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溺愛貪歡:天價老公請躺好
溺愛貪歡:天價老公請躺好 連載中

溺愛貪歡:天價老公請躺好

來源:google 作者:劉大小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柯如素 顧城

她傾盡所有幫他創業,但遭渣男與小三聯手背叛,重生之後再次相遇,她卻意外成為他的獵物,從此開啟漫長的復仇道路這一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斬草除根……人前,他們是合作默契的商業夥伴,相敬如賓,互利互易人後,他卻一把將她摟在懷裡:「你有今日,全靠我的栽培,是不是到了回報我的時候了?」「不行,這件衣服不能脫……」」我是你的上司,我說行就行」……展開

《溺愛貪歡:天價老公請躺好》章節試讀:

  B市,一家高檔咖啡廳內。

  「我的事業正在上升期,每天可能時間不太多,但我還是會盡量地抽出時間陪女朋友……」顧城抿了一口咖啡,英俊的臉上帶着謙和的笑意,眼神溫和地看着坐在對面的女人,「也不知柯小姐會不會介意?」

  女人正是他今天的相親對象,長得漂亮,性格溫婉,知禮大方,倒符合他選擇妻子的標準。

  「柯小姐?」久久沒有得到回應的顧城有些詫異,仔細一看才發現對方好似在走神一般,但也只能壓住心裏產生的一絲不滿,語氣關切道,「柯小姐,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嗯?」柯如素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模糊的視線漸漸清晰起來,終於看清楚了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

  柯城!

  他居然還有臉來見她!

  「是哪裡不舒服?」顧城見柯如素神情異樣,以為她真的身體不舒服,微微起身,伸手就要觸碰她光潔的額頭——

  「別碰我!」柯如素瞬間「啪」的一聲,用力地打掉他伸過來的手,眼神里明顯帶着濃烈的厭惡和憤恨情緒。

  面對柯如素如此強烈的排斥反應,顧城此時臉上也有些掛不住,眼神冷了冷,表情不再是之前的和煦,「柯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話音未落,一杯滾燙的咖啡直接潑在了顧城的頭上,醇厚的香氣瞬間溢滿了整個咖啡廳。

  「柯如素!」顧城驚叫一聲,伸手抹了一把臉,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柯如素,「你到底是在幹什麼!」

  此時的顧城頭髮和臉上都沾滿了黑色的咖啡漬,就連胸前潔白的襯衫也沒能幸免於難,之前的風度翩翩消失得無影無蹤,看起來狼狽極了。

  「你這個王八蛋!你對得起我嗎!」

  這樣大的動靜自然驚動了咖啡廳里的其他客人,頓時有大量的目光投了過來,但大多數人只以為這是情侶之間的吵架,並沒有多管閑事的意思。

  「嘖,挺有意思。」坐在一旁的景鈺輕嘖一聲,饒有興緻地看着這出鬧劇。

  他眼光一轉,正好看見對面的裴慕深正伸手扯了一張紙巾擦拭着肩膀上沾染的咖啡漬,一張俊美的臉上沒什麼表情。

  景鈺臉色有些不豫道,「一定是剛才那個女人潑咖啡那一下殃及到了你。」說著便想起身為好友討回公道。

  聞言,裴慕深的眸底卻是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語氣低沉道,「坐下,不許生事。」

  「難道就這麼算了?」

  說話間,旁邊又是一陣噼里啪啦的聲向。

  景鈺快速地順着聲音看過去,便見柯如素正一把將桌子上的東西全部掃翻在地,她順手抄起旁邊的手提包,直接往顧城的頭上拚命地砸了過去!

  靠……景鈺有些懵了,這女人怎麼打人打得這麼狠?這也太兇悍了!

  堅硬的手提包如雨點一般砸在顧城的身上,硬生生的疼。

  「你這個瘋女人!」顧城風度盡失地怒罵一聲,氣惱地想要還手,卻礙於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只得起身閃躲,「給我住手!」

  柯如素此時只覺得腦袋裡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進去,一腔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燒,燒得她的心臟都疼痛起來,只有拼儘力氣捶打面前這個令她噁心的男人才能夠緩解。

  見柯如素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顧城心中怒火直冒,一把將她狠狠地推在了地上,「瘋子!」

  他心知今天再和胡亂髮瘋的柯如素糾纏下去,只會更加丟臉,只能自認倒霉,硬生生地咽下了這口怒氣,卻在心裏狠狠地記了柯如素一筆,打算來日找機會狠狠報復回去!

  「混蛋!」柯如素看着顧城如逃跑一般離去的背影,手中的包不忘用盡全力地砸了出去,「你去死!」

  顧城低罵了一聲,卻沒有回過頭,只是匆匆地離開。

  直至他的背影消失不見,柯如素便像是失盡了全身力氣一般,目光頹然地坐在冰涼的地板上。

  周圍的聚集的目光也漸漸散去,

  柯如素四周的環境和人群,心裏緩緩地湧上了無盡的怪異感,連同腦海里的情緒和記憶也漸漸紛亂起來。

  是了,她終於想起來了。

  那一晚,親戚朋友上門逼債,走投無路她心生絕望,爬上二十樓的陽台縱身一躍,摔得血肉模糊,粉身碎骨,結束了一切。

  那麼,現在的她是在哪裡?

  她不是死了嗎?

  她怎麼還會看見顧城那個混蛋?

  柯如素忽然頭痛欲裂,似是有一把小鎚子在不斷敲打一般,無法再繼續深想,只搖搖晃晃地站起身,準備離開。

  一個人影忽然擋在了她的身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這位小姐,你的咖啡潑到了別人身上,殃及池魚,好歹也道個歉再走,你說是不是?」

  面前的男人一張臉長得尤為精緻,似是一件精雕細琢的瓷器,卻絲毫不顯女氣,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此時正直直看着她,眸底隱隱藏着不悅的神色。

  「對不起。」柯如素強忍着身體的不適,輕聲道歉,「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還真是敷衍。」男人顯然不準備這麼輕易地放過她,輕哼了一聲,修長的手往旁邊一指,「而且你應該道歉的人是他,不是我。」

  柯如素順着方向看過去,目光觸及到那一張熟悉的面孔時,頓時僵在了原地。

  裴慕深。

  「景鈺,沒必要。」裴慕深自然察覺到柯如素眼睛裏翻滾的複雜情緒,只看了她一眼,心中略微划過一絲詫異,但面上卻是不動聲色。

  熟悉低沉的嗓音落入柯如素耳中,頓時讓她眼眶發熱,身體已經不聽大腦的使喚,直接沖了過去,一把就抱住了裴慕深。

  「喂!」景鈺頓時睜大眼睛,驚呆了,「你這是幹什麼?」

  這個女人也太大膽了!

  裴慕深看着好說話,其實最不好惹。

  他被弄髒衣服沒有斥責她算她走了運,誰知道她還這麼不知死活地湊上去,而且還明目張胆地投懷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