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南景
南景 連載中

南景

來源:外網 作者:傅雲城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傅雲城 玄幻魔法

上一世的南景痴心錯付,付出所有,換來一句你配嗎?家破人亡,遭人暗害,她死在那個無人知曉的凄慘雨夜。一朝重生十八歲,強勢來襲,打臉復仇虐渣渣!決心抱上某個大佬的腿,卻一個不留神,被他拐到身邊,寵上天!她放火,他添柴。她虐渣,他護航。於是人盡皆知,傳聞中權勢滔天不近女色的戰家六爺,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降得服服帖帖!大佬冷哼:「我願意!」直到某一天,她雙重身份曝光,無數馬甲掉落,眾人才知,哪裡是什麼名不見經傳,分明就是兩個大佬的強強聯手!ytfeiyong展開

《南景》章節試讀:

見他愣住,從進學校就跑去找傅雲城的顧嬌嬌,連忙拽了拽他的衣袖,說道:「傅哥哥,你快哄哄我姐姐吧,昨天她氣得說要和你解除婚約……」
一被提醒,傅雲城回過神來,又是滿心厭惡:「求之不得!」
這個狗屁婚約他也不想繼續!
只是任他怎麼說,南景眼皮都沒有抬一下,靜靜看着書。
剛好上課鈴響。
所有的吵鬧都要停歇。
只有那個被打得鼻血狂飆的少年杜子騰,在請假離開之前,還對着南景撂了句狠話,「南景,你有本事放學後就去暗場,我保證教你重新做人!」
暗場是臨城最大的比試和打賭的地方。
挑戰的項目很多,需要在比試之前先立下雙方的賭約,且必須履行。
這也是杜子騰同學變相的刁難。
南景笑了聲,原本懶得搭理。
但有些人,不教訓就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開得那麼紅。
於是她點頭,漫不經心答:「好啊。」
一刀一個小朋友,毫無壓力。
兩人的賭約就這麼定下了。
全班沸騰!
「南景這是要自取其辱啊!」
「我怎麼覺得,她是想要以這樣的方式吸引傅少的注意呢?」
「不管不管,到時候我也要跟着去看,最好把南景被捉弄的樣子錄下來,那一定很精彩,哈哈哈哈!」
各種議論聲中,顧嬌嬌湊到了傅雲城面前,用擔心的口吻說著假惺惺的話,「傅哥哥,你去嗎?萬一姐姐被人欺負,你也可以幫幫姐姐呀!」
「不去。」
傅雲城厭惡南景,已經到了提起她名字就條件反射嫌棄的程度。
聽着他毫不遲疑的回答,顧嬌嬌心中暗笑。
就這樣,等到放學的那一刻,幾乎全班同學都去了暗場看南景是怎麼丟臉的。
杜子騰這次吃了虧,想的都是最毒的點子和最難的項目,南景能扛得住?
只怕到時候要哭哭啼啼丟人丟到姥姥家!
南景到達暗場時,杜子騰已經等在那裡了。
「怎麼樣啊南景,哥哥為你準備的項目還滿意嗎?」
玩的是弓箭射擊!
暗場難度係數最高的項目之一!
看到這個,南景耐人尋味的看了杜子騰一眼,問道:「你確定?」
這貨是不是傻?
他難道不知道,弓箭這項目她八歲就玩得溜到飛起!
和她比這個,不嫌臉疼?
杜子騰卻會錯了意,還以為她害怕,立刻道:「你還想反悔不成?我告訴你,進了暗場就要遵守賭約!」
賭約就是——
如果南景輸了,則要在暗場中心大跳舞!
杜子騰輸了也是如此……
這個賭,玩的太大了!
跟過來的眾人張大了嘴巴,暗暗心驚!
「刺激啊!」
「完了完了,南景這次真的要倒大霉了!」
「這個懲罰太狠了,南景這輩子都別想抬起頭了!」
弓箭射擊玩的是靶子的分數,杜子騰為了顯得自己大度一點,便對着南景傲然道:「哥哥讓你兩把,你可以比我多兩箭,怎麼樣,很照顧你了吧!」
南景眼睛都不眨,直接站上了射擊的位置。
「開始吧,我挺忙的,別浪費時間。」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是全然不把杜子騰放在眼裡的睥睨之態。
杜子騰氣得鼻孔冒煙!
「不識好歹!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在正式開始之前,底下圍觀的少年少女們還設立了一個下注活動,百分之九十九買的贏家都是杜子騰!
唯一一個買南景的,還是出自於對她的同情可憐……
終於,第一箭飛了出去!
杜子騰六環!
很不錯的開頭!
狐朋狗友跟着歡呼!
「加油啊肚子,能不能看到美女跳舞就看你的了!」
一眾人鬨笑。
第二箭八環!
杜子騰抱着穩贏的心,激動的臉色漲紅:「南景,你輸定了!」
之後的每一箭,都在四環六環兩環和一個滿分十環中!
十箭加起來,最終得了四十八分!
「怎麼樣啊南景,你要是現在認輸求我,我勉強可以考慮放過你!」
杜子騰耀武揚威。
就這入不得眼的成績也好意思沾沾自喜?
南景嗤笑一聲,接過了弓箭緩緩拉開。
這個動作,一般的小姑娘很難做到,因為需要耗費的臂力太大了。
杜子騰也就是想到這一點才故意選了這個項目。
原本是刁難,卻哪知,站在射擊台上的南景,紅裙飄飄,下巴微揚,精緻動人的臉上依舊從容,甚至還有無法言說的颯氣英姿!
舉手投足間,美的驚心動魄,叫人着迷……
所有人看得一愣一愣。
不乏有人心生嫉妒:「切,不過是長得稍微好看那麼一點罷了!」
「花瓶就是中看不中用的!」
「裝腔作勢,呵,依我看,這個弓箭能不能飛出去還未知呢,裝給誰看呢,簡直笑死人了!」
議論紛紛中,整個暗場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
二樓包間里,蘇睦正和戰北庭彙報着什麼,眼神突然就被底下吸引,忍不住驚道:「北庭你看,底下有個漂亮小丫頭在射箭!」
對這種場面,戰北庭從來不感興趣。
也就看在蘇睦如此激動的份上,他鬼使神差看了一眼。
這一看之下,愣住了。
嗯?
這不就是那個膽大包天,還對他別有用心的小丫頭嗎

《南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