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逆天廢材:帝尊的腹黑小狂妃
逆天廢材:帝尊的腹黑小狂妃 連載中

逆天廢材:帝尊的腹黑小狂妃

來源:google 作者:沈稚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瑾臨 顧璃

顧璃擺脫了顧家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正要大展宏圖之時,又落入一個冰冷的懷抱,夜殿那低沉的嗓音響起:「怎麼,不打算負責了嗎?」顧璃板著臉,怒懟到:「怎麼了,本大爺還有更要緊的事情做呀,你在家好好等我吧!」說完一溜煙的跑了……展開

《逆天廢材:帝尊的腹黑小狂妃》章節試讀:

回府後,顧璃直接到顧子鶴的屋子,還沒進門她就聞到了飯菜香。

果然看到傭人正在擺飯菜,餓了許久的顧璃毫不客氣的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邊吃還邊說:「哥,我來得真是時候,你也快吃呀。」

顧子鶴看着她的樣子忍俊不禁,抬手打了她筷子一下,「慢點吃,你是個女子,在外要注重形象。」

顧璃嘴裏含着飯胡亂的點頭,「好,好。」

吃完飯後,顧璃癟癟嘴,顯然意猶未盡。

「我給你的功法修鍊得怎麼樣了?」顧子鶴認真的看着顧璃問。

顧璃伸出手,手裡靈力綻放的光芒讓顧子鶴有些吃驚。

這分明是築基三重巔峰的靈力光團呀!可阿璃明明才突破二重不久,顧子鶴髮現,他的阿璃,興許是個天才。

「噗嗤。」顧璃看着顧子鶴那一臉震驚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

顧子鶴也不甘示弱,抬手給了顧璃一個爆栗,看着力道很大,其實打在顧璃的頭上就像撓痒痒一樣。

「哥,你聽我說。」顧璃解釋道,「這次是在修鍊靈決是時候突破的,我本來想壓下的,沒壓住。」

顧子鶴覺得心裏有點堵,別人想突破還來不及,你還想壓下?

但是他還是為顧璃感到高興,這樣以後他走了顧家或者其他人就欺負不了他的阿璃了。

思至此,顧子鶴又有些害怕,阿璃不會是修鍊了什麼歪門邪道吧?這速度晉陞如此快。

「阿璃啊,你老實告訴哥哥,你有沒有修鍊其他什麼不好的東西?」

顧璃聽這話就知道是顧子鶴想多了,「哥,怎麼可能,咱們家天賦這麼好,是因為上次顧雲幫我修復了丹田,所以我才可以修鍊的呀。」

顧子鶴看着她那一臉真誠的樣子也就沒有再想了,但他還是告訴顧璃,修鍊講究循序漸進,重在打好基礎。

顧璃自然知道,基礎才是重中之重,萬丈高樓平地起,地基才是最重要的。

她鄭重的點點頭,是的,她也這樣覺得。

在跟顧子鶴說了一些今天買下奴隸的事情後,顧璃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喚人抬來水桶沐浴,並吩咐多備幾桶熱水,她好方便換水。

下人雖然不解,但是畢竟是大哥的人,並未多問什麼,只是下去準備好。

顧璃取出今天買好的藥材,按照比例配比好,小雲朵疑惑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主人主人,你準備幹什麼呀?」顧璃翻一白眼,「閉嘴,等下告訴你。」

不知道現在把小雲朵賣出去可以得到多少錢?顧璃暗暗想着。

水和大木桶很快抬了上來,顧璃將磨成粉狀的葯倒進桶里,藥材一入桶便呲呲的響起,水也慢慢從透明的顏色變成了乳白色。

顧璃整個人沒入水中,她的臉上迅速冒出許多汗珠,整張臉通紅,眉頭死死的皺着,像是忍受着極大的痛苦。

自然,顧璃的身體虧空了這麼多年,要一夕彌補起來這罪自然是要遭的。

小雲朵作為靈魂契約的靈獸,能感覺到顧璃正在忍受痛苦,但是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主人自己弄的應該對主人只有好處,不會有生命危險。

這麼一想,他就放心了許多,但是靈魂上的感覺依舊深刻,他依舊憂心主人熬不過去或者是留下什麼後遺症。

顧璃一聲不吭,幾炷香的時間過去了,顧璃睜開了眼睛。

水已經從乳白變成黑褐色,顧璃又換了一桶水將自己清洗乾淨,她知道,這是成功了一半,還要一天的時間,她就能把以前顧璃的虧空補上。

小雲朵終於可以問了,「主人,你剛剛那個現在還痛不痛呀?我剛剛都感覺到了。」

顧璃的嘴角揚起一抹笑,有人關心她啊,「現在沒事了,剛剛是葯浴,有助於修鍊的。」她耐心的回答了小雲朵的問題。

旋即又進入了修鍊狀態,小雲朵看着他的主人如此努力下定決心自己也不能偷懶,不然就保護不了主人了。

月黑風高殺人夜。

此刻的城郊漆黑一片,夜空中依稀能聽見烏鴉的叫聲和森林深處猛獸的叫吼聲。

平常人們都對此避之不及,但現在卻有一個人正朝城郊外森林深處走。

而這個人就是顧芊,她一身黑,一個人一起鬼鬼祟祟的往城郊外趕,不多時她就與另一個會面了。

那個人身材瘦小,與顧芊差不多高,聲音沙啞不辨男女「東西?」

顧芊諂媚的拿出一個盒子,「在這裡,大人。」

在那人接過顧芊手中的盒子打開看了看,滿意的點頭。

顧芊在一旁觀察着那人的情緒,小心翼翼的問:「大人,您看這個月的葯?」

那人憑空拿出一顆丹藥,拿給顧芊,顧芊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接住。

顧芊並不奇怪,她知道對面的人是個大人物,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是有儲物戒並不奇怪。

「好好聽話,這些東西少不了你的。顧家人你調查得怎麼樣了?」

「顧家書房對所有人的防備都很重,我暫時沒有取得他們的信任,還沒能進去。」顧芊低着頭說。

那人明顯不悅,「這麼久了,你怎麼還沒能進去,再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如果到時候還沒有結果,你知道會有什麼下場的。」

顧芊直接跪了下來,頭磕在地上,惶恐的說:「是,大人,請給我些時間。」

那人並未回話,揮揮袖子直接走了。

等人走後,半天顧芊才抬起頭,眼底有些驚恐,處罰的地方她可是去觀看過的,那簡直是生不如死。

可是顧家這麼多孩子,還有一個天賦最高的顧子鶴,連顧子鶴都沒有進過書房,她要怎麼才能得到這個機會呢?

「叮!」在顧璃體內響起了這麼一聲,她成功突破了築基四重,精純的靈力洗刷着顧璃的身軀,丹田也比之前更加渾圓。

顧璃看着手心的靈力光團。

想打架了。

來這裡這麼久都沒有打過架,雖然鞭法她練了許久,但是始終沒有真正的用過。

她已經開始期待祁山宗的入宗考核,往年的入宗考核最後一關都會擺擂台,她知道顧芊和墨清玄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入宗的機會。

她要以彼之道還至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