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腦蟲
腦蟲 連載中

腦蟲

來源:google 作者:林柿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午漫 奇幻玄幻 張兆

未來世界2022年,地球突然爆發圭色意識,陷入了長達九個月的圭色意識期,無數人類受到地球圭色意識的支配影響失去了身體權,蛻變為了新人類物種——腦人展開

《腦蟲》章節試讀:

面對謝老岳的質疑,老良苦笑了幾聲,有點像機械發出的笑喘,回應道:「如今這個世界,這種事沒法保證啊,不過我的人確實是見到那批學生沒有死,而且被轉運走了,再況且,這些人還是擁有高等知識的大學生,還是正常人類,說不定能被委派重用了,事情應該沒你想得那麼悲觀。」

「這個世道下,除非讓我親眼見到人,否則我樂觀不起來。」謝老岳將學生證小心翼翼的收進了內口袋。

「老岳,你看,東西和消息都給你了,那我的……」

「1比20的不行,最多二十劑1比50的畸變劑。」老岳不改奸商本質,開始討價還價了起來,「這次的消息是有用很多,但我能給的價也不低了。」

「別啊,我就要1比20的,1比50的太劣質了,像你門外那個員工的話,那沒幾天活頭。」老良不失偏頗的說出了1比50畸變劑的劣害。

老良話音剛落,門便哼的一聲推開了,靠在門前側耳旁聽的張兆很是尷尬的出現在了兩人面前,顯然,張兆是聽到了老良剛才那句話的。

謝老岳同樣有些尷尬,和張兆對視了一眼,解釋道:「1比50的也差不到哪裡去,這樣吧,十五劑1比50的,五劑1比20的,要再換,就得加錢了。」

謝老岳說罷,開始從格子里數畸變劑,那些顏色深淺不同的畸變劑,分別代表着調配濃度不同,而張兆也知道了自己這副腦體,就是用的最劣質的1比50畸變劑,不過他也沒什麼好埋怨的,沒碰上謝老岳之前,他甚至只是一隻蟲子。

謝老岳將一共二十劑畸變劑推給老良,老良卻遲遲疑疑,接不下手,他長嘆了一口氣,取下了那個神神秘秘的頭盔,頭盔下,只看見一張宛如枯槁的臉,瘦的有些脫去人形,但凹陷的眼眶中卻有如深邃的明眸,一點都不符合這副行頭。

謝老岳也驚詫了一下,這也是他第一次看見老良摘下頭盔露出真面目。

「老良,你這是幹什麼。」

「不摘下來,怕你看不到我的態度啊。」老良的臉上布滿了無奈和真誠,反倒讓張兆覺得這張臉沒那麼瘮人,「我是真的需要這些畸變劑,但我也是真的沒錢了。」

「你要這些高濃度的畸變劑幹什麼,以前都沒見你這樣過。」

老良頓了頓,看向了自己腰間的瓶瓶罐罐,接着順着瓶罐將背簍一解,打開背簍,裏面是一些體型極小的腦人。

張兆和謝老岳頓時更驚詫了,這些小腦蟲,明顯比那時候的張兆還要小上不少。

「這是?」謝老岳朝張兆看了一眼,開口問老良。

「是小孩,失去了身體的小孩。」老良那雙老手,極為溫柔的將這些小腦人呵護着,面露難色的看向謝老岳,「老岳,你幫幫我吧,我想送這些孩子回家。」

桌上的小腦人,小小的大腦拖着一條脊柱神經,緩緩的蠕動着,發出哼哼的聲音,只不過,它們的樣子沒有那麼嚇人,反倒有些可憐。

打扮古怪的生意人老良,是在後半夜離開雜貨館的,臨走前,張兆將二十劑1比20的畸變劑打包好給了老良,送他走進了黑暗的第八區街巷中,他來時帶着詭秘,走時卻有些佝僂。

「所以這個腦體畸變劑,到底是什麼?」接着,張兆向謝老岳問起了縈繞許久的疑惑。

「腦體畸變劑是上面的人研製出來的東西,在這個什麼圭色意識爆發之後,像你們這些失去身體的腦蟲就很難生存下來,所以注射這個畸變劑可以讓腦蟲快速催化大腦,分化出神經物虛擬軀,使你們看上去擁有人類的外表形態罷了。」謝老岳漫不經心的解釋道。

不過張兆卻不相信,又問:「當真這麼簡單?上面的人會有這麼好心來照顧底下這些失去身體權的腦人嚒。」

謝老岳譏諷的朝張兆笑了下:「看來你也沒那麼天真,當然不是發善心了,永遠無法得到身體的腦蟲若是想持續生存下去,就必須花費大價一次性購買這種腦體畸變劑,不過畸變劑可是價值不菲。」

「呵,原來是賺錢的工具而已,底層人的錢都不放過嗎。」張兆聽到解釋後,也不免覺得好笑。

「有些腦蟲一輩子都攢不到買一支腦體畸變劑的錢,所以我們的生意順理成章、物美價廉,你確實該好好感謝我給你送了一副腦體。」

「沒錯,謝謝老闆,雖然這具腦體是1比50的稀釋度。」張兆笑着感謝道。

「那也夠你賺很多錢才能買得起。」謝老岳並不在意張兆的這種說法,實質上他是一個還算夠意思的老闆,「當然,如果你以後能賺到大錢,也是能買到人類身體,成為真正的人類的。」

