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南枝向暖北枝寒
南枝向暖北枝寒 連載中

南枝向暖北枝寒

來源:google 作者:阮文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文錚 阮菲菲

她不擇手段爬上了他的床,他在事後道貌岸然,得了便宜賣乖:菲菲,你馬上就要嫁人,可別老這麼胡鬧了!婚禮當天,他將她綁架,讓她的手捂住他的心口,聽他精分傾訴:菲菲,我這疼,你疼不疼啊?他們相依為命,她心裏認定了他,得到的回應卻是他親手將她交給別人她哭過,鬧過,乞求過,掙扎過...展開

《南枝向暖北枝寒》章節試讀:

婚禮如期進行,只是省了中間的綵排環節,多少顯得生疏倉促,以及手忙腳亂。

聶青風目光極其溫柔,可阮菲菲與他對視的當兒,心口卻忽地沒來由 ”咯噔 ”一下。

阮文錚會選擇聶家,直到婚禮當天,阮菲菲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而眼下到了婚房中,她才徹底明白其中緣由。

聶青風家世背景雄厚,在市裡根基頗深,他本人也是樣貌絕佳,個性溫潤,風評極好,且在日常生活中極其注重自身修養,任是誰和他接觸之後都挑不出什麼錯來,是個十分難得的青年才俊。

可聶青風縱有這樣那樣的好,卻獨獨叫那點不好把一切都給抹了個乾淨–

他舉不起來。

聶家為了遮醜,正好和急着把阮菲菲脫手的阮文錚一拍即合,於是兩家聯姻,成了一樁好事。

聶青風似乎並不覺得這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反而十分坦然地和新婚妻子面對面,平靜地將事實闡述給她。

阮菲菲卻不太相信, ”真的? ”

”這種事情沒什麼好騙的。 ”

新婚夜,該做的事情做不了,聶青風還貼心地拿了兩條被子,並好心給她解釋: ”我怕你夜裡控制不了好奇…… ”

阮菲菲: ”你直接說怕我等你睡著了扒你褲子得了。 ”

”也是那個意思, ”聶青風低頭笑了笑, ”你理解就好。 ”

兩人各懷心思躺下,時間尚早,誰都沒什麼睡意,聶青風端着平板不知在看什麼,阮菲菲拿出手機刷微博,便就避無可避的刷到了今天她結婚的新聞。

目光從手機上移開,悄無聲息地落到了旁邊的人身上。

說起來,兩人雖然早早擬定了婚事,今天她卻是頭一次和他見面。

”你…… ”

”要不要喝點什麼? ”

兩人同時開口,阮菲菲愣愣看着忽然轉過頭來的男人,竟一時語塞,幸虧聶青風是個好脾氣又好耐心的,半晌她才磕磕絆絆地說: ”喝……有酒嗎? ”

聶青風說: ”只有白酒了,你喝得慣? ”

阮菲菲遲疑了一下,笑的有點干,過一會又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她點點頭, ”行,拿來吧! ”

”我不能喝白酒。 ”聶青風拿着一瓶酒,一個杯子說道。

不能喝還在房間里放?

”沒事,你干你的,我喝我的。 ”

聶青風抬頭看了她一眼,眼底倏忽間閃過某種難言情緒,他隨即笑了笑,好心好意地建議道: ”要不要來點配菜? ”

”行啊。 ”阮菲菲點頭。

”沒有。 ”

聶青風平靜地與她對視,阮菲菲就樂了,她只喝了一小杯頰邊就染上了緋紅,眼底彷彿也沾了些許醉意,捧着臉把他看着,說: ”你可真有意思。 ”

”想睡覺了嗎? ”

阮菲菲點了點頭, ”你別說,喝完我真就困了。 ”

”那你睡吧, ”聶青風語速緩慢,聲音輕柔,像是在給受傷的小動物順毛, ”我把你那邊檯燈關了,好不好? ”

”嗯。 ”阮菲菲眼皮沉重,她似乎還有些奇怪,平時酒量可以的,沒道理只喝了這麼一小杯就醉成這副德行,可是這疑惑也就存在了幾秒鐘,而後就什麼都想不到了。

聶青風將平板噹噹正正的放在床頭柜上,視線轉而落在她肩窩處,那上面的痕迹已經變得極淺極淺,屋內燈光有些暗,而他眼底墨染的顏色彷彿也更濃稠了些。好一會後,他才貼心的給昏睡過去的人蓋上被子,拉滅檯燈,翻身下床,手裡拿着酒瓶和酒杯,輕手輕腳地將它們放了回去。

然後他打開房門出去,徑直向別墅外面走。

早有車子在等着,聶青風腳步不停,拉開後車門坐了進去,沉着聲音對前面的人說: ”帶我過去吧。 ”

司機身形纖細,頭戴一頂鴨舌帽,長長的帽檐遮去了大半張臉,隱約可見翹挺小巧的鼻子下,兩道微微上揚的嘴角。

車子發動,漸漸消失在這一處月色當中。

行至半路,車速忽然減慢,緩緩停靠在空無一人的路邊上,聶青風心中正在奇怪,然而剛要說話,就見前面的司機忽然摘下帽子,回過頭來。

長發落下,儼然是個穿着男裝的女人。

”新婚快樂。 ”女人吹了聲口哨。

”別調皮, ”聶青風語氣寵溺,飽含着無盡喜悅, ”我們先離開這裡。 ”

女人沖他柔軟一笑,接着重新發動車子,這一次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幾倍,好像是要去趕什麼事情一般。

直至天將破曉,他才匆匆而歸。

阮菲菲三天回門,上車下車,聶青風俱都悉心照料,好像還真是那麼回事似的。

阮文錚端坐在一樓客廳中,透過窗子冷眼旁觀。

身後跟着幾個人拎了大包小包,算作回門禮。

東西放下後,保姆便過來將幾個人領到了小廳中喝茶休息,阮菲菲則和聶青風一起,坐在了阮文錚對面的沙發上。

阮文錚泡了茶,分別給兩人倒上, ”你父親上個月讓人給我送來的茶,一直沒顧上喝,正好今天你們來了,就一起嘗嘗吧。 ”

聶青風大大方方接過,先是聞了聞,然後小小的呷了一口。

”怎麼樣? ”

聶青風說: ”入口微澀,但是回甘。 ”

阮文錚笑了笑,眼珠微轉,就將話題引到了阮菲菲的頭上, ”菲菲父母離開的早,從小在我這嬌生慣養的,本事沒多少,脾氣倒不小,如果有什麼地方和家裡起了衝突,還得請你到時候多擔待擔待! ”

阮菲菲不錯眼珠地看着阮文錚,尤其是在聽完他的話後,眼中還多了一點似笑非笑的意思,聶青風含笑偏頭看她,那意意思思的笑意里便就多了幾分真實。

阮文錚眼底不易察覺的閃過一抹陰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