嗎?展開

《末世聖靈者》章節試讀:

甜美的聲音引起了秦風的注意。

聲音正是剛才從異獸變回人類的少女所傳來。

秦風來到床前。

少女緩緩睜開雙眼,看到了床前的秦風,大驚失色。

「你是誰!想幹嘛!」少女趕忙從床上爬起來。

「你不用害怕,我又不會傷害你」秦風勉為其難的從臉上擠出一點笑容。

「我一個12歲的孩子能幹些什麼?況且你的命還是我救的呢!」秦風又說道。

少女看了看眼前的人,的確像是一個12歲的小男孩….

少女放下了防備心,精疲力盡的又躺了下去。

少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像是想起來什麼,眼淚不自覺的流下來。

氣氛些許尷尬,秦風剛要準備離開。

少女叫住了秦風。

「謝謝你,救了我…」少女開口說道。

秦風回過頭來,少女正一臉茫然的看着自己。

少女起身走到秦風的跟前,用那淡紅的雙唇親吻在秦風的臉頰上。

秦風心跳加速,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秦風剛想說什麼。

少女又緊緊的將自己給抱住,秦風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

過了好一會,少女才漸漸鬆開了雙手。

秦風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我叫冰嵐…是一名高三學生」少女低着頭說道。

「叫我秦風就好」秦風回應冰嵐。

隨後冰嵐向秦風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冰嵐在未變成異獸前是一名高三的學生,母親與父親則都是從事政治工作,家住市中心。

在戰爭前,他們家可以說是普通人家中頂尖般的家庭。

但是在戰爭後,病毒毀滅了原本幸福的家庭。

父親更是因為感染成異獸,將自己的母親給活活吞噬掉,自己也沒有逃脫父親的魔掌,感染成了異獸….

但是在母親感染前,母親曾給自己注射過一支帶有藍色液體的藥劑。

冰嵐回想起之前的事情,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淚。

眼淚划過她的臉頰,一副楚楚動人的可憐美人樣展現在秦風眼前。

秦風也沒辦法去改變這種局面,只能獃獃的看着冰嵐。

秦風思緒拉遠開來

「自己曾經也有美滿的家庭,直到戰爭開始後,父親…母親…外婆全都離自己而去,而自己卻還苟活於世。」

這時秦風像是想到了什麼,思緒瞬間拉回到現實。

「你剛才說,你母親之前給你注射過一支藍色液體的藥劑?秦風雙手輕輕放在冰嵐的肩上質問道。

「是的…母親在被父親吃之前,曾給我注射過一支藥劑,我也不明白有什麼作用…」冰嵐淡淡的回應着秦風。

「難道是這支藥劑的原因嗎?」秦風雙手擺出一副思考的樣子。

「有什麼問題嗎?」冰嵐詢問秦風。

「當時你出現時,讓我蠻驚訝的。你的半身是異獸形態,而另一半則是人類形態,與其它的異獸不一樣。」秦風對冰嵐說道。

「啊?居然還有這種事。」冰嵐驚訝的看着秦風。

「那你是怎麼救我的?」冰嵐好奇的問秦風。

這個問題秦風也不好解釋,總不可能和她說些系統升級雜七雜八這些的。

「因為之前我偶然得到一瓶藥水,然後看你與其它異獸不一樣,所以就嘗試了一下。」秦風輕描淡寫的說。

秦風不打算把系統這件事告訴冰嵐,因為連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這超乎常理的東西,說出來冰嵐也不一定相信自己,還不如不告訴她。

冰嵐能感覺到秦風有什麼秘密並不想告訴自己,也沒有在繼續追問下去。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冰嵐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秦風。

「呆在這也不是辦法,我打算去市中心那棟高樓去看看」

「市中心?我家也在那邊,能不能先去看看我家,也許有什麼線索可以知道那個注射的藥劑。」冰嵐用央求的眼神看着秦風。

也許是出於自己的私心的原因,冰嵐想先回自己的家看看。

秦風沒有多說什麼,答應了冰嵐的要求。

秦風不知不覺像是變了一個人般,不再擁有一個12歲的少年般單純的心。

也許是因為冰嵐的緣故,又或許是因為系統的緣故,似乎都在說明着他要趕緊成長起來。

秦風將背包打開,拿了兩瓶罐頭,並遞給了冰嵐一罐。

秦風將罐頭蓋掀開,從離開營地,已經一天多沒吃飯了。

兩人一起大口的咀嚼着罐頭裡的水果,這一刻也許對於他們來說是幸福的。

至少自己還活着,還能夠吃到香甜食物….

