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曾路過我的心
你曾路過我的心 連載中

你曾路過我的心

來源:google 作者:常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常峻 現代言情 蘇墨辰

黑暗中,我們癲狂交織迷亂之際,閃光燈驟然亮起老公舉着相機站在床尾,而我的面前是一張精緻而又陌生的臉和老公約的情趣遊戲,竟是他和小三的精心布局欺騙和陰謀被層層揭開,我看到渣男為了利益的醜惡嘴臉他們用艷照威脅,將我推上風口浪尖他們用家人威逼,想要讓我生不如死是他,眾叛親離將我拉出沼澤他曾面對鏡頭,說:「我們違反道德不違反法律」他曾對未婚妻,說:「我們解除婚約吧!」他曾面對父親,說:「這次,我不會聽你的!」我以為離開渣男後,他給與我的是,惹人羨慕觸手可及的幸福縱身一躍,全身心投入卻猛然發現,自己也不過,是他追逐利益的棋子從一開始,就陷入他精心布置好的局......蘇先生,謝謝你曾經路過我的心展開

《你曾路過我的心》章節試讀:

  「等會,我拉帘子……」女人嬌嗲的說著,朝着窗戶這邊走來。
  窗帘被拉上,我再看不到裏面的場景。
  但是聲聲刺耳且折磨我的聲音,一遍遍沉重地敲打着我的內心。
  就像是我親眼看着,自己的心被人掏出來,放在面前一刀刀的凌遲。
  女人每一聲呢喃,常峻的每一聲喘息,都讓我密閉得無法呼吸。
  常峻不僅可以,而且是非常可以。
  我蹲在窗檯外面數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至少半個小時以後,才聽到他發泄到終點後,沉悶的長吁。
  「老公……」女人虛弱的叫着常峻,「你說你家那賤女人,要是知道真實的你是這樣的,會是什麼樣的呀?」
  「哼,她?」
明明剛才還好好說話的常峻,聽到我馬上就變了個臉:「她也不照照鏡子,有機會知道么?」
  「我愛你老公。」
女人撒嬌着說。
  「愛我,你就嫁給我啊。」
常峻說。
  「我也想呀,可是我們家那老頭子你也知道。」
女人重重的嘆息了一聲,說:「其實每天晚上,我想到睡在你旁邊的是那個賤女人,我心裏很不舒服。
可是一想他躺在你身邊,也享受不到你的好,我就覺得特別過癮。」
  「妖精!」
常峻憐愛的說。
  「這次咱們運氣可真好,沒想到跟蘇墨辰上床的會是那個賤女人,這樣倒是可以一箭雙鵰了。
等明天上完頭條,這個女人的名聲就徹底臭了,以後你再離婚,我爸也不可能會覺得你有任何問題啦。」
  「這事兒,是你搗的蛋吧?」
常峻說話的語氣里,半點沒有責備的意思。
  「當然是我啦,除了你天資聰穎的小妖精,誰還能想出這樣的招?
哈哈哈哈……」女人得逞的笑着,說:「現在我們再不怕她知道什麼啦,她那照片可都在我們手上呢,要離婚,她得凈身出戶,對吧老公?」
  「嗯嗯,話說寶貝兒,那衣服穿在她身上真噁心,改天你也買套那樣的,穿給我看看吧。」
  「好,我從日本帶回來可多呢,等以後咱們結婚了,我天天變着花樣兒的穿給你。」
  「嘶……不行了妖精,我又……」
  我只覺得全身所有的血管都在無限膨脹,膨脹到幾乎就要炸裂,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謊言的欺騙,真的做不到忍着繼續聽下去,或者是默默地轉身離開。
  失去理智的短暫瞬間,我上前拚命的踢着門,拽着門鎖想要將門打開,但是門反鎖了。
  我只得大聲喊着常峻:「常峻你開門,別裝了,你根本沒事,你根本就沒有昏迷,快點把門打開!」
  我承認,此刻的自己像是個氣急敗壞的潑婦,跟剛才常峻在酒店的形象無異。
  但是,就連企鵝在看到對象出軌的時候,都會上前去廝打得頭破血流,何況是人?
這不過是動物的本能反應而已!
換做任何一個女人,我相信此刻都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裏面的聲音隨着我的敲門聲,戛然而止……
  門開了,女人早已經穿好了衣服站在門口,淡然地看着我,說:「你好,這裡是重症監護室,請您保持安靜。」
  「你走開!」
我推了女人一下,她就順勢往後面退了兩步。
  然後我走過去,發現剛才自己看的和聽到的,就像是幻覺。
  明明之前還和女人發出陣陣**,讓病床吱吱作響,明明幾分鐘之前還在說自己又忍不住的常峻。
現在又像我離開的時候那樣,戴上了呼吸罩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閉着眼睛。
  那樣子,跟昏迷沒有兩樣。
  我憤怒的想要扯掉常峻臉上的呼吸器,女人跟着上前來攔住我,說:「女士你不能這樣,他是危重病人。」
  「什麼危重病人,你們演戲演得真是夠好的啊。」
我說。
  「你不能這樣,女士,你取掉他的呼吸器,他就會死的。」
女人還裝。
  「死啊,我取了讓他死一個給我看看啊。」
  我什麼都顧不上了,只想要在馬上就揭穿常峻偽裝了這麼久的虛偽面目,讓他坐起來當成三個人對質,他們是什麼時候在一起,他和我結婚又安排今天這場局面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你曾路過我的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