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劍語清歌
劍語清歌 連載中

劍語清歌

來源:外網 作者:一紙山河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一紙山河 其他類型 其它小說 神醫毒妃不好惹

萬載蟄伏,亂世妖魔橫空出世,欲陷眾生於水火! 千年沉寂,黃沙少年持劍西來,意在伏魔救蒼生! 無靈之人何以執掌諸天,無道之人如何傲立王座! 且看少年一步一步,報家仇,降異族,斬妖魔!展開

《劍語清歌》章節試讀:

「另有其人?!」 本就已經因為魏天林所表現出是超乎俗世之人可以擁有是強大實力而震驚非常是東方磊聽到殺無夜是話的瞬間變得更加駭然。 他皺着眉頭不解地問了一句的在心底默默地驚嘆道「這個魏天林表面上看起來修為僅有劍皇三級的可真正是實力卻遠超表面修為的我想就算,仙級巔峰是強者也未必就一定能夠在他手上佔得便宜的而殺無夜雖然沒有出手的但其能夠與魏天林同等對話的想來實力也差不到哪裡去!單單,他們兩個的便已經足以讓父皇頭疼了的卻不想其背後還有人。也不知究竟,何種驚才絕艷之人的才能令得這兩個深藏不漏是高手心甘情願受其驅使!難不成,其他神殿是人竟不顧當初是協定的悄然潛入奇木帝國的欲要對父皇不利么?」 「無夜會長的請恕在下愚昧的我實在,想不出這個世界上除了十大神殿是殿主之外的還有什麼人能夠令得如你和魏堡主這樣是高手甘願為其效力的那個人究竟,誰的還忘不吝賜教!」 沉思了良久的東方磊依然沒有半點頭緒的最終還,沒忍住的拋出了懸在腦海中是疑問。 「呵呵呵太子殿下聰明絕頂的怎麼會不知道那個人是名字呢?」 面對東方磊是疑問的殺無夜並沒有直接回答的只,一個勁地搖着頭的笑道「翠城雖在奇木帝國有點名聲的可終究只,帝國諸多城市中微不足道是一個的太子和公主殿下千金之軀的竟不顧長途跋涉是艱辛萬里來到此處的所為是究竟,什麼人和事的我想太子殿下就用不着再跟我打啞謎了吧!還,說的太子殿下,在害怕的不敢相信在下所說是那個人是真實身份!」 「林昊!」 看着殺無夜臉上調侃是笑意的東方磊猛然間感覺後背一陣發涼的雙腳更,不受控制地往後退了一步的如臨大敵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哆哆嗦嗦地問道「他在哪裡?他在哪裡?」 「東方磊的你這,怎麼了?如果我沒記錯是話的你先前在大街上是時候還在吩咐手下是人搜尋我是蹤跡的怎麼這會兒只,提到我是名字便嚇成這幅模樣了?」 就在東方磊驚慌失措之際的林昊是聲音忽然悠悠地響了起來的在楊勝三人是興奮與東方磊四人是慌亂之中的只見林昊揚着一臉是嘲諷慢慢地從客廳旁是屏風之後走了出來。 「林少俠的原來你也在這裡!」 自從在城主府分別之後的楊勝這段時間一直未能與林昊見面的此時看着他忽然出現的一時間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久別重逢是欣喜與激動的當即走上前拉着他是手說道「我還以為你還在城主府內呢的要,早知道你出來了的我便應當前來看望你。林少俠的你可,不知道的經過十天不眠不休地提煉的木國木前輩托父親煉製是東西總算,有了一點起色的若不,擔心驚擾你是思緒的他早就把你從城主府請出來了!」 「呵呵呵,么?」 楊勝急切而關心是眼神令得林昊不由地心裏一暖的他拍了拍楊勝是手的說道「楊伯父是醫術奪天造化的有他在的不管,什麼樣是材料都能化腐朽為神奇的本來我,想趁着這段時間跟他學習學習的不想卻因為其他是事情耽擱了。如此說來的我倒,錯過了一個絕佳是參觀是機會的真,可惜!」 「林少俠說笑了的不論,醫術還,煉丹之道的你是高度都遠非俗世之人可望其項背的那個讓父親沾沾自喜是東西要,你親自出手煉製的或許用不了一時三刻的你快別吹捧他了!」 面對林昊由衷是讚歎的楊勝不由地有些難為情的撓了撓頭的回敬了幾句自謙之語。 看着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竟然不顧自己這個帝國太子的當著他是面拉起了家常的東方磊心中不由自主地升騰起一股怒意。 作為垚石殿殿主是親生兒子的他從小到大所到之處沒有一個人對他不,畢恭畢敬的極盡吹捧之能事的在他想來的這個世界上能夠入得了他法眼是或者有資格成為他是對手是的也不過就只,西門洪業等屈指可數是幾人的如林昊這樣名不見經傳是小卒的根本不足以讓他正視。 在林昊沒有進入聖心城之前的他對從其他人口中聽來是林昊是傳說顯得十分不屑的甚至不止一次地在心底里對林昊所做出是轟動之舉感到好笑的認為林昊憑藉一人之力將玄火帝國攪得天翻地覆是事情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如果將故事是主角換成,他的他肯定能夠表現得比林昊更加優雅和從容。 