外面天色漸黑,從營地出發到這裡,已經過去了一天的時間。

秦風對冰嵐說道,今天你就睡在床上吧,我就睡沙發上。

冰嵐點頭回應着秦風。

沙發的大小剛剛好容納秦風的全身,秦風打了個哈欠便安穩的睡下了。

睡夢中,秦風夢見了自己的家人,一頭淡黃色的長髮,溫柔的聲音,一雙無比溫暖的雙手摸着秦風的頭髮。

秦風看見了自己的母親,慈祥臉龐微笑着看着秦風。

父親則在母親的背後看着他們兩人,一切都是那麼幸福。

一聲驚呼聲,將秦風從睡夢中拉了回來。

秦風驚醒過來,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往房間跑去。

房間內,凌亂不堪,一隻擁有雙翼的異獸赫然出現在窗口。

冰嵐在一旁的角落不敢動彈。

秦風見狀,迅速將嗜元劍拿出,擁有力量天賦的秦風,運用起嗜元劍也更加熟練起來。

秦風擋在冰嵐的前方,運用起嗜元劍的技能。

一道劍氣破空而出,霎那間房間內的物體皆被斬斷。

一陣灰塵飄散開來,異獸消失不見。

就在秦風放鬆警惕以為這隻異獸是瞬間被劍氣斬滅時。

天花板上,異獸露出滿口利齒沖向秦風。

秦風一個躲閃不及,被異獸直接撲倒在地面上,嗜元劍也被打落在一邊。

異獸伸出尖爪,慢慢的在秦風的胸膛劃開,鮮血噴涌而出。

秦風用盡全身的力量,將異獸給踹飛出去,然後緩緩站起。

接下一腳的異獸,使用翅膀扑打在空中,像是沒有受到傷害般。

秦風迅速撿起一旁的嗜元劍,向異獸的砍去。

奈何這隻異獸會飛,秦風沒法像對待普通異獸般看待。

秦風再次使用劍氣技能,破空而出的劍氣被輕而易舉的躲開。

「這隻異獸不簡單….」秦風心想。

在半空中的異獸瞬間消失不見,秦風警惕的看着四周。

空氣中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間出現在秦風的面前。

「噗!」

一口鮮血從口中吐出,異獸直接將秦風的心臟刺穿。

「秦風!」冰嵐吶喊着秦風的名字,冰嵐正準備上前幫助秦風。

「不要過來!」秦風大聲怒吼道。

「可是你…」冰嵐擔心的說道。

「不用管我,我可以!」

秦風瞬間用手掐住了異獸的脖子讓異獸不再閃躲,異獸掙紮起來,但無論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開來。

「這回看你怎麼跑!」秦風將異獸給按倒在地上,一腳踩在腳下。

秦風拿起嗜元劍刺向異獸的胸口,黑血瞬間爆開,伴隨着一陣慘叫。

異獸沒有了動靜,異獸瞬間化成了一塊軀殼。

秦風揮劍將其斬斷,因為失血過多秦風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冰嵐上前查看秦風的傷勢,胸膛已經被劃的血肉模糊,而心臟已被刺穿。

眼淚從冰嵐的臉頰流落下來,雖然才剛剛認識秦風沒多久,但是他卻在短短的時間裏救了自己兩次。

無論秦風后面變成異獸還是怎樣,她都不會離他而去。

冰嵐抱起秦風將他帶到沙發上,而冰嵐則在一旁看護着秦風。

過了幾分鐘,冰嵐震驚的看着秦風的身體。

「竟然在…癒合!」冰嵐吃驚的看着正在迅速恢復的秦風。

沒過一會,秦風便醒了過來。

「這自愈好是好,不過既然不能秒癒合」秦風小聲的嘀咕着。

秦風剛要準備起來,冰嵐又抱住了秦風。

「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但是謝謝你….」冰嵐感激的說道。

秦風心跳加速,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秦風抓了抓頭,我只是想保護你….

冰嵐看着眼前的男孩,眼中帶着些許感激。

一束光從窗邊照射進來,外面已經白天了。

秦風從沙發上起身,緩慢走到窗前兇狠的看着地面上的異獸。

差不多該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