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逆天聖獸:神尊她把天帝頭當球踢
逆天聖獸:神尊她把天帝頭當球踢 連載中

逆天聖獸:神尊她把天帝頭當球踢

來源:google 作者:莫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微生弈 棲陵

她是神界的聖蠱天尊,陷害被封無邊底獄一朝借體重生,她重回三界,發誓讓神界那群道貌岸然的神仙付出代價她收聖獸,開空間,修鍊靈力,運行元素之術,成為三界之巔但是誰能告訴她為什麼這具身體是個毀了容的廢材?謫仙般的九皇子怎麼那麼像和她被封一起的妖孽魔尊?是夜,那九皇子邪魅一笑,褪去謫仙的外皮,「小弈兒,你不說出了無邊底獄之後,要讓本尊當你的聖尊夫人嗎~」她縮在牆角,眼淚汪汪,都是自己造的孽啊!展開

《逆天聖獸:神尊她把天帝頭當球踢》章節試讀:

鳳墨清微微怔然,隨即又笑了起來

「姑娘是何時知道我的身份的?」

微生弈看向他腰間掛着的玉牌,溫潤的白玉上刻着一個清字,偶有光華閃過

鳳墨清順着她的目光也看到自己身上掛的玉牌,頓時瞭然

「聽聞太子殿下的腰上總掛着刻着自己名字的白玉牌,如此一見,傳言果然所言非虛」

鳳墨清拿起茶杯抿了口靈茶,溫柔的笑意染上了眼角

「姑娘果然聰慧」

「太子殿下謬讚,而您貴為東宮太子,被投毒一事定然會查清楚,如若我沒猜錯的話,這毒大概再過三月就會侵入您的心脈」

「事關生死,定然是要將毒藥來源查清楚,畢竟所有人都認為查清了來源,說不定就能得到解藥,聖黎國也不必損失一位天資絕佳的太子殿下」

微生弈目光如炬,「您說我說的對嗎?」

鳳墨清眼中滿是讚許,但聽到三月後毒就會侵入心脈,他的眼睛還是忍不住黯然了一下

「姑娘說的不錯,但姑娘你又怎麼會那麼篤定我會答應你的要求」

「那自然是因為……」

微生弈一臉好笑地看着鳳墨清的臉

「殿下您不想死啊」

「自幼被立為儲位,天資絕佳,相貌不凡,如今也不過二十多歲的年紀,有權有錢有顏,怎麼可能會想去死呢」

鳳墨清苦笑一聲,「螻蟻尚且偷生,天下之人誰又不害怕死亡呢?人人都沒經歷過死亡,自然對其是恐懼的」

「難道姑娘就不怕死嗎?」

微生弈挑挑眉,笑而不語

她前一天晚上剛死過,雖然又活過來了

「姑娘應該知道,身為皇家,完全可以給我找更好的藥師甚至高品煉丹師給我解毒」

「呵」微生弈突然輕笑一聲,「如果他們能解殿下你的毒,您的毒就不會拖到現在了」

「殿下,如今您的身體再也等不起了,而且我敢肯定,除了我以外不會再有人對你篤定地說,這毒我可以解」

微生弈紅唇一勾,「所以,殿下你要不要賭一賭,賭我能把你的毒解了」

「這可是殿下你最後的機會了」說完,微生弈就眯着眼看着面前的男子,似乎在等他的決定

鳳墨清看着微生弈,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她身上有一種上位者與生俱來的威勢,狂妄卻又讓人不自覺的信服