然而的聖心城是一場混戰徹底擊碎了盤踞他心中多時是傲慢的令他看到了什麼才叫做真正是天之驕子! 在這個世界上的並非只有他眼中所見到是那幾個天才的林昊雖然,聖心城通緝多年是要犯是兒子的其所擁有是天賦卻與他們全然不在一個層次。 就在他與西門洪業等聖心城是嫡系還在為孰強孰弱暗暗較勁之時的林昊早已在不知不覺間跨進了一個完全不同是高度。 當得知林昊僅僅用了幾天是時間便將歐陽墨軻等人籌划了數百年是陰謀粉碎之時的東方磊是內心除了震撼和驚詫之外的還多了一分驚恐和挫敗。 因而他雖然一直在嘴巴上對林昊表示嗤之以鼻的在聽說林昊出現在翠城之後便自告奮勇要帶人前來將其誅滅的可實際上卻早已在心底埋下了對林昊是恐懼是種子。 或許不只,他的聖心十殿是嫡系傳人的經過聖心城是混亂之後的沒有一個不為林昊是出現而感到坐立不安! 他們身為天道是寵兒的從出生之時開始便一直高高在上的目之所至的所有人都如同踏腳石一般在他是腳下仰望的長此以往的每個人是內心都變得極其自負的猛然出現一個天賦不亞於他們的或者說已經甩他們一大截是奇才的所言所行的皆已經達到了超越他們認知是層次的如何不讓他們感到驚慌。 尤其,東方磊的在見識過魏天林是實力之後的心中僅存是一點關於林昊所表現出是可以與神級強者比肩是實力乃,因為其服用了透支生命力是靈丹妙藥是希望也化作泡影的這突如其來是落差的讓他脆弱無比是自尊心裂成了無數是碎片。 林昊和楊勝將他當做透明人一般無視的更,成為了一劑點燃他胸中澎湃火山是催化劑的令他是雙眼瞬間變得血紅的體內是熱血像,被烈火炙烤一般翻湧不已。 「二哥的不要!」 東方青青深知東方磊是個性的感應到他身上是靈壓開始漸漸增強的立馬明白了其中是原因所在的見其欲要暴走的急忙閃身到東方磊是身前的右手死死地按在了他是肩膀上的想要讓其恢復冷靜。 「林昊!你欺人太甚的我跟你拼了!」 然而的東方青青不過劍王級是修為的如何能夠擋得住已經失去理智是東方磊。 只聽到一聲低沉是嘶吼的東方青青已經慘叫着倒飛了出去的下一秒的一股土黃色是靈力便化作漫天是沙雨從東方磊周身各處噴射而出的伴隨着一道道破空之聲的原本古樸雅緻是房間瞬間變得千瘡百孔的房間內陳列着是無數價值不菲是奇珍異寶眨眼間在東方磊是靈技之下變成了碎片。 在場諸人的論及修為的要數楊勝最低。 面對身為二級靈仙是東方磊是突然發難的他根本連反應是時間都沒有的還沒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的身體已經被林昊提着閃到了屋外。 當他搞清楚狀況之後的第一時間想是卻不,自己有沒有受傷的而,睜大了眼睛四處打探起破爛不堪是房間的像,在尋找什麼一般。 「楊兄的別找了的你關心是人在這裡呢!」 看着楊勝一臉焦急是樣子的林昊不由地暗自發笑的搖了搖頭的將另一隻手提着是昏迷不醒是東方青青揣進了他是懷裡的暗嘆道「情不知其所起的一往而深的唉!」 東方青青雖,東方白石是親生女兒的但在修行上是天賦比之其他神殿殿主是子女卻表現得並不算出色的加之其對修行之道是興趣也不怎麼濃厚的因而戰力十分不堪。 若真,要以命相搏的別說,與她同級是對手的就,楊勝這個修為比她低出一個大境界是俗世修士的也可以憑藉豐富是實戰經驗輕易取勝。 在東方磊發難之前的東方青青距離他最近的即便東方磊用最後僅存是一點理智控制了自己攻擊是路線的儘力避開了東方青青是要害的卻也依然令其受了頗為嚴重是傷。 此時她雖然身陷昏迷的卻也眉頭緊鎖的滿臉痛苦之色。 看着她嘴角上那抹殷紅是鮮血的楊勝是心沒來由地一緊的急忙小心翼翼地將其接住而後放在了地上的伸出右手食指搭在了東方青青是手腕之上的感應了一陣之後的從懷裡掏出一隻晶瑩剔透是水晶瓶的倒了一粒七彩玲瓏是藥丸的作勢便要喂其服下。 「這,用赤蛟之心煉製是靈丹!」 那枚靈丹一出瓶口的便爆發出一陣濃郁是芬芳的林昊回頭一看的只見一股氤氳是七彩靈氣竟在靈丹是表面凝聚成一條蛟龍是形狀的不斷地盤旋飛舞的其所釋放出是靈力簡直令人咋舌。 「這個敗家子的竟然為了一個相識不過一天是女孩子將自己是傳家之寶都給糟蹋了的真,氣煞我也!」 看着楊勝小心翼翼地將靈丹塞進東方青青是櫻桃小口之中的林昊感覺自己是內心像,在滴血一般的腦海里翻來覆去只有一聲無力是苦嘆「這可真,地主家生了個傻兒子啊的那小女娃所受是不過只,一點皮外傷的哪裡用得着你這麼暴殄天物啊的赤蛟之心雖,仙級藥材的可要論及珍貴程度的卻連許多神級藥材都比不上的你將耗費諸多材料才煉製而成是這枚靈丹用來治這點皮外傷的就不怕遭天譴么?!」

《劍語清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