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逆武登天
逆武登天 連載中

逆武登天

來源:google 作者:石塊震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女主魚宣兒 男主方易

【傳統玄幻+東方神話+無「叮!」】神州,武道通神,有人皇坐鎮神朝,不受制於天!有人族力拔山兮,揮拳擊倒山海!有老祖采天地神根,熬煉補天神丹!有大妖吞吐日月之精,修鍊化形!少年攜驚世法降臨,能否打破億萬年魔咒?傳聞,這方天地間有十種逆天技!「逆天技?什麼東西?」「你懂什麼叫武學嗎?那可是逆天級武學,得其一便可九天十地無敵!」「你說我不懂武學,那你懂不懂接化發?」「???」展開

《逆武登天》章節試讀:

方易這輕飄飄的話語,落在陳九日的耳朵里,宛若一聲驚雷炸膛!

明知是激將法的陳九日,已經容不得思考了,這已經涉及到了父親莽荒侯的顏面,包括家族的榮耀。

名將自有名將風骨,若是今日真的放過這方易,他日傳出去,還當是我莽荒侯一脈怕了他寧國侯一脈,自此以後還如何挺起胸膛做人?

「好你個方家廢少!狗鼻子挺靈的,小爺我今天身上兩袖空空,唯獨帶了一顆元靈丹,是聞見丹香了吧!既然看上了我手上的這顆丹藥,我拿出來做賭注又何妨?只是聽聞你體無經脈,如今卻欲求我玄丹,看來傳言不可盡信啊!」

陳九日似是想通其中關竅,不管方易隱藏了多少實力,如今已無退路,唯有一戰!

『強者無懼,當一往無前,斬滅一切可亂之亂,築我道心永恆!』

父親莽荒侯的話,似猶在耳邊響起,閉上眼睛,一剎那像是衝破了某種束縛,陳九日勁力破體而出,激蕩外身,掀翻四周的桌椅!

陳九日這等變故,驚呆眾人!

「破境了!」

「非也非也,凡蛻未脫,何來靈體一說?」

「此乃凡體圓滿境升華,超越極顛,已半步踏入靈境矣!」

方易摸了摸鼻子,不禁感到有些意外,這些王公世子、貴族豪庭,果然沒一個簡單貨色,若非自己有太極玄功,恐怕是窮極一生都不可能擁有和他們對立的資格!

周玥見狀,看着陳九日的美目泛起神采,接着又對着方易叫囂,「怎麼樣?這就是八脈武者的強悍,這是你花一輩子也不會達到的高度!」

「方易,現在可還敢一戰?」睜開眼睛,陳九日望向方易,因心境突破,已變得沉穩許多。

方易雖然吃驚,不過對自己很有信心,「何懼之有?」

場面瞬間被點燃,一個是莽荒侯次子,十五歲的天才少年!另一個是寧國侯長子,傳言天生廢體!

荒寧兩位大宇武侯,他們間的恩怨,不說天下皆知,至少在世家貴族裡不算秘密,現兩位的公子相約演武台鬥武。

這樣一場美妙的自虐式約戰,又怎能不叫人激動!

書院的演武台由精鐵打造,高一丈一、長寬各九丈九,再由院內精於陣法的長老在上刻畫『加固紋』,可承受聖境能量以下的極境攻擊,用來給院內學子演武比斗,那是最適合不過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好事者的宣揚推動下,此次比斗動靜不小,吸引了大批書院內的學子前來觀戰,片刻後演武場四周的觀禮台已人滿為患。

「快看,連姬家二公子姬宏也來觀戰了,傳聞其武道無雙,已經踏入了靈變境!」

「是啊,這位可厲害了,他哥哥姬青更是當朝新晉武侯,人皇身邊的紅人吶!」

只見觀禮台上,一名青年身披上等綢緞,長七尺有餘,肩壁厚實,眉蘊星河,精氣衝天,身有氣吞鬥牛之意!

