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莫問南風歸不歸
莫問南風歸不歸 連載中

莫問南風歸不歸

來源:google 作者:顧南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浩然 現代言情 顧南歡

結婚五年的老公騙她假離婚,還將她送上其他男人的床大夢初醒,她一無所有,只能被迫凈身出戶,還背上不潔的名聲顧南歡不甘心大鬧前夫婚禮,那夜野獸似的男人在這時閃亮登場,「我娶你」原以為這只是一場交易,可婚後,他竟然帶她走上了開掛的道路:虐渣男,踩白蓮,斗惡婆婆,走上人生巔峰……顧南歡揉揉眼睛,是不是有哪裡不對?「是不對」男人欺身上前,性感的聲音悶笑,「該換姿勢了,夫人」展開

《莫問南風歸不歸》章節試讀:

  會所包廂里燈光迷離,隱約照映出金碧輝煌的裝潢。

  環形沙發上,顧南歡並緊雙腿拘束地坐着,低垂眉眼,「老公,我……」

  「噓。」唐浩然打斷她,英俊的臉上掠過一抹輕視,懶懶地半倚着,點燃一支煙,隨意將她摟進懷裡。

  「別喪着個臉,咱們不是假離婚嗎?你知道,你爸欠那麼多外債,落到我頭上可是要影響信譽的……」

  「乖,你待會兒好好伺候那位大人物,幫我拿下這個單子,等還清債,咱們就復婚,嗯?」

  聞言,顧南歡白皙沉靜的小臉上儘是掙扎,逐漸變得堅定,良久抬起眼來,「老公放心,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結婚五年,丈夫幾乎沒有對她和顏悅色過,如果這單生意可以增進他們的感情,她願意全力幫他。

  唐浩然笑了,賞賜一般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往她臉上吐了口煙圈,「真聽話。」

  這時,門口突然傳來把手扭動的聲音——

  咔噠。

  唐浩然臉色一變,急忙斂了笑容,摁滅煙頭疾上前兩步,彎下腰堆出一臉討好。

  「景先生,您來了?」

  這樣阿諛奉承的語氣讓顧南歡心裏很不舒服,眉心一跳,轉過身循着聲源望過去。

  包廂金色的大門敞開,兩排保鏢整齊劃一地站出一條道來,而那個尊貴非凡的男人,正挺拔而漠然地從道路盡頭走來。

  一身利落的黑色手工西裝,單手插在褲袋裡,寬肩窄腰,比例完美的五官逐漸顯露在燈光之下。他就那麼隨意往沙發上一坐,周身縈繞的凌厲氣場已經讓人感覺脊背發寒。

  顧南歡驀地睜大了眼睛。

  ——唐浩然今天要談生意的對象,竟然是他?!

  景慕宸,近年來S省人人談而變色的商業傳奇,從入駐國內,就開始以鐵血手腕吞併中小企業,踏着不知多少破產老闆跳樓自殺的屍體,才終於站在了商圈金字塔的最頂端。

  這些被吞併的中小企業里,也包括顧南歡父親的公司,顧氏集團。

  顧南歡垂在身側的手默默捏緊,說不害怕是假的,但更多的是恨意,恨這個男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要不是他,父親也不會負債纍纍,鋃鐺入獄!

  許是她的憎恨的目光太過炙烈,景慕宸鷹一般銳利的眸子朝她瞥過來,兩人的視線在空中接觸,膠着在一起。

  這樣冷酷殺伐的眼神……

  顧南歡被看得呼吸一窒,強迫自己微笑了一下,匆匆別開眼去,顫抖着指尖灌下一大口酒,極力平復心情,聽他們談論生意。

  只是不知為什麼,隨着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耳畔的聲音逐漸變得不真實起來。

  顧南歡動了動身子,突然感覺身體深處騰升上一股隱隱的渴望……

  這種感覺,已經結婚五年的顧南歡不會覺得陌生,那是……**!?

  怎麼會這樣?

  顧南歡心裏一驚,身上力氣已經開始迅速流失。

  她軟軟地依靠在沙發上,巨大的恐慌將她淹沒,用盡全力抬手打翻了桌上的一個杯子,聲音沙啞。

  「老公,這酒……」

  正在交談的兩人聞聲朝她看過來。

  顧南歡清楚地看到,唐浩然的眼底露出一絲邪佞的笑意,不由心臟瞬間縮緊。

  下一刻,唐浩然大步朝她走來,將她整個人攔腰抱起,走到了景慕宸面前,斯文一笑,語氣意味深長。

  「對了,景先生,為表此次合作的誠意,我還特意為您準備了一件禮物……」

  景慕宸沉靜地抬起眼,深邃的眼底掠過一道審視的精光,面沉如水。

  「以妻相贈?唐先生這麼大的禮?」

  聽出那話里的譏諷,唐浩然後背發麻,硬着頭皮笑了笑,「瞧景先生這話說的,她不過是我的前妻,我把她送給更有能力的男人是為她好……再說,這也是她自己要求的。」

  顧南歡的神智已經迷濛,身體的熱度讓她本能地摟緊了最近的冷氣源頭,無法抑制地扭動着身子,舒服得輕聲嘆喟,但心裏卻止不住地,為聽到的話陣陣發寒。

  唐浩然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原來他所謂的『好好伺候』,竟然是要她去獻身?!

  五年的婚姻,她盡心儘力地照顧他,通宵伏案幫他策劃方案,得到的竟是被送給其他男人的下場!

  顧南歡只覺四肢百骸都痛得發抖,無力掙扎,只能撐着最後一絲清醒轉過頭去哀求,「老公,別這樣,你說過我們是假離婚的……」

  「少不識抬舉!」唐浩然一慌,很快又鎮定下來,嘴臉猙獰地掐着她的手臂靠近,壓低聲音威脅,「不僅是這單生意,你爸的坐牢的事情還得求這位主兒,你最好老實點!」

  父親的事?

  顧南歡身體一僵,反抗的力道逐漸弱了下來。

  只一愣神的功夫,那種詭異的熱度又瘋狂地叫囂着,竄遍每一個細胞,迅速將理智分崩瓦解。

  那藥性太烈,很快,她眼底的傷痛就徹底被茫然取代,難耐地扯着衣襟,嫣紅的唇細細喘息,竟是被唐浩然一推,順勢就推向了景慕宸方向。滾燙的小臉貼上男人寬厚的胸膛,不斷摩挲。

  「唔……熱……幫幫我……」

  景慕宸危險地眯眸,盯着這張素如蓮花的臉,眼前卻不由自主地閃過另一張有幾分相似的笑靨。

  他推出去的手勢在中途換了方向,將女人攬進懷裡,摸了摸她柔軟細膩的臉頰,低沉性感的聲音在她耳畔低喃。

  「幫你?你想我怎麼幫你?」

  顧南歡胡亂地搖頭,燥熱的**得不到紓解,憋得聲音里已經帶了哭腔,「我不知道……」

  唐浩然見時機已經成熟,立刻笑嘻嘻地扯過一邊的合同,諂媚道,「不如景先生先簽字,我就不打攪二位的好事了。」

  景慕宸沒有拒絕,托着懷裡的女人站起來,接過筆龍飛鳳舞地簽上自己的大名,臨走前又瞥過來似笑非笑的一眼。

  「唐先生,預祝你我……合作愉快。」

  唐浩然不明所以地站在原地,居然被那高深莫測的一眼看得冷汗**襯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