「如果可以的話我更情願要我原裝的身體。」張兆笑道。

謝老岳看了張兆一眼,也笑了:「這個世界原本有幾十億人口,加上世界變成這樣,你的身體還在不在都另說。」

『如果在就最好了。」張兆莫名有些樂觀,反正他什麼也沒有,「對了,你托老良在幫你找什麼,找人嗎?」

「不關你事。」謝老岳下意識摸了下胸口處的學生證,「那個戒指,破解的怎麼樣了,你不是懂數據嗎。」

「破不了,你這裡的設備都太老了。」張兆無奈道。

「真把自己當技術人才了,我看你之前頂多就是個修電路的。」謝老岳不時的譏諷一番,「第八區南邊有個廢電子堆放區,都是別的地方轉運來的廢棄電子零件,你去撿撿看有沒有什麼能幫你破解的。」

「噢。」張兆回應了一句,在謝老岳回房後,也自顧的回了房間。

第二天一大早,謝老岳便背着一個寬厚的旅行背包出現在了張兆的床邊。

「這是館門的鑰匙,這是腦體畸變劑的格子鑰匙,有人來買畸變劑一定要照我之前跟你說的流程來。」

謝老岳將一串鑰匙甩在了張兆臉上,被砸醒的張兆本有些來氣,但看到謝老岳今天一改往常的隨意穿着,就意識到可能有事。

「鑰匙給我幹嘛,不怕我把你東西全捲走?」

「我出去一段時間,這些天館裏交給你打理吧。」

「求之不得,我正好變賣你家產湊點路費,再打你幾劑1比20的畸變劑。」張兆一把抓起鑰匙,振奮一笑。

謝老岳沒有說話,默默地看了張兆一會,那眼神中的含義,卻讓張兆有些異樣的感觸。

「走了。」謝老岳緊了緊背包,離開了雜貨館,也沒跟張兆說要去幹什麼。

張兆將謝老岳送到了門口,謝老岳不說,他自然不再多問行程,但一定和昨天的生意人給到的消息有關。

張兆躺在椅子上,手指轉着鑰匙,打量着這個堆滿了各種雜貨物但又十分安逸的場館,他心裏很清楚,謝老岳並不擔心他變賣場館的東西,謝老岳出門前完全可以把雜貨館關門停業,但他卻選擇了交給張兆打理,無非是一點,給張兆一個棲息之地。

這是謝老岳並不需要用口頭來說的默契,也是和張兆之間一個最基礎的信任,謝老岳或許是在賭張兆的為人,又或者說他的眼睛會看人的好壞。

出於謝老岳這份無言的恩情,張兆自然也默契的維繫着,幫他守好場館,況且他想要的並不是這些錢財和畸變劑。

在雜貨館裏短暫的休息了會後,張兆換上了一身行頭準備出門,衣服並不算新,但乾乾淨淨,他打算去謝老岳說的那個廢電子堆放區轉轉,看是不是能淘到一些能用的電子設備和零件。

謝老岳的店裡沒有任何能支持破解和解碼那枚戒指儲納器的設備,有的儘是些古董貨,難以派上用場,而那封紅頭文件又一直縈繞在張兆的心頭,他有很強烈的感覺,文件後面的內容,對他可能有很大的幫助。

正當張兆這樣想着,一邊鎖門的時候,一個窈窕的女人走了進來,朝張兆打量了一眼,開口道:「這兒的老闆呢。」

眼前的這個女人,穿着一身很鮮艷色的休閑上裝,下半身的牛仔褲和長靴將誘人的身材彰顯得一覽無餘,舉止投足間都透露着一些成熟的撩人感,她是一名姿色十分傲人的女性人類,毫不誇張的說,在第八區是個罕見的存在。

只不過,張兆卻有些木訥在了原地,因為這個女人,是深紫色的短髮。

張兆的腦海中回憶起前些天,深夜中出現將腦蟲行刑的制服女人,她的髮型發色、眼眸面孔,以及這凹凸有致的身材,無不證實着,他們是同一人。

紫發女人注意到張兆很奇怪,便又湊近了一點,再次打量起張兆,眼神和張兆在那一霎那交匯,張兆像觸了電一樣回過神來,急忙閃避目光。

他很確定,這個紫發女人,就是那晚的追緝者。

「你怎麼了,不舒服?」紫發女人象徵性的問了一句,她的語氣很淡,但聲音很甜美,帶着一種溫柔的磁性。

「沒……噢,老闆不在,我是這兒的員工,你需要什麼直接和我說就好了。」張兆迅速整理好思緒和狀態,避免暴露出自己的慌張。

不過紫發女人並沒有對張兆表現出過多的興趣,眼神也並未停留,張兆後知後覺才明白,自己現在已經有人類形態一樣的腦體了,又不是腦人,認不出來才是正常的。

而這個放過他一馬的女人,而今的這副打扮與之前執行追緝任務時截然不同,她到底想幹什麼。

「你是要買什麼東西嗎?」在紫發女人站在館內四處打量了許久後,張兆終於忍不住的上前開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