「林家的天驕,林冰兒也來了,簡直美的不可方物!」

正如其名,那是一位冰山似的美人兒,年約十七左右,身穿淡藍色的長裙,淡淡的目光自那靈動的眸子**出,如冬夜的月光。精緻的五官沒任何錶情,冷若冰凝,那是一種高貴到靈魂深處的冷艷!

隨着這兩位超人氣的人物出現,現場不再像之前那樣混亂,不少人開始把焦點移至他們的身上。

見這麼多人圍觀,陳九日先露一手,如靈猿倒掛,縱身一躍跳上演武台,這靈動的身法就引得觀眾們大聲喝彩。

就在眾人都看向方易那邊時,只見其不知從什麼地方搬來一座梯子,搭在了檯子的邊緣,正腿腳並用,慢慢悠悠的向上攀爬着。

見到方易如此雷人的上台方式,四周觀眾不由的捧腹大笑。

周玥更是誇張的彎了腰,「方大少!你是猴子請來表演雜技的嗎?!」

「笑什麼!我這是順應本心自然,返璞歸真的境界豈是你們能懂的!」受到全體學子的嘲笑,饒是方易這張老臉都有些掛不住,強行嘴硬。

這也是無奈之舉,誰讓自己八脈未開,肉身還沒受經脈之力滋養,怎麼可能徒手爬上這一丈一的高台嘛。

陳九日倒是出奇的沒有出言嘲諷,看着爬上來後站在自己身前的方易,眼中寒芒爆射,透着如冰湖所泛出的冷意,「不管你是裝瘋賣傻還是真有實力,我是不會給你一絲機會的,接招吧!」

說完,不給方易反應的時間,腳下生風,一步踏出,伴隨着腳下的氣浪,人便飛至半空,一拳向方易轟去!

面對來勢洶洶的陳九日,方易不由微微搖頭。陳九日這一手已經讓他看低了,凌空出拳乃是武學大忌,須知力從地起,下盤乃力之根本!

看着陳九日的拳頭在自己眼裡逐漸變大,方易一手探出,以太極之力搭住了半空中陳九日的手腕。

強大的吸力發揮功效,一下子就牢牢粘住了陳九日的臂膀,隨後化圓,一記野馬分鬃,便將陳甩了出去!

受此一擊,陳九日空中失力,就要狠狠摔在地上,哪知聽得『啪』一聲響,方易看見他在空中左腳踩右腳,而後受力,凌空一個翻滾就再度踢來!

方易內心猶如一萬頭草尼馬呼嘯而過!還能這麼玩?難道左腳踩右腳,如此反覆真能上天?!

來不及多想,方易快速以八字掌在身前揮空旋轉,引動空中氣流凝聚,隨後雙掌拍出,一道凌厲的掌風蓋向陳九日!

如此變故,嚇了陳九日一跳,心知這掌風威力甚高,不敢硬接,隨即以腰腹之力扭動身體,偏身躲過。

全場一片嘩然,這誰能懂?!傳聞廢體的方易居然能和半隻腳踏入靈境的陳九日對打佔據上風,這簡直太科幻了!

陳九日落地,還沒有喘息的時間,方易早就精準預判了他觸地的位置!腳下八門五步閃動。

衝上上去就是『連字訣』使出,抓住陳九日的雙手外旋內扣,運用氣流引動陳九日的雙手朝自己胸口打去。

用意不用力,意到力到,意力不分!

一聲悶哼傳出,陳九日暗暗叫苦,就要反撲。

方易沒有給他機會,火之步踏出踩住對方欲退去的步伐,又以雙手拉扯陳九日的雙臂,運轉『粘字訣』。

陳九日只覺一股強大的吸力引動自己的身體朝方易而去,如何也擺脫不了,不由的心裏急切,但沒有任何辦法。

隨着行雲流水一般的動作,方易感覺到全身的變得異常活躍,手隨心至,『貼字訣』使出,一記轉身搬攔捶狠狠地靠在了陳九日的身軀上!

