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你曾許我天荒地老
你曾許我天荒地老 連載中

你曾許我天荒地老

來源:google 作者:西北榴槤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程小青 陳清

出身於單親家庭的程小青好不容易大學畢業,助學貸款還沒有還清的她剛畢業就遇上父親重病,為了治療父親的病她找到了黑市,擇路而逃中不知自己卵子已經被取出冷萱的丈夫田運因為冷萱一直不孕出軌,小三懷孕後跟冷萱離婚,冷萱想要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於是在黑市聯繫了卵子與自己的弟弟冷晨時的精子做了試管嬰兒後注入體內,此時的冷萱被檢查出來長了骨肉瘤,但想要當母親的願望讓冷萱鋌而走險,終於生了孩子卻在生產的當天去世……展開

《你曾許我天荒地老》章節試讀:

  就在她以為冷晨時不會理會自己的時候,冷晨時忽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程小青被嚇了一跳,扭頭看向冷晨時,她眨着眼睛,眸子裡帶着疑惑的道:「怎麼……」

  「雜工是當不了醫生的,你是在浪費自己的青春。」居高臨下的看着她,冷晨時的聲音冷漠,還帶着不易察覺的怒氣。

  程小青擔心床上的**生氣,小心翼翼的掙扎了一下,她低聲道:「我會努力工作還你錢,你不用擔心。」

  一旁的練晴悠暗自看了一下冷晨時握着他手臂的手,表情有些妒恨。

  她特意留在這裡,就是為了在冷晨時面前留點印象,而這個雜工,好像跟冷晨時認識,還欠他錢?

  他們什麼關係?!

  冷晨時聽到她的話,不自覺的發出一聲冷笑,然後才不悅的道:「你不如給我代孕,你這樣工作別說一年還錢,我估計三年都還不了。」

  躺在床上的**看着這兩人,嘴角含笑,似乎還挺開心的。

  程小青的臉漲紅,他在胡說八道什麼?!

  用力的掙脫冷晨時,程小青跑到一邊去,有些生氣的道:「我會努力工作的!」

  練晴悠在程小青剛說完,就不悅的道:「你怎麼還不打掃?!算了,我叫別的人來吧,你出去。」

  說完,就拿出手機打電話準備叫人。

  冷晨時的表情更加陰沉了,看向練晴悠,他語氣低沉的道:「我跟她說話你聽不見?」

  拿着手機的練晴悠聞言,立即搖頭道:「我只是……」

  「出去!」不悅的打斷了練晴悠,冷晨時再次看向了程小青。

  程小青心中很緊張,他那樣說,難道不怕他的妻子生氣嗎?

  這人怎麼這樣!

  練晴悠咬着唇一臉難堪的出去,心中對程小青不爽到了極點!

  **見兩人的關係有點僵持,忽然笑着對程小青道:「你跟他怎麼認識的?」

  程小青看她詢問自己,更加緊張了,低着頭,她紅着臉急急解釋:「我跟他在黑市認識的,我只是跟他借了錢,跟他沒有別的關係的,你別誤會。」

  冷晨時長眸微微眯起來,周身的溫度驟然下降,他的眸子里怒氣在翻滾。

  沒別的關係?

  「我沒誤會呀,你在想什麼?我是他姐姐,叫冷宣,可不是他的老婆。」女人微笑着說道,略有些蒼白的臉上帶着善意的淺笑。

  程小青有些尷尬的啊了一聲,手就被冷晨時給抓住了。

  拉着她進入洗手間,門哐的一下被關上,冷晨時把她按在牆上。

  低頭凝視着她的眼睛,冷晨時湊近她的臉,聲音陰沉的道:「我們沒關係?」

  程小青的臉頰緋紅,心臟砰砰砰的直跳:「非要說有關係,那就是欠債與被欠債的關係。」

  冷晨時身上的香味包裹着她,他充滿男人味的陽剛氣息,讓她感覺有些招架不住。

  「你的夢想就是從雜工混到醫生?」冷晨時繼續問,他的氣息撲在她的臉上,讓她渾身都燥熱,頭皮也有些發麻。

  「如果不從雜工做起,我這輩子都沒機會當醫生。」程小青面對他的質疑,難得抬頭看向他的眼睛,語氣堅定的回答。

  看着她明亮的眼睛,冷晨時的呼吸沒由來的一重,幾乎是控制不住的低頭含住她的唇瓣,他輕輕的吸吮着。

  程小青心臟都被嚇得差點罷工了,瞪大着眼睛盯着眼前的人,她忘記了掙扎。

  但是很快,他就鬆開了程小青。

  轉身打開門,他快步出來,耳根泛着不正常的紅暈。

  冷宣看着他微笑,眼底帶着興趣盎然。

  冷晨時掩飾掉內心的尷尬,故作自然的溫和道:「我中午來看你。」

  冷宣點點頭,冷晨時轉身就走。

  程小青好一會兒才出來,臉色恢復正常,她拿着拖把沉默的拖着地。

  躺在床上的冷宣看着她,眉目一派溫柔。

  好一會兒,冷宣才開口低柔的詢問:「你有什麼難處嗎?」

  程小青抬頭看向她,用力的搖了搖頭,她甜甜的一笑:「沒有啊。」

  「你知道當醫生不是那麼好當的吧,要專業的知識,而且還要有證,少了任何一樣都不可能的。」冷宣接著說道,她臉色泛着不正常的病態蒼白。

  把手中的拖把放在一邊,程小青來到她的身側,一臉關心的道:「你身體不好嗎?」

  冷宣聞言,輕嘆了一聲,眼底帶着無奈的道:「我時日不多,想生個孩子。」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帶着憐愛,卻又帶着對命運的妥協跟傷感。