「好啊,本宮賭了」他沒再用我自稱,而是以一國太子身份向她保證

聽此,微生弈彷彿早已預料般,朝他伸出一隻蔥白的手

「殿下果然爽快,那合作愉快」

鳳墨清低頭看着這隻手,笑了笑,伸出手握住微生弈的手

「合作愉快」

待兩人走出書房時,已經是傍晚了,日落西山,天邊紅霞一片,美不勝收

祁梓見兩人出來立刻向鳳墨清行了個禮

「殿…公子」

鳳墨清抬手示意他起身,「不必了,桑姑娘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

祁梓眼裡閃過一絲愕然,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微生弈

微生弈接收到他疑問的目光,挑釁般挑挑眉

「殿下您是個聰明人,可惜手下的人不大靈光」

祁梓「……」殿下在,他忍了

「殿下按照我給你的藥方去抓藥就行,七日後您就會見到效果,我先回房了」說完,微生弈又給了祁梓一個挑釁的眼神

祁梓「…………」突然好想打人

鳳墨清看着離去的白衣背影,眸中晦暗不明,他突然對這個女子更加好奇了

人總會對未知的事物產生好奇,對神秘的事物充滿嚮往,他亦如此

「我突然覺得她好像不太適合白色」

祁梓「啊?」

「她更適合紅色」

說完,鳳墨清將藥方給了祁梓去抓藥,自己則是又轉身回到了書房

祁梓「?」

他拿着藥方風中凌亂,這一個兩個的都在這給他打什麼啞謎?

鳳墨清走到書案前,將寫着桑字的宣紙取下扔進了地上放廢棄物的空箱里

隨後又拿了張新的宣紙,毛筆蘸了蘸墨,毫不猶豫寫下了三個字:

微生弈

他嘴角微微上揚,這個女孩給了他生的希望,似乎也讓他有了些很奇怪的感覺…

————

微生弈在房裡已經開始盤腿繼續修鍊了起來

在書房裡喝了鳳墨清兩大壺靈茶,充裕的靈氣讓她地階三層的壁壘有些鬆動

她丹田處白色的靈根正不斷吸收靈茶中的靈氣,而冰珠旁邊有顆灰暗的珠子也開始閃爍着綠色的光芒

咔嚓

那顆珠子灰色的外殼脫落,閃爍着綠色的光芒

木系元素

但玄階的壁壘卻紋絲不動,讓微生弈總覺得差一點什麼,如果硬要衝破的話太容易走火入魔,修鍊一事向來急不得

她只能暗暗將洶湧的力量壓回了丹田處,待靈力平復之後便睜開了眼睛

她伸開手掌,一顆綠色的珠子出現在上面,散發著淡淡的生機的力量

張開另一隻手,淡藍色的珠子也出現在上面,帶着刺骨的寒意

微生弈若有所思,推開窗見月色正好,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她翻過院牆,在宅子的後面尋了一片空地準備試試元素之力

她閉上眼睛感受着冰珠散發的陣陣寒意,此刻冰珠在她丹田裡興奮的上躥下跳,木珠則溫和地浮在半空中,見主人因為冰珠亂動而沒辦法凝聚寒氣,乾脆釋放出綠色的木靈力將冰珠捆在了身邊

冰珠哭唧唧,木靈珠凶它

微生弈此刻終於控制住了寒意,彷彿冥冥中有指引般,她雙手凝出寒意,一根根冰針自半空中出現,閃着寒光

風吹過竹林,窸窸窣窣落下不少翠葉,微生弈的精神力瞬間將其籠罩其中,隨着她意念一動,數根寒冰針穿過竹葉,釘在了竹子上

竹子在被釘入的瞬間,竹身迅速被冰晶覆蓋,完全被冰凍住,刺骨的寒意撲面而來

「破!」

少女嬌喝一聲,那根竹子瞬間如冰塊一樣四分五裂,四散炸開

「哦豁」看着炸成冰晶的竹子,微生弈挑挑眉,果然是變異靈根,威力強大啊

她又感受了一**內的木靈珠,指尖上瞬間縈繞出一股生機之力,她輕挑指尖,地面上瞬間破土而出一根巨大的藤蔓

她試着將指尖伸向別處,那巨大的藤蔓也隨着指尖伸向了別處,輕點指尖,那藤蔓便纏上了大片竹子,直接將其全部絞斷

???不是說木靈力很溫和嗎?怎麼在她手裡就這麼暴力,簡直殺人越貨必要元素

不過,說來也奇怪,不過是喝了兩壺靈茶而已,怎麼莫名其妙覺醒了木靈力?

