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一凡夫
末世一凡夫 連載中

末世一凡夫

來源:google 作者:葛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茜 奇幻玄幻 張天賜

這是一個30歲的普通男人,意外來到平行末世的故事,在這個似是而非的世界,堅守着一個普通人的底線,從求生到救贖的過程展開

《末世一凡夫》章節試讀:

張天賜沒有理會外面的人是怎麼想的,現在他不太想跟其他人有接觸,不是因為他有社恐症什麼的,而是作為一個資深的老書蟲,自然知道末世人性的可怕,一個三十歲的人也已經看透了人性本善的偽命題,簡單來說,他不信任外面那些人,所以他就按部就班做自己的。

張天賜先是把18具屍體全部送下去,然後看着那個小姑娘的屍體,默默無言,想說些什麼,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他不認識她,不了解她,只是在她身上想到自己女兒而已。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本很有意思的書,你的書雖然短了一些,但是相信也是優美的,希望你有來生。」張天賜對着小姑娘做最後的道別。

張天賜看了眼下面綠植地面上的屍體,吸引的有喪屍過來,但是沒有動他們,張天賜陷入了深深的思考,這個行為是違反生物本能的,如果喪屍對人類的攻擊是因為狩獵本能補充能量的話,那麼沒有道理會放過同樣是喪屍的同類,除非活人身上有更特殊的吸引他們的東西,張天賜也弄死了一些喪屍,近距離觀察過,實際也接觸過,喪屍的存在本身就不科學,講科學的話,喪屍就不可能存在,因為如果是屍體形式存在的話,沒有辦法免疫病毒細菌的,大家躺平等細菌病毒在喪屍身上傳播分解,然後喪屍身體腐爛,運動系統崩潰,大家等他們玩完之後再恢復生產好了。

可是現在喪屍的狀態明顯不對,表現出了更多的生物特徵,比如說心跳和呼吸,是的,張天賜聽到了喪屍的心跳和呼吸,心跳頻次很慢,接近一分鐘3次的頻率,呼吸更慢了,幾近不可聞,卻真實存在,所以張天賜才會對喪屍恢復正常的可能性感到糾結,這已經嚴重超出了張天賜能理解和判斷的範疇。

喪屍暫時不能了解清楚,張天賜就將研究的重點放在了自己身上,從穿越至今,張天賜嘗試過感知自己的金手指,然後失敗了,後來再次覺醒,也過了興奮期,沒有細細的思索與感知。

張天賜再次嘗試盤膝而坐,放空思維冥想,這次竟然成功了,再次刷新了自己的價值觀,瞎搞都能成,張天賜覺得可能是覺醒之後「精神力」高了的原因,張天賜在腦海觀想到了一個···怎麼說呢,「存在」,像是網絡小說裏面設定的元神、元嬰、獸魂、魂靈、先祖之魂之類的存在,清晰可見,位於自己類似精神世界的存在,識海?無法界定在身體的何處?

整體呈現人形,又不完全是個人,犬齒較長,指甲是尖的,肌肉很美很有力量感,就是那種力量美的感覺,手臂較長,左右臂有紋身似的紋路一直到頸部,左右不對稱,人半透明,血管骨骼內臟都模模糊糊的,唯一清楚點的就是心臟位置有一團火焰燃燒,張天賜實在不確定這是個什麼玩意兒,嘗試溝通控制了一下,實在是不會。

從可能的精神世界退出,感知一下身體,當張天賜嘗試放空對外界的感知開始努力「內視」的時候,終於能比較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首先力量變強,自己的力量應該有比較大幅度的強化,感覺上自己有兩到三個大力士那種力量,沒有數值顯示不太直觀,正常成年男子力量值是10的話,他感覺自己應該有50到70左右;然後敏捷的話絕對強度增加的不多,應該不能說成年人的兩倍,百米跑到5秒那樣,但是出手速度,反應靈敏度上增加的比較多;

還有就是五感,尤其是聽力和視力有增強,現在最大的特點就是能遠視,在集中精神遠視的時候,能像看近處物品一樣,類似手工裝瞭望遠鏡的感覺。

張天賜能感到覺醒之後除了身體的變化之後還有「技能」,但是感知不清楚,不知道是不是被動技能,沒有藍條,自己也不會主動激活,全當自己覺醒了個被動技了,不知道是什麼,感覺挺舒服的樣子。

「為啥系統不科學,也要有系統啊,這就是了,兩眼一抹黑,覺醒了都不知道自己什麼能力」張天賜最後決定將自己腦海裏面觀想的地方命名為識海,裏面那個存在命名為武魂,雖然沒有魂環,但是也是對自己曾經玄幻小說,以及唐三同志的祭奠,畢竟對這個印象最深。

看了眼電腦,新聞裏面的內容還沒有更新,但是網上的討論已經是熱火朝天了,目前最新的發展應該是無線通訊已經崩了,有線的網絡通訊還在,然後大家就在網絡上瞎嗨了,總結下來:

有打不過加入流派,等待變成喪屍的;

有放棄治療等死自殺不變喪屍的;

有積極組織救援,打算成立聯合救助會的;

也有說已經覺醒異能,成為了超能者要拯救世界的;

當然也有覺醒異能要開後宮的;

關於上層體系有說完全崩盤,沒指望的;

也有忙着拯救重要人物,暫時管不到蟻民的;

其中比較靠譜的是說**軍方已經成立了安全區,並組織救援的;

關於病毒起源,才過去四個小時,已經出現了火山遠古病毒說,高端生物研究所泄露說,外星人威脅說,最大市場還是宇宙風暴帶來病毒說,畢竟玫瑰大神認證···

張天賜看了一會,還是不能再看水貼了,這個微聞天下也是有毒,這看下去沒完了,就這都已經過去半小時了,還要埋人呢,張天賜簡單定了個計劃,先清空樓道,然後找鐵鍬,挖坑,堆土,完成。

張天賜根據目前的情況調整了自己的裝備欄,將橫刀系在腰間左側,右側放箭筒,跟喪屍短兵相接可能還是有些太危險了,張天賜將弓設定為第一兵器,並且樓道確實是很有利的地形,一層層往下,吸引到喪屍,然後在樓道用弓箭,保持安全距離,計劃通。

12層是頂層,每層十二間,144間,入住率按照70%計算也就是100多家,預計人口應該在120-140人,按照一半變喪屍,也就是一共需要準備80支箭,再考慮到需要往寬了準備,也就是100支,張天賜看着裝滿的四隻箭筒,還有無處安放的10多支箭,張天賜覺得還是穩一點,多跑兩趟算了。

暫時轉職弓箭手的張天賜印證了自己計劃的可行性,喪屍爬樓確實會弱一些,再加上前面的倒下之後後面的喪屍會更慢,雖然保持一定的協調能力,但是靈活性還是要差一些,張天賜重複了自己張弓,搭箭,射箭,循環的過程,最驚險的時候喪屍離自己還有三米左右的距離,整天有驚無險,一直到三樓。

「忘了考慮箭矢的回收了,這樣來說,兩桶箭足夠了,還是加大的,一筒才裝22支,人家鷹眼一筒44支,弱爆了呀哥們,66個喪屍,是變異的比例小嗎,還是住的沒那麼多人,先找清潔間吧。」

張天賜清理到一樓的時候自然也發現了一些倖存者,可是最大膽的一個也就是隔着防盜門看了他一下,畢竟雖然殺喪屍的時候沒有弄一身血,往樓下搬運的時候是會有的,滿身血污,拿着弓箭,腰跨橫刀的造型可能比喪屍更讓人畏懼。滿身的血污也讓張天賜偶爾會擔心一下,自己會不會被感染,也就是偶爾,一者身體在告訴他,沒有問題,小事,這點病毒不會感染到自己,另外就是真的感染好像也沒什麼。

倒下的喪屍越來越多,有身高不到一米的娃娃喪屍,張天賜很想給自己解釋說,這就是變異的喪屍,原來也是一米八的惡漢,可是現在的喪屍還在遵守物質守恆,變異前變異後的身高體重差異並不大,所以張天賜除了憤怒,好像也做不了什麼了,如果這是哪家實驗室的成果,他會殺人!

張天賜沒有找到工具間,不過問題不大,張天賜在公寓樓前面的空地上看到了沙堆,水泥堆,路牙石,應該是小區物業工區維保,就有鐵鍬兩把;張天賜這一刻覺得可能老天爺也是想自己埋了他們。

搭弓射箭,射死了兩個撲過來的還穿着工裝的喪屍,年齡已經挺大了,還在做工程,也是辛苦,遠方可能還有等他們回家的妻兒,不過這些故事已經沒有意義了,每個變異的喪屍都是兒子,是丈夫,是父親,是女兒,是妻子,可是變成這副模樣之後,已經沒法去關心他們背後的愛恨情仇喜怒哀樂了,能做的好像最多只能是入土為安。

雖然還不到11點,7月的太陽已經很大了,張天賜覺得自己需要動作快些,不然天黑未必能挖90來個坑。

於是,清華園小區里的倖存者就看到了一個滿身血污的年輕人,在小區草坪的位置挖坑,年輕人力氣很大,動作矯健,坑挖的不大也不深,長度基本不到2米,寬不過60cm,深度不過50公分左右,年輕人效率很高,五六分鐘就能挖好一個坑,26個坑用時不到兩個小時,倖存者大概也看了兩個小時,可能中午吃了個飯,然後,繼續看,畢竟活人比喪屍看着要舒服一些,哪怕滿身血污。

《末世一凡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