方易忍不住無比風騷的叫了一聲,「看我接化發神功!」

陳九日只覺得自己彷彿被一隻大象撞擊,五臟六腑都似移了位置,失重感傳來,而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全場鴉雀無聲,靜的可怕!

「???」

「接化發神功?你聽過嗎?」

「沒有,但是感覺好厲害啊!」

周玥在一旁,上一秒還在期待陳九日踩着方易的臉,下一秒如墜冰窟,臉色異常難看,見到自己的男神被方易這種廢人擊敗,如同吃了一隻蒼蠅一樣噁心!

姬宏在一旁神色驚訝,隨後釋然,『接化發神功?有意思,看來今年的朝試不會太過無趣了。』

而林冰兒依舊是一副冷若冰凝的樣子,看不出喜怒。

趴在地上的陳九日緩了一陣,爬起後屈辱和不甘強烈的充斥,沒想到自己會敗的如此徹底!

陳九日倒也果斷,從懷中掏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盒子扔向方易,「我陳家男兒從不食言,拿去!」

隨後一個翻身就下了演武台,自知敗後無顏,恨不得馬上逃到沒人的地方避一避。

方易一把接過盒子,走到還搭着梯子的台邊,又是一陣騷操作。

見他又在爬梯,眾人簡直暈倒……

陳九日情緒低落地走在人群中,之前看似大方爽快的拿出了賭注,但那只是為了保全家族的名聲,不能做那失信的小人!

這元靈丹可助武者固本培元,最神奇的地方還在於能夠使武者破入靈境的幾率提高,這等珍貴的丹藥豈可如此兒戲,就輸給了他人?

那可是陳九日踏入靈境的機會點之一,還會有什麼比破境更讓人瘋狂!

演武台不遠處的一座巍閣樓上,正站着兩名老者俯瞰而下,一黑一白都是一身純色長袍。

那白袍老者目睹了方才的武鬥,有些遲疑,「這是…」

另一名黑袍老者眼含睿智,他見白袍老者開不出口,便接口道:「不錯,這小傢伙是個武學奇才,還未曾踏上修行路,卻掌握了一門極高明的武學!一招一式間暗含規則,引動天地之力,化凡為靈!」

聽聞黑袍老者的解釋,白袍老者還是有些不可置信,「師兄所說道理我都懂,可這原理就…聽說這小子不過方家一介廢少,他又如何能夠學會?這沒道理啊!」

「我觀其雖未踏上修行路,可卻精氣超然,體暗極道!這哪裡是廢體之兆,分明是潛龍藏淵,一朝飛天驚九州!」黑袍老者聞言輕笑,給予方易很高的評價。

黑袍老者頓了頓,嘆了口氣,「寧國侯一脈當真可怕,傳聞方鴻武學已臻至極境,如今他的兩個幼子,一個比一個變態!如今宮中匠門棄材、塵垢粃糠,這方家雙龍若是想要成長起來,必受暗手阻撓!只怕上京將亂矣!」

白袍老者見氣氛有些壓抑,沉默不語。

黑袍老者再次開口,「那莽荒侯次子離去時,分明心生怨念,派些人跟着方家長子吧!切不可任其在上京城內出事,如今神州欲風雲再卷!上京不可亂!」

「當遵院長法旨!」白袍老者感應到師兄沉重的心情,恭敬地行了一禮,而後便退下去準備了。

……

方易此時正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到鬧市街邊,卻陡然間感覺很不對,猛的抬頭環顧四周。

只見原本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現空無一人,而天空的雲朵亦不再飄動,路邊的大樹上也無鳥雀鳴叫,似萬物沉寂,猶如來到一片死界!

「幻境!」

方易一驚,莫名其妙的中招,看來自己的感知還是太差了!

正當思索要如何破解之時,方易察覺到腳下有異動發生,來不及抽身,金光一閃間,人已被傳送至城外!