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之強勢崛起
末世之強勢崛起 連載中

末世之強勢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五月採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五月採風 奇幻玄幻 林家河

從一次火山爆發開始,彷彿是打開了任督二脈,接踵而來的各種災難層出不窮,但隨之而來的,竟然是異能的覺醒和靈氣的復蘇……展開

《末世之強勢崛起》章節試讀:

第二天一早,林家河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窗子向下看。

不知從何時起,樓下的水竟然變了顏色。

原本雖然看上去就有些臟,但也只是灰濛濛的渾濁色,現在竟然全變成了黑漆漆的,就如同是墨汁。

林家河的心裏咯噔一下。

不知為什麼,他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場雪,先是雪花能夠激發異能,雪融化之後就變成了死水,現在這水又變成了黑色,不知道又會帶來怎樣的災難?

他趕緊三兩下穿好了衣服,打開門就往樓下跑去。

水位已經降到了二樓的腳下,剛剛淹沒過一樓。

但是原本的水位是淹沒過二樓的,甚至就連3樓也被淹了一部分,所以現在因為水位下降,樓梯上還是一片濕漉漉的,儘管上面已經被踩踏了許多腳印,但黑色還是非常明顯,而且看起來還有些粘稠。

原本雪白的牆壁,也都變得臟污不堪。

甚至因為人們的來來往往,二樓通往三樓的樓梯上也有了許多黑色的腳印,看上去除了凌亂還有些噁心,直到四樓以上,那些腳印才沒有那麼清晰了。

林家河停在了三樓的樓梯口,並沒有繼續往下走。

他靠着牆根站着,靜靜的聽着眾人的議論。

很快就獲知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

原來儘管下面的水顏色變了,但卻依舊沒有改變死水的本質。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再加上現在的水面高度再加上依舊讓人無法在水中行走,更何況水的顏色格外的怪異,讓人們更是不敢輕易出去。

林家河默默的退了回去。

或許是他一直表現的並不起眼,再加上人們心中都各有各的焦慮,因此並沒有人特別注意他。

林家河剛到了門前,另外的兩個門就都開了,分別探出了一顆腦袋。

林家河頓了一下,對着兩人輕輕的搖了搖頭,低聲地道:「還不行,出不去。」

看到兩人臉上的失落,又補充道:「水的顏色不太對,要小心些。」說完便走進了打開的門裡,兩個女人互相對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焦慮,但也只是相互點了一下頭,就關上了各自的門。

姜雲燕頹然地走回客廳的窗前,探頭向著下面看過去,不管是對面,還是樓下樓上,都有許多人在向下張望,忽然間,她的目光與樓下的一個的目光對上了,那人眼睛頓時一亮,看向姜雲燕的目光裡帶上幾許貪婪,猥瑣。

姜雲燕的心頭狂跳,連忙把頭縮了回來,就在窗子將要關上的時候,就聽到外面傳來一聲調笑:「別躲了,看到你了。」

姜雲燕的心跳的更加厲害,剛才的那個男人她是知道的,出了名的無賴流氓,剛才他目光太有侵略性了,讓她總有的一種心慌的感覺,她現在萬分後悔自己剛才的舉動,暗怪自己怎麼就沉不住氣,怕只怕剛才的舉動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她坐回到沙發上,舉起自己的手看了又看,隨後從自己的手上甩出了一條藤蔓。

她也有了異能,是木系異能,但是她現在的異能太弱小了,最長的時候這條藤蔓也就是有一米長的樣子,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

這一層樓上共有三個人,加上那個小娃娃,也就是四個人,她現在對那個女人還沒有任何了解,不過從林家河給自己準備武器的動作上,姜雲燕基本是斷定了對方是一個好人。

而且這個男人顯然也是很機靈的一個人,只是不知道他的武力如何,有沒有覺醒異能,如果可以,她想跟這個男人合作。

要不然的話,就憑自己一個人,現在又被人盯上了,只怕會很危險。

想到這裡,她乾脆來到門前,透過貓眼向外面看去。

外面很安靜。

她裝好了鑰匙,輕輕的打開了門,來到了林家河的門前,輕輕的敲了幾下門。

林家河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心裏在合計着接下來的計劃。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一種預感,水位還會下降,或者食物和水暫時還不會造成恐慌,但他卻總覺得如果水位下降到可以讓人們外出,會有其他的災難發生。

這種預感,讓他不得不認真思考接下來的路應該怎麼走,如果遇到了突髮狀況應該如何面對。

正想得入神,就聽到了敲門聲。

這聲音雖然很輕,但還是馬上就將林家河驚動了。

他輕手輕腳地來到了門前,透過貓眼,看到外面只有姜雲燕一個人,不禁有些疑惑,不知道這個女孩想做什麼,難道是想知道剛才自己去外面的詳細信息?

他回頭看一眼客廳,發現沒有什麼可以引人注意的東西,這才把門打開了一條縫。

姜雲燕的臉上帶着幾分歉意:「林大哥,我有點事想跟你商量,可以進去說嗎?」

林家河遲疑了兩秒鐘,輕輕點了點頭,將門打開得大了一些,放了姜雲燕進來,隨後又將門關上。

雖然說是防人之心不可無,但對方也是一個單身女孩。

兩個剛剛認識的人共處一室,其實更沒有安全感的應該是女方才對,所以,對方都敢進來,似乎自己也沒有理由怕。

林家河指了指沙發,請姜雲燕坐下,就靜靜地等待着她開口。

姜雲燕倒是一個很直爽的女孩,直接開門見山地道:「林大哥,我今天可能做錯了一件事。」

林家河的心裏一個咯噔,臉色也嚴肅了一些。

既然是做錯了,那自然也不是什麼好事了。

而且對方特意過來跟自己說,那麼若不是跟自己有關,那就是來求助的。

雖然心裏有些不情願,但出於禮貌,他還是詢問道:「怎麼了?」

在看到林家河臉上的變化時,姜雲燕有一瞬間的尷尬,但為了自己的安全,又不得不厚着臉皮,將自己今天看到的那個男人,以及那個男人說的話告訴了他。

林家河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現在災難才開始不久,就有人已經按捺不住,開始守不住道德的底線了嗎?

看到林家河皺起了眉頭,姜雲燕不由得有些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