  程小青不敢多問,只是點了點頭,然後才輕聲說了一句:「那你好好休息。」

  冷宣笑着點點頭,靠在床上看着窗外發獃,她蒼白的臉嫻靜,可多少有點滄桑的味道。

  默默打掃衛生的程小青對她有點同情,可她知道這些病人的私事,不是她能問的。

  打掃完衛生,程小青從病房出去,拿着拖把去到雜物間,她正要離開,雜物間的門就被關上了。

  趕緊跑過去,她用力的拉扯了一下門把,根本打不開。

  雜物間很黑,程小青有點害怕。

  而且雜物間的空間又小,裏面還放着裝滿垃圾的垃圾桶,味道尤其的難聞。

  沒帶手機的程小青用力的拍了拍門,沒有人應。

  每一層一個雜工,而雜物間是最偏僻的地方,平日里除了雜工,就沒有人來。

  有人故意把她關在這裡,是想讓她在這裡缺氧而死吧?

  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程小青坐在門邊,每隔一會兒拍一次門。

  到午時的時候,許多病房已經丟滿了雜物,然而程小青一直不見來打掃。

  這邊檢查完冷宣身體的主治醫生找了一圈房裡的垃圾桶都沒看到,她忍不住低聲對身邊的護士長劉靜道:「這樓里那個程小青呢?!怎麼垃圾桶拿出去都不知道拿進來?」

  劉靜聞言,有些擔心。

  說起來,程小青平日里都很勤快的,今天一上午都不見人,每個病房的垃圾桶都沒收拾,而這貴賓房的垃圾桶她拿走居然還不拿回來,要讓上頭知道肯定把她辭退了。

  「她應該是去倒垃圾還沒來得及回來。」劉靜低聲說著,面上帶着緊張。

  「別的房垃圾桶也沒收拾,她這一上午是幹什麼了?!年輕姑娘就是做事不踏實!」主治醫生滿臉不悅的說著,將手中用了棉簽放在醫用端盤裡。

  冷宣看着眼前的醫生,心中有些擔憂。

  恰在這時,冷晨時提着午飯進來。

  冷宣一看到他,立即開口道:「那小丫頭一上午沒見着了,是不是你對她說了什麼讓她心中難受了?」

  冷晨時面上有尷尬一閃而過,但是很快他便恢復正常,冷靜的道:「說兩句就鬧彆扭?真是小孩子。」

  「你總是這樣,人家怎麼說也是女孩子,女孩子臉皮薄,而且她年紀小,你這說話沒輕沒重的,還不去找?」冷宣嗔怪的說著,臉上充滿了責備。

  主治醫生一看冷晨時真有要去找的意思,立即擺手道:「一個雜工而已,不見就不見了,她不敬業我們醫院也不會要的,真是給你們添麻煩了,我會跟上頭說一下的。」

  說完,對着劉靜低聲道:「還不去跟人事那邊反應一下?現在的小姑娘,仗着自己長得好,就不得了了,真是,也不看自己是什麼身份!」

  冷晨時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那主治醫生,眉頭輕輕的皺起來。

  劉靜的臉上帶着為難,但還是轉身準備去找人事。

  「你們醫院缺少了一個人,不先考慮人的安危,反而是為了討好病人要辭掉對方?」在劉靜剛轉身,冷晨時就冷冰冰的質問那主治醫生。

  主治醫生的臉上有尷尬,但依舊賠笑道:「你不知道現在這些漂亮的女生啊,正經工作不去找,非要來我們醫院碰瓷,總想碰個有錢人從此飛上枝頭變鳳凰。」

  冷晨時的臉上出現了反感:「任何事情都需要人做,無論什麼職業,都不分高貴卑賤,所以你們醫院是覺得雜工身份卑賤還是如何?」

  冷宣也點頭附和道:「況且你不了解人家,就說人家想碰瓷有錢人,不覺得有點過分么?那小姑娘做事情多務實,因為這一件事情,你就在背後詆毀她,太不應該了。」

  主治醫生被說得額頭都冒汗了,連連點頭,他不好意思的道:「是,冷總跟小姐教訓得是。」

  冷晨時也不再跟他廢話,把飯放下來,他對冷宣道:「你自己能行吧?」

  「嗯,你去找找。」冷宣點點頭,眉目溫柔。

  冷晨時轉身急匆匆的就出去了,主治醫生讓幾個小護士也趕緊去找找。

  這可是冷總啊,剛才已經失態了,現在可要找機會刷一下好感才是。

  從早上九點多鐘被關到天黑,程小青餓得發暈,也渴的很。

  全身無力的靠在門邊,她意識混沌的拍了拍門。

  依舊沒有人應,偏僻的雜物間,誰都不會想到裏面鎖了個人。

  從中午找到晚上的冷晨時也有些累了,從安全通道出來,他正要回去,忽然看到玻璃門上映照着身後小雜貨間。

  他腳步微頓,轉身看向不起眼的雜貨間,表情若有所思。

  雜貨間的門被鎖着,鎖看起來並不是新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