————

「咦?殿下你的靈茶怎麼在我這?」

祁梓摸了摸空間袋,卻翻出來不少靈茶

「靈茶?我今天已經煮過兩壺靈茶了」

「還贈了桑姑娘不少」鳳墨清眸中閃過疑惑之色,不過今日的靈茶靈力確實過分的濃郁,難道是煮茶的方式不同?

祁梓心裏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那您還有剩下的靈茶嗎?」

「還剩一包」鳳墨清從空間袋裡取出最後的那包茶葉

「斯——」當祁梓看清那是啥玩意之後,頓時吸了口涼氣

「怎麼了?」

「殿下,這是詭藤葉,裏面含有極其純粹的木靈力,關鍵是這玩意百年長一次葉,一次也就這麼一小包」

鳳墨清「……」

「殿下您今天霍霍了幾包?」

「……泡茶了兩包,給了桑姑娘兩包」

「嗯嗯,所以您白送出去了價值不知道多少萬金的四百年份的詭藤葉」

鳳墨清「………………」突然有些肉疼

一向溫潤無比的太子殿下表情崩的特別徹底,黑的像鍋底

————

少女在空地上還在練習着元素之力,又霍霍了不少竹子,完全沒發現半空中飄着一個人正在目不轉睛地盯着她

那人一身鎏金黑袍,腰間扎同色金蛛紋腰帶,黑髮豎起以鑲紅色寶石的鎏金冠固定,此時臉上戴着一個金色的面具,只留下一雙紅眸玩味地看着地上的女子

「倒是讓我好找」男子眼角漾起淡淡的笑意,眉目間皆是化不開的寵溺

他伸手將面具從臉上拿了下來,手指修長很是好看

月光灑在他的臉上,面白似玉,墨眉似劍,幽深深邃的眸中此刻倒映出少女的身姿,鼻樑挺立,那殷紅的薄唇此刻正輕輕勾起,俊美無雙,妖孽至極

若微生弈看到定會認出,這就是她的那位獄友——棲陵

此時他滿臉幽怨,他從無邊底獄出來之後,先去揍了冥王,然後就去閻王那銷毀她的生平信息,忙了一頓發現自己連她神識傳音都沒有,最後還是從被她踹了一腳的牛頭身上找到的神魂氣息才找到無妄淵

然後在無妄淵看到那個紫色的丑蠍子,和那把白色的破劍,上面還有個神界設的破法陣,他就順便把那陣給破了,把劍**了,然後還把那隻蠍子給帶着了

順着那隻蠍子的契約感應找到了這,此時變的只有巴掌大小紫血正趴在男人肩膀上可憐巴巴地看着地上的主人

嗚嗚嗚,主人,這個男人好可怕

而在空間袋裡的霜天,雖然感覺到自家尊上就在附近,但是迫於男人的威壓硬是沒敢吱聲,只能默默流淚

嗚嗚嗚,主人我好想你

此時已經霍霍了一大片竹林的微生弈,看着天邊泛起的魚肚白,終於滿意的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她身上還帶着寒氣,冰珠漂浮在半空中跟她親密地貼貼

棲陵見少女已經停止練習了,便準備下來來個感天動地的相認

就見微生弈又隨手凝出一根細長的冰針,比比劃劃

「嗯,這個手感最好了」

棲陵看着少女有些幼稚的動作無奈的笑了笑,像個小孩子一樣

「用來戳爆棲陵的紅眼珠子一定很爽」

棲陵「…………」

寵溺的笑瞬間僵在了臉上

然後棲陵毫不猶豫地撕裂了空間,然後毫不猶豫地走進了黑洞里,臉黑成了鍋底

